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節

下到5米左右的深度,我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已經陷入到了那種沉沉的霧氣中,自己到看不到自己的下半身了,但是身體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我深吸一口氣,繼續向下走去。

直到頭頂也沒入霧氣中,我試著輕輕吸了一下那些霧氣,並沒有什麽不適的感覺,想著塵通道長那副瓷器一樣的身子,我努力鼓勵自己鎮定,一點一點的繼續向下歎。

本來我是抓著原來潘朵用過的那條繩子一點點往下,但在黑暗中什麽也看不清楚,一直摸到了繩子盡頭是一個繩圈,然後就突然發現那繩子突然變得好像抹了很多油似地滑不留手。

本來我是拉著繩子踏著井沿向下走了,突然繩子變得很滑,我一不留神就沒握住,腳下也似乎踩不到任何東西了,直接一下掉了下去。

經過大概幾秒鍾的空中飛人,我一下子摔到了一塊堅定的地麵上。

全身痛的我差點沒暈過去,但還好照鬼燈結實居然沒摔壞(因為它很輕且外表是很有彈性的有機塑料薄膜)就在我頭不遠的地方亮著,我驚奇的發現在這裏居然沒有霧氣了。

就在我準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一件觸目驚心的事:我的左手胳膊朝前伸著,而手臂卻反向的向外彎曲著擺在胳膊左邊!

我的手摔斷了?

這一嚇可非同小可,我幹淨用右手去捏我的左手,卻發現我的五個手指頭依然運動如常,隨手在把胳膊抬起來,我的左手居然想一根橡皮筋一樣彈了回來,直接抽在我的臉上。

這下我的手立刻恢複了正常,這是怎麽回事?

把手扭到這個方向完全是違背人類關節的反方向運動,就算是最厲害的瑜伽大師也做不了這種事情,我的全身雖然很痛但是我身上的骨頭卻沒有一根斷掉。

我再測試了一下,發現我的骨節似乎有點奇怪,雖然沒辦法用手自行讓胳膊朝著不可能的方向彎曲,卻可以在另外一隻手的幫助下壓到不可能的方向。

奇怪的看了看自己,我突然想起了以前李淳風他們在那個朝堂裏讓我們離開的時候手臂也做了一個讓常人難以做到的彎曲姿勢……

難道我也和劉天九一樣,身體開始“屍化”了?

又折騰了一下,我確認我的心髒依然在跳動,呼吸依然在繼續,出了關節變軟別的沒什麽變化。

努力思考了一下,現在大概不是擔心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站起來拿著照鬼燈看了看這裏的情況。

這裏是一個大概能容納5個人並排走的通道,腳下全是大青石板鋪成的道路,頭頂上看不見的地方大概就是我進來的入口,但從我跌下來所經曆的幾秒鍾來看上麵至少有20米高,而且不知道為什麽突然那繩子變得滑不留手,大概和那種黑色的霧氣有關係。

確認自己確實沒受傷後,我拿起照鬼燈向前走去。

這條通道是斜向下的,走了幾步後我發現邊上開了一個岔門,裏麵似乎是間石室。

石室大概30多個平方,但一走進來就給我一個無比熟悉的感覺。

四條粗大的鐵鏈吊著一個巨大的棺材,就掛在石室中間,讓棺材離地1米多高,這分明就和當初在那個城市廣場地下看到的鐵屍棺材是同一個格局,但這口棺材要比那兩具大的多也豪華的多,長度超過3米,寬度也在兩米以上,看起來又大又威風,恐怕裝兩個巨大僵屍都沒問題。

四麵還有一些別的東西,都是一些瓶瓶罐罐的。我隨便看了一下都是做工很精致的瓷器,但看不清楚朝代,多半都是一些民間窯出爐的東西,必須去做專門的鑒定才有可能鑒定出來。

看看沒什麽特別的東西,我又準備出去繼續向下,可就在這時候,我似乎感覺有不對。

幾聲哢哢的聲音傳了出來,然後就是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

我差點沒給嚇到趴在地上,回頭一看,那巨大的棺材已經砰然掉在了地上!

這下我才是真給嚇到了,難道我觸碰了什麽機關?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怎麽辦,那個巨大的棺材已經發出哢哢的聲音,似乎是什麽東西正在裏麵往外擠。

屍變?這難道是個秘密的守衛者?

我立即打開照鬼燈準備退到門口,突然棺材裏又發出碰的一聲。

一隻右手捏成拳頭狀,直接從棺材蓋裏砸了出來,然後又是一隻左手,兩手扣住被砸出來的洞再用力一分。

整個棺材蓋子被一股巨力一分為二,那棺材板像個人那麽厚,居然被一雙看起來還算是芊芊素手的雙手一分為二!

一個窈窕的身影,穿著一身大紅色的斂服從棺材裏背對著我緩緩的坐了起來……

向群裏的同誌們道歉,我最近基本都沒怎麽上qq,構思後麵的情節以及別的事情實在太多,沒時間上來和大家聊天!請勿怪罪!謝謝,請大家繼續支持考古係!

求天涯文學搜藏推薦/bu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