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蓉,謝謝你!”韋炎看著任蓉,笑著說道。

“你是說什麽?”任蓉不解的看著韋炎,莫名其妙的謝謝。

韋炎揉了揉任蓉的頭發,自己該說什麽呢?這個人剛剛是發自真心的關心自己的,所以才沒有發現吧!

“沒有什麽,今天的天氣真好!”韋炎笑著說道,看了看遠處的太陽!

“恩,的確不錯!”任蓉看著在陽光照耀下,幾乎接近透明的韋炎,心裏忽然覺得有些空落落的!

如果這個人知道了自己的事情,會不會覺得自己十分的討厭!自己手上沾的鮮血,有時候連自己都記不清了!

“韋炎,你不介意,韋承剛剛說你媽媽是……”任蓉咻的住口了,不想說出那個帶著侮辱性的詞語,那個人好歹是韋炎的媽媽!

“不介意!”韋炎淺笑著說道,心裏卻是釋然的,也許曾經的自己是擔心的,但是一想到這個人,剛剛為自己的辯解,忽然覺得什麽都不重要了!

“真的嗎?”任蓉懷疑的看著韋炎,這個人不像是那麽容易放下仇恨的人!

“真的!突然發現恨一個人很累,笑著這樣我覺得很好!”韋炎笑著說道。“蓉蓉,如果某天你發現我騙了你,你會不會覺得我十分的可惡!”

“不會,我相信,你騙我一定是有什麽理由的,但是我希望你還是不要騙我的好。因為被騙的感覺不怎麽好!”任蓉仔細的回答道,“不過如果是無意的隱瞞的話,可以原諒!”

“恩,知道了!”韋炎笑著說道!

任蓉看著韋炎的表情,忽然舒了一口氣!自己這樣說應該沒有什麽問題!以後即使韋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麽也沒關係!

“對了,倪安然為什麽這麽的討厭我?”任蓉突然想起了倪安然,眼底有著些許的不解,雖然自己不怎麽喜歡和別人接觸,也不在乎別人怎麽看待自己,但是一想到倪安然是韋炎的朋友,就不由的在意起來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孩子脾氣!”韋炎隨意的說道!

對於韋炎而已,倪安然隻是一個小妹妹,所以小妹妹做的事情是可以原諒的!

“是嗎?可是為什麽我總覺的有什麽奇怪的地方!貌似倪安然和董曉關係十分的親近……”任蓉狀似漫不經心的說道,隻是心底卻有了答案,如果是那個女人的話,什麽都是有可能的!

“董曉,你的意思是。”韋炎和任蓉相視一笑,有些話不需要說清楚,大家心裏知道就可以了!

“蓉蓉,今天是周末對吧?”韋炎看著任蓉,笑的十分的燦爛!

“是啊,不過對於我們的韋炎來說,周末和其他時間都是工作時間,所以害的我這個可憐的小秘書也隻能跟著工作!”任蓉狀似無奈的說道,隻是眼底卻有著些許的笑意!雖然韋炎工作是十分的繁忙,但是現在和以前相比已經好多了!

“好吧,既然我的寶貝秘書這麽的希望放假,那麽我這個做總裁的不通融一下,似乎說不過去啊!”韋炎無奈的說道,隻是眼底的笑意卻將他的心意泄露了出來!

“那麽我是不是可以回房間,繼續睡一個回籠覺呢?”任蓉指了指自己的房間,笑著說道!

任蓉指著的那個房間,原先是韋炎與任蓉的婚房,但是後來出現了兄妹關係事件,韋炎搬了出去,所以那裏現在隻是任蓉一個的房間!

“當然……不可以!”韋炎毫不猶豫的說道,看見任蓉臉上失望的神色,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個笑容!

習慣性的揉了揉任蓉的頭發,“難道,你不想去看看何冷還有衛嵐的私生活嗎?”

“你的意思是?”任蓉好奇的說道,原先臉上的鬱悶早就消失了,剩下的滿滿的都是期待!

“我的意思是,我們去衛嵐的住處溜溜,雖然何伯父何伯母認同的他們的關係,但是倪安然還沒有認同,所以我想去幫幫他們!”韋炎笑著說道!

任蓉看著韋炎的笑容,心底忽然浮起一絲的寒意,為什麽自己覺得這個人不是去幫忙的,而是去搗亂的呢?

韋炎看著衛嵐住所的方向看過去,嘴角勾起一個笑容!想來何冷自從上次抱得美人歸之後,應該是享盡了愛情的滋味,而自己和任蓉最多也隻是接個吻,而且還是很難得很難得的那種,自己怎麽可以讓他們的日子過得那麽的舒心呢?

“為什麽我覺得你沒有那麽好的心呢?”任蓉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看法說了出來,看著韋炎依舊笑著的臉,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了!

衛嵐到時候你可不要怪我,這個人想做什麽,估計是沒有人可以阻攔的!雖然任蓉也沒有覺得有阻攔的必要!

“那麽就去吧!”

“是不是先打個電話通知一下!”任蓉善意的提醒了一下,比起突然的造訪,還是事先通知一下的比較好!

“恩,也是!”韋炎拿出手了,播出了何冷的號碼,慢慢的等著,一個不接繼續打!

“我們是不是礙著他們的事情了?”任蓉弱弱的開口。

“不會,一大早上就**的人,被打斷也是活該!”韋炎無所謂的說道!

任蓉看著韋炎的表情,忽然發現一件事情,嫉妒不僅僅是女人的專利,男人嫉妒起來也是十分可怕的!

“喂!”何冷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了出來!

“我是韋炎,你現在在什麽地方!”韋炎毫不在意的說道。

“我在衛嵐的床上!”何冷平靜的說道,看了眼身下的衛嵐,笑容變得十分的燦爛!“哎呦喂,嵐,你謀殺親夫嗎?”

“誰讓你說……”

“我說的是事實,我還沒有說你在我身下呢!”

任蓉呆呆的看著電話,對於剛剛衛嵐和何冷的對話,表示十分的無語,這兩個人難道忘記電話還沒有掛斷嗎?

“我隻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冷鶯死了!”韋炎平靜的說道!

“哦,知道了!”

“恩,那麽就這樣,你們繼續……”韋炎笑著說道。

“哎呦喂,掛了啊。嵐,你幹嘛又掐我,嘟嘟嘟……”

韋炎聽見電話裏的忙音,嘴角勾起一個燦爛的笑容,男人箭在弦上卻不可以發,這種感覺應該十分的不爽吧,而且衛嵐對於何冷毫無顧忌的說話,應該感到惱火了!

“你怎麽知道冷鶯死了?”任蓉平靜的看著韋炎,眼底有著不解,明明那份報紙韋炎沒有看見不是嗎?

“因為你告訴我的!”韋炎毫不猶豫的看著任蓉,笑了笑。

“我?”任蓉指著自己的鼻子,呆呆的看著韋炎,一瞬間仿佛完全不理解韋炎的話的意思!

“當然是你,不然還是其他人嗎?”韋炎好笑的看著任蓉,忽然發現自己其實十分的惡劣,喜歡看任蓉無奈的表情,喜歡看任蓉呆呆的表情,或者還有另一個可能,就是隻要是任蓉的表情,自己就忍不住想要收集起來!

“我什麽時候說了?”

“你的動作,如果是一般的報紙的話,即使是換了總統你也不會在意,這一次卻因為看報紙而忘記吃飯,我問你有什麽事情的時候,你回答了沒有什麽,所以我就猜

到了!”韋炎隨意的說道!

“就因為這個?”任蓉詫異的看著韋炎,是自己不善於偽裝,還是這個男人的洞察力太好了呢?

“恩,就因為這個!”韋炎堅定的說道,“如果是換成了別人,我也許就猜不到了,但是如果是你的話,我肯定可以猜到!”

“為什麽?”

“因為你是我放在心上的人,所以我會在意你的一舉一動,會不斷的猜測著你在想什麽,我會害怕你喜歡上別人!”韋炎認真的看著任蓉,笑著說道。

“好了,不要肉麻了!你還要不要去搗亂了!”任蓉無奈的說道,努力將心底不斷冒著的幸福的泡泡給壓下去!

韋炎看著任蓉臉上那抹燦爛的紅暈,心裏忽然覺得十分的放鬆,任蓉其實是一個容易害羞的丫頭呢,這樣的任蓉,自己怎麽好不喜歡呢?怎麽好不愛呢?

“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任蓉無奈的說道,雖然以前韋炎也會盯著自己看,但是現在看的次數還有時間都普遍的增高了,這個是怎麽回事呢?

“沒有啊,我隻是覺得你很好看!”韋炎笑著說道!

“哦~~~原來如此!”任蓉大聲的喊道!

“什麽原來如此,你在說什麽?”韋炎不解的看著任蓉,不懂任蓉為什麽突然冒出這麽一句話,讓人覺得十分的奇怪!

“我想呢,為什麽你會喜歡我,會愛我,原來是喜歡上我的臉了!”任蓉故作不滿的說道。任蓉發現自己現在有了一個特殊的愛好,就是動不動就想逗逗韋炎!

“不是這個樣子的!”韋炎看著任蓉不滿的表情,一瞬間多了一絲的慌亂!

“不是這個樣子,那麽是什麽樣子呢?”任蓉憤憤的說道!

“我喜歡的是任蓉這個人,不然任蓉的這張臉!”韋炎大聲的喊道!

“好你個韋炎,你居然敢不喜歡我的臉,我怎麽你了嗎?你……哼!”任蓉裝出一副受委屈的樣子!

滿意的看著韋炎慌亂的表情,心裏忽然了解自己對於韋炎的重要性!任蓉忽然覺得自己這次出來,或許就是因為韋炎!

有些事情命中注定!

“我愛你,愛你的全部,無論是你的臉,還是你的內在,當然還有你喜歡作弄我的小脾氣!”韋炎笑著說道,雖然開始是真的慌了,但是後來看見任蓉嘴角的笑容,忽然間就明白了!

“你個討厭的混蛋,怎麽可以說出來呢?人家不好意思的~”任蓉笑著說道!

“好了,我們去吧,不然就沒有效果了!”韋炎信誓旦旦的說道,看了看前方,心裏有著一絲得意!

何冷,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讓你今天過得很‘幸福’!

何冷鬱悶的看著鳩占鵲巢的兩個人,眼裏滿滿都是無奈!但是瞬間恢複了正常,看了看身邊的衛嵐,如果沒有韋炎的幫助,自己和衛嵐也不會這麽輕易的在一起!

“你們今天有何貴幹?”何冷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好友,如果是其他人估計早被自己轟走了!

衛嵐看著何冷的表情,眼底透著絲絲的媚意,心裏知道何冷的父母之所以這麽輕易的同意,肯定是有人做過了準備!

“沒有什麽準備,隻是想知道,你準備怎麽解決‘霓裳’,是繼續做媽媽桑,還是辭職不做了呢?”韋炎笑著說道,看著衛嵐的目光十分的友好!

衛嵐看了看身邊的何冷,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雖然自己喜歡霓裳,但是自己更加喜歡何冷,既然何冷的父母不喜歡自己,那麽自己是不是選擇放棄比較好呢?

“當然是繼續做下去了!”何冷自信的說道,不是沒有注意到衛嵐眼裏的矛盾,但是何冷相信隻要自己努力,父母一定會發現她的好的!

“冷……”衛嵐看了看何冷,表情變得十分的猶豫!

“我知道你喜歡著現在的工作,那麽就繼續做下去,如果因為我的緣故,你失去了你愛的工作,你認為我會開心嗎?”何冷平靜的開口,毫不猶豫的牽起了衛嵐的手,笑容十分的溫暖!

“可是,他們不是不喜歡嗎?”

“雖然他們不喜歡,但是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說服他們的!”何冷看著衛嵐,一臉的鄭重!

“會嗎?”

“當然會!因為我相信他們!”何冷堅定的說道,雖然自己父母是否的固執,但是自己知道這是他們愛自己兒子的表現!

“嵐,你就相信何冷一次,如果他不行的話,我們也會努力的!”任蓉淺笑著說道!

“對了,安然呢?怎麽沒有來當燈泡嗎?”韋炎笑著說道,避開了剛剛的話題,其實自己能夠做的事情就這麽多,如果何冷的家人對衛嵐還是不喜歡,自己也沒有辦法了!

“她啊,可能又去纏著丁澤武了!”何冷無奈的說道,對於自己妹妹最近的怪異舉動,自己並不是沒有發現,隻是選擇了無視!

“纏著丁澤武,說起來也奇怪,澤武他最近這麽一直缺席了!蕭冠回來後都沒有見過他!”韋炎無奈的說道!

“這個你問我,我也不清楚。況且丁澤武不是和你比較好嗎?他的黃毛不也在你家嗎?”何冷回憶起丁澤武最愛的那條狗狗,眼底多了一絲的無奈!

“可是最近他也沒有來找我!”韋炎無奈的說道,好像當自己和任蓉結婚後,丁澤武就消失了!

任蓉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右手撫摸著自己的耳朵,眼底多了一絲的溫柔!

“如果丁澤武和倪安然走到一起的話,那麽也不錯!”

“你覺得……可能嗎?”韋炎不解的說道!

“怎麽不可能呢?可是倪安然喜歡的不是你嗎?”任蓉不解的看著韋炎,除了這個原因,自己再也想不起其他的理由!

“你為什麽會這麽認為呢?”韋炎不解的看著任蓉,這個和那個有什麽關係?

“不是嗎?不然為什麽倪安然看見我這麽的厭惡!”任蓉淡淡的說道,一個女人討厭另一個女人,理由其實就那麽幾個!

除了倪安然喜歡韋炎,而自己成為了絆腳石,還有什麽理由嗎?

“安然一直把我當成哥哥,又怎麽會有你說的那種感情呢?”韋炎揉了揉任蓉的頭發,眼底多了些許的無奈!

“那麽是為什麽?”

“估計是被別人挑撥的!董曉肯定製造了許多虛假的證據!”韋炎平靜的說道,眼裏沒有絲毫的畏懼!

任蓉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看了眼衛嵐,表情變得十分的難看!

“蓉蓉,你是不是吃醋了?”衛嵐麵無表情的說道!

“額,吃醋,吃什麽醋?”任蓉不解的看著衛嵐,自己有需要吃醋的地方嗎?

“如果不是吃醋,為什麽你會對倪安然關心起來呢?”衛嵐故作好奇的說道!看著任蓉緊緊皺起的眉頭,嘴角的笑容卻越發的明顯了!

“我隻是不喜歡這種感覺而已!”任蓉認真的說道!

看著大家擺明了一副不信的樣子,任蓉隻覺得一陣頭昏腦熱!

“真的不是吃醋!”

韋炎看著任蓉緊張的樣子,嘴角勾起一個笑容,真是一個口是心非的丫頭!

不過為什麽自己對於任蓉口是心非的樣子,也覺得十分的幸福!

“你說不是吃醋,那麽就不是吃醋!”韋炎無奈的說道!“不過還真的有些小小的失望呢!”

任蓉看著韋炎一臉哀怨的樣子,心裏多了一抹不解的情緒,“你為什麽哀怨?”

“還不是因為我親親的老婆大人,對於其他女人居然都不吃醋!”韋炎哀怨的說道!

衛嵐看著任蓉與韋炎幸福的樣子,心卻突然安定下來了!

“你們今天不會隻為了這件事情吧……”何冷淡淡的開口,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恩,冷鶯死了!”韋炎麵無表情的說道,但是韋炎沒有說的是,自己真正來的原因,隻是因為嫉妒!

“死了?”何冷大聲的喊道,挖了挖自己的耳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

“恩,死了,今天早上報到上說,是從頂樓跳下來,死的樣子蠻恐怖的!”任蓉隨意的說道,自己見過許多比冷鶯死的更加難看的人,但是冷鶯的死卻是不一樣的!

冷鶯暗地裏的身份是毒蠍,一個殺人如麻的女人,怎麽會選擇這樣的死法,或者冷鶯的死和韋炎那天說的背叛有關係!

如果韋炎是一個普通的商人,怎麽會幾句話就將一個冷情的殺手給逼到了死路呢?還是說,韋炎的身份,並不是韋氏集團的現任總裁!

那麽‘霓裳’的背後主使者,應該是他們四個人之中的一個!自己嫁的這個人究竟是什麽身份呢?自己對於韋炎是不是知道的太少了!

“蓉蓉,你在想什麽?”韋炎看著陷入自己思緒裏的任蓉,無奈的喊道!看著任蓉還是沒有反應,心裏忽然感到有些慌亂,不由的使勁搖了搖任蓉!

“啊!”任蓉回過神來,一臉迷茫的看著韋炎,“你們剛剛說了什麽?”

“我們沒有說什麽,不過你在想什麽,我怎麽叫你都叫不醒!”韋炎無奈的說道,對於任蓉剛剛對於自己的忽視感到十分的不滿!

“額,沒有什麽!”任蓉笑了笑,努力將自己眼底的慌亂掩蓋了下去!

“好吧,蓉蓉,你會不會覺得我很不近人情!”韋炎擔心的看著任蓉,任蓉是一個聰明的人,上次的事情,和冷鶯的死,她肯定會放在一起思考!

“為什麽這麽說?”任蓉不解的看著任蓉,對於韋炎總是說出一些自己不理解的話,感到十分的無奈!

“沒有,因為你知道冷鶯和我曾經是什麽關係,而對於她的死,我甚至沒有什麽感覺!你會不會覺得我十分的冷淡,或者說冷情!”韋炎著急的看著任蓉!

“噗嗤。”任蓉看著韋炎認真的表情,很不給麵子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麽,我是很認真的!”韋炎看著任蓉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麽,一直緊繃著的心,忽然就放鬆了!

“我沒有覺得你冷情!而且那個女人我不喜歡!所以我也不怎麽同情!連我自己都不同情的人,我為什麽要你同情!”任蓉睜著自己的眼睛,呆呆的看著韋炎!

“恩!”韋炎笑了笑,將任蓉摟緊自己的懷裏!

“韋炎,有些事情,你是不是應該告訴任蓉了!”衛嵐淡淡的開口!

“告訴我?告訴我什麽?”任蓉不解的看著衛嵐!

“你問韋炎吧,這些事情我這個做外人的不好插手!”衛嵐無奈的說道!

“韋炎,什麽事情?”

“這個……那個……”韋炎無奈的看著任蓉,眼底有著淡淡的憂心!猶猶豫豫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說出來!

“怎麽這個那個的,你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就……”任蓉大聲的喊道,看著韋炎的目光多了一絲的精光!

“你先保證你不會生氣!這樣我才有勇氣說話!”韋炎戰戰兢兢地看著任蓉,表情有著說不出的擔心!

“我現在隻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如果你告訴我的話,我不一定會生氣,但是如果你不說話的話,我肯定會生氣!”任蓉麵無表情的開口,看著韋炎眼底的慌亂,心裏多了一絲的無奈!

“其實我是暗殺情報集團的創辦者之一……”

“暗殺情報集團?”任蓉不解的看著韋炎,腦子一瞬間轉不過來!

“恩,就是一個殺手集團!冷鶯是裏麵的一名殺手,叫做毒蠍!”韋炎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眼角注視著任蓉!

“恩,還有什麽?”任蓉麵無表情的說道,心底卻也開始猶豫,自己的身份是不是也該告訴這個人了!

“還有,我是‘霓裳’背後的老板!”

“就這個!確定沒有其他瞞著我的事情了嗎?”任蓉平靜的看著韋炎!

“恩,就這些事情!”

“就這些事情,有必要這麽的緊張嗎?”

韋炎聽見任蓉的話,頭一瞬間抬了起來,自己想過無數種可能,唯獨這種自己沒有猜到!

“額,任蓉,你就這個反應?”何冷詫異的看著任蓉,突然明白為什麽韋炎會喜歡這個女人了!

“恩,不然要什麽反應!”

“哦哦,這樣就好,那麽我就可以無所顧忌的說了!”何冷笑了笑,撓了撓自己的頭發,將臉上的表情收斂了下!

“恩,什麽?”

“其實冷鶯死的時間不怎麽好,冷鶯死了,那麽‘絕煞’不就少了一個對手了嗎?這樣對我們的生意會產生不好的影響!”何冷無奈的說道!

任蓉聽見何冷的話,眉頭輕輕的跳了跳,隨即恢複了正常,暗暗笑了笑自己的多慮,自己是不是應該把自己的身份說出來!

“可是最近‘絕煞’不是消失了嗎?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動的!”衛嵐平靜的說道,隻是眉頭卻不由的皺起來了!

貌似每次和‘絕煞’對上了,自己這邊是比較吃虧的,這個似乎有些不太理想,雖然冷鶯和她對上的時候,也是輸,但是好歹多了一個牽製!

“隻是最近消失不是嗎?或許過一陣就會出現的!”韋炎平靜的說道!

“話是這樣說,但是……”韋炎感受到任蓉不斷拉著自己的一腳,詫異的看向任蓉。

“怎麽了?”

“那個,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情,一直沒有告訴你!”任蓉無奈的開口,看著韋炎吃驚的表情,認命的歎了一口氣!

“這個我們回家說就好了,現在先討論絕煞事件~”韋炎淺笑著說道,看著任蓉猶猶豫豫的表情,心裏隻覺得一陣的歡喜,任蓉對於自己好像越來越在意了呢!

“其實,絕煞她,也許、可能。以後都不會出現了!”任蓉無奈的說道,頭低的低低的!

“為什麽這麽說?”韋炎詫異的看著任蓉,心裏忽然有一種感覺越發的清晰起來!似乎任蓉出現後,絕煞就消失了!

“因為我就是你們討論的那個人!”任蓉不敢看他們的表情,心底的慌亂卻越發的強烈!

“額……”

一瞬間滿室寂寥,隨即爆出了一陣笑容!

韋炎緊緊握住任蓉的手,心裏忽然明白了,為什麽任蓉總是會出神了!

任蓉是真的愛著自己的吧,自己可以這樣的認為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