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先生,你怎麽來了!”黃珊不滿的看著這個男人,耽誤自己和任蓉的談話,罪當論斬!

“我來見見新娘,怎麽了,這個可是我為了的大嫂啊!”丁澤武隨意的說道,放在褲子口袋裏的手,卻不由自主的握緊了。

“澤武,難道我現在就要出去嗎?”任蓉笑著說道。

丁澤武看見化了妝的任蓉,眼神一滯,雖然知道任蓉長得很漂亮,但是從來沒有想到穿著白紗的任蓉會如此的純潔。如果自己早一點行動,是不是結果就不是這個樣子了呢?

“怎麽了,我現在很奇怪?”任蓉詫異的說道,雖然自己是第一次傳承這樣子,但是也不至於這麽的難看吧。

“沒有,很漂亮。隻是現在的我很後悔,當初為什麽就沒有追你呢?現在你說不定就是我的新娘了。”丁澤武半真半假的說道,嘴角的笑容十分的明媚。

“是嗎?”任蓉的臉上綻放了一個笑容,看了眼鏡子裏的女人。

“時間到了,我們可不要讓外麵的人等不及。”丁澤武伸出了自己耳朵手,表情溫柔,或許這是自己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任蓉的臉上揚起了一個幸福的笑容,緩緩的將自己的手,放入韋炎的手中,雖然這個隻是一個契約,但是也是自己唯一一個婚禮!

丁澤武緊緊的握住任蓉的手,小心翼翼的掩飾著自己的表情,自己愛的人嫁給自己的好友,或許這也沒有什麽。

黃珊看著丁澤武,原本想說什麽,隻是想想又咽了回去,有些事情,也許不知道比知道幸福!

任蓉看著布置得十分華麗的婚禮現場,原先平靜的心忽然變得十分的緊張!

丁澤武看著在前邊等待著的韋熊,眼底多了一絲的不解,按照道理不應該是任蓉的義父來嗎?怎麽是韋熊呢?

黃珊詫異的看著這一切,心思開始跳躍起來了,義父不是已經來到巴黎了嗎?怎麽沒有出現呢?

任蓉看著一襲白色西裝的韋炎,眼底多了些許的驚歎,雖然知道這個男人的外表十分的誘人,但是此刻的韋炎多了一抹天真!

韋熊緩緩的將任蓉的手,放進了韋炎的手中,眼睛裏莫名的有些許的濕意,如果她還活著,可以看見這一切,那該多好!

韋炎牽起任蓉的手,眼神一凜,淡淡的笑容在嘴角綻放,卻莫名的有些澀意。

神父動作優雅的將麵前的《聖經》打開,看了看身邊的兩個人,表情十分的嚴肅!

“今天我們聚集,在上帝和來賓的麵前,是為了韋炎和任蓉這對新人神聖的婚禮。這是上帝從創世起留下的一個寶貴財富,因此,不可隨意進入,而要恭敬,嚴肅。”

“如果任何人知道有什麽理由使得這次婚姻不能成立,就請說出來,或永遠保持緘默。”牧師韋炎的說道,嚴肅在來賓的身上一掃而過。

任蓉的心不由的感到些許的詫異,那個宮雅柔會這麽輕易的讓自己過關嗎?

“韋炎顯示,你是否願意接受任蓉小姐成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與她同住,與她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嗎?並承諾從今之後始終愛她、尊敬她、安慰她、珍愛她、始終忠於她,至死不渝?”

“是的,我願意!”韋炎溫柔的說道。

牧師滿意的笑了笑,然後將視線轉移到了任蓉的身上。

“任蓉小姐,你是否願意接受韋炎先生成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與她同住,與他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嗎?並承諾從今之後始終愛他、尊敬他、安慰他、珍愛他、始終忠於他,至死不渝?”

“是的,我願意。”任蓉的聲音十分的甜蜜,隻是白紗下的麵龐,卻沒有絲毫的表情!

牧師的臉上揚起一個慈祥的笑容,黃珊看著空空如也的《聖經》臉色咻的變得十分的慘白,原本應該在《聖經》上的戒指不翼而飛了。

“下麵就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

“我不同意!”宮雅柔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任蓉的嘴角不由的揚起了一個苦澀的笑容,這個婚禮看來是結不成了。

“韋炎,你說明天我會不會上雜誌呢?”任蓉輕聲的說道。

“你覺得呢?”韋炎淺淺的笑了下,心裏卻感到十分的憤怒,前幾天宮雅柔不是答應自己不來搞破壞嗎?怎麽今天又來了。

“韋炎,你不可以娶這個女人!”宮雅柔小跑著進來,看著一身白紗的任蓉,心裏的嫉妒幾乎將她吞噬掉!

原先這一切都應該是自己的!這個女人將屬於自己的一切都搶走了。

“雅柔,你不要鬧了!”韋炎大聲的說道。

“炎,你愛的是我,怎麽可以娶這個女人!”宮雅柔的聲音透著柔弱,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起來!

“而且你們沒有戒指怎麽結婚?”宮雅柔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了兩枚戒指,眼神冰冷。

宮雅柔的話,仿佛一顆炸彈,將在場所有人都炸起來了!

“戒指怎麽會在你手上?”韋炎吃驚的說道,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自己愛的那個天使嗎?

“這個戒指本來就是屬於我的!是這個女人搶走的!”宮雅柔瘋狂的說道,其實宮雅柔也不知道戒指是怎麽來的,隻是一大早就看見這一對戒指在自己的床上而已!

神父看著眼前的這一切,臉上的神色微微的一變,但是瞬間恢複正常!

“宮小姐,我想今天的婚禮不歡迎你!”韋熊冷冷的看著宮雅柔,如果沒有這個女人,婚禮早就結束了。

一直安安靜靜坐在觀眾席上的韋承,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心卻被嫉妒狠狠的吞噬著,任蓉是自己看上的女人,而自己的父親卻將這個女人嫁給了那個‘孽種’!

宮雅柔沒有理會韋熊的話,眼睛一直直直的盯著韋炎,眼底都是期待的神色!

“宮小姐,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和任蓉是真心相愛的,即使你不交出那對戒指,我還是可以完婚的!”韋炎笑著說道,臉上的惱意全部消失了。

一直低著頭的任蓉,聽見韋炎的話,身子不由的一震,詫異的看著韋炎,這個男人……

“炎,我愛你,你也愛我,為什麽你要這麽說。”淚水順著宮雅柔的臉頰流了下來,第一名模所有的高貴氣質,此刻蕩然無存!

“你是不是哪裏搞錯了,我什麽時候說過愛你呢?”韋炎好奇的說道。

“你……”宮雅柔看著眼前的男人,眼裏滿滿的都是陌生的神色,這個就是和自己纏綿過的男人嗎?為何此刻的自己隻覺得萬分的寒冷!

“宮小姐,我想我孩子的婚禮,你不適合參加了,那對戒指既然在你的手上,那麽就送你了,我們韋家有家傳的戒指!”韋熊漠然的說道,毫不猶豫的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了一對戒指!

韋承看見那對戒指,心底的怨恨更加的強烈了,這個人居然將韋家的傳家寶給了他!那麽自己這個正式的孩子,算什麽呢?

韋炎看著韋熊手裏的戒指,眼神變得十分的黯然,這個男人還真是舍得!看著幾乎接近崩潰的宮雅柔,韋炎奇怪的發現,自己有的似乎隻是厭惡!難道自己已經不愛這個女人了!

“宮雅柔,其實適合你的男人有那

麽多,你為什麽要執著於眼前這個呢?”任蓉低聲說道,眼裏有著深深地不解!

為了一個男人,將自己辛苦建立多年的形象毀於一旦,這個真的值得嗎?

宮雅柔怨恨的看著任蓉,沒有說一句話!

任蓉微微的歎了一口氣,隨即釋然,自己能說的就這些,其他的事情,自己不想管,也不適合參與!

“神父,我們繼續吧。”韋炎淡淡的說道。

神父看了看台下的人,微微的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

任蓉的嘴角勾起一個誘人的笑容,眼神溫柔,隻是心思卻早已不在這場婚禮上了,這個男人為什麽會留下來呢?明明說過不會幫自己的不是嗎?

或許自己就是不懂這個男人吧。

“在座的各位還有沒有人反倒,如果沒有的話,婚禮繼續。”神父淡然的開口,隻是不知為何語氣有些緊繃。

“神父,相信我,沒有人會再來打擾了。”韋炎笑著說道,隻是笑意卻始終沒有達到眼底,心底的不安卻始終沒有消失。

韋炎沒有注意到的是,神父眼底的矛盾,似乎是後悔又像是滿足,隻是最後都歸於平靜!任蓉不要怪我這麽殘忍,這個是你們欠我的!

“那麽請新郎新郎交換戒指。”

韋炎拿起了戒指,毫不猶豫的套在了任蓉的中指上,心裏忽然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

任蓉看了看戴在自己手指上的戒指,這下子是真的結婚了,緩緩地拿起代表丈夫的那一枚戒指,套在眼前的男人手上。

“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師傅大聲的宣布。

韋炎笑了笑,揭開了任蓉的麵紗,親了上去。滿意的感覺到身邊人的配合,或許和這個女人在一起也沒有什麽不好的!

幸福在這一刻,將所有人都包裹住了!

直到被韋炎抱近了房間,任蓉依舊沒有從剛剛的祝福中醒過來。

韋炎詫異的看著這個女人,原來這個人也有呆呆的一麵,很可愛,心不經意的顫抖了一下,但是瞬間恢複了平靜,既然你要和我玩,那麽我就陪你玩。

韋炎小心的將任蓉放倒在了床上,眼神溫柔的仿佛可以滴出水,身子毫不猶豫的壓了上去。

“你幹什麽?”韋炎睜著自己的眼睛,呆呆的看著韋炎,一時間沒有搞清楚現在是什麽情況!

“你覺得我是在幹什麽?”韋炎笑著說道,右手卻飛速的將婚紗的拉鏈拉下,韋炎不得不感慨一下,這件婚紗的設計師還真是十分的人性化!

“我們不是有名無實的夫妻嗎?”任蓉淡淡的開口,對於自己此刻處在的環境沒有絲毫的擔心!

“開始是這樣的,但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韋炎笑著說道,動作溫柔的將婚紗從任蓉的身上脫下來。

“沒想到我們韋氏的總裁也是個不守信用的人!”任蓉輕笑出聲,對於韋炎的碰觸沒有厭惡的感覺,算了吧,看在今天這個人沒有跟宮雅柔走的份上,就隨他吧。

畢竟這是自己一生一次的婚禮!

韋炎看著這樣的任蓉,仿佛受了蠱惑,親上了任蓉的唇,手在任蓉的身體上不斷的遊移著。

“唔~”任蓉低低的呻吟了一聲。

韋炎的嘴角勾起一個笑容,緩緩地親吻上了任蓉的鎖骨,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裏是任蓉最最敏感的地方。

“唔~不要。”任蓉推拒著韋炎,隻是那個力道可以忽略不計,漸漸地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韋炎的脖子。

一夜春宵,低低的喘息聲在房間內不斷的回響著。

韋炎看著沉沉睡在自己懷裏的女人,臉色變得十分的奇怪!小心翼翼的起身,走到任蓉的背後,眼神冰冷,手緊緊的握成了拳!

任蓉背後的胎記在燈光下,顯示著特殊的魅力!

“任蓉,你的心機果然夠重!”心思卻不由的回到了酒吧的那一夜。如此一來這個女人所做的一切就都想通了,為了韋家少奶奶的身份,還真是費盡心機。

“唔~”任蓉睜開了自己的眼,看了看房間的布置。

“你醒了?”韋炎淡淡的開口說道,既然你想玩,那麽我就陪你玩!韋家的少奶奶不是那麽容易做的!

“恩。”任蓉拉了拉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看著自己身上的吻痕,臉上難得的多了一些羞澀!

“你今天去工作,還是在家?”

“我在家。”任蓉平靜的說道,自己嫁給韋炎就是為了韋家的秘密,好不容易進入了韋家,怎麽會放棄調查的機會呢?

“好吧,那麽我一個人去工作了,你再睡會好了!”韋炎溫柔的說道。

“恩,路上小心點!”說完任蓉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任蓉沒有發現的是,此時此刻,韋炎看著她的目光是那般的凶狠,如果說韋炎剛剛還有一些懷疑,那麽此刻卻是已經認定了任蓉就是為了韋家少奶奶的位子,接近自己的!

韋炎起床,穿好自己的衣服,麵無表情的離開了房間。自己似乎很久沒有聯係冷鶯了,不知道這個女人安不安分!

任蓉聽見房間門被關上的聲音,身子立刻從床上起來,眼神變得十分的犀利,哪裏還有半分迷蒙的狀態!

“少奶奶起床了嗎?”萬嬸見韋炎出去了,就想上樓看看少奶奶有沒有起床!

“恩,起來了。”任蓉淺笑著說道,走到門邊,替萬嬸開了門!

“少奶奶,您要下去吃早餐嗎?”萬嬸恭敬的說道,眼底有著長輩看小輩的溫柔!

“我還不怎麽餓。”任蓉小聲的說道,“萬嬸,韋伯伯他在家嗎?”

“老爺不在家,出去釣魚了,少奶奶,你現在叫老爺不能叫韋伯伯了,應該叫爸爸!”萬嬸笑著說道,對於任蓉,萬嬸還是很滿意的!

任蓉看著萬嬸溫柔的笑容,眼神一暗,如果自己有媽媽的話,是不是也是這個表情呢?

“哦,我知道了。”任蓉低著頭,想了想,“萬嬸,我覺得有點累,再睡會!”

“恩,累了就睡覺,到了午飯時間我再來叫你吃飯。”萬嬸一副我是過來人,我懂的表情看著任蓉!

任蓉無奈的看了眼萬嬸,也沒有說什麽,直接回到床上繼續睡覺,隻是心思卻始終沒有停!

萬嬸笑了笑,緩緩的下樓去了。

任蓉透過門縫,看見對麵的門,韋家所有的門都是沒有鎖的,唯獨那一扇門裝了鎖,而且還要紅外線,如果說裏麵沒有密碼,誰會相信呢?

過幾天,就去看看那扇門的裏麵是什麽?

韋炎坐在辦公室裏,心思卻不知道飄到哪裏去了。

“總裁,冷秘書在外麵。”秘書打開了門,小心翼翼的說道。

“讓她進來。”韋炎冷冷的說道,眼神裏有著淡淡的殺意,眼睛看了看手裏的報告,這個女人最近很不乖啊!

“是,總裁。”秘書看著偉岸的總裁,心裏不禁浮想聯翩,雖然總裁已經結婚了,但是自己YY一下還是可以的!

韋炎感受到秘書的目光,眼神一抬,這個人自己怎麽沒有見過。

“我的秘書什麽時候變成你了?”韋炎詫異的說道,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

任蓉還是自己的秘書!

“哦,是這樣子的,任秘書今天沒有來,所以我就帶一下她的工作。”小秘書看著韋炎,臉上浮起了一抹紅暈!總裁雖然十分的風流,但是他有這個風流的本錢啊!

“你叫什麽名字?”

“總裁我叫夏天!”秘書恭恭敬敬的回答,心跳得越發的快速了!

“如果任秘書以後不擔任我的秘書了,你就連任吧。”韋炎低下了自己的頭,冷冷的說道,自從看見任蓉背上的胎記後,自己的秘書應該換了!

“謝謝總裁!”夏天的臉上揚起了一個幸福的微笑,雖然總裁已經結婚了,但是總裁的魅力似乎越來越強大了!

“恩,你可以出去了。”韋炎麵無表情的說道,視線再沒有看夏天一眼!

夏天深深的看了一眼韋炎,眼底的愛慕是那般的明顯。

韋炎感受到夏天的注視,並沒有說什麽,自己以前怎麽沒有看出任蓉的花癡是假扮的呢?那個人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愛慕的神色!

不是她的演技好,而是自己先入為主了!光看她的衣著就斷定了她的人!似乎任蓉衣著暴露也就那麽幾天!

韋炎冷冷的笑了笑,自己的戒心似乎越來越薄弱了。

“叩叩叩。”冷鶯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韋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漫不經心的說道。

“總裁,你找我什麽事情。”冷鶯看著自己愛著的男人,眼底多了一絲掙紮的痕跡。

“沒有事情就不能找你了嗎?”韋炎好笑的說道。

“當然不是了!”冷鶯焦急的說道,看著韋炎帶笑的神色,心微微的顫動著,這個男人是自己愛了這麽慢些年的,自己怎麽可能不心動呢?

“那是什麽?”韋炎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了。

“沒有,我隻是覺得總裁昨天才結婚,今天不會找我!”冷鶯的神色十分的哀怨。

“我原先以為你會去婚禮上麵搗亂的,誰知道你壓根就沒有去!”韋炎語氣平淡的說道,眼睛一閃一閃的,透著誘人的色彩!

“以為我知道總裁不會喜歡的!所以就沒有去。”冷鶯的神色一麵,心裏不禁覺得一陣的酸澀!自己喜歡的男人昨天娶了別人,而昨天的自己也躺在別人的身下!

“那麽你出去吧。”韋炎冷冷的說道。

“總裁,我……”冷鶯欲言又止的看著韋炎,最後還是將自己想說的話吞了回來,如果這個人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會恨自己吧!

“如果沒有什麽事情,你就出去!”韋炎冷冷的說道,手指不斷的摩擦著文件的側邊,表情陰晴不定!

“是,總裁!”冷鶯深深的看了一眼韋炎,步履艱辛的跑出來房間!

韋炎看著被關上的門,眼神冰冷,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看了眼手機,眼底多了一絲的溫情!

“喂。”韋炎看著接通的電話,笑著說道。

“我給你的資料收到沒有,這個冷鶯你決定怎麽辦?”蕭冠怒氣衝衝的說道。

“這個,還沒有決定,不過你昨天怎麽沒有到呢?我還想我們哥四個聚一聚的!”韋炎笑著說道,語氣裏有著說不出的輕鬆。

“這個女人又不是你真心愛的,不過是利益交換品,我想不需要浪費我的時間。”毫不在意的聲音在電話裏響起。

韋炎淡淡的笑了笑,相互利用的關係嗎?也許吧。

“你小子,是不是準備一輩子都呆在國外不回來了?”韋炎的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雖然距離是不會影響兄弟之間的感情,但是有時候還是希望四個人可以聚聚,喝喝酒,畢竟都是一起長大的。

“過兩個月就回來,怎麽,你一個大老爺們的想我了?”

“正經點,我覺得最近好像有人盯著我們的組織。”韋炎平靜的開口,滿意的聽見電話裏傳來的暴怒的聲音!

“我會盡快回來的!”蕭冠認真的說道。

“恩,好的,那麽你就盡快,我現在開始工作了!”說完毫不猶豫的掛掉了電話,原先的笑容漸漸地消失了。

“冷鶯,如果你真的背叛了我們的話,那麽我隻好除去你!”

任蓉無聊的翻看著電視節目,微微的歎了一口氣,自己和韋炎已經結婚兩天了,而自己卻始終無法進去那扇門,總是覺得韋家有人在盯著自己!

“今日早晨在巴黎廣場附近發現一具屍體,據調查,該屍體為神父……”

任蓉呆呆看著電視,眼底有陣深深的不確定!

“少奶奶,這個人是不是上次的那個神父啊?”萬嬸看著任蓉,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可能吧。”任蓉平靜的說道,隻是如果這個人是自己原先預定的那個神父,那麽給自己主持婚禮的那個又是誰?

“怎麽前兩天不還是好好地嗎?怎麽就死了呢?真是作孽哦~”萬嬸不舍的說道。

“萬嬸,我今天有事情,先出去一下!”任蓉安撫性的笑了笑,隻是自己的心卻無法平靜了!

“那麽少奶奶你回來吃飯嗎?”萬嬸笑著說道。

“不回來了,我和黃珊出去逛街了!”任蓉淡然的說道,眼底卻有著些許的焦急。

新聞上麵說,按照屍體的腐壞程度應該已經死了四五天了,但是自己的婚禮是三天前舉行的,那麽自己的那個神父就可能是殺了這個神父的凶手,可是這個又是為了什麽?

“哦,那麽少奶奶你自己當心點。”萬嬸小心的說道,看著任蓉略帶焦急的樣子,眼底有著微微的不解!

“恩,萬嬸,那麽我出門了!”任蓉拿起放在茶櫃上的手機,焦急的說道。

任蓉快速的跑了出去,猶猶豫豫的撥打了一個號碼?心底的恐懼卻越發的強烈了。

“珊珊,我問你一件事情,你老實告訴我!”任蓉焦急的說道。

“蓉蓉你怎麽了,有什麽事情就說吧,我肯定會告訴你的!”黃珊堅定的說道,心思卻不由的被提起來了,任蓉是一個行動十分穩當的人,能夠讓她著急的事情,肯定十分的嚴重!

“你知道義父他這次出去帶著誰嗎?”

“帶著誰,好像是微微安吧?怎麽了?”

“沒有什麽,就這樣吧,我現在有些事情,晚些時候再聯係!”任蓉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跑進了自己的車裏,一個華麗的飄逸,將車開了出來。

任蓉沒有注意到的是,她的一舉一動都被萬伯看的清清楚楚!

任蓉猶猶豫豫的撥打了一個號碼,如果是微微安的話,那麽一切就可以解釋了,為什麽神父明明死了,自己的婚禮還是可以繼續!

任蓉聽著電話裏的聲音,神經緊繃起來了。

“喂。”一個冷漠的聲音在電話的對麵傳來!任蓉握住電話的手卻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義父,你怎麽也來巴黎了。”任蓉輕聲說道。

“我來自然有我的目的。”景明冷冷的說道。

“那麽義父為什麽要扮成神父來參加婚禮?”任蓉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表情變得十分的冷酷,如果說剛剛還有些許的緊張,那麽此時此刻任蓉已經恢複如常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