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李莽嫖娼

欲望,是魔鬼。

盡管還不至於看到女人就衝動的程度,但下身動不動就剛硬如鐵,全身燥熱如火焚……這是一個巨大的折磨。所幸,弊病才剛顯現就被李莽察覺,快速提高白虎聖典的境界能有效將欲望壓製,盡管隻是暫時。

“啪啪啪!!!!”

村頭突然響徹鞭炮的聲響,還有歡呼的聲音,久經不息。李莽知道,經過這大半個月的奮鬥,道路已經全程竣工,畢竟幾個村子聯合外加五百管子幫,合共數千人同時施工,效率自然是快。

“莽子,村長叫你去講話。”李母在門外喊話。

“好嘞!”李莽收拾一下儀表,這才騎著父親那輛摩托框框的出門,平整寬闊的道路開起來很平穩,就連顛簸都沒有。如今土嶺村可不同以往,幹淨整潔,徹頭徹腦的煥然一新。

看到李莽騎車來到,已有七十的村長難能調皮一回,敞開喉嚨就大聲喊道:“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莽子!”

“啪啪啪!!!!!”

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那好家夥,幾千人共聚一堂,對李莽夾道歡迎,手掌拍紅也不願意停下,比看到主席到訪都更要熱情,一下讓李莽的虛榮心得到膨脹。虛榮這東西,人人都有,李莽也不例外。

土嶺村村口豎起一塊巨大的石頭,上麵被刻上‘土嶺村’三個紅色大字,蒼勁有力。邊上還有幾行小字,‘李莽贈,****年**月**日’。

把車停靠在巨石前,撐好後看站在地上不夠高。李莽幹脆就站在摩托車上麵,惹得大家哄笑之餘,也報以更為熱烈的掌聲。大家都是俗人,李莽這粗蠻的動作不但沒人說他什麽,反而倍感親切。

李莽伸手一壓。掌聲自覺停下,咳嗽一聲潤滑喉嚨就開口道:“鄉親們,好!”

“好!”上千人哄笑回應。

李莽頃刻感覺蕩氣回腸,深深道:“這麽些天,大家辛苦了!”

李莽這話不是虛情假意,幾個村的村民都自發出來修路。工錢不要,就連吃的也自己解決,加上天氣酷熱,這些天來確實勞苦。

“不辛苦。”這一次,大家的聲音都小了很多,內心溫潤著一種叫做感動的東西。

站在摩托車上。李莽口水橫飛,說著一些鼓勵與玩笑的話,現場掌聲和笑聲並存,氣氛融洽。下至五歲孩童,上不封頂,大家都覺得那站在摩托車上的人那麽的高大上,崇拜、感激。滿滿當當的全是正能量。

“李莽,聽說你曾經在京城嫖娼是嗎?”

“嘩!”突然響起話讓現場數千人一片嘩然,目光同時看向開口說話的人,這是一個記者模樣的青年,手裏還拿著攝影機和錄音筆什麽,此時正調用焦距瞄準李莽的臉,企圖拍攝到驚慌的表情。

“這小子誰啊!”

“怎麽能這樣說話呢!”

“莽子這麽有本事,用得著去嫖嗎!”

村民們自覺就討伐起這青年,李莽年少多金,招招手就有大把女人躺到床上叉開大腿。嫖娼?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更重要是,李莽已經被神化,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和偶像,如今偶像被潑墨水,自然憤慨。沒有動手已經是念在今日是大喜日子的原因。

這記者被罵得臉色通紅,但他還是大聲對前麵的李莽質問:“李莽,在京城大鼎五星級酒店,是不是曾有一個小姐陪你過夜!”

看他言之鑿鑿,大夥的信心難免有些動搖,喝罵幾句就把目光看向李莽,等他如何解釋。

氣氛有點尷尬。

李莽麵色始終平靜,現在如果他表現出緊張情緒,嫖娼的罪名立馬就會坐實。名譽受創還是其次,但李莽卻不得不顧及親友的看法。同時,這也是一顆地雷,以後找到妻子時,一旦這事被惡人揭發,就算對方能夠理解和原諒,但恐怕內心也有陰影,畢竟有那個女人能夠接受自己丈夫嫖娼的。

於是李莽笑了笑,問:“這位記者,你說我嫖娼,有證據嗎!”

“當然,我有證人。”青年記者顯然有備而來,忙揮手招呼站在邊上的幾個女人,讓她們走進現場。

李莽用眼睛掃了幾眼,沒有看到陳小雨,隻是三個穿著暴露,臉上塗抹著厚厚粉底的女人,袒胸露乳,非常豔麗,老實巴交的村民們哪裏見過這麽香豔的場麵,眼睛立馬就瞪直了,臉紅脖子粗,隻有女性們暗罵**,同時用手去掐扭身邊的老伴,各處都有痛嚎。

“大家聽我介紹一下,這三位就是京城大鼎五星級酒店的坐台姑娘,很漂亮吧?她們能夠證明李莽嫖娼的事實。”青年記者得意洋洋的給大家介紹,最後還不忘挑釁的看李莽一眼。

“胸大屁股圓,好**啊!”

“難道莽子真的嫖娼?”

“造孽……”

這三女人一登場,大夥的信心立馬動搖,用眼睛飄著三女人袒露出花白身體的同時,也暗暗為李莽歎息。美色,向來都是英雄邁不過的難關,如果說李莽多交幾個女朋友,這也不算什麽事,頂多就是被人冠上風流才子的口碑,但嫖娼可就落入下乘。

“隨便找幾個小姐就要給我扣上嫖娼的罪名?”李莽麵色嚴肅,白虎聖典的能量一蕩漾,光明坦蕩的氣息從他體內發出。

“不錯,莽子怎麽會嫖娼呢?開玩笑。”

“就是就是。”

大夥一看李莽的氣度,難免會被感染,風口再次倒轉,再次討伐起青年記者的不是。

青年記者這一看可著急了,連忙大聲對三個女人吩咐:“三位姑娘,你們來說說當時是怎麽回事。”

前麵一個年紀較大的成熟女人上前兩步,先給站在摩托車上的李莽拋來一個媚眼,讓李某人身體燥熱,摩托車輕輕一晃,差點摔倒。如今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禁錮欲望的火爐,是最不經誘惑的時候,現在被這麽一個性感至極的女人拋來媚眼,當下吃不消。

但這個時候,李莽深知自己不能表現出差池,暗暗咬著舌尖,同時也不再去看對方,否則目光總忍不住要往那雪白的大腿上瞄,還有那倆呼之欲出的**……簡直不能目睹,卻又忍不住要去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