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出神很多次嗎?”韋炎詫異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咯,難道還是假的嗎?你認為我騙你有什麽好處嗎?”何冷無奈的說道,心底卻有著些許的期待!

雖然自己自己的好友,十分有眼無珠的喜歡著那個叫做宮雅柔的女人,但是即使是他和宮雅柔熱戀的時候,也沒有忘記自己的兄弟情儀,隻是這次卻有些許的特殊!

“可是我就是覺得你是在說假話,這個怎麽辦呢?”韋炎笑著說道,收回了自己一直在遊移著的思緒!

“不過,今天怎麽就你來接我,他們兩個人呢?”何冷奇怪的說道,今天難得是個什麽特殊的日子嗎?從來不會接機的人,出來接機了,一向會到的人,反而不見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估計你要去問本人了!”

“算了算了。我還是安安分分回家吧。”何冷無奈的說道。

“嗬嗬,我覺得也是。”韋炎笑著說道。

“不過我很好奇剛剛的那個女人是誰?”何冷淡淡的說道。

“我現在的秘書小姐!”

“秘書!”何冷大聲的說道!

“我的秘書有什麽奇怪嗎?”韋炎看著何冷誇張的表現,眼底有著深深的無語,這個人是怎麽了嗎?

“沒有什麽奇怪的。”何冷淡然的說道,微不可見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緒,隻是眼底卻有著微微的無奈,或許自己應該好好查一下這個女人了!

“那你剛剛為什麽表現的那麽的奇怪呢?”韋炎不解的說道。

“好了,我們回家再說吧,不要這麽磨磨唧唧了。”何冷淡淡的說道,看著越來越多的人群,心底隻有深深的無奈,估計再過幾分鍾就會有記者蜂擁而至了,而自己和韋炎就在劫難逃了、

“恩,走吧。”韋炎的眼睛掃到一個攝像機,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眼睛向上看了看,這個人的臉,還真是該死的讓人覺得十分的厭惡啊!

“嘿,表情不要這麽臭!”何冷幸災樂禍的說道。

韋炎冷冷的看了何冷一眼,然後什麽話也沒有說了。

黃珊看了看四周的人群,眼底有著一絲的詫異。

“蓉蓉,看,那邊有兩個人長得不錯哦!”黃珊笑著說道。

讓人順著黃珊的手指指的放向看過去,眼底有著深深的無奈,那個人就是何冷嗎?果然看起來就不是一般的人。和韋炎站在一起居然沒有被韋炎的風頭蓋過去!

“蓉蓉,為什麽那個人那麽的眼熟呢?我好像見過,但是又想不起來了!”黃珊無辜的說道,看著任蓉的視線就有如小白兔一般的無辜!

“啊,你又沒有來過巴黎,你怎麽會見過呢?”任蓉好笑的說道,對於黃珊的話並沒有放在心上!

“所以我才說我覺得十分的奇怪嘛~”黃珊無辜的說道。

“算了算了。我們走吧,”任蓉無奈的說道,雖然黃珊的頭腦十分的天才,但是黃珊對於一般的東西卻是的記性差,或者這個就是所謂的相對論!

“好吧,隻是我真的覺得我好像見過那個人!”黃珊堅決的說道,腦海裏似乎有什麽東西一閃而過,卻始終沒有抓住!

“見過就見過吧,反正不是什麽重要的人!”任蓉漫不經心的說道,自己的計劃中,並沒有黃珊的戲份。但是如今黃珊來了,那麽自己一定會保護好黃珊的!

“奧,好吧,那麽我就不想了!”黃珊笑著說道。

任蓉看著黃珊的表情,眼神越發的溫柔了。

毫不猶豫的將黃珊帶離了機場,視線始終沒有看向韋炎,似乎和韋炎隻是一個陌生人!

韋炎看見任蓉離開了自己的視線,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這個人不是喜歡自己的嗎?怎麽此刻對自己卻這般的避如蛇蠍!

“韋炎,你又出神了!”何冷看著韋炎,憤憤的說道。

“沒有吧。”韋炎好笑的說道,努力將心底那一絲不爽的情緒抑製了下來!

“怎麽沒有!”何冷無奈的說道,“對了冷鶯呢?”

“你怎麽突然問起她來了。”韋炎看著自己的好友,表情變得十分的糾結。

“沒有什麽意思,隻是好奇而已,況且,你和她的關係,你別以我不知道哦。”何冷笑著說道。“那又如何,你喜歡你就拿去用好了。”韋炎隨意的說道,那個女人至於自己不過是一個泄欲的工具,而他最後的下場是什麽,自己完全沒有興趣知道!

“哎。好吧,還真是冷情的人,枉費了她對你的那一片深情厚誼!”何冷嘲諷的說道。“怎麽,你有意見嗎?”韋炎不解的看著何冷。

“你難道不知道,女人這種動物是十分的奇怪的嗎,小心她到時候反咬你一口!”何冷笑著說道,隻是眼底卻有些些許的擔心,那個女人最近的業務似乎十分的繁忙!

“她不會!”韋炎堅定的說道。

“嗬嗬,為什麽這麽的確定!”何冷笑著說道。

“你覺得是因為什麽呢?”韋炎笑著說道,或許是時候去見見這個女人了,適當的癡念可以讓自己更加方便的控製住這個女人!

“韋炎,你知道嗎?有時候我也會想將你臉上的麵具給摘下來!”何冷笑著說道。

“那麽我是不是應該慶幸我們是兄弟,而不是敵人呢?”韋炎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的,如果我們是的仇人的話,那麽丁澤武他們還不著急死了!”

“或許吧。”

“你現在想去哪裏?”韋炎淡淡的說道。

“‘霓裳’!”何冷毫不猶豫的說道,眼底不由的浮現起那個女人的身影,不知道這麽久沒有見到她了,她是否依舊安好!

“這麽這麽急著去?”韋炎笑著說道!

“是很急著去,我就不信你不想去!”何冷笑著說道。

“最近很久沒有去了。”韋炎的聲音淡淡的,隻是眼神卻有著些許的迷茫!

“怎麽,我們韋家大少,在‘霓裳’裏麵是不是有什麽不可搞人的秘密?”何冷笑著說道。

“不可告人的秘密肯定沒有!”韋炎堅定的說到,自己腦海裏卻不由自主的浮現起上次那個女人的身體,那個興奮的感覺!

“是嗎?我怎麽覺得有些不現實呢?”何冷笑著說道。

“是事實,隻是上次在‘霓裳’遇見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女人!”韋炎冷冷的說道,每每想起那件事情自己的情緒就會變得十分的失控,那個該死的女人,居然把自己當成了牛郎在使用!真是有夠討厭的!

“嗬嗬,什麽樣的女人居然可以讓我們的韋氏大總裁這般的記掛呢?”何冷笑著說道!

“你管那麽多幹什麽,還是說,在我不知道的日誌,我們冷爺也變得十分的八卦了!”韋炎漫不經心的說!

“嗬嗬,說不過你,算了還不成嗎!”何冷無奈的說道,看著越來越近的‘霓裳’心微微的一沉,不知道她見到自己的時候,會是什麽樣的表情!

巴黎的夜晚,燈火輝煌,‘霓裳’一個富有誘惑力的名字,隻有你有足夠的權勢,才可以進得了‘霓裳’的大門!

何冷看著在門口等著的女子,眼神微微的一暗,大晚上的穿的這麽少,不會覺得冷嗎?

韋炎隨意的將蘭博基尼停在了路邊,在巴黎很多地方都是沒有人管的,例如‘霓裳’的大門口,畢竟巴黎的警察也不是什麽傻子,他們知道什麽可以碰,什麽不可以碰!

何冷毫不猶豫的下車,深深的看了門口的女人一眼,毫不猶豫的將身上的西裝批到了女人的身上!

“何少,何必這麽客氣呢?”女人嫵媚的一笑,輕輕將披在肩膀上的衣服取了下來,努力抑製住心裏的真實情緒,這個男人不是屬於自己的人!

“衛嵐,不要鬧!”何冷大聲的說道。

“何少爺你這麽對我,就不擔心明天上報紙嗎?”衛嵐看著何冷,笑得一臉的陽光!

“你認為我會擔心嗎?”何冷麵無表情的說道,心底卻對於自己的多管閑事感到十分的厭惡,自己這回究竟是在幹什麽,明明知道這個女人對自己十分的不感冒!

“何少是不會擔心的,但是我會!畢竟我是‘霓裳’的媽媽桑,如果和你們這些總裁關係太近了,對於我的那些‘恩客’,可是十分不好的!”衛嵐毫不在意的說道,隻是眼底有著深深地無奈。

“嵐,你怎麽又熱他了嗎?”韋炎看著衛嵐,調侃的說道!

“韋少說笑了,我怎麽敢氣何少呢?我們‘霓裳’可是靠你們這些大爺支撐起來的!”衛嵐笑著說道,隻是在麵對著韋炎的時候,眼底多了一絲的真誠!

何冷看著衛嵐與自己好友的互動,眼底有著深深地嫉妒,但是隨即消失了!

韋炎感受到自己好友的不滿,嘴角勾起一絲無奈的笑容。自己隻是隨意插一句而已……

“何少,今天還是老樣子嗎?”衛嵐笑著說道,隻是那個笑容卻沒有什麽真誠的色彩!

“還是按照原來的樣子,還是你準備陪我們喝幾杯!”何冷麵無表情的說道,隻是心底卻有著酸澀。

衛嵐聽見何冷的話,淡然的笑了笑,手指不經意的劃過自己的紅唇!

何冷的眼神微微的暗了暗,但是瞬間恢複正常,漫不經心的將自己的西裝再次披在衛嵐的肩膀上,對於這個女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了!

衛嵐這次並沒有拒絕何冷的好意,事實上今晚的巴黎的確有些冷,尤其是自己剛剛從溫暖的裏麵出來!

“嵐,其實你可以不出來接我們的,我們又不是不認識路!”韋炎淡笑著說道。

“我知道啊,可是我怕某些人雞蛋裏麵挑骨!”說完還意有所指的看了看何冷!

何冷感受到衛嵐的視線,不由的苦笑了一下,自己和衛嵐怎麽會成為現在的這個樣子呢?記憶裏還依稀流淌著衛嵐曾經的笑容!

“你是是冷嗎?你認為他是那種人嗎?”韋炎好笑的說道。

“怎麽不是這種人,炎,不是我說,我見得男人,比你們加起來見得還要多!現在的我隻要一看見那個男人我就可以猜到,那個男人在想什麽事情!”衛嵐堅定的說道。

“呦,是真的嗎?”韋炎驚訝的說道,眼睛微微的撇了撇何冷,看著何冷臉上憤怒的神色,眼底有著微微的無奈,這個人又一次,輕易的被衛嵐給耍了!

韋炎對於衛嵐還有何冷之間,特殊的相處模式,有著深深地不解,明明幾年前還不是這個樣子的!曾經某一段日子還以為他們是一對,直到有了‘霓裳’為止!

“自然是真的,我們做媽媽桑的,見得男人怎麽會少呢?”衛嵐笑著說道!

“好了,不說了,我們進去吧。”韋炎感受到自己的好友,不斷下降著的氣壓,淡淡的笑了笑,隨意的說道。

“我可沒有不讓你們進去,是你們一直要在門口說話的!”衛嵐隨意的縮了縮自己的肩膀,感受著何冷的低氣壓,嘴角卻勾起一個壞壞的笑容!雖然知道自己這麽做什麽的惡劣,但是每次見到這個人,就忍不住的使壞!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OK?”韋炎無奈的說道。

“這還差不多!”

何冷看著韋炎與衛嵐的互動,越發的覺得刺眼,毫不猶豫的甩開了兩個人,獨自前往專屬於幾個人的包廂!

衛嵐看著何冷憤怒的背影,眼底多了些許的無奈!

“嵐,你總是這麽刺激他,有意思嗎?”韋炎不解的說道。

“沒有意思,我又不是故意的!”衛嵐笑著說道,隻是眼神卻開始閃爍起來了。

“你難道不知道冷對你的心思嗎?”韋炎了然的說道。

“知道,隻是我們不適合在一起!”衛嵐毫不猶豫的說道,衛嵐從來沒有後悔過自己當初的決定,雖然自己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是現實證明這樣一切都是值得的!

“是不是真的不適合,我想你自己心底清楚,隻是我不希望我的朋友,會受到傷害!”韋炎淡淡的說道,眼神卻空洞的看向了前方!“無論是你還是何冷!”

衛嵐看著韋炎,臉上綻放出一個明媚的笑容!

“我怎麽從來不知道我們韋少有這麽重感情的時候呢?”衛嵐調笑的說道!

“那是自然的,你的眼裏什麽時候有我這個人了!”韋炎毫不在意的說道。

“是嗎,可是我的心裏都是你!”衛嵐笑著說道,眼底都是灑脫的神色。

“可是你這樣的女人,我要不起啊!”韋炎好笑的說道,刀削般的俊顏越發的光彩奪目了!雖然衛嵐是十分的美麗,也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但是如果自己和衛嵐在一起的話,那麽何冷估計要恨死自己了!

“嗬嗬,是嗎?”衛嵐的視線不由的恍惚了起來,嘴角勾起一個無奈的笑容,自己這樣的人,估計也隻有那個人會喜歡了,隻是自己和那個人注定有緣無分了!

“對了,最近有什麽特殊的情況嘛?”韋炎隨意的問道。

“你是問組織裏麵的,還是其他的什麽?”衛嵐不解的說道。

“你難道沒有調查一下‘絕煞’的事情嗎?”韋炎笑著說道。

“怎麽會沒有調查,隻是這個人好像消失了一般!讓人無從下手!”衛嵐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嗬嗬,這個倒是好笑了,我們暗殺情報的烈焰堂的堂主居然也有查不到的事情!”韋炎隨意的說道,隻是眼底微微的探尋的意味卻越發的明顯了!

“屬下無能!”衛嵐毫不猶豫的說道。

“算了,這個也不怪你,如果‘絕煞’是這般輕易就可以找到的人,那麽她也活不到現在了。”韋炎隨意的說道。

“隻是沒有查到她,還是我的失職!”衛嵐無奈的說道,雖然知道‘絕煞’十分的難找,但是自己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甚至都沒有查到‘絕煞’的基本資料!

“這個以後再說,不過你最近給我注意點冷鶯!”韋炎毫不在意的說道。

“我知道了,隻是我很好奇這是為什麽?”衛嵐不解的說道!

“不知道,直覺而已,如果她沒有什麽特殊的動靜,那麽最好了,如果有的話,就一定要將她遏製在搖籃裏!”韋炎冷冷的說道,臉色十分的寒冷!

“是!

”衛嵐認真的說道,隻是心底卻有著些許的無奈,對於冷鶯,衛嵐的接觸雖然不多,但是也知道這個女人是真心的喜歡著韋炎的,但是自己更清楚的是韋炎更本不會喜歡冷鶯這樣的女人!

這個男人,其實是脆弱的吧!所以連愛一個人都需要許多的附加條件!隻是這樣子真的會幸福嗎?自己為什麽感到那般的懷疑呢?

“對了,炎,他怎麽會回來呢?”衛嵐看著近在咫尺的門,明明知道那個人就在裏麵,卻始終有一種說不出的陌生的感覺!

“這個我也不知道,或許澤武會比較了解。”韋炎無奈的說道。

衛嵐聽見韋炎的解釋,心不由的一沉,自己以為這輩子這個人都不會再一次的回來了。卻不想這麽快就回來了!本來抱著一輩子都不想見的心,不經意的動搖了起來!

“這麽,你現在又對他好奇了嗎?”韋炎隨意的說道。

“沒,隻是覺得有些奇怪而已。”衛嵐笑著說道,臉上擺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自己臉色卻變得十分的難看!

韋炎緩緩的推開了門,看著在包廂裏的好友,一臉灰暗的神色,眼底有著微微的無奈,這兩個人當初到底經曆了一些什麽事情,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韋炎看著桌子上已經空了的幾個酒瓶,眼底有著微微的無奈,這個人還真是……或許解鈴還須係鈴人,何冷的這個結隻有衛嵐可以解開!

“炎,我們來喝酒,今天不醉不歸!”何冷看見韋炎的臉,微微的打了一個酒嗝,然後笑著說道。

衛嵐緊隨著韋炎進門,卻沒有想到擺在自己眼前的會是這麽一個樣子,以前的何冷很少喝酒的,即使喝酒也是喝少量的,現在怎麽變成了這幅摸樣!

“衛嵐,你要不要一起喝。”何冷醉眼迷蒙的看著衛嵐,毫不在意的說道,如果不仔細沒有人會發現他眼底的那一抹精光!

“謝謝,我不喜歡喝酒!”衛嵐無奈地說道,對於喝醉酒的何冷,衛嵐有些手足無措!

“為什麽不喝!”何冷不解的說道,“還是說你十分的討厭我!”

“我沒有討厭你,真的!隻是我的身體不適合喝酒!”衛嵐無奈的說道!

“什麽意思,你的身體這麽了嗎?”何冷的眼底透出專注的神色!

“沒有什麽。”衛嵐故作嬌羞的說道!

“沒有什麽是什麽,你說啊!”何冷感受到衛嵐的情緒,心思不由的一凜,為什麽不能喝酒,衛嵐的酒量不是很好的嗎?

“因為我的肚子裏有一個小生命!”衛嵐大聲的說道。

何冷聽見衛嵐的話,臉色一瞬間變得十分的慘白,有了一個小生命!那麽孩子的父親是誰?

“哪個男人的!”何冷看著衛嵐,眼神變得十分的冷然,隻是眼底卻有著受傷的神色!

韋炎詫異的看著衛嵐,自己怎麽從來沒有聽說過,衛嵐有什麽男人!既然連男人都沒有又怎麽會有小孩子呢?

“怎麽了,我是個正常的女人,懷孕有什麽不對嗎?”衛嵐故作不解的說道,看著何冷的表情,眼神變得十分的淩厲!

“是沒有什麽不對,隻是你怎麽可以有其他人的小孩子呢?”何冷痛苦的看著衛嵐,這個女人為什麽總是將自己的感情棄之如敝屐呢?自己為何就是放不下這個女人呢?

“為什麽不可以呢?”衛嵐笑著說道,“你可以假裝醉酒,我為什麽不可以假裝有孩子了呢?”

何冷聽見衛嵐的話,身子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但是隨即恢複了平靜,自己這算是什麽回事呢?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那麽你有孩子是假的了?”何冷冷冷的說道!

“是假的又怎麽樣,總歸比你裝醉騙我來的好吧!”衛嵐毫不在意的說道。

何冷深深的看了一眼衛嵐,隨即低下了自己的視線,算了!

韋炎看著他們之間的氣氛,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應該出去玩會!

任蓉看著一直央求著自己的黃珊,眼底有著深深的無奈,這個丫頭不是沒有出過羅馬的嗎?為什麽會知道巴黎有一家叫做‘霓裳’的店呢?

“珊珊,其實我想你的法定年齡似乎不怎麽適合去那些地方遊玩!”任蓉無奈的說道!

“切,不要騙我,我已經二十了好不好,不是笑孩子了!”黃珊看著任蓉,堅定的說道!

任蓉感受到黃珊的目光,眼底有著微微的無奈,隻有小孩子才會說自己不是小孩子!

“好吧,但是我們事先約定好,無聊霓裳是什麽樣子的,你一定不可以喝酒什麽的!”任蓉看著黃珊,堅定的說道!

“知道了,你不要這麽羅嗦好不好!”黃珊無奈的看著任蓉,這個女人什麽時候變得這麽的羅嗦了!

“我是擔心,我不羅嗦你,你待會就回鬧翻天了!”任蓉無奈的說道。

“任蓉,其實我想問你一件事情,為什麽你可以進入‘霓裳’呢,不是說沒有什麽身份地位的人,是進入不了‘霓裳’的嗎?”黃珊詫異的說道。

“進去了就是進去了,哪有那些奇怪的事情!”任蓉無奈的看著黃珊!

“哦。”黃珊淡淡的說道,但是一想到自己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己一直想見到的地方,嘴角忍不住勾起一個笑容!

“對了,你不是一直呆在實驗室的嗎?怎麽會知道巴黎的事情?”

“因為你在巴黎,所以特意調查了一下,相信你不會介意的哦~”黃珊眨巴著自己大大的眼睛,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對於任蓉黃珊還是十分了解的,這個人看似十分的冷清,但是自己知道,隻要自己想要的,任蓉都會給自己的!

“那麽說到底,這個還是我的錯。”任蓉無奈的說道。

“當然不是啦,隻是我真的很好奇嘛~”黃珊搖著任蓉的手臂,撒嬌般的說道!

“是嗎?”

“當然是的啦!”黃珊笑著說道,感受到任蓉態度的妥協,嘴角的笑容越發的明媚了!

任蓉看著近在咫尺的大門,眼底有著深深地無奈,巴黎果然是一個紙醉金迷的地方!

‘霓裳'任蓉看著這個熟悉的名字,腦海裏不由得浮現出了那天的情景,但是自己毫不猶豫的將那段記憶壓下去了,雖然女人的第一次是很重要的,但是對於現在的自己而言,報仇才是最最重要的!

黃珊看著任蓉猶豫的樣子,眼神不由的一暗,其實自己來‘霓裳’的主要目的是想讓任蓉休息一下,但是按照現在這個樣子來看,似乎是適得其反了!

“如果你不想去的話,那麽我們還是回去吧。”黃珊淡笑著說道,

“沒有什麽,進去吧,”任蓉笑著說道,毫不猶豫的走進了霓裳。

任蓉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命運在走進‘霓裳’的這一刻,發生了變化,而這些變化的背後總是有一個黑色的手在推動著!

韋炎坐在二樓的高台上,看著台下的人,嘴角有著嘲笑的笑容,這些人都以為進入‘霓裳’是十分光榮的事情,但是如果知道‘霓裳’的真實的麵貌,還會這般義無反顧的投身在霓裳的懷抱裏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