“這個不是你要的嗎?”韋炎笑著說道。

“總裁你是不是喜歡玩後背式?”任蓉天真的問道,心卻不由得提起來了。這個男人不會是認真的吧。

“額,為什麽這麽說?”韋炎不解的看著這個女人,按照正常的邏輯,這個女人不是應該誘惑自己了嗎?你看自己都這麽的配合了。

“因為你是從後麵抱著我的嘛~”任蓉笑著說道,“人家原先還以為總裁喜歡的是**!”

韋炎聽見任蓉的話,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這個死女人,果然嘴巴毒。

“那麽你不喜歡這個姿勢嗎?”韋炎輕佻的說道。

“這麽會呢?隻要是總裁你就可以了。”任蓉反身投入了韋炎的懷裏,披肩順勢滑下,曖昧在辦公室裏彌漫。

“是嗎?”韋炎隨意的而說到,看著任蓉的視線卻沒有絲毫的溫度,這個女人看上的果然是自己的權勢,真是無趣。

“自然是真的咯,總裁你還不動手嗎?”任蓉笑著看著韋炎,眸光清澈,隻是渾身散發著迷人的味道。

“你給我滾出去!”韋炎毫不留情的將任蓉從自己的懷裏推出去,眼神變得十分的冰冷,心底對於這個女人的主動投懷送抱感到十分的厭惡!

“總裁,這是為什麽,還是你不喜歡那些姿勢,其實我可以配合你的~”任蓉笑著說道,眼神曖昧。

“滾!”韋炎大聲的喊道。

“總裁,不要嘛~人家需要你啦!”任蓉看著韋炎,嬌媚的說道。任蓉的訓卻稍稍的放下了,雖然自己是在你勾引這個男人,但是卻不是真的行和這個男人上床的~

“立刻給我滾出去!”韋炎大步走到門邊,毫不猶豫的將門打開!

任蓉戀戀不舍的走到門邊,看著韋炎,一臉的哀怨。

”總裁,如果你需要我的話,直接叫我一下,我就會進來的哦。“然後隨機附贈了韋炎一個飛吻。

韋炎毫不猶豫的將辦公室的大門,狠狠地關上了,這個死女人,怎麽這麽的不知廉恥!

任蓉看著關上的門,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這個死男人,想和自己鬥,沒門!看了眼身上的咖啡漬,眼底閃過一絲的無奈,貓屎咖啡!還真不是一般的惡心,不知道為什麽有那麽多人喜歡。

韋炎看著終於安靜了的辦公室,眼底有著深深的滿意,果然少了那隻**的麻雀,安靜多了,隻是看著文件的時候,卻忽然沒有了剛剛的專注!

嘴角勾起一個嘲弄的笑容,那個人今天會來辦公室,不知道看見自己的新任秘書會是神馬反應!

任蓉忽然像感到什麽似的,狠狠地打了一個噴嚏。坐在自己位子上的任蓉,恢複了自己正常的樣子,安安穩穩的工作著。

如果韋炎見著這個樣子的任蓉,或許會有其他的感受,這個女人其實沒有那麽的讓人覺得難以忍受。

“嘿,叫你們的韋總出來見我。”一個穿著黑色皮衣的男子,吊兒郎當的倚靠在任蓉的凳子的靠墊上,淡淡的說道。

看著任蓉的視線卻有著侵略性!那個韋炎的秘書怎麽一個比一個漂亮,腦海裏不由的想起了冷鶯那張無視自己的臉,心底有著微微的憤怒!

任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了看筆記本上的時間,嘴角勾起一個無奈的笑容,自己又忘記吃飯了……

“總裁在辦公室,不知道你有沒有預約。”任蓉認真的說道,眼神裏有著淡淡的不耐,這個男人的眼神讓自己十分的不爽!

“沒有預約就不行了嗎?”韋承看見任蓉的臉,心不由的移動,這個女人長得還真的不是一般的標致,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當然不行!”任蓉堅定的說道!

“我是他的弟弟,難道這個也不行嗎?還是你不認識我。”韋承淡淡的說道,看著任蓉的眼神多了一抹勢在必得的情緒,這個女人,自己看上了。

“對不起,先生我是最近幾天才開始擔任這個職務的,對於公司的人還沒有熟悉透!”任蓉無辜的說道,眼神裏透著微微的害怕,就像是一隻受驚了的小白兔。

心底的厭惡卻越發的濃烈了,這個男人就死韋炎的弟弟嗎?怎麽看怎麽像一個扶不起來的阿鬥

“是嗎?”韋承笑著說道,手指不由得勾住了任蓉的下巴。

“恩,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總裁。”任蓉的眼底帶著淡淡的惶恐,心底卻是厭惡的,這個男人還真不是一般的輕佻!

難怪最後成為總裁的是韋炎,而不是這個男人,看來老總裁還是有些眼力的!

任蓉將韋承的手從自己的下巴上,移開,這個男人雖然長得是不錯,甚至不比韋炎差,但是自己就是覺得惡心!

“我怎麽會不信呢?”韋承笑著說道。

“恩,請問你有沒有預約。”任蓉認真的說道。

“當然有了,不預約我怎麽敢來呢。”韋承嘲弄的說道。

“那麽我先去和總裁說一下。”任蓉對於韋承的嘲弄選擇了視而不見,這個男人還入不了自己的眼睛!自己不會和這種人斤斤計較。

“去吧,對了,你叫什麽名字?”韋承淡淡的說道,對於眼前這個女人的興趣越發的濃烈了。

“我叫任蓉!”任蓉毫不在意的說道,心底知道這個男人對自己似乎有意思,既然如此,自己為什麽假意順從這個男人呢?這樣比接近韋炎,更加容易進入韋家吧。

“任蓉嗎?果然是個好名字。我喜歡。”韋承靠近任蓉的耳邊說道,“可是我更加喜歡這個名字的主人。”

任蓉聽見韋承的話,臉上浮起一絲紅暈,看上去十分的害羞,隻是心底卻十分的作嘔,這個男人是不是所謂的花癡男,自以為是的可以!

“您開玩笑了。”任蓉笑得好像一朵清新的百合,笑容十分的明媚!

“我沒有開玩笑哦,我是說真的。”韋承笑著說道,“我哥哥的目光果然不錯,每一任秘書的姿色都十分的不俗!”

“謝謝誇獎。”任蓉害羞的說道。

“不要害羞啊,我想我喜歡上你了。”韋承自以為是的笑著說道,自以為是的對著任蓉跑了一個媚眼!

“可是我是韋總的秘書,而且當初在簽約的時候韋總已經交代過了,不可以和公司內部的人員發生什麽感情……”任蓉小聲的說道,眼睛始終看著地上,心底卻有著一抹了然的笑容,這個男人似乎上鉤了!

“那種合約沒事的,他不會管!”韋承自信的說道。

“額?為什麽這麽說?”任蓉不解的說道,看著韋承的目光是那般的無辜。

“沒有為什麽,這是經驗,不然你認為上任的秘書去哪裏了呢?”韋承笑著說道。

“難道我的上任是總裁的情婦!”任蓉故作驚訝的說道,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裏滿滿的都是詫異!

“不是哦,是我的前任女友,隻不過最後分了而已。”韋承笑著說道,誰讓那個女人不知足呢?想要做上自己妻子的位子,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是什麽!

“那麽為什麽要分手?”任蓉故作好奇的問到,大大的滿足了韋承的大男子主義情結。

“那個女人太貪心了,不過如果你願意做的我的女人,我是不介意讓你當我的老婆的。”韋承笑著說道,女人都是抵抗不住權勢的誘惑的。

“唔~還是不要了吧,我比較想當一個平平凡凡的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太有錢。”任蓉淡笑著說道,

如果韋炎聽見任蓉的話,估計會被氣死!

韋承吃驚的看著任蓉,這個女人說的是真是假呢?這個世界還有不愛錢的人嗎?真是可笑。

“任秘書,你還要和他閑聊多久,工作不要做了嗎?”韋炎冷冷的看著任蓉,緩慢的說的。

韋炎原本是在看文件的,但是莫名其妙的心感到一絲的不安寧,於是就出來看看,隻是沒想到一出來就看著自己的‘好弟弟’在調戲自己的‘乖秘書’。

韋炎看著任蓉的,自己沒有見著的一麵,眼神變得晦暗起來了,對於自己貿然的出口,心底感到一絲的不解。

任蓉早就發現韋炎出來了,隻是一直沒有表現出來,現在聽見韋炎說話了,心底不由的舒了一口氣,雖然自己是想利用韋承,進入韋家的別墅,但是可不是想以韋承女朋友的身份進入!

“對不起,總裁,我現在就做。”任蓉委屈的看著韋炎,心底卻有著極淺的開心。這個男人還算夠意思,知道要將自己的秘書救出來!

“那份綠色的文件是急件,你給我速度點!”韋炎看著任蓉,眉頭皺了起來。

“是,總裁!”任蓉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安安分分的開始了工作。

韋炎詫異的看著任蓉,這個女人第一次這麽乖乖的聽自己的話,沒有賴到自己的身上,自己要的不就是這些嗎?為什麽現在反而覺得心底有些不爽呢?

“哥,要不你就把這個秘書送給我吧~”韋承看著任蓉從自己的身邊走開,眼睛眯了起來,然後笑著對韋炎說道。對於自己那聲昧著自己心意的‘哥’,他隻覺得十分的厭惡。

“嗬~韋承,你似乎對我的秘書總是有‘興趣’。上次的那個不是也被你弄走了嗎?”韋炎淡笑著說道,眼底卻沒有絲毫的感情。

“沒有這樣,隻是你的秘書都是按照我的心意挑選的!”韋承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就看你自己的本事,如果你能夠將她拉到你的懷裏,讓給你又有什麽關係!”韋炎笑著說道,眼神微斂,自己的這個弟弟似乎對任蓉是真的有興趣了,這是第一次這麽公開的跟自己要人!

“那麽我們就走著瞧咯。”韋承笑著說道,眼底有著微微的怨恨,這個男人總是將自己的風頭蓋住,如果不是自己的母親叫自己忍耐,自己早就和這個人撕破臉皮了!

“隻是為了一個秘書,破壞我們兄弟間的感情,值得嗎?”韋炎淡笑著說道,一瞬間恢複成為以前的那個溫文爾雅的俊公子!

“話不是這麽說,誰讓我對那個人一見鍾情呢?”韋承笑著說道。

“是嗎?那麽就看你的本事了。”韋炎漫不經心的說道,“不過我好奇的是,你今天來這裏是幹嘛的,別告訴我隻是來看看我這個秘書的!”

韋炎看著韋承,冷冷的說道,心底清楚這個人對自己的感情是多麽的厭惡。

“我隻是來看看我的‘哥哥’做這個總裁,做的怎麽樣?”韋承笑著說道,隻是眼眸的深處都是嫉恨的神色!如果不是這個人,自己早就成為了韋氏的總裁了!

“這件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為了不讓某些有心人得逞,我無論如何都會好好做下去的!”韋炎的眼底有著淡淡的得意。

任蓉看著這樣的韋炎,不知為何,忽然覺得這樣的韋炎有些可憐,搖了搖自己的頭,將這個怪異的想法拋出去!

“你!”韋承聽見韋炎的話,心底越發的憤恨,這個人的這句話是對著自己說的!

“或者如果你想做這個位子的話,我不介意把位子給你,隻要你讓那個老頭答應就可以了。”韋炎隨意的說道。

“哼,算你狠。”韋承憤恨的說道,然後怒氣衝衝的離開了這裏!

韋炎看著韋承離開的背影,麵無表情,自己怎麽會不知道這個人的腦子裏想的是什麽呢?回想起以前他們是怎麽對待自己的,自己怎麽會讓他們如願呢?

“總裁,你出來不會就因為聽見自己弟弟的聲音吧~”任蓉看著韋炎,淡笑著說道。

“你覺得是就是,你覺得不是就不是,不過我對你還蠻吃驚的,那個人雖然不是韋氏的總裁,但是未來韋氏也有他的份,你隻要巴上了他,以後也差不多不愁吃,不愁穿了。”

韋炎看著任蓉,隨意的說道,對於這個女人的善變,自己已經領略過了,或者自己對於這個女人的認知是錯誤的!

“可是我看不上她。”任蓉無辜的說道,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嗬~這個我倒是第一次聽到!”韋炎笑著說道。

“你自己看看也就知道了,那個人雖然長得也不錯,但是卻不是自己喜歡的那個型號,我就喜歡你這個樣子的!”任蓉笑著說道,看著韋炎的眼底多了三分的愛意。

“可是現在不是許多人都喜歡韋承的長相嗎?”韋炎隨意的說道,心底卻多了一絲的好奇,這個女人會不會說出什麽奇怪的話?

“可是其他人喜歡,並不代表我也喜歡!”任蓉堅定的說道,“那個人又不是明星,幹嘛穿的那麽的**,就像是一隻孔雀!”

任蓉的眼底多了一絲的不屑,那種連自己內心的嫉妒都沒有掩藏好的男人,還想和韋炎爭總裁的位子,不是找死嗎?

“嗬嗬,孔雀嗎?”韋炎好笑的看著任蓉的表情,心情忽然好了起來,自己幹嘛要因為一隻‘孔雀’而破壞了自己的好心情呢?

“哦,對了,待會開會的資料準備好了嗎?”韋炎淡淡的說道,隻是心底卻沒有絲毫的焦急,這個女人雖然平時很瘋,但是工作還是十分優秀的!

任蓉聽見韋炎的話,眼底閃過一抹笑意,自己怎麽可能沒有準備好呢?自己可是準備了兩天了呢。

“謝謝總裁的關心,我早就準備好了,保證讓所有人都耳目一新。”任蓉堅定的說道,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了。

“那麽就好!”韋炎隨意的說道,這個女人現在看起來似乎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麽糟糕。

“總裁我先把那份急件昨晚,就去準備會議的事情!”任蓉仔細的說道,一臉的認真。

“不需要,更本就沒有什麽急件!”韋炎漫不經心的說道,隻是上揚的嘴角顯示出了他的好心情!

“額,那麽你剛剛說的話,都是假的?”任蓉詫異的看著韋炎,這個人也會說謊嗎?這個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是假的,有什麽問題嗎?”韋炎笑著說道,隻是眼底卻沒有絲毫的笑意,自己好心好意出來替她解圍,她居然還……

韋炎想,任蓉果然是自己的災星,麵多著任蓉的時候,總是會發生一些奇

怪的事情!

“沒有什麽問題。”任蓉弱弱的回答,這個男人還真是敢說啊……

“那麽你準備吧,我先回去了。”韋炎小聲的說道,心底卻有著微微的無奈,自己如果繼續待下去會被氣死吧。

“是,總裁。”任蓉笑著說道,看著韋炎走進了辦公室,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如果那個男人知道自己今天準備的大餐,不知道會不會氣死呢?

任蓉從自己的包包裏,找出了一張光盤,將文件夾裏的那張光盤替換了下來!

韋炎你就好好接受我的大禮吧!

看著時鍾緩緩地走到了2那個地方,任蓉的臉上揚起了一個笑容,想象著韋炎看見光盤時的表情,任蓉忍不住笑了起來。

“任秘書,去開會了。”

“哦,好的。”任蓉拿起自己的包裹,緩緩地走到會議室。

“總裁,這個是今天的報告。”任蓉將自己手裏的報告交給了韋炎。

韋炎看了看手裏的報告,微微的點了點頭,眼底多了一些的讚賞,這個女人的工作能力還是十分不錯的!

“總裁,光盤……”任蓉看了眼光盤,目光變得猶豫起來了。

“怎麽了?”韋炎不解的看著任蓉,這個女人又怎麽了?

“沒事沒事,隻是想說,總裁你上次還欠我摸胸一次。”任蓉隨意的說道,眼神變得十分的嬌媚。

會議室裏的男人,很多都被任蓉給吸引住了,這個氣質特殊的女人,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我記得,不過你也沒有告訴我,究竟是誰將我的東西交給你的?”韋炎淡然的說道,對於上次的事情自己並沒有忘記,隻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會自己說出來!

“那是因為買賣還沒有成立不是嗎?”任蓉笑著說道,看著韋炎的目光是那麽的溫柔。

“嗬嗬。是的。你先去坐好吧。”韋炎無奈的說道,這個女人是不是自己不說就準備賴在自己的身邊!

“是,總裁!”任蓉笑著說道,今天的這個好戲不需要自己太過於參與!任蓉緩緩地走向自己的位子,渾身散發針優雅的氣息。

許多人的心底不由得感歎,總裁的女人,氣質就是好!

“今天我們開會的主題與性感有關……”韋炎一字一句緩緩地說道,看著在場所有的人眼神是那般的無畏,就像一個君王!

“總裁,這個我們的產品與性感有什麽關係?”對外行銷的負責人不解的看著韋炎。

對於這個新任的總裁,大家原先都沒有放在心底,但是早這個總裁的手心工作了一段日子後,所以人都對這個男人十分的佩服!

“這個……”

“唔~恩,還不夠,我還要。”一個女人嬌媚的聲音在會議室裏響起。

“嗬嗬~還真是一個浪女,自己都這樣了,居然還想要!”男人嘲弄的聲音緊接著響起,緊接著,一片‘恩恩’,‘噢噢’,‘我還要’的聲音響起。

任蓉滿意的看見會議室裏的人的臉色都變了,甚至有些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視頻裏正打得火熱的一對看著!

“任蓉,這是怎麽回事?”韋炎憤怒的看著任蓉,這個女人搞什麽東西,居然把這種東西拿出來丟人現眼!真是的。

“啊,什麽怎麽回事啊?我也不知道。”任蓉摸了摸自己的大波浪,無辜的說道。

韋炎看著任蓉的表情,就知道這個女人說的是假話,但是卻沒有揭穿。

“今天就到這裏,散會!”韋炎大聲的喊道,這個女人居然敢拿公司的事情開玩笑,是不是活膩了!

“是,總裁。”會議室裏的人,緩緩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總裁的怒氣給侵襲到!

韋炎看著辦公室裏的人越來越少,臉上的表情也變得越發的冷了!

“說吧,這個是怎麽回事?”韋炎看著任蓉,冷冷的說道!

“沒有什麽回事嘛~我隻是把光盤拿錯了。”任蓉無辜的看著韋炎。

韋炎看著任蓉的表情,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這個光盤你是哪裏得來的!”

韋炎看著光盤裏的男人,心底的憤怒越發的明顯了!這個女人從哪裏得到這些的,雖然自己是不在乎,但是還是十分的討厭!

“沒有哪裏得來的,是有人寄給我的嘛~我隻是把他當成私人收藏,沒有想把他放出來讓所有人看的。”任蓉的眼底掛上了兩滴淚水,心底卻笑得十分歡唱。

估計今天看見這個視頻的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剛剛看見的視頻,自己的總裁和自己心目中的女人**的畫麵,誰可以忘記。

不過那個宮雅柔的身材還真的不錯,一般的男人都是抵抗不住的,比起什麽AV女優,這個女人更加的有看點!

“私人收藏!”韋炎聽見任蓉的話,眉頭不由的皺的更加的緊了,這個女人的腦子到底是怎麽構造的,自己真的搞不懂。

“總裁,你不要生氣嗎!雖然宮雅柔是你的未婚妻,但是她的身體又不是隻有你一個人看見過,隻不過多被幾個人看見而已,你緊張什麽。”

任蓉無語的看著韋炎,心底卻有著深深地嘲笑,這個男人不會是真的喜歡那個女人吧!如果是的話,那麽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過分呢?

“你的話是什麽意思!”韋炎看著任蓉的眼神多了一絲的殺意,自己的女人被別人這麽說,正常的男人都不會有什麽好感覺!

“宮小姐是巴黎有名的模特,做模特的在後台是直接換衣服的,見到的人會不多嗎?”任蓉無語的看著韋炎,這個男人是不是將他自己的女人想的太過美好了。

巴黎時尚界,表麵上是十分的富麗堂皇,但是暗地裏卻是黑暗的,充滿了錢權色的交易!

“你認為我的女人會被其他男人看見換衣服的樣子嗎?”韋炎冷冷的看著任蓉。

“嗬嗬,我忘記了韋氏是巴黎最大的企業,韋氏總裁的女人怎麽會被其他人看見呢?隻是總裁你敢確定宮小姐就隻有你這麽一個男人嗎?”任蓉隨意的說道,看著韋炎的眼神卻是十分的犀利的!

“任蓉,我勸你最好不要再說柔兒的壞話!不然我可不確定自己還能不能不對你下手!”韋炎麵無表情的說道!

“總裁,我隻是發表自己的意見而已,聽不聽是你的事情。”任蓉隨意的說道,嘴角勾起一個笑容,這個男人對宮雅柔是真的放心呢?還是壓根沒有在意呢?

“任何詆毀她的話,你都不可以說!”韋炎麵無表情的說道!“而且我最最厭惡的就是愛嚼舌根的女人!”

“是嗎?那麽我們走著瞧咯,希望宮小姐真的是總裁你想象裏的那個女人!”任蓉坦然的說道,看著韋炎的目光帶著淡淡的無奈,這個男人……真傻!

“那麽我們就走著瞧,說不定某天,你就成為我的弟媳了呢?”韋炎淡笑著說道,其實對於任蓉的話,韋炎並沒有覺得十分的憤怒,或許自己早就習慣了。

“那麽我們就拭目以待!”任蓉不甘示弱的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