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夜行便利店

八月,深夜,有風。

薑河貓著腰,鬼鬼祟祟的從街角探出頭,左右張望了一下,確認四下無人,這才小心翼翼的挪過身子,沿著牆根快步跑向街道對麵。

馬路上停放著橫七豎八的車輛,為了避免弄出聲響,薑河不得不放慢速度,小心的避讓著這些鋼鐵家夥。

三分鍾後,薑河跑到了街拐角的一家24小時便利店的門口,他緩緩吸了口氣,湊到便利店的玻璃門前,擰開手電。

手電似乎不太好用,光線有些黯淡,透過玻璃,映照的裏邊昏黃一片。薑河順著手電光束看去,隻見店裏一片狼藉,貨架四散而倒。收銀台的位置有一大片黑紅的血跡,但是看不到血跡的主人。

“麻煩……”薑河歎了口氣,臉色有點難看。他身上隻有一把手電,口袋裏揣著一把瑞士折疊刀。他不確定裏邊有沒有行屍,如果有,單憑一把折疊刀他是不敢進去的。

薑河思考了幾秒鍾,最終還是掏出折疊刀,輕輕推開了便利店的門。

“叮鈴鈴鈴鈴……”

“法克!”薑河驚出一身冷汗,一動不動定在原地,小心翼翼抬起手電照向頭頂,隻見一串風鈴掛在門欄上方。

“嚇死爹了……”薑河長舒一口氣,輕輕把門扶住,不讓門碰到風鈴,自己矮下身子側著滑進門了裏。

便利店裏沒有什麽異樣,清脆的風鈴倒也沒引出什麽東西。薑河舉著手電掃了幾圈,確定沒有什麽人形生物,這才放心的走到一排倒塌的貨架前細細翻檢起來。

可惜,隻有一些無用的廣告宣傳畫和空空如也的紙盒,沒有食物,也沒有水。

“有根煙頭也是好的啊……”薑河喃喃的低語著,順著手電光開始向裏邊搜索,期間他還抬頭看過收銀台一次,除了刺眼的血跡,一切如常。

“嘿,有貨!”薑河從貨架裏扒拉出一個盒子,掂了掂,有重量。他欣喜的拿到手電光下,臉色垮了一半。

不是薑河想象中的香煙,隻是一包未拆封的天然橡膠避孕套,薄荷味的。

失望歸失望,薑河還是把避孕套裝進了口袋。現如今物資奇缺,指不定什麽時候能派上用場呢。

便利店不大,薑河沒花多長時間就掃蕩完畢了,除了收銀台後麵。

因為那一灘血跡,薑河心裏有點害怕。萬一後邊有屍體怎麽辦?薑河倒不怎麽怕死人,這兩個月來沒少見過死屍。他怕的是死人詐屍。他到現在還搞不明白,為什麽有的屍體明明看著已經死透了、不動了,但是活人一經過它們就立馬殘血複活開始追咬。上星期薑河和另外兩個人一起出來尋找食物,一個夥伴看到一具死屍兜裏露出了煙盒,於是過去撿。結果剛掏出煙盒就被彈起的屍體抓住手腕,緊接著一口撕開了喉嚨。

薑河撿起腳下半瓶礦泉水揣進兜裏,失望的退回門口準備離開,推門之際又忍不住看了眼收銀台。

手電光束雖然黯淡,但是他依舊看到收銀台後邊的貨欄裏擺放著幾個盒子。

常去便利店的朋友都知道,收銀台後邊的貨架一般都會放一些快速消費品。香煙、紙巾、口香糖,當然,還有安全套。

安全第一是首要原則,但是就裝了一盒避孕套和半瓶礦泉水,薑河多少有些不甘心。短暫的思想鬥爭後,薑河壯起膽子,輕聲挪向收銀台。

他高舉著手電,讓光束穩穩的集中在櫃台口處,右手彈出折疊刀刃,隻要有行屍冒頭,爭取第一時間戳死。

或許是太安靜,薑河覺得自己呼吸的聲音都大了許多,越是靠近櫃台,呼吸的聲音就越急促。

就在薑河探過身子看向收銀台裏邊時,腦子裏突然一個激靈!!

什麽呼吸聲越來越大!!明明是另一個呼吸聲!!!

可惜薑河反應太過遲鈍,當他意識到不對時,半個身子已經探了過去,手電光照之下,一雙白眼一閃而過,一道黑影從櫃台底下撲了上來!!

薑河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叫,手電和折疊刀同時向下砸去!!然後一個硬物狠狠的磕在了薑河下巴上,薑河一聲痛叫,仰麵倒了下去。

“媽的,什麽鬼!”生死之間薑河的反應總算快了一些,倒下的一瞬他就地滾了一圈,隨手抓起貨架上的貨欄朝櫃台扔了過去。

剛才一撞之下,手電和折疊刀脫手而出,此刻薑河眼前一片漆黑。隻見一個黑影躍過櫃台,再次撲了過來!!

薑河想都沒想,撒腿就跑。剛轉過身準備推門,後腰就挨了狠狠一記重擊,直接給他打翻在地。

連挨了兩下,薑河腦子總算清醒了一點,他猛然意識到,行屍是吃人咬人,他媽不會揍人啊!!

薑河回頭扭身驢打滾,連連呼救:“別打了別打了!我活人!!”

話音一出,果然再沒挨打,薑河移開擋在臉前的手,眯起眼睛想看個仔細,結果又是一記重擊打在了臉上。

這下薑河可火了,媽的都說了是活人還打?

薑河捂著臉又滾了幾圈,翻起身撲向黑影,憑感覺一拳揍了過去。

‘噗通’一聲,兩人齊齊跌倒,薑河一拳打在了對方身上,黑影連摔帶挨拳頭,也是一聲痛叫:“哎喲!”

薑河得理不饒人,翻身騎在黑影身上就準備暴揍,結果對方的一聲痛叫卻讓他愣住了。

“女的?”薑河傻眼了。

“下去!流氓!”黑影罵道。

薑河稀裏糊塗的站起身,撿起掉落的手電照了過去……隻見一個短發女人正撐著手坐了起來,一手捂著臉頰,罵罵咧咧的站了起來。

“照什麽照!關了!”短發女人沒好氣的罵道。

“哎?我說你這人怎麽回事?我都說了我活人,還他媽照死裏打,瘋了?”薑河心說老子莫名其妙被你打的滿地滾,你還理直氣壯的不行?

短發女人也不分辨,一手捂著臉,蹲下身撿起來一根木棍。

薑河手電照過去一看,是根擀麵杖。

“操,差點栽廚子手裏。”薑河忿忿的罵了一句,也開始揉下巴。剛才打鬥沒覺著疼,這會兒一看凶器是根擀麵杖,頓時感覺下巴殼子都要碎了。

“我不是廚子!”短發女人把擀麵杖插回後腰,走到收銀台前坐了上去。

“愛誰誰。”薑河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你一大男人怎麽這麽小氣?不就打了你幾下嗎?”短發女人顯然對薑河的態度很不滿意。

“嘿,敢情是我的不對了?”

“當然,三更半夜的,我哪知道是什麽人!”

“廢話,會打手電的當然是活人啊!”

“活人又不一定是好人!”

“……”

短發女人這句話把薑河堵啞巴了,也是,這半夜三更的,一個女人是得小心點。行屍雖然危險,但是活人也不一定都安全。

想通此節,薑河氣也消了,無奈的揉著下巴問道:“好吧,算我倒黴。你一女人倒是膽子大,大半夜的躲在櫃台後邊守株待兔兒?”

短發女人回道:“我是來找水的,突然聽見風鈴響,這才躲起來的。”

“嗯?我進來前沒看見你啊?”

“我在後邊。”短發女人打開手電照了照櫃台後,果然,櫃台後邊有一扇門。

“找著水了嗎?”薑河問。

“關你什麽事。”短發女人毫不買賬。

薑河吃了一鼻子灰,悻悻的搖了搖頭,吃食沒找到不說,白挨頓揍,這運氣簡直了。

“好好好,不打擾了,告辭。”薑河也懶得跟她計較,轉身就準備出門。

“等等!”短發女人突然叫住了他。

“幹嘛?”

“嗯…我想問一下,你是一個人嗎?”

“倆,還有一朋友。”

“我也兩個人,你們有住的地方嗎?”

“算是有吧,怎麽了?”

“我們住的地方不安全了,本來我們有三個人,死了一個。”

“我們沒有多餘的食物和水……準確的說,晚飯都沒吃。”

“如果你們可以給我們騰出一個住的地方,我可以分給你們一些食物,還有水。”

“喲?剛才還要揍死我,這會兒又要搭夥兒了?”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你要有氣大不了給你揍幾下。”

薑河樂了,道:“成交,這亂套的世道,人多點也好。”

“我叫宋瑤。”短發女人跳下櫃台走到薑河麵前伸出了手。

“薑河。”兩隻手握了一握,達成了共識。

薑河借著手電光亮打量了一番,宋瑤除了右臉有些紅腫之外,模樣還是很標致的,短發齊耳,簡單不失美感,眉眼都挺精致,一張標準的娃娃臉。上邊格子襯衣,下身牛仔短褲,踩著一雙黑色運動鞋,前凸後翹,搭配著腰後的擀麵杖……說不出的古怪。

宋瑤被薑河看的有些不悅,哼了一聲轉過身子,道:“別瞎瞅了,回到住的地方慢慢……糟了!”

宋瑤話說了一半急忙轉回身,一把搶過薑河的手電關掉,扯著薑河的衣領拽到貨架後邊。

薑河一聽有情況也不敢怠慢,蹲下身子向外看去……果然,不知道什麽時候,空蕩的街道上出現了三三兩兩的行屍,一個個漫無目的的遊走著。

“一定是剛才打架時引來的。”薑河小聲說道。

“廢話,閉嘴。”宋瑤擺擺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薑河撇撇嘴,不再出聲,盡量壓低了身子,隱在貨架後邊。

“天快亮了,不能一直躲在這裏。”宋瑤小聲說道。

“你有更好的辦法嗎?”薑河問道。

“你是男人我是男人!?”宋瑤怒道。

“你要想當男人我也不介意……”薑河嘴上犯貧,臉色卻嚴肅了起來,他看到,越來越多的行屍湧上街道,有幾個拖著步子的行屍正搖晃著往便利店走了過來。

“這下麻煩了。”薑河眯起眼睛,腦子開始飛速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