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過!”另外一個男子略顯激動說道,“簡直天仙下凡!尤其是她們的六個台柱——飛天、鳳舞、靈越、銜珠、驚鴻、紅楓,隻要能看上她們一眼,即使馬上死掉也不枉此生!”

“男人。”佟若雨輕蔑冷嗤一聲,傲慢的明眸了又多了一絲好奇,小聲低念,“名字好奇怪呀。”

“這不是她們真實名字,隻是她們的稱號。”邱淩空略顯急切解釋,“飛天舞坊是我們這一帶最大的舞坊,小舞姬有二十六人,能讓這些小舞姬上門跳舞,已經是莫大的光榮。還有十七個熟舞,她們都精通琴棋書畫。十二個固舞,她們一般隨著六個台柱共舞,而且,是最有希望成為未來的飛天、鳳舞、靈越、銜珠、驚鴻、紅楓。”

“喲。”佟若雨勾起一抹興趣盎然的弧度,睨向邱淩空譏誚道,“我怎麽從來不知道你對區區一間舞坊這麽了解,常客?”

邱淩空努了努嘴沒有說話,佟若雨也不再逼迫他緊接著問:“好吧,先說說那六個把我未來相公迷得暈頭轉向的女人是何方神聖。”

邱淩空抿了抿唇微笑說:“其實,我對她們也不太清楚,她們對我來說,就跟天上的仙女一樣,既夢幻又神秘莫測。”

“重點。”佟若雨不耐煩說道,“別說廢話。”

邱淩空努了努嘴笑笑說道:“我真的不太清楚,因為她們一直很神秘,除非是有身份有地位,像熊囂剛這樣的人才有資格得見她們天姿容顏。但是,我打探過,她們六人之中,飛天最為美豔,而且冰雪聰明,但是為人冷若冰霜,不喜近人,但也是熊囂剛最疼愛的。”

佟若雨單手托著下巴,隨即浮起一抹詭秘的笑意興趣盎然低念:“她就是我最大的對手是吧?冷若冰霜的飛天,我記住了。”她又看向邱淩空身邊的男子說,“妖風,我讓你帶來的東西呢?”

妖風瀟灑地甩了甩發鬢,他這人長得普通,可以說沒什麽可以讓人記住的特點,唯獨他的聲音,像鬼風過山洞一樣,聽上去陰陰涼涼,讓人禁不住打幾個寒戰。

“帶來了。”妖風隨手拿出一個本子來遞給她,紅色的本子上麵寫著“姻緣本”三個字。

佟若雨接過姻緣本子走到新婦跟前,帶著一抹陰柔的笑弧把本子遞給她說:“這上邊是我花了兩天的時間把整座嶼古城未婚男子的名字,既然你都穿了嫁衣,隨便選一個吧。”

“什什麽意思……”新婦呆愣問道。

“沒聽懂?”佟若雨試探問道,新婦愣愣點頭,佟若雨擺出一副耐心的樣子娓娓道來,“這本子上的男子都沒成親,你們這群迫不及待穿嫁衣的女人,又找不到要娶你們的人,因為熊囂剛是我的囊中物,所以,我想給你們這些落選的人都安排了一段姻緣。”

“憑什麽?”新婦怒聲責問。

“就憑我的未來相公是熊囂剛。”佟若雨臉不紅心不跳說,新婦正要反駁,佟若雨隨即豎起三根手指說,“當然,我不會仗著自己的身份專製蠻橫,我會給你三個選擇。一,在這姻緣本上選個適合的男人嫁了;二,馬上離開,並給我到外麵說,熊囂剛是個性無能的;第三,等我當了熊少夫人後,我親自給你選丈夫,瘸的、腦殘的,隻要你不喜歡,我都可以給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