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 大雪

阮綿綿目光淩厲地盯著跪在地上的矮小男子,見男子雖然身子微微顫抖,不過眼神極其坦蕩,也知道男子沒有說假話。

望了一眼天色,黑沉沉的,耳邊是呼嘯而過的山風,阮綿綿道:“既然如此,你走吧!”

矮小男子不敢置信地看著阮綿綿,似乎沒有想到,阮綿綿真的隻是問過之後,就放了他。

以往向來隻要說出了對方想要知道的消息,必定難逃一死。他都已經做好了就死的準備,卻莫名其妙地活了下來。

“女俠!”矮小男子忽然開口,衝已經轉身準備離開的阮綿綿喊道。

唇角微微上揚,阮綿綿清冷道:“若是想要跟隨也不是不可以,條件是,你能將那批火藥,埋到邊塞國的皇宮去!”

矮小男子又是一愣,疑惑地問:“女俠,就算是要埋,不該是將火藥埋到西流國皇宮嗎?”

阮綿綿卻不答話,身影越來越遠。矮小男子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女子清冷的聲音從樹林中傳來:“若是想要報恩,就把這裏處理的幹幹淨淨,然後,辦好我剛才說的事。”

矮小男子再看時,樹林中哪裏還有那位女俠的身影。他有些愣,沒有想到,大仇忽然得報,而且並不是他想的那樣,和仇人一起同歸於盡。

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瓶子,矮小男子走到後麵那隻的屍體旁,從靴子中拿出小刀,狠狠地在那屍體的心口上刺了兩刀。

將小瓶子裏的藥粉撒上去,又輕輕吹了一下懷中的樹葉,不一會兒,那些爬蟲盡數而來。

矮小男子沉思了一會兒,身子一轉,消失在樹林中。

一口氣奔出幾十丈,阮綿綿麵頰微紅,隻是在紅潤中透著一抹淡淡的蒼白。她皺了下眉頭,伸手捂住了胸口。

後麵那隻果然陰狠,輕功雖然遜她一籌,但是那些陰毒的手法,比起國師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不小心吃了點兒暗虧,好在當時多了個心眼兒,封住了全身各大經脈,微微的擦傷,帶著劇毒,也隻是讓她微微失神。

怕鳳九幽見到擔心,阮綿綿找了一個僻靜的山坳逼毒。等到再睜開眼眸時,對上鳳九幽關切的眼眸。

“你來了。”微微依戀的聲音。

鳳九幽已經來了很久,在阮綿綿剛剛屏氣逼毒的時候,他就已經到了。本來會再快一點,路上遇到了一些殺手。

那些殺手早有準備,看到他出現,似乎又發現自己弄錯了目標。鳳九幽擔心阮綿綿安全,二話不說,盡數滅了。

“快回去吧,小九九還被點著穴道。”順利地將毒逼出來,阮綿綿忙起身。

鳳九幽伸手扣住她的脈搏,確定沒有異常,伸手攬住她的腰身,三人消失在夜色中。

回去以後,確定阮綿綿身體沒有半點兒異常,鳳九幽這才安了心。解開小九九的穴道,轉身離開了馬車。

抱著小九九睡了半夜,醒來時鳳九幽已經到了馬車中。看到他醒來,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換上衣服,我們騎馬!”將備好的衣服遞給阮綿綿,鳳九幽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小九九,將小九九抱在了懷中。

十一月初,天降大雪,處處銀裝素裹。

景陵城中,大街上人煙稀少,除非必要事情,這麽冷的天,一般沒有人出門。

皇宮中西北角某處,一名黑衣穿著的影子立在一出高高的樓閣中,樓閣中有一張石桌,石桌上麵什麽都沒有,卻也纖塵不染。

不一會兒,一名穿著粉色宮裝的宮女出現在遠處的長廊中,神色有些不安,左顧右盼。

確定四周無人之後,這才加快腳下的步子,快速向樓閣這邊走來。

立在樓閣中的黑色影子看著,陰冷的眼底神色又冷了幾分。

那宮女惴惴不安地到了樓閣外,看到裏麵的黑色背影,連忙上前幾步:“你來了。”

黑衣男子眉目間帶著幾分陰厲,望著婉紅冷聲道:“怎麽這麽久才過來?”

婉紅連忙道:“剛才主子接消息,說是派出去的殺手,一夜間全都死了,擔心已經被皇上發現,讓奴婢小心行事!”

黑衣男子眼底露出譏諷的神色:“皇上至少還在千裏之外,怎麽會知道我們的消息?”

婉紅溫和地道:“如何知道婉紅不知道,婉紅隻知道,主子有令,全力射殺皇後和太子殿下!”

黑衣男子陰沉地盯著婉紅:“全力射殺皇後和太子殿下?”

婉紅連忙補充道:“主子說了,這次前來的邊塞國駙馬是之前的洛桑王,將這個罪名按到洛桑王身上,最好不過!”

黑衣男子眼神陰鷙地望著婉紅:“固然按到邊塞國駙馬身上不錯,可是除去了皇後和太子,這天下女人不計其數,難道真的來一個殺一個不成?”

婉紅勉強笑了笑,望著黑衣男子道:“這個主子說了,讓你安心辦事就是,這些事情,主子自有辦法!”

不等黑衣男子說話,婉紅道:“主子還讓婉紅告訴你,這嫁禍一定要做的滴水不露,而且也不能讓邊塞國那邊察覺!”

“時辰不早了,婉紅還要回去幫著煎藥,先告辭了!”說罷,婉紅轉身,邁著小碎步,出了樓閣。

她披著粉色的披風,在這樣白雪皚皚的天地中,倒是格外醒目。正好那邊有換班的侍衛瞧著,向她走了過來。

“哪個宮的?”為首的侍衛問。

婉紅連忙行禮,恭敬地道:“奴婢是仁壽宮的婉紅,世子吩咐奴婢到太醫院去給拿藥!”

侍衛想了想,蹙著眉頭放行:“太皇太後如今病重,你速去速回,別讓世子和太皇太後久等!”

那邊的一切都落入樓閣上黑衣男子的眼中,直到看不到婉紅的背影了黑衣男子才轉身離開。

太傅府,已經被太皇太後冊封為安寧郡主的方紫薇剛從太皇太後的仁壽宮回來。身後跟著一大群婢女,一邊走一邊給她遞暖壺。

還沒走到自己的院子,路上遇到一個哈十八//童長得很秀氣,見著她恭敬地道:“小姐,小少爺說是想要和您聊聊天。”

方紫薇微微一愣,溫柔高雅的臉上露出幾分淺笑來。原本準備給她解披風的婢女連忙停手,又替拉理了理披風,一眾人等向著方辰所在的院子而去。

“小弟?”到了方辰所在的院子中,方紫薇示意那一大堆婢女都散開,她隻帶著貼身婢女稚兒走了進去。

方辰似乎在看書,聽到外麵的腳步聲,連忙迎了出來。

“姐姐,你回來了。”

方紫薇溫柔地笑著,看著溫潤清俊的方辰,臉上的笑容越發溫柔:“子書說你想跟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