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師姐

夢雲雖然心中如此想著,但臉色還是一臉恭敬的說道:“我修煉的是一門赤龍劍訣,由於這是弟子機緣巧合下得到的而且還是一門殘缺不全的功法,修煉到築基期就沒有了下篇可修煉了。”

夢雲老實的說道,對此夢雲可沒有什麽好隱瞞的,畢竟對方可是一個元嬰期的修煉,而且現在也成了自己的師傅,就更沒有什麽好隱瞞的了。

“原來如此,我看這門功法到是不凡,隻是可惜是一門殘篇。不過不要緊,為師的這些年到收集了不少功法,等回到宗門後,你自己調選一門就是了。”女子不客氣的說道。

女子雖然對夢雲這門什麽火屬性功法幹興趣,但一聽是什麽殘篇,也就不想在多問了,她收夢雲為弟子,隻主要是為了夢雲對陣法的天賦,而根本就沒有看中夢雲的資質,對於三靈根這種資質雖然不是太差,但也好不到那裏去,她自己就是天靈根的擁有者,自然對夢雲這種歪瓜劣棗看不上眼,不是夢雲的陣法造詣真的不一般,象這樣的資質的人怎麽會收入門中了。

夢雲對此雖然沒有任何問題。

接下來夢雲將自己的陣法收拾好,然後尾隨女子朝無憂宮而去了。

雖然夢雲不是蠻獸山脈本土的修煉,但這幾年下來,也對這蠻獸山脈的具體勢力有所了解,如果說這聖道盟是這蠻獸山脈的一流宗門,那麽這無憂宮就是二流宗門的大門大派了。

而現在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加入了無憂宮,說起來夢雲還真有點感慨,自己這一生都是過的莫名其妙,不說自己的出生,就是自己的修煉生涯也是莫名其妙,先是莫名其妙的被青靈子所救加入百花宗,然後又莫名其妙的被晉州幾大門派追殺,最後終於來到這蠻獸山脈,本來可以做一介散修專心修煉,但現在竟然莫名其妙的加入了無憂宮,還真讓夢雲感覺自己的命運好象總被被人牽製著,無法自主一般。

“怎麽啦!”

夢雲正感慨自己的命運多喘之時,自己的師傅忽然傳音過來。

夢雲略微詫異,然後恭敬的說道:“沒什麽師傅,隻是感覺有點突然而已。”

女子大感覺意外,自己一元嬰修士收他為徒,但這小子一臉的不高興,讓女子心中有點惱怒,但還是一臉和氣的說道:“你也應該知道我們無憂宮的勢力在蠻獸山脈也非同小可,你加入本門隻有好處的。”

“弟子明白,師傅不知道我們現在去那裏。”夢雲恭敬是問道。

“現在我們去我們無憂宮的一處秘城,然後直接用傳送陣回無憂宮,到那時就正式收你入門。”女子到是很耐心的向夢雲解釋。

然後女子嫌夢雲的遁速太慢,就一閃將夢雲包裹其中,夢雲隻感覺一股幽香撲麵而來,然後化為一股驚虹飛快的向天邊飛去了。

夢雲暗自感歎這元嬰修士的遁速還真是不一般的快,還真不是他這種築基期修士所能想象的。

以元嬰修士的遁速,幾乎幾吸時間就來到了一坐隱蔽的山穀處,夢雲雖然表麵平靜,但心中已經駭然不已,這種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如果以夢雲的遁速起碼也需要好幾天時間才能到達吧!

夢雲恭敬的守在自己這個便宜師傅的後麵,不久原本平靜的山穀忽然變的模糊不清起來,這時候從裏麵走出一行人,恭恭敬敬的上前向自己的師傅行禮。

夢雲神識一掃,發現這行人的修為都不一般,幾乎大部分都是結丹修士,也隻有少部分是築基修士的樣。

這時候一個美麗非凡的女子上前向女子行禮說道:“參見師傅。”

其餘眾人也一起行禮叫了一聲憂師叔。

而那美婦行完禮就乖巧的站在女子麵前,然後不時的大量著夢雲。

這時候夢雲才知道自己的師傅姓憂,而這時候女子說道:“玉兒這幾年城中沒有發生什麽事情吧!”

而那個美婦乖巧的回答道:“回稟師傅,並沒有發生什麽事情。”

“這就好,我們還是先就入城中在說。”女子吩咐道。

其餘眾人自然沒有任何意見,恭敬的尾隨女子進入城中,夢雲自然尾隨著女子後麵進入了城中。

這種第五區的小型城池夢雲到是見多了,沒什麽特別,就是隱蔽的很,一般沒有地圖很難知道城池的具體位置的。

不久夢雲尾隨女子來到一城中的一間閣樓之中。

女子端坐在主位上,而殿中隻有夢雲和那名美婦,而其餘的人都被自己的師傅吩咐了幾句後,就紛紛散去了。

顯然在沒有其餘人的時候,兩女明顯親熱了許多,就好象母女一般,竟說一些生活的瑣碎小事而一些女子的閨中密語,而自己的師傅也不時的發出一聲嬌笑聲,這讓夢雲一時無語,比較這兩女對於夢雲來說都是前輩高人一樣的存在,竟然現在和凡間女子一般無二,還真讓夢雲尷尬不已,但又隻能傻傻的站著。

兩女說了半天的話後,終於自己的師傅一怔朝夢雲看了過來,然後才說道:“夢雲來見過你大師姐。”

夢雲一怔然後一拱手說道:“夢雲拜見師姐。”

而美婦也是好奇的很,一雙美目緊緊盯著夢雲看,要知道自己的師傅可從來不收男子,而且一般能拜入師傅門下的那一個不是天資卓越,而眼前這位可一樣都沒沾邊,難道這人和師傅有什麽特殊的關係不成,女子心中如此想著,但臉色還是一臉和氣的向夢雲還了禮。

而夢雲的師傅已經猜測到自己的大弟子的疑惑,所以說道:“玉兒你可不要小看你這位小師弟,他的陣法造詣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隻要加以十日我們無憂宮又要出現一位陣法大師了。”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師傅會如此看中小師弟了。”女子恍然大悟的說道。

“這一次你和我一起回去,我要正式手夢雲為弟子。”女子吩咐道。

美婦一怔,要知道平時就是師傅真的收誰為弟子也沒有如此正式過,這可是頭一回,難道這為小師弟的陣法造詣真的不一般。

不久女子吩咐了夢雲幾句,就叫人帶著夢雲到臥室先住上一晚,明天在走,夢雲自然不敢有什麽異意,告別了師傅就跟著一個夥計來到了自己的臥室。

夢雲來到自己的臥室馬上檢查了一邊自己的東西,小香和小妖螂王已經被夢雲早早收進了靈獸袋,要不是自己的陣法有禁製神識的功能,他可不相信自己身上如此多是蟲獸不會被自己的這位師傅發現,畢竟這些蟲獸可都是天地間的異種靈獸,要是真被發現了自己的身份可能就暴露了,那時麻煩可真就大了。

夢雲檢查了一邊這才安然的睡去。

無論如何現在的事情的發展已經由不得夢雲了,與其胡思亂想還不如順其自然,說不定自己加入這無憂宮還真另有機緣也說不定了。

當夢雲離開大殿後,那美婦終於開口問道:“師傅這小師弟真的陣法上的造詣了得嗎?”

女子微微一笑然後才得意的說道:“自然不凡,如果真的是一般的陣法師,我怎麽會將其收入門下了,這小子的陣法上的造詣之高可是少有的。”

美婦一笑說道:“那其不是以後可以讓我們無憂宮勢力大增了嗎?”

“當然,這陣法師本來就少,就是我們無憂宮這種大派也培養不出來的,而那些有名的陣法師那一個不是各門各派費勁心思想要拉攏的對象,能找到這樣一位陣法師還真是機緣巧合。”女子欣慰的說道。

“師父說的是,本門每年光花費在這些陣法師身上的靈石就已經是天價了,如果這小子以後真能成為一名陣法師,那麽一年下來也要為本門省去不少靈石的。”美婦附和的說道。

“這靈是到是小事,但是那些陣法師那一回布置的陣法不是留有一手,讓本門在每次的獸災都損失不小。”女子憤恨的說道。

“這也沒辦法,誰叫這些陣法師都是天聖宮的人了,天聖宮自然不願意其他勢力太過壯大的。”

女子沉吟片刻又說道:“玉兒這件事情切記不能讓別人知道。”

女子顯然擔心夢雲是陣法師讓天聖宮的人知道,要知道這陣法師就是在難尋,也不至於如此稀少,要不是天聖宮明裏暗裏將這蠻獸山脈的陣法師都挖了去,也不會讓蠻獸山脈其餘勢力根本沒有陣法師可用,所以女子才會如此擔心,而且為了防止夢雲有異心,在其身上種下禁神術了。

“這個弟子自然知道,可師傅這小子萬一以後有異心怎麽辦。”美婦擔心的說道。

女子嬌笑的說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早已經在他身上種下了禁神術。”

然後兩女又聊其了一些閨中下事起來。

夢雲對自己這位便宜師傅的打算自然不知道,他更不知道這陣法師在這蠻獸山脈如此值錢,早已經睡的人事不知了。

多多支持草根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