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一年、煉蟲術

終於有人關注了一下此書了,當真高興啊!!!

一年之後!

在一條繁華的街道上,一家名為五行藥鋪的鋪麵前,整整齊齊的站著一排人。人群之中有老有少有小,有富人也有窮人。

他們各個滿眼期盼看著藥鋪裏麵。

五行藥鋪雖然不過市井一小小藥鋪,但在舍利成的凡人心中卻擁有不凡的地位,因為藥鋪的老板是出了名的神醫。

在這裏無論是任何古怪異病,或者是連行醫數十年的老大夫都無法診治的異病,在這裏都可以得一診治。但這家藥鋪的老板不過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所以人們都尊稱老板一聲小神醫。

還有這五行藥鋪出名的不僅僅是其老板鬼神莫測的醫術,還有就是老板怪異的脾氣。

如果遇到窮人,幾乎分文不收,而如果遇到蠻橫不講理的富人,別說金銀財寶就是用仙師使用的仙石也該不買賬,而且老板行醫一切都憑心情好壞,心情好時一天不分晝夜的訣大開門鋪,如果心情不好別說是一天兩天,就是一月兩月也就不得其開門做生意的。

如此一來,舍利城的人哪敢怠慢,一遇到五行藥鋪開門做生意之時,紛至遝來,這也就出現現在這種門庭若市的景象了。

一天的行醫,讓端坐以椅子上的青年神醫有一絲不耐,在看完最後一個病人後,神醫終於將門一關,一溜煙的進入了內屋了。

隻見他一進內宅,人影一閃就消失以無形了。

如果有世俗凡人見之,必然大叫見鬼,但如果是修士則要嘖嘖成奇,如此詭異的隱匿之術恐非一般修士可施展得出啊!

內宅之中空空如也,但角落之中一枚不起眼的戒指忽明忽暗散發著一層淡淡的柔光。

此物自然不是他物,而是夢易的五行指環也。

之一為什麽出現在這裏,答案不言而喻,此藥鋪的老板不是他人而是一直隱姓埋名利用玄鬼儀容之術變身的夢易是也。

原來這夢易在跟隨船長進入舍利城後,想了各種各樣的方法都無法混進內城,這讓夢易懊惱不已,沒想到血禪宗對內城的管轄如此的嚴密,不過夢易卻不知其實之所以血禪宗忽然對來往的修士查探的如此嚴密,完全是玄鬼宮許下了天大的好處。

要不然其會輕易調動向血禪宗這樣的大門大宗呢!

如此一來就應該知道黑袍鬼修在玄鬼宮的地位非同一般,就算別的不說,竟憑黑袍鬼修相當以仙靈根的玄鬼之體就不得不讓玄鬼宮發狂了。

畢竟這樣的體製是可以飛升靈界的體製,對於一個門派何其重要就不言而喻了。

如此一來夢易也隻好打消了進入內城呢!他想了想還是在舍利城的外城住了下來,並且開了一家藥鋪,這樣一來一是為了等待時機,二是為了磨練心境。

要知道修士可不是一味的苦修就能成就大道的,其心境的磨練也是尤為重要的,而磨練心境的最好地方自然就是世俗間的滾滾紅塵嘍。

而且夢易修煉的五行神訣之中也有對心境的磨練,如此夢易也就不得不到紅塵之中走上一遭了。

來感悟世俗凡人世間的喜怒哀樂,生老病死了;也隻有這裏才是道的最始之地。

夢易人影一晃就出現在了五行指環之中的煉丹房之中。

看著眼前一尊數丈高的五色巨鼎,夢易不由感慨,如此多年過去夢易除了用這個鼎煉丹外,其他功能幾乎根本觸及不到啊!

這也就是修為的限製了,修為底下別說你沒有法寶,就算給你你也未必適用的上,向五行指環這樣逆天的法寶,別說是夢易現在的修為了,就算元嬰老怪也未必適用得上。

真是空有法寶,而無用武之地啊!!夢易暗自感歎一聲!

如何盤膝而坐,隨即雙手一掐訣,頓時一個小鼎出現在眼前,此鼎和那五色之鼎雖然造型是差不多,但質地卻迥然,此鼎晶瑩剔透,好似一塊上好的水晶打造的一般。

此鼎並非他物,而是夢易從自己死鬼師傅青靈子身上所得的一鼎,換為生鼎,是百花宗每個長老都擁有之物,而且這也是跟百花宗煉製自己的本命妖蟲的必須之鼎,並非一般之鼎可比。

別看此鼎既不可以煉丹又不可煉器,但他可以煉製出活的妖蟲,就可見不凡了。

夢易取出此物,自然不是閑來無事,而是想煉製一隻妖蟲。

畢竟此術夢易早已經垂涎三尺,隻是一直沒有時間,更沒有那麽多的靈蟲材料來煉製而已。靈蟲那可不是一般的蟲獸,非一人使能收集到的,要知道當年百花宗這樣專門飼養靈蟲的門派也未必敢拿靈蟲來煉製妖蟲,畢竟其中的失敗概率太高了。

而且就算煉製出妖蟲,那也是隨機性的,也就是說煉製出的妖蟲未必就比靈蟲厲害啊!

如此一來,就算是百花宗也很少有人白癡到去煉製妖蟲了。畢竟以其去煉製什麽妖蟲還不如好好培養自己的靈蟲了。

雖然有如此種種原因讓煉製妖蟲變的如同雞肋一般的存在,但夢易可不這麽認為,此術可以一直流傳下來,還以百花宗的功法相配合,其中必定另有玄機,而且百花宗的護宗靈蟲噬嬰就是一隻不折不扣的妖蟲啊!它的威力哪怕當年夢易未曾親眼見過,但光憑噬嬰整個名號就知道其威力不凡了。

能吞噬元嬰真人的元嬰,其恐怕就不言而喻了。

雖然羨慕噬嬰的威力,但夢易還沒有自信到能煉製得出來,畢竟這可是他第一次煉製妖蟲,而且他所學不過是小成煉製之術,要想煉製出像噬嬰那種恐怕的妖蟲來,可謂是癡心妄想。

這一次夢易也不過是勉強一試而已,至於煉製出什麽,或者能不能煉製出來都還是兩回事。

不過雖然如此夢易還是打算一試!

看著手中的鼎,夢易忽然一朝虛空之中一拋,晶瑩剔透的生鼎霞光連連,本來不過一寸大小立刻爆漲為一個兩丈多達巨鼎,聳立以虛空之中。

做完這一切後,夢易又從隨身攜帶的儲物袋之中取出一個血色的血葫蘆和幾個玉製的盒子來。

這血葫蘆自然是夢易當年從燕國意外得到的一件魂器,專門用來收取魂魄用的,而幾個玉盒則是幾個小型的存物品的空間,這樣的空間可以讓儲存在內麵無論是靈藥還是妖獸的屍體都保持剛剛死去哪瞬間的新鮮的摸樣,可謂是另類的儲物空間。

夢易先將血葫蘆放到一邊,然後拿取一個玉盒來,玉盒一打開,木然是一隻四臂的螳螂妖獸,這隻四臂螳螂木然是夢易的那些八臂妖螂的母親,也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了,可他鮮活如新,仿佛是剛剛死去的一般。

夢易看了眼,然後又將身旁的另外兩個玉盒打開,而這兩個玉盒之中竟然不是他物而是被夢易擊殺的那對靈獸宮修士。

半妖半人的身體,讓人駭然,同樣讓人感慨哪怕是結丹修士在修仙界也不過如此而已。

拿出這兩具屍體來,夢易自然想將其當成煉製妖蟲的材料,畢竟這兩具屍體已經不在是人了,而是融合鬼臉蠍和攝魂蝶一身血肉之體了。

雖然不知道這樣煉製後果如果,但畢竟鬼臉蠍和攝魂蝶都是上古奇蟲,而煉蟲術最關鍵一點就是需要一些上古奇蟲,要知道也是這樣荒古奇蟲,其血肉精魄也是強悍,所以越是容易煉製成功。

這樣稀罕的材料如果浪費了就太可惜了。

不過就算真的什麽都沒有煉製出來夢易也沒什麽損失的,畢竟這一次是第一次嚐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