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嫵作品 相門庶女 皇的棄妃 相門庶女 皇的棄妃 相門庶女 皇的棄妃第一卷 366 意圖(加更)

“你與本宮一起進宮,本宮得皇上寵愛,可是你呢,從進宮到現在,卻還是完璧之身!”手上再次加重力道,顧青兒狠狠道:“本宮有了身孕,你每日假仁假義到華清宮看望本宮,實則處處找機會對本宮下手!”

“蓄意謀害皇後,皇上竟然沒有下旨斬了你,你殺了本宮尚未出世的孩子,本宮豈能容你?”殺意湧上心頭,手一下滑,直接落到了方紫薇的脖頸上。【,

方紫薇一驚,想要後退已經來不及了。可憐她手無縛雞之力,這些日子在天牢中住著,身子又虛了不少,哪裏是顧青兒的對手?

稚兒猛然從後麵撲了上來,想要去推顧青兒,卻被顧青兒留在身邊的蜚語和另外兩名宮女製住。

“你……你放開我們娘娘!”稚兒又急又怕,嚇得大聲喊起來。

“來人啊,快來人啊!”

“來……”

顧青兒一個眼神掃過去,隱在暗處的黑衣人過來,一腳將稚兒踢飛了出去,身體狠狠撞在牆壁上,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著,再也說不出話來。

顧青兒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大,視線落在裏麵身體不停**的稚兒:“本宮仁慈,一定會讓你們主仆兩人一同上路的!”

嘴角勾起,看著方紫薇越來越蒼白的麵頰,眼底有種報仇的快感:“方紫薇,從你對本宮下手的當日,你便該知道,今日的結果!”

手上用力,她本就是將門之女,武功自然不弱。隻是在宮裏從來沒有展露,外麵的人也沒有人知道她的武功。

方紫薇雙手狠狠地抓著她的手腕,身體劇烈的掙紮著,眼底盡是絕望和不甘。

她沒有害青妃的孩子,固然她不想看著青妃的孩子出世,可是她沒有下手。她有那個心思,可是她還沒有出手。

看著出氣多進氣少的方紫薇,顧青兒冷冷道:“華清宮長廊上的華油,可不是你不小心丟掉的?”

方紫薇眼底劃過一絲詫異,腦中忽然想起那日從華清宮回來,稚兒拿著華油說如何,她卻不喜歡那氣味,讓稚兒順手丟了。

那麽丁點兒華油,怎麽可能呢?

難道真的,是天意如此?

她還沒有動手,可是青妃卻自己摔倒在了長廊上。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與她何幹?

越想方紫薇心中越氣,小弟說過的,不會有事的。為什麽,為什麽到了現在,竟是這樣的結果?

心中不甘,眼中自然不忿。身體劇烈的扭動著,用盡了所有力氣想要掙脫顧青兒的手,卻越來越力不從心。

“來……來人啊!”

低柔嘶啞的嗓音,顧青兒聽著哈哈大笑:“來人?不怕告訴你,獄卒早已經被本宮打發走了,這裏隻有本宮的人。”

“本宮這不是在親手幫你麽?”顧青兒瘋狂的大笑著,手上力道再加重。

這個殺了她孩子的女人,她一定要讓她受盡折磨而死。

一點點,一滴滴地,讓她缺氧,讓她呼吸不暢,讓她死在這陰暗的天牢裏,讓她像是一隻螞蟻,任她揉捏!

“哎喲,誰!”

忽然,手上一痛,顧青兒急忙收回手。

那邊得到自由的方紫薇雖然身體虛弱,卻在第一時間向後一滾,貼著牆角趴著,不停地咳嗽著。

視線落在還在微微抽搐的稚兒的身體上,方紫薇狠狠捂著脖子,視線陰狠地盯著顧青兒。

“娘娘!”黑影出現在顧青兒身邊,警惕地注意著四周。

蓉玉從外麵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兩名宮女和兩名侍衛。嘴角噙著笑意,望著顧青兒的眼神,卻涼颼颼的。

“是你?”顧青兒訝然。

蓉玉微微一笑:“奴婢九幽宮蓉玉,見過青妃娘娘。”

向黑影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立刻解決掉方紫薇和稚兒。黑影會意,快速進了牢房。

方紫薇大驚,連忙抱住稚兒大喊道:“紫薇冤枉,紫薇冤枉!”

顧青兒眼底劃過一絲狠意,冷著臉看著麵前的蓉玉道:“既然知道本宮是青妃娘娘,就乖乖站在一邊去!”

說罷,顧青兒的視線落在牢房裏麵,眼底陡然劃過一絲詫異和驚恐,她身邊的黑影,居然已經遇到在地。

而方紫薇的身邊,立著一個青衣男子,臉上一片盡是冷色,雙眸寒冷似劍,讓她陡然一顫。

視線猛然落在蓉玉神色,顧青兒厲聲嗬斥:“蓉玉,你一個小小奴婢,竟敢阻攔本宮?”

蓉玉含笑道:“皇上隻是下旨除非雲妃,再打入冷宮,並未要殺了方小姐,青妃卻在天牢中意圖對方小姐不利,這要是傳到皇上耳朵裏,不知皇上會如何想?”

顧青兒嚇了一跳,她萬萬沒有想到,九幽宮的婢女會在這個時候忽然跑到天牢來。

望著蓉玉,顧青兒冷冷道:“方紫薇方才意圖謀殺本宮,一個被廢除的妃嬪想要刺殺本宮,本宮難道還要由著她?”

“可是奴婢並未看到方小姐對青妃出手,而且據奴婢所知,方小姐手無縛雞之力,又怎樣刺殺青妃?”示意暗十七將方紫薇扶起,又讓身後的婢女過去攙扶,蓉玉的聲音還是比較恭敬的。

顧青兒氣的不輕:“這裏的人,都看到了,是方紫薇意圖刺殺本宮,而本宮方才那樣對她,純粹是自我保護!”

“是嗎?”蓉玉含笑道:“這裏都是青妃的人,青妃說什麽,他們自然說什麽。倘若奴婢問方小姐那邊,相信方小姐會說,是青妃娘娘您想要殺她。”

“本宮乃是青妃,你一個奴婢,居然跟公然與本宮作對?”忍住心頭不快,顧青兒冷冷道。

蓉玉溫柔一笑,望著顧青兒道:“奴婢不敢,奴婢不過是奉命行事。皇上在九幽宮,吩咐奴婢將蓄意毒害皇後的凶手親自帶去冷宮!”

“你!”顧青兒氣的麵色鐵青。

她身邊的蜚語湊近她:“娘娘,暫時不宜與九幽宮的人起衝突,方紫薇既然已經被打入冷宮,想要整死她,有的是機會!”

顧青兒瞪了蜚語一眼,好半響才狠狠看了蓉玉一眼,冷冷道:“蜚語,本宮累了,回宮!”

蓉玉垂眸恭敬地站在一旁:“青妃娘娘好走,不送!”

經過蓉玉身邊的顧青兒又狠狠剜了她一眼,這個蓉玉,她記住了。總有一天,她會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奴婢知道,得罪她顧青兒,會是什麽下場。

“容……容小姐,求求你,救救稚兒!”方紫薇紅了眼,稚兒那一撞可不輕。

看著顧青兒的背影,蓉玉笑了笑,回頭望著暗十七道:“去太醫院請禦醫在冷宮候著,我讓人將她們送過去。”

暗十七點頭,青色的身影消失在天牢中。

走到天牢內看著已經慢慢緩過氣來摟著稚兒的方紫薇,蓉玉淡淡道:“將她們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