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可能是總裁你的能力不足吧,不能滿足我也不一定。”任蓉毫不猶豫的說道,看著韋炎的表情充滿了嘲諷的味道。

隻是任蓉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情,男人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女人說他沒有能力!

“我沒有能力嗎?那麽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能力好了!”韋炎說著酒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任蓉感受著韋炎的力度,眼神開始變得十分的迷茫,算了,還是睡著的好,這樣一切就不需要想了!

“任蓉,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以後如果後悔了,可別來找我。”

一場歡愛,兩個人!隻是兩顆心的距離卻越發的遙遠了!

韋炎穿著自己的衣服,看著床上的女人,眼神裏有了一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憐惜,雖然今天被捉奸在床,但是說實話韋炎並沒有覺得有什麽,畢竟這個事情也不是這個女人主動的。

隻是對於任蓉的毫不猶豫答應結婚,韋炎感到十分的氣惱,才會不顧這個人的身體,毫不猶豫的貫穿的!隻是自己如果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女人的味道,以後該怎麽辦呢?

宮雅柔那邊應該怎麽解決,那個人可是一直期待著自己和她的婚禮,韋炎摸了摸自己的頭,隻覺得一陣的頭痛,腦海裏卻不由的浮現出昨天陽台上的那個黑影,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韋熊等這個時刻似乎等了很久了,自己讓他的希望滿足了,不知道對於公司的事情他是不是會更加的鬆懈呢?

韋炎整理完自己的衣服,毫不猶豫的離開了房間。

任蓉聽見房門關上的聲音,睜開了自己閉著的眼睛!

看了看自己身上紅紅紫紫的痕跡,臉色不由的變得十分的紅潤,任蓉毫不猶豫的起身,走向了浴室,身上黏黏膩膩的感覺十分的惡心!

任蓉打開了浴室,給浴缸裏加滿水。緩緩地跨進了浴缸,感受都酸澀,眼神微微的一暗,那個男人還體力還真是好!

任蓉的嘴角勾起一個苦澀的笑容,自己作為一個女人似乎有些小失敗啊,自己唯二的兩次**的男主角都不是自己心裏的人,而且自己還都不能殺了!

“韋炎,我們走著瞧!”任蓉看著自己的身體,低聲的說道。

浴室的溫度不斷著上升著,任蓉看著這一切,心不由的疲憊了起來,隻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自己不得不這麽做,哪怕是付出自己的一切!

韋炎下了樓,看見坐在客廳裏的韋熊,眼神一變,但是隨即恢複了正常,自己無論怎麽做,都是無法改變這個人的想法的,那麽自己還在糾結什麽呢?差不多就可以了,以後自己和宮雅柔在一起,這個人也就無話可說了吧!

“韋炎,你過來。”韋熊看著韋炎,毫不客氣的說道!

“爸,你叫我過來有什麽事情?”韋炎看著韋熊,一臉平靜的說道,心底的暗潮被掩蓋的小心翼翼的掩蓋了起來。

“沒有什麽事情,隻是想讓你好好對待那個孩子,你都要了人家的身體了。”韋熊苦口婆心的說道。

韋炎聽見韋熊的話,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這個人的話還真是好笑啊,自己個宮雅柔在一起那麽久了,發生過多少次的關係了,這個男人從來沒有關心過,自己不過和任蓉發生過一次關係,就叫自己娶任蓉!

或許這個說明了,人的心是偏轉的吧。

“知道了爸,既然我娶了這個人,就會好好的對待她,隻是我很好奇,爸你覺得大媽會讓我娶她嗎?”韋炎笑著說道。

“為什麽你會認為你大媽不會讓你娶她呢?”韋熊看著韋炎,嘴角的笑容十分的燦爛。

“因為在大媽的眼底,就連宮雅柔這樣的女人都不適合成為韋家的大少奶奶,那麽你認為就憑借著任蓉的身世背景會得到大媽的認可嗎?”韋炎看著韋熊,漫不經心的說道,滿意的看見韋熊微微變化著的臉!

“沒事。這個我可以解決!”韋熊毫不猶豫的說道,在韋家自己說的話就是一切,那個人也不敢違背自己的想法!

“嗬嗬,那麽我就等著爸的好消息!”韋炎笑著說道,看著韋熊的目光十分的悠遠!

韋熊看著韋炎離開的背影,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這個男人究竟像誰呢?居然想到用她來壓自己,自己他似乎忘記了,他的大媽在自己的眼裏,什麽也不是!

黃珊看著任蓉,眼底滿滿的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珊珊你夠了沒有,你已經看了很久了!”任蓉無奈的說道,自己一出韋家的大門就打電話給了黃珊,約好了地方,將自己今天早上經曆的事情告訴了黃珊!

“額,你的意思是,你和韋炎被他爸爸捉奸在床!”黃珊仔細的看著任蓉的表情,眼神變得十分的好奇。

“是的,你已經問了二十幾遍了,難道還要繼續問下去嗎?”任蓉無奈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再一次懷疑這個人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天才黃珊。

“額,人家隻是好奇而已,而且我還以為你會把那個男人殺了呢。誰知道你居然就這麽答應了!”

“這個人不能殺,不然我怎麽調查我要的一切。”任蓉笑著說道,輕輕的搖了搖自己眼前的咖啡,小心翼翼的聞了聞咖啡的味道,嘴角勾起一個滿足的笑。

“可是這樣是不是不怎麽好?”黃珊猶猶豫豫的說道、

“額,你覺得哪裏不夠好?”任蓉不解的看著黃珊。

“這個你不喜歡韋炎,為什麽要嫁給他,為了那個真相,賠上自己的一輩子,值得嗎?”黃珊看著任蓉,表情變得十分的苦澀!

“值得,如果我不這麽做,那麽我會一輩子都不安的!”任蓉看著黃珊,一字一句的說道。

“好吧,那麽我也沒有什麽可以說的了,隻是希望你不要後悔!”黃珊笑著說道。

“我不會後悔的!”任蓉堅定的說道,如果後悔的話,那麽自己付出的一切不都白費了嗎?

任蓉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不遠處,一個女人,怨恨的看著她的方向。女人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毫不猶豫的撥了一個號碼!

“喂,宮小姐嗎?我知道任蓉現在在哪裏?”女人低沉的聲音,在陽關下顯得那般的昏暗,似乎有什麽東西在不斷的改變著,又似乎什麽都沒有變化!

女人的嘴角勾起一個滿意的笑容,“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隻是相信我,我是為你好!”

說完毫不猶豫的掛上了電話,雖然對於即將上映的畫麵感到十分的好奇,但是自己的身份似乎不怎麽適合出現,還是乖乖的回去工作吧。

宮雅柔看著自己被掛斷的電話,表情變得十分的冷酷,那個女人居然違背自己的諾言。

宮雅柔對於今天早上突然接到韋家電話,感到十分的興奮,誰知道電話裏告知的卻是唯一即將和另一個女人結婚,時間就定在下個月初一!

宮雅柔一瞬間覺得十分的憤怒,自己的幸福就這麽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摧毀了!

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車子轉了個頭,巴黎香奈兒裝賣店的隔壁嗎?隻是那個女人又是誰呢?為什麽自己覺得有

什麽陰謀呢?

宮雅柔看著窗戶內和旁邊的一個女人,幸幸福福說的話的任蓉,心底的憤怒不斷的往上溢出來。憑什麽自己現在這麽的難過嗎,這個女人過的就這麽的滋潤,明明這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

“任蓉,你怎麽可以那樣做!”宮雅柔還沒有走到任蓉的身邊就大聲的喊出來了,哪裏還有半分國際名模的優雅。或者說宮雅柔以往的優雅都是為了給一個人看的,現在那個人不在了,優雅了又有什麽用處!

任蓉詫異的聽見宮雅柔的聲音,雖然心底知道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但是也不會被別人知道的這麽迅速啊,那麽隻有一個可能了,就是韋熊特意打電話通知的!

任蓉看著宮雅柔憤怒的樣子,心意有著深深地無奈,自己本不想當這個韋氏的總裁夫人的,卻陰差陽錯的成為了韋氏未來的總裁夫人,而這個一心想當總裁夫人的女人,卻失去了這個機會,或許這個就是所謂的造化弄人!

“宮小姐,不知道我做了什麽事情,讓你這般的失態!”任蓉看著宮雅柔,毫不在意的說道。

“任蓉,你不是說你會幫我獲得韋熊的喜愛的嗎?那麽為什麽現在是你要嫁給韋炎呢?”宮雅柔努力的平複著自己內心的憤怒!

“我是想幫你的,但是宮小姐,我想你可以先去問問韋炎,究竟是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的!”任蓉故作憤怒的說道,“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嗬嗬,你說的還真是好笑啊!你都是韋氏的總裁夫人了,還是什麽受害者,如果不是你和韋熊竄統一氣又怎麽會有現在的這個局麵!”宮雅柔看著任蓉,眼神變得十分的犀利。

“宮小姐,我覺得你不適合當模特,你比較適合去當小說家,寫小說吧,這麽回想!”任蓉忍不住說道!

“那麽你說,為什麽韋炎會答應娶你!”宮雅柔看著任蓉,表情變得十分的柔弱!

“那是因為韋炎昨天帶我回家了,然後一不小心發生了關係,然後被韋熊捉奸在床,所以才不得不結婚!”任蓉看著宮雅柔,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說道。

“你不要騙人了,那個韋熊才不是這樣的人呢?”宮雅柔自信的說道,如果韋熊真的是這樣的人,那麽自己和韋炎在一起那麽久了,早就結婚了!哪裏還有任蓉的什麽事情!

“那麽你難道和韋炎也被韋熊抓到過嗎?”任蓉看著宮雅柔小聲的說道!

“自然是沒有的。你認為韋熊有那麽無聊,來抓這種事情嗎?”宮雅柔高傲的看著任蓉!

任蓉感受著宮雅柔不知道哪裏來的高啊,嘴角不由的一抽,不被抓住,聲音韋熊可以當做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所以說宮雅柔還真是自作多情了,韋熊出來沒有接受過她!

“我很好奇,你有沒有常駐過韋家?”任蓉看著宮雅柔,小心翼翼的選擇著措辭!

“韋熊不喜歡別人住在韋家,所以我自然就回家住,隻是偶然和韋炎在家裏麵住!”宮雅柔小聲的說道,

任蓉看著宮雅柔的神情,眼神忽然一變,不知道為什麽隻要想起自己睡的那張床上麵有宮雅柔的氣息就覺得十分的厭惡!

“那麽你是睡在客房,還是主人房的。”任蓉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當然是客房了,你難道不知道韋炎不喜歡別人碰他的被子嗎?”宮雅柔詫異的看著任蓉,這個女人怎麽都問一些十分奇怪的問題呢?

“客房?”任蓉詫異的說道。

“是啊。不然呢?”宮雅柔不解的看著任蓉。

“其實我想說,或許不是韋熊不接受你,而是韋炎還沒有打心底接受你吧,”任蓉無奈的說道。

“嗬嗬,你這是什麽!”宮雅柔憤怒的說道。

黃珊看著宮雅柔的表情,眼神一轉。

“這位小姐,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我知道一個男人如果不讓一個女人睡自己的床就是沒有接受這個女人,所以說,你之所以沒有被他們認可,可能是韋炎壓根就知道你不會成為韋家的女主人!

宮雅柔聽見他們的話,身子不由的一震,“不可能的額,你不要騙我!”

黃珊看著宮雅柔,一臉的無奈,“拜托,小姐,我完全沒有哦安妮的必要好不好,我又不是韋炎的女人!”

“韋炎說他想娶的人,隻有我!”宮雅柔迷茫的不斷的重複著同一句話,精神幾乎接近崩潰!

任蓉看著宮雅柔,眼神不由的放軟了,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而且還是為了一個對自己沒有什麽感情的男人。

“宮小姐,其實我說的話,你可以不需要聽,但是你真的覺得你適合韋炎嗎?”

“我怎麽不適合了!”宮雅柔憤怒的說道。

任蓉看著宮雅柔憤怒的神色,眼神微微的一暗,或許這個女人也是一個可憐人吧,執著著不屬於自己的一切,隻是既然韋炎不喜歡自己,那麽為什麽讓自己進入他的房間睡覺,這當中是不是還有什麽其他的事情嗎?

“宮小姐,我想你可以去找韋熊他們說這個話題,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麽要選擇我。”任蓉無奈的說道。

宮雅柔聽見任蓉的話,心思不由的一凜,或許任蓉說的也沒有錯,自己現在找任蓉說什麽都是沒有用的,而且那個女人特意通知自己到這裏來,肯定也不是安著什麽好心的!

“好吧,那麽我們下次約個時間再說吧!”宮雅柔看著任蓉,一臉嚴肅的說道。

“好,那麽我就等著你!”任蓉毫不客氣的說道。

黃珊看著任蓉還有宮雅柔的對白,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自己的好友居然也會有女人上門啊,或許自己這次來巴黎沒有白來哦!

“珊珊,你有必要笑得這麽的興奮嗎?”任蓉無奈的看著黃珊。

“當然有必要啦,不過我現在很好奇韋炎長得是什麽樣子,居然讓那麽多的女人喜歡!”黃珊笑著說道。

“你又不是沒有見到過韋炎的樣子,興奮個什麽勁啊!”任蓉看著一臉興奮的黃珊,眉頭微微的一挑,原先有些鬱悶的心,此刻也恢複的平靜。

船到橋頭自然直,自己又何必苦苦執著著呢?

“我什麽時候見過了?”黃珊不解的說道。

“上次你替我調查過這個人的,難道你忘記了嗎?”任蓉無奈的出聲提醒!

“額,我想起來了,就是上次的那個人嗎?”黃珊詫異的說道,

“是啊,就是那個人。”任蓉看著黃珊興奮的笑容一種不祥的預感在自己的心裏突然出現,這個丫頭是不是又想到什麽稀奇古怪的點子了!

“哦,知道了。”黃珊笑著說道。

韋炎嗎,自己好友嫁的人,自己怎麽可以不好好的試探試探呢?

任蓉看著黃珊的一切,總覺的有什麽問題,但是轉過頭一想,黃珊和自己的感情這麽的好,定然是不會傷害自己的!

“蓉蓉,你今天不用工作嗎?”黃珊看著任蓉,笑得十分的可人!

“當然需要,隻是為了某人特意的!”任蓉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想起了‘霓裳’裏麵的那個女人

,心裏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那麽你為什麽不去工作、一直在這裏陪著我呢?”黃珊笑著說道。

“那是因為你那麽大老遠的跑過來,我怎麽好意思不好好招待你呢?”任蓉無奈的說道,

“好吧,不過蓉蓉,我過來的時候,義父似乎也來了。”黃珊看著任蓉,小心翼翼的說道。

“他怎麽會來?”任蓉吃驚的看著黃珊,“義父不是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嗎?”

“我也不知道,隻是組織最近沒有什麽事情!義父可能想你了,就過來看看吧。”黃珊的語氣裏透著深深的懷疑,對於他的這次的行為,真的讓人十分的費解!

“是嗎?可是我怎麽覺得好像有什麽事情馬上會發生似得!”

“切,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黃珊無所謂的看著任蓉,手指不經意的掃過任蓉的大波浪,眼底有著深深地喜愛,還是自家蓉蓉的頭發最最好!

“希望是吧。”任蓉看了看車水馬龍的街頭,嘴角勾起一個笑容,那個冷清的男人,怎麽會為了自己離開羅馬呢?估計是有自己的事情吧。

黃珊看著任蓉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裏,眼底多了一些無奈,不知道為什麽總是覺得這次見到的任蓉和以前的任蓉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出哪裏不一樣!

“走吧,”任蓉淡淡的說道、

“額,去哪裏?”黃珊對於任蓉的突然興起感到了一絲的不解。

“去韋家,我想韋家現在一定很亂。”任蓉笑著說道,相信韋家除了韋熊,應該沒有一個人會期待自己成為韋家的大少奶奶吧,那個韋炎的大媽難道不需要行動嗎?

“為什麽去韋家?”黃珊不解的說道,任蓉不是剛剛才從韋家出來沒多久嗎,怎麽又想回去了!

“因為我覺得如果我今天不回去的話,那麽韋家的大少奶奶就不是我了!”任蓉笑著說道,雖然對於韋家大少奶奶這個位子沒有什麽興趣,但是現在自己必須是韋家的大少奶奶,不然以後進入不了韋家的大門!

“哦,是嗎?可是你會在意這個嗎?”黃珊緊緊的看著任蓉,希望從她的眼裏發現一些什麽東西。

“嗬嗬,珊珊,不要小孩子了,相信我,我不會委屈自己的,而且你不認為成為韋炎的妻子才是最最好的報複韋炎的辦法嗎?”任蓉笑著說道。

黃珊看著任蓉狡黠的神色,心思微微的一定,這個樣子的才像是自己的好朋友嘛~自己認識的任蓉才不是一個會喜歡錢財的人呢。

如果任蓉知道黃珊此刻心裏的想法,估計會有一種想哭的衝動!這個丫頭就是麻煩啊!

“對了,珊珊,前幾天讓你調查的事情怎麽樣了?”任蓉邊走邊說,腦海裏不由的浮現起韋炎大媽的樣子了,那個女人估計對自己會十分的反對!

“是嗎,那麽那個女人對於韋炎有沒有安排什麽相親對象之類的!”任蓉漫不經心的說道。

“結婚對象?貌似沒有聽說過,不過她似乎對一個叫做倪安然的女人十分的喜歡。”黃珊淡淡的說道。

“倪安然,這個人是什麽身份?”

“那個女人啊……沒有什麽特殊的啊!”黃珊隨意的說道,

“是嗎?”任蓉看了黃珊一眼。

“好啦,她是何氏企業的二小姐,不過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麽姓倪不姓何。”黃珊無奈的說道。

“珊珊,你知道我最最不喜歡什麽的吧。”任蓉笑著說道,

黃珊看著任蓉的笑容,內心感到一陣的恐懼,自己的好友一旦笑起來要麽就是真的十分的開心,要麽就是不開心的前兆,不過估計現在應該是後者吧!

“哎呦,人家當然知道嘛。”黃珊看著任蓉,笑得十分的討喜,手臂不自覺的勾住了任蓉的,笑得一臉的無害!

任蓉看著黃珊的表情,所有到嘴的話都慢慢的咽了下去!

“好了。”

黃珊聽見任蓉的話,呆呆的笑了笑,然後恢複正常,自己也隻有在任蓉的身邊才可以當一個小孩子了吧,隻是自己一定會好好的保護著任蓉的,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的!

黃珊緊緊的跟在任蓉的身後,慢慢的走到車邊,眼神十分的清澈,也許這一去,以後自己和韋家也會有千絲萬縷的聯係了,這樣真的沒有關係嗎?

“任蓉,你真的現在去韋家嗎?”黃珊看著任蓉的表情,猶猶豫豫的開口。

“當然要去了。而且韋家還有你最最喜歡的金毛哦。”任蓉看著黃珊,眼裏透著淡淡的溫柔。

黃珊的嘴角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眼神開始變得十分的迷蒙,金毛嗎,似乎是一個很大的誘惑啊!

“是那種很大很大的金毛嗎?”黃珊眨巴著自己的眼睛,無辜的說道,

“恩,一米多的個頭。”任蓉無所謂的說道。看著黃珊孩子氣的表現,心底也覺得越發的輕鬆起來了。

“那麽我們還不快點去!”

任蓉看著黃珊興奮的表情,嘴角勾起一個笑容,還說自己不是小孩子,隻要一聽見可以和金毛玩,就這麽的興奮!

“蓉蓉,你怎麽還不上來開車。”黃珊不解的看著任蓉。

“沒有什麽,這不就來了。”任蓉無奈的說道,這個丫頭啊,算了,自己也隻有這個丫頭可以當場自己的親人了。

“好吧,快點開車!”黃珊見任蓉進了車,大聲的說道。

“知道了。”任蓉毫不猶豫的將車子調轉了一個頭,不得不感慨一下,保時捷的車也不怎麽樣嘛~

“蓉蓉,什麽時候才到啊!”黃珊看著任蓉的臉,小心翼翼的說道。

“還有五分鍾。”任蓉笑著說道,自己以前這麽沒有發現黃珊這麽的可愛呢?不過就開了二十分鍾的車,就問了不下三十遍,任蓉始終無法理解黃珊對於金毛的執著!

任蓉看著近在咫尺的韋家大門,嘴角勾起一個無所謂的笑,或許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吧,自己和韋家的關係似乎越理越亂!

任蓉隨意的將車停了下來,眼底有著微微的不解,為什麽韋家的大門口今天多了一輛陌生的車呢?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我以後的兒媳婦啊,難怪開車開得這麽凶悍!”

任蓉看著從車裏下來的女人,嘴角一陣抽搐,自己的預感什麽時候這麽準確了,前一刻還想到這個女人了,現在居然才下車就遇到了。

“韋伯母,好久不見。”任蓉笑著打招呼,

“嗬嗬,借你貴言,活的好不錯,至少沒有死!”董曉看著任蓉,笑得一臉的陽光,隻是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

任蓉對於董曉的敵意,感到十分的不解,自己怎麽得罪了這個女人了嗎?

“伯母,怎麽了嗎?這個人是誰?”倪安然打開車門,看著董曉和另外一個女人的對峙,清澈的眼底有著深深的不解。

“安然,這個即使你伯父給你韋炎哥哥安排的女人,你覺得怎麽樣?”董曉看著倪安然,眼底有著深深地欣賞,何氏企業裏麵的大小姐,隻有這種家室的人,才配得上韋家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