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 頒旨

到了禦書房中,看到麵色煞白暈倒在地,正在由鍾博把脈的鳳長兮,鳳九幽眼底一道極冷的光。

見到他過來,鍾博連忙道:“皇上,世子身受重傷,一時半會兒,怕是醒不過來。”

鳳九幽微微蹙眉,冷眼盯著鍾博。

鍾博一頓,忙解釋道:“世子應該是因為太皇太後病重的事情,在府中不小心被操控巫蠱之人所傷。”

鳳九幽挑眉,示意他繼續。

鍾博看了一眼周圍的人,見皇上並未讓他們離開的意思,蹙了下眉頭,恭敬地道:“皇上且看此處。”

說著,鍾博將鳳長兮的衣袖微微向胳膊處拉了一些,都出白皙精瘦的手腕。手腕之上,這會兒有一大塊的暗青色。

鍾博看著那暗青色,眉心緊緊蹙起:“微臣曾在太醫院見過關於巫蠱的傳聞,若是不得母蠱而想要解子蠱,就要想辦法將子蠱從中蠱之人身上引出來。”

子虛眯了眯眼,仔細看那暗青色處,發現那裏有一個極小極小,若不細看根本就不會發現的小孔。

雖然這會兒已經愈合,隻是細看之下,還是能夠發現。

“你的意思是,世子用自己做引子,想要通過自身,將太皇太後體內的子蠱,引到他身上去?”

鍾博微微頷首,麵色沉重:“確實如此,不過似乎並未成功。此等巫蠱,微臣曾經聽世子提過,極其刁鑽。”

“若是想要將太皇太後體內的子蠱引出來,搭救之人,必定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純陰女體或者是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的純陽男體。”

子虛一聽,眉梢緊蹙。純陰女體或者純陰男體,在短時間內要找這樣的人,何其難?

忽然,他的視線落到鍾博身上,聲音中帶著疑惑:“鍾太醫如此說,難道南郡王世子乃是所謂的純陽男體?”

鍾博恭敬地點頭:“宰相大人所言不錯,隻是因為世子之前身體受過傷,加之次巫蠱極其霸道,反倒被下蠱之人所傷,以至如今昏迷不醒。”

子虛的眉頭越皺越緊,他從來都知道巫蠱是極其邪氣的事情,所以一直不曾沾染。

不喜歡那麽邪氣的玩意兒,所以並不了解。但是即便不了解,也多多少少聽說過巫蠱的陰邪毒辣。

如今聽鍾博這麽一說,才覺得之前所聽說的,不過是小菜一碟。這樣霸道而又極其陰毒的巫蠱……

想到這裏,子虛的視線快速落到身旁的鳳九幽身上。

鳳九幽一直沒有說話,而是微微蹙眉,神色莫變地聽著他與鍾博的一問一答。而一旁的流焰,臉上正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是啊,巫蠱之陰邪,今日算是見識了。

“將卓正殿命人打掃出來,將世子送到卓正殿去,讓人好生照顧著。鍾博,南郡王世子,朕交給你了。”

鍾博一頓,連忙跪了下去:“微臣一定盡全力,醫治世子。”

鳳九幽看了昏迷不醒,麵色煞白的鳳長兮一眼。視線從他已經蓋上衣袖的手腕上一掃而過,唇角微微勾起,轉身走了出去。

子虛和流焰見狀,連忙跟了出去。

一邊向九幽宮走,子虛一邊疑惑地問道:“皇上,如今這般情況,那婚事?”

鳳九幽眉頭都沒有抬一下,聲音極淡:“南郡王親自請旨,太上皇已經頒下聖諭,難道就因為一場大病,將婚約取消不成?”

子虛一頓,轉了轉眼珠:“可是皇上,世子如今這般情況,而且還是在宮中,這大婚之禮……”

鳳九幽漫不經心道:“賜婚的聖旨,讓人親自去太傅府和世子府傳。至於大婚……”

眼底劃過一絲算計,鳳九幽懶懶道:“鳳長兮這一病,可不知何時能好,也不知是否能好。”

唇角微微勾起,嘴角噙著一抹冷笑:“如今方紫薇不是也病著嗎?這樣的兩人,如何行大婚之禮?”

“且等一等吧,等到兩人的身子都稍微好些,等到方紫薇按捺不住時,再舉行不遲。”

子虛聽著,眼睛不由一亮。

皇上這個意思,是想要逼迫著方紫薇動手了。

南郡王上書要求賜婚的事情,按照常理來說,不該會有這樣的奏折。可是事實是,這奏折還有太上皇的聖諭已經頒下,不可能有問題。

而鳳長兮絕對不會想要迎娶方紫薇,哪怕是的身子是幹淨的,可是依照鳳長兮的性子,還有南郡的背景,怎麽可能會迎娶一個被休戚再被太皇太後冊封的郡主為世子妃?

莫說是方紫薇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安寧郡主,就算是名正言順的郡主,想要成為南郡王世子妃,也有些高攀不起。

這場賜婚,事情奇怪便奇怪在這裏,南郡王竟然會主動要求太上皇給鳳長兮賜婚。而且所迎娶的南郡王世子妃,竟然是方紫薇。

子虛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情奇怪。

他下意識摸了摸鼻子,望著邪魅慵懶的鳳九幽,遲疑了一下道:“皇上,如今此番情況,鳳長兮和若琳郡主兄妹雙方病倒,南郡王那邊……”

這可是南郡王最為疼愛的兩個孩子,尤其是鳳長兮,那可是獨子,南郡王這麽多年就這麽一個兒子,若是出了事情,豈能善罷甘休?

雖然是太上皇的親弟弟,皇上的親叔叔,可到底不是太上皇。哪能由著侄子,那麽折騰自己的兒子。

眼底眸色甚濃,鳳九幽淡淡道:“隻要鳳長兮生命沒有危險,皇叔不會離開南郡的。”

“至於若琳郡主……”略微思索了一下,鳳九幽蹙眉道:“先養在世子府,看看情況。若是不行,再接進宮中來,與鳳長兮一道,安住卓正殿。”

望著子虛,鳳九幽道:“不用等了,派人現在出宮,將若琳郡主接進宮中來,送到卓正殿去。”

流焰一愣,見子虛神色略微錯愕,不過麵頰上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紅,心底明了。

淺淺一笑,流焰忙恭敬地道:“是,流焰這就差人去辦。”

子虛瞥了一眼鳳九幽,聲音很低很小:“其實……皇上,這個問題,子虛去世子府,也是一樣的。”

鳳九幽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抬頭看著湛藍的天空:“子虛,你去卓正殿看看吧,熟悉熟悉環境。”

子虛嘴角一抽,這卓正殿雖然算不得後宮內殿,可是到底還是在皇宮之中。

偷偷瞄了漫不經心的皇上一眼,難道皇上就不擔心,他這樣玉樹臨風的美男子,將後宮中一眾宮女盡數勾了去?

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鳳九幽嗤笑一聲。

子虛瞧著,臉上露出略微憋屈的神色。瞄了一眼皇上,好吧,比起皇上來,他確實差了那麽一點兒……

正巧,這會兒一個侍衛從那邊走了過來:“皇上,剛才九幽宮那邊蓉和姑娘傳話過來,說是太子殿下正在找您。”

提到九幽宮,鳳九幽眼底冷沉的神色略微緩和了些。看了兩人一眼,淡淡道:“暫且都退下吧,按計劃行事!”

“是,微臣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