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何去何從

大學城的意外發現讓李誌剛非常高興,一天來縈繞在他頭腦中的諸多問題很快就因這一發現而變得有體係起來。他站在高崗處遠眺大學城的全貌,心裏想著:真是天賜勝地啊!從災難一開始,盡管自己要比眾人要冷靜一些,也考慮了許多問題。但現在看來,思維始終都是非常混亂,從內心深處就沒有真正從長計議過。如今看到大學城後恍然大悟,根本原因就是沒有找到一個理想的大本營。

李誌剛看了看早已沒有信號的移動電話,上麵顯示的時間是傍晚5點鍾。記得自己從列車廣播中得知災難發生時,在慌亂中曾經也曾看了看當時還有信號的移動電話,那時正好是早晨5點鍾。現在整整十二小時過去了,回首這短暫而又漫長的十二小時,李誌剛思緒萬千,心潮湧動。

張鳳波等人也有些猜出了李誌剛此刻的心思,在一旁議論了起來。

薛建國說道:“這地方太理想了,我看以後咱們就住在這裏,就像魯賓遜一樣,把這兒建成咱們的根據地。”

章武也感慨地說:“從早晨開始我就在想,現在城市裏麵到處都是的屍體,很快就要發臭。用不了幾天,滿世界都將是腐臭的味道。我當時的想法就是把列車當成家,拉上幾車吃喝和日常用品後,然後把列車開走,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躲個三年五載。可沒想到你們的那些同學先把車開走了,還把我們列車長打一頓。後來咱們來到這溶洞等後,我想這可完了,以後就要當‘山頂洞人’了,心裏都鬱悶死了。”

張鳳波也高興地說:“說心裏話,這一天來我感覺咱們這些人有時候緊張的要死,動不動就歇斯底裏地發作。有時候卻不緊不慢地,好像不是在避難,而是在遊山玩水。現在我有些明白了,原來咱們心裏始終沒有歸宿感。前兩年我參加地震災區搶險醫療隊,在地震災區發現那裏的災民都很漠然,沒有在電視上看到的那麽緊張。自救工作也是開展的一塌糊塗,有人竟然避難時竟然還背著一台液晶電視機。後來心理學家告訴我,咱們國人在災難麵前曆來都是習慣性地束手無策,這與多年來的災難教育缺失有關。我當時還不服氣,現在明白了,咱們這一天來不一樣也是暈頭轉向嗎?”

李誌剛笑道:“一天來我也很著急,雖然有時覺得在這場災難麵前咱們的在許多做法都太幼稚,可也是無能為力,你說東,別人就往西。後來我發現,還是吃飯最有號召力,人什麽時候都需要吃飯,因此後來我就重點提醒大家定時吃飯。”

章武也笑著說:“這一點我太有感觸了,在飯桌周圍,大家是最團結的。離開飯桌,便又是一盤散沙。早晨我帶的那個救援隊,本來一個個都猴急猴急的,後來一說吃飯,都立刻消停了。”

薛小妹沒有聽懂眾人話裏的含義,有些著急地提醒道:“你們不去弄藥了?賓館裏麵的病人還等著我們呢。”

李誌剛說道:“現在去大學城有些來不及了,咱們要這裏太陽落山前回洞避難,我看還是去鎮裏的醫院去找藥吧。”

眾人折回街口,來到剛才的那所醫院,砸門進去後,張鳳波挑選了一些藥物,裝在一個口袋裏麵,與眾人返回了溶洞。

看來杜仲提供的土方還是有效果的,王思遠的氣色好多了,就是房間裏麵的氣味難聞一些。張鳳波量了量王思遠的體溫,給他打了一針消炎針,又給他兩片消炎藥。隨後,她又去門衛室看了看那兩個門衛,發現兩人已經處於瀕死狀態了。

張鳳波歎了一口氣,把這一情況告訴宋雪峰和賓館領班。宋雪峰即為自己同事的好轉而高興,也為兩位門衛的命運而擔憂。領班哭著說:“這兩個小夥子和我們許多人一樣,都是外鄉人。他倆剛來這裏上班不到一周的時間,工作挺盡職盡責的,比以前的本地保安強多了。沒想到,我們的命會這麽苦……”

張鳳波寬慰了領班一陣,叮囑她不要讓任何人再去門衛室內了,以免被屍體上的病菌感染。

李誌剛把取藥之行的意外收獲告訴了宋雪峰,宋雪峰聽後也非常高興,他搔搔頭,說道:“咱們趕緊核計一下,我早就不想躲在這鬼地方,都快要悶死我了。”

在宋雪峰的房間裏麵,李誌剛、張鳳波、章武、薛建國以及賓館的領班等人圍坐在一起,商議如何下一步的何去何從。

宋雪峰說:“我的意見是現在就走,你們同意不?”

眾人都搖頭,李誌剛說:“不行,萬一今晚再出現伽瑪射線,那不全完了?咱們還是安全第一,張大夫剛才把一個探測器放在洞口外麵,如果明天早晨儀器上麵沒有射線的記錄,咱們再考慮搬家不遲。”

章武問道:“那也不能太晚吧?雖然大學城裏麵不會有太多人,但是如果裏麵的屍體腐爛的話,豈不是會把那裏全都給汙染了?”

張鳳波笑道:“我想不會。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次射線是給地球一次‘大消毒’,所有的細菌都會被殺死的。隻要我們不去動,那些屍體最後都會慢慢變成幹屍的。但北山站那裏不好說,咱們身上可都有細菌,估計很快那裏的屍體會先腐爛的,但細菌要傳播道咱們這裏還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咱們晚兩天進大學城應該沒問題。”

薛建國建議道:“既然北山的屍體可能會先腐爛,咱們得趕緊去北山拉一些物資回來,要不然以後咱們就得帶著口罩去北山了。”

宋雪峰說道:“你這建議很好,我還真沒想著問題,始終認為這滿世界的東西都是咱們的,想什麽時候拿就什麽時候拿,現在看來是欠考慮了。”

李誌剛笑道:“原來咱們沒根據地時,你就是拿了的話,能放在哪兒啊?”

張鳳波也笑道:“一般災難發生後,首要問題是物資的緊缺,所有幸存者都會瘋狂地收集各種物資,甚至還會發生打砸搶事件。咱們和那些災民不一樣,目前根本不用犯愁吃喝,滿世界的東西都歸咱們使用,所以我看咱們誰也沒有拿什麽東西。”

宋雪峰馬上想到了自己的幾個同事在站前餐廳的“打砸搶”行為,便有些尷尬地地檢討道:“在這麽大的災難麵前,咱們都懵了。有時候我說的話很不理智,對同事的管束也不太嚴格,請你們要多擔待。”

章武忙把話題岔開,為宋雪峰解圍:“一般災難中,人們往往都會失去理智的,經常會出現哄搶等犯罪事件。那些習慣於渾水摸魚的人平時也不是什麽守法公民。我看咱們這些人還都不錯,雖然行動有些盲目,但基本的紀律性和法製觀念還有,這一點我很感動。”

張鳳波說道:“現在大學生雖然散漫一些,但基本素質還是有的。再說這次災難對咱們的最大影響是恐懼,是對外界情況的不了解。剛開始每個人不知道災難的成因,後來又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再次被射線傷害。說句不客氣地話,咱們一天來全都被這災難嚇傻了,那還有心思想別的。”

李誌剛擔憂地說道:“別看現在秩序還行,可不敢保證今後會不會出現騷亂。咱們這邊沒有什麽問題,我最擔心的就是去隧道的那些人,他們那麽多人都憋在車裏麵,人群密度太大,很容易出現騷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