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節

當時我的眼鏡還沒有恢複,而且那個角落正在我們四個的視覺死角裏,所以沒有看見究竟是怎麽回事。後來老席談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說到:“隱屍的特點就是喜歡藏起來,他們從來不會露出自己的本來麵目。最討厭的就是有人用光照亮他們,我估計在隱屍身上有某種不能見光的細菌,所以如果有人敢那麽做,必將被隱屍狠狠的報複……可惜啊,那個時候他們肯定真的看到了隱屍的真麵目,如果能活下來一個也能讓我們增加對於隱屍的了解,可惜他們……全死了。”

那陣驚呼之後,照明彈的光也就能堅持幾秒鍾就又黑了下來,那群人全楞住了,連母豹子都呆了一會兒才條件反射一般的摸出了槍,然後就聽到猶如抄豆子一般的槍聲:那些人全部掏出了各種武器對著那個方向傾瀉著自己的彈藥。

巨大的武器轟鳴在洞裏繚繞不斷,那幫人發泄似地不停的射擊著,彈匣打完又裝一個繼續打,直到打了很久,連我的視力都基本恢複了才在女豹子的怒吼下結束。

“黑皮和六指那裏去了?”看了看自己的手下,母豹子估計發現少了兩個人,趕緊問道。

“剛才還在我邊上……現在怎麽……”一個手下正在回答她的話,突然聲音啞然而止,那人的脖子好像又被什麽東西套住了一樣,雙手不停的在脖子上抓著什麽東西,然後就被一下子拉倒在地上,迅速的被拖入了黑暗中。

“信號彈!向四周發射!快!”

幾團火光閃了起來,這回我算有經驗了趕緊閉上了眼睛,等適應了再緩慢的睜開。

因為我們事先沒有想過要去洞穴裏探險所以沒有攜帶照明彈等等強力照明工具,而蜘蛛的人因為人多所以帶的裝備比較齊全,但照明彈帶的也不多,5-6顆信號彈把這裏四周照的亮如白晝。

雖然隻有幾秒鍾,也足以看清楚這裏的一切了。

這個洞是個火山熔岩洞,附近都是大團大團奇形怪狀的火山岩,我們的一邊是一片石壁,另外一邊就是各種火山岩一直延伸到了遠處看不見的地方,這種地形倒是沒什麽奇怪的,可是在那些石頭邊上,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被甩在那裏。

那些一些石像的手和腳,還有半邊身體,頭顱等等一類的東西,還有些是人類的白骨,那些石像明顯是雕刻失敗後隨便扔掉的垃圾,但奇怪的是就那匆匆一眼我就認出其中很多都不是唐代的,一些石像的裝束根本就沒有見過,看起來服裝比唐朝更加簡陋,還有一些石雕的半身像帶著明顯的女性特征。這些廢料填的到處都是,看不見的遠處還不知道有多少。

古代的工藝不像現在那麽多工具和方法,都是靠鑿子直接鑿出來。隻有類似兵馬俑那裏可以取土燒陶,因為附近都是泥土。這個地方顯然不可能使用哪種工藝,隻能用附近的岩石硬敲,要敲出那麽多石雕,這需要多少人幹多久才能幹出來?

幾秒鍾後,黑暗再次吞噬了大家的視野,這個時候,那幫人已經開始亂了,幾個年輕的不顧母豹子的警告,開始向後退準備逃走了。

但他們還沒跑幾步,一道猶如鋼絲一般的白絲再次出現向他們套去。

這回母豹子終於反應了過來,一道信號彈向著白絲發射來的方向打去,可對著白光一看,那道白絲是從頂上的一個洞口裏射出來的,母豹子端起槍對著那個洞口就是一陣掃射。

槍打的石屑紛飛,可卻半點也沒有用,白絲依然將那個倒黴蛋吊了起來,直接拖進了那個洞口,那個年輕人至少有120斤,加上身上的裝備恐怕在150斤以上了,那根看起來和麵條差不多大的白絲力量居然如此恐怖,直接把他拉的在地上拖行了半天然後雙腳離地拖了進去。

他們總共就15個人,加上昏迷不醒的潘朵就是16個,現在已經被那些白絲弄死了6個人了,剩下的人已經不顧一切的開始往外跑,連母豹子都開始準備逃命了。

這個時候,一道白絲再次出現,目標正是地上昏迷不醒正倒在地上的潘朵!

那一瞬間,潘朵身邊的巨大身影橫了過來,一把抓住了白絲。那個巨大的人影發出一聲野獸似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