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我說的話,女傭用一種差異的眼神看了看我,不過什麽也沒有問,而是轉身走進了別墅。

端木熙和黎總也看了看我,彼此之間也是沒有說話。

過了一陣子,女傭再次返了回來,直接打開了大門,對著我們說道:“老爺說讓你們進去。”

我們進入院子裏,然後隨著女傭來到了別墅的一樓大廳裏,進入大廳就看見一個中年男人正在沙發上麵坐著,翹著二郎腿,手中拿著報紙,正在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報紙。

我頓時心中一陣緊張,仔細的看著這個男人,這個極有可能就是我親生父親的男人。

他看上去不過四十多歲,很是年輕,並且身板健碩,中型身材,雖然人到中年,卻也是一個帥氣的男人。

“老爺,他們已經來了。”女人對著那男人說著。

原來他就是女傭口中的老爺,那麽他一定就是袁新塵了,就是我的親生父親?

這時候,袁新塵這才放下了報紙,朝著我們三個看了一眼,在看到我的時候,他的目光有那麽一絲絲的停留,不過很快就收了回去。

“三位請坐。”袁新塵淡淡的說著,語氣不冷不熱,看著我們的眼神也沒有半點的情感,就像是看著毫不相識的陌生人。

我的心中說不出是什麽滋味,我曾經幻想過無數次我有朝一日見到親生父母時的情形,一定是非常感動和激動的,可是沒想到現實中第一次與親生父親相見,他卻如此的平淡冷漠,是我之前想的太好了,還是現實就是如此的殘酷。

“文文,坐吧。”端木熙看著我的臉色不太好,便對著我說道,我這才緩過來神,然後坐在了沙發上。

袁新塵再一次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這才開了口,“請問三位前來有何貴幹?”

他這麽一問,我頓時就愣住了,我剛剛明明讓女傭通傳,說明了來意,可是他居然還這樣問,這一刻我的心涼到了穀底。

“袁先生,這位是蘇文文,就是你們十多年前遺棄的親生女兒。”端木熙替我開了口。

袁新塵看著我,眼神中卻沒有一點的情感,“蘇小姐,你確定你就是我的親生女兒?”

他居然質疑我!我頓時就不知道要說些什麽好了,我真的沒有想到我的親生父親在跟我說的第一句話的時候居然是懷疑我。

“文文,你沒事吧?”黎總看出了我的異樣,拍了拍我的肩膀問道。

我這才反應了過來,語氣也驟降了許多,“沒錯,我非常確定我就是你們的親生女兒,不過這一切跟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樣,我想我可能不應該來。”

我說著,就站起了身子,袁新塵有些意外的看著我,他可能也沒有想到我會脾氣這麽倔強。

我站了起來,端木熙和黎總也立刻站了起來,我這時候已經心中難過的不行,就想盡快的離開這裏。

我朝著門口快速走去,剛剛走到門口,就有兩個人從外麵走了進來,一位是中年美婦,一位是年輕漂亮的女孩。

她們兩個看見我們三個的時候,也愣住了。

“新塵,家裏來客人了?”中年美婦笑著看向了袁新塵,然後又看向了我,她的眼睛非常的漂亮,長長的睫毛很是濃密,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

“爸爸,我和媽媽剛才逛街給你買了一件襯衫,你看看喜歡嗎?”這時候,那個年輕的女孩笑著走向了袁新塵,並且撒嬌似的摟住了袁新塵,將腦袋依偎在袁新塵的胸口上,言語中很是嬌滴滴。

“我的寶貝女兒給我買的襯衫,當然喜歡了。”袁新塵摸了摸女孩的頭發,滿臉都是寵溺。

看見這父慈女孝的畫麵,我的心確實劇痛的,這本來屬於我的畫麵現在我隻是一個旁觀者,我覺得我心痛的都無法呼吸,真的很想快些離開這裏。

“三位是來家裏做客的吧?既然來了怎麽這麽著急走呢?不如留下來吃頓便飯吧。”這個叫孟晴的中年美婦很是熱情的對著我們三個,雖然她還不知道我和她的關係,但是她還是笑著看著我,眼神中很是親切。

這一刻,我的心一陣觸動,我知道站在我麵前的這個女人就是我的媽媽,可是我卻連叫出口的資格都沒有。

我的嘴巴張了張,卻沒有發出半點的聲音。

“晴晴,這個女孩叫蘇文文,說是我們曾經遺棄的女兒。”這時候,袁新塵對著孟晴說道。

孟晴聽見袁新塵的話,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住了,她有些驚詫的看著我,滿眼的不敢相信。

“你是文文?”她的聲音有些顫抖著的問道。

“沒錯,我就是蘇文文。”我點了點頭,心中十分的複雜。

她滿臉的震驚和詫異,甚至還有一些恐懼,我不知道她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表情,難道我有那麽讓人感到恐懼嗎?

“新塵,我的頭很痛,我要去躺一會。”孟晴突然皺起了眉頭,然後慌亂的說道,甚至她都不敢觸碰我的眼神,就像是躲避瘟疫似的躲避著我。

一時間我覺得沒趣極了,這就是我的親生父母,早知道還不如不見。

我苦笑不已,原來一切都是我的一廂情願。

我轉過頭看了一眼孟晴,卻正好看見了那個女孩如同冰窖一般的眼神,她應該就是我的親妹妹。

可是她此刻去用一種十分冰冷,冰冷得讓我感到刺骨的眼神看著我。

這種眼神讓我很是不舒服。

“我們走吧。”我想快點離開這裏,對著端木熙說道,他點了點頭,我們三個快速的離開了別墅。

走出別墅,我甚至都不想回頭看一眼,

上了車,我的情緒低落到了頂點,今天的一切對於我來說就仿佛是一場噩夢,我真的不應該來。

“文文,反正現在還早,不如我們去酒吧待會吧。”黎總提議著,他也知道我心情不好。

“我不想去。”我搖了搖頭,我現在哪有那個心情。

“文文,你現在回家不也沒事可做嗎?不如去酒吧呆一會。”端木熙也說道,“否則,你自己回家,我們也會擔心的。”

我看了一眼端木熙,又看了看黎總,我看見他們倆都是滿眼關切的看著我,本來冰冷的心也在這一刻得到了舒緩。

或許我的親生父母不歡迎我,但是我卻還有這麽多好朋友關心著我,我不應該不開心才對。這麽一想,我的心情也好了許多,對著他們兩個勉強的笑了笑,“那好吧,我正好也想去找卓瑄。”

車子開得飛快,很快就到達了隔世酒吧,就是卓瑄的酒吧,現在是下午,所以酒吧內的人並不多。

我們走進酒吧,卓瑄就走了過來,她是我的好朋友,隻看我一眼就知道我今天肯定有事。

“文文怎麽了?”她直接詢問黎總。

黎總將卓瑄拉到了一旁,將今天發生的事情都跟她說了一遍,卓瑄連連點頭。

“既然文文今天來,那今天我請客!”卓瑄為了讓我開心,大聲對著酒吧裏的所有人說道,其他幾桌立刻雀躍起來,酒吧內的氣氛很是不錯。

我知道卓瑄這都是為了我。

我因為心情不好,也沒有什麽可說的,隻是坐在角落裏一個人喝著飲料,這時候卓瑄拿過來一杯調製好的雞尾酒,是天藍色的非常的漂亮,遞給了我,“這是唐絕請你喝的。”

我笑了笑,還好我有這麽多好朋友,我已經很滿足了。

“卓瑄,你請客怎麽能忘了我呢?”這時候,一個熟悉的女人聲音響了起來,還沒有看到人就聽見了她的聲音,我心中一動,不用看也知道是君君來了。

君君我可好久都沒有見到她了,還真的有些想念呢。

君君穿著一身華麗的服飾走了進來,她每次出場都是打扮得十分的搶眼,因為跟她很熟才知道她其實就是一個傻白甜。

“文文也在啊!”君君看見我很是高興,立刻坐到了我身旁,習慣性的拉起了我的手,因為曾經一起發生過很多事,所以我們倆有一種相依為命的革命友誼。

“君君大小姐來了,光是請喝酒怎麽能夠?”卓瑄與君君打趣起來,“不如請大小姐為我們跳一段舞,助助興吧!”

她的話一出,旁邊立刻就有起哄的。

君君看了看我,她也發現了我的情緒低落,然後看了卓瑄一眼,似乎在用眼神詢問她,卓瑄也遞給了君君一個眼神,她立刻就明白了。

“既然卓老板提出這個請求,那我就恭敬不如吃了,不如如果我跳的好,卓老板待會可不要吝嗇,要將最好的酒拿出來。”君君說著,站起來脫去了外套,裏麵是一件黑色吊帶緊身連衣裙,將她的好身材展現無餘。

我才發現原來君君的身材這般好,以前還真的是沒有發現呢。

君君穿著高跟鞋上了舞台,對著DJ打了一個響指,立刻就有激情洋溢的音樂響了起來,節奏感非常的強。

君君立刻猶如舞後上身,隨著節奏舞動了起來,她跳舞跳得非常的好,動作性感撩人又不會讓人覺得輕浮,一下子吸引住了我的眼球。

“君君跳得好棒!”我忍不住喝彩著,心情也被調動了起來,君君聽見我的喝彩跳得更加的有勁了。

這時候,從外麵走進來一個女孩,因為戴著帽子我也沒有看清楚她的臉,畢竟這裏是酒吧,有新客人來也很正常,可是那個女孩卻朝著我的方向走來,直接走到了我的麵前。

我一抬頭,這才看到了她的臉龐,頓時心中一緊,她就是袁新塵和孟晴的另外一個女兒,也就是我的親妹妹,她怎麽來到這裏?難道是我來找我的?可是她怎麽知道我就在這裏呢?

我看著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卻衝著我淡淡一笑,露出了一抹極其詭異的笑容,“蘇文文,我想跟你談一談。”

“文文,她是誰?”卓瑄立刻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