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嫵作品 相門庶女 皇的棄妃 相門庶女 皇的棄妃 相門庶女 皇的棄妃第一卷 220 通緝(四更畢)

越靠近洛桑城,阮綿綿的心越不安。

天字號也察覺出來了:“怎麽了?”

阮綿綿皺著眉頭看著天字號道:“沒什麽,隻是總覺得,有什麽事要發生,心裏有些不安。”

天字號放柔了聲音安慰道:“沒事,一切有我。”

阮綿綿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一路上兩人都是以夫妻相稱,雇了一個小廝駕車,速度並不快,甚至有些慢。

一路走走停停,在離洛桑城還有兩天路程時,阮綿綿實在壓不住心底那種不安,直接在路邊的客棧投宿。

晚上躺在客棧的床上,阮綿綿一直難以入睡。

“天字號?”

望著屋頂,阮綿綿不確定喊道。

一會兒屋頂上傳來天字號冷然的聲音:“我在。”

阮綿綿笑了笑道:“你去休息吧,或許隻是我的錯覺。”

天字號冷冷道:“無論是不是錯覺,小心無大錯。”

阮綿綿輕笑道:“這話是不錯,可是你總要休息不是?我白天在馬車上睡了很久,你去休息吧,不要在屋頂上守著。”

坐在屋頂上的天字號微微扯了扯嘴角,唇角勾出一抹極淺的弧度:“隻有看著你睡著,我才安心。”

這句話說得極小聲,幾乎連他自己都聽不清。下麵房間裏的阮綿綿自然是沒有聽清的,以為天字號堅持要守著,她便沒有再勸。

一夜安然度過,第二日阮綿綿放棄了去洛桑城的原計劃,直接在客棧住了下來。

中午用餐的地點選在一樓的大廳,一是視野比較開闊,而是方便去聽些消息。

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不算少,有很多還是從景陵城那邊過來的。當阮綿綿聽到朝廷下令緝拿南郡王世子鳳長兮時,端著瓷杯的手微微一怔。

對麵的天字號眼神淩厲地掃了一眼那邊已經聊開了幾位客人,眉頭慢慢皺了起來。

阮綿綿慢慢放下茶杯,仔細聽著那邊幾人的談話。

這會兒從外麵進來一位身材修長的中年男子,麵貌雖然平凡,不過渾身的書卷氣,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比較儒雅。

男子落座後,那邊正在聊天的幾位男子都停了下來。

“秋先生,您來了。”

中年男子姓秋,單名一個成字。家就在這客棧附近,是這附近為數不多的住戶。

每日都會到這邊客棧過來喝杯茶,與其餘幾位這附近的住戶聊聊天,說說當下時事。

這會兒見著熟人叫他,笑著走過去,在眾人已經讓好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今日來的竟都比我早了。”

閑聊男子一道:“這不是聽聞秋先生您那邊有最新消息,一早過來這邊候著問問。”

“是啊,方才李全說,朝廷在緝拿南郡王世子,這消息,我聽著,是不信的。”閑聊男子二道。

閑聊男子三道:“我也覺得不可信,南郡王世子可不僅僅是南郡王世子,而且還是藥王穀神醫的唯一傳人。”

“太上皇病重,隨時需要南郡王世子出手相助。”閑聊男子四補充道:“何況南郡王手握百萬兵權,南郡王可不是五殿下,有反叛之心。這會兒皇上下旨緝拿世子,有些說不過去。”

“是啊,也沒有聽說,南郡王世子犯了什麽錯。”閑聊男子二道:“南郡王可是當今太上皇的親兄弟,世子算是太上皇的親侄子,也是皇上的堂兄弟。”

“是啊,所以,皇上怎麽會下旨緝拿南郡王世子呢?”

閑聊男子一挑眉道:“我聽說,是因為我們這位南郡王世子看上了皇上的女人,就是要被封為皇後的,原來的九幽王妃。”

“九幽王妃?”閑聊男子三驚訝道:“你該不會是說,是皇上還是九殿下時,從青樓外麵帶回去的女子吧?”

閑聊男子一道:“可不是嘛,難道你們什麽時候還聽說,還有別的九幽王妃?”

“怎麽可能?”閑聊男子三道:“我可是聽說,那九幽王妃生的可美了,似乎就是仙女下凡。”

“你聽說?你聽誰說的?”閑聊男子二瞥了一眼對麵的閑聊男子三道:“你整日在你那一畝三分地裏忙活著,九幽王妃的模樣,該不會是你自己想象的吧?”

閑聊男子三麵色微紅,不過大聲道:“這確實是我想象的,可是我想象的有什麽不對嗎?”

“如果九幽王妃不是生的極美,宛如天女下凡。對貴妃娘娘念念不忘的皇上,怎麽可能直接去太上皇跟前請旨,冊封那女子為九幽王妃?”

見其餘幾位夥伴都不開口,閑聊男子三將視線落在秋先生身上:“秋先生,你倒是說說,我說的可對?”

秋成含笑看了閑聊男子三一眼,眼底藏著猜不透的心思,喝了口茶水,頓了頓才慢條斯理開口:“其實你說的,未必錯了。”

閑聊男子三見求先生讚成自己的意見,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伸手一拍大腿:“我就說嘛,如果不是美得像仙女的女子,怎麽可能得到皇上那樣的寵愛。”

秋成含笑道:“你這也說得不錯,我還聽說,那會兒皇上還是九殿下時,無論去哪裏,隻要帶著王妃,一定會讓王妃帶著麵紗,不會讓別人窺視一眼。”

“是啊,我也聽說這個事了。還聽說,九殿下就算是出征,也要帶著王妃呢!”

“這個事我也知道,前些日子汴河城那邊傳過來消息,說是軍中有女子,還是九殿下身邊的,據說非常漂亮,應該就是九幽王妃。”

閑聊男子一見眾人越說越偏題,連忙站出來道:“各種,我們今日的話題是,皇上緝拿南郡王一事,而不是九幽王妃的容貌啊。”

“再說了,這天下見過九幽王妃容貌的,估計除了九殿下和他身邊的人,再無他人。”

說著,閑聊男子一望著秋成道:“秋先生,你別隻喝茶,倒是給我們說說,皇上為何會下令,在全國通緝南郡王世子。”

秋成放下茶杯,看著眾人道:“你們既然都知道皇上在全國範圍內通緝南郡王世子,難道沒有人見過通緝令嗎?”

眾男子齊齊搖頭,他們確實沒有見過通緝令。雖然這裏是去洛桑城的必經之路,到底不是洛桑城。

最近來來往往的客人都在傳,慢慢地,他們雖然沒有盡信,可是也是半信半疑。而李全確定,是因為他三天前有親戚從洛桑城過來,聽那親戚說的。

秋成笑了笑,聲音溫和地道:“那你們可知道,皇上登基當日,冊封的皇後,也就是九幽王妃,失蹤了?”

“這個自然是知道的,可這與緝拿南郡王世子有什麽關係?”閑聊男子三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