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玻璃上的臉

病房裏的陳設很簡單,兩張病床,兩張桌子,還有兩把椅子,幾乎是一覽無餘

我湊近玻璃朝裏麵看了半天,裏麵除了這些東西外,什麽都沒有

剛才傳來的怪聲,也忽然消失了,病房裏靜悄悄的,什麽動靜都沒有。

我暗暗驚奇,剛才醫生和護士急匆匆衝進了這間病房,而且我也聽到病房裏傳來了讓人震撼的怪聲,裏麵怎麽會什麽都沒有

“蘇小姐,你在幹什麽”我正打算踮起腳尖再看個清楚的時候,旁邊傳來了一個聲音,帶著淡淡的不悅。

我正全神貫注的搜尋病房內,忽然傳來這麽個聲音,把我嚇得差點從座椅上摔下來,條件反射朝後看去,跟我說話的,是帶我去找陳主任看病的護士。她正繃著一張漂亮的小臉,嚴肅看著我,好像我犯了天大的錯一樣。

我很尷尬,像是做賊被人當場逮住一樣,趕緊從座椅上跳了下來,老老實實說,“聽到這裏麵傳來的聲音很怪,就來看看”

“是嗎”她還是繃著一張小臉,眼神冰冷,似乎在審視我,“裏麵關著的是個精神病,發出怪聲很正常。”

“是這樣啊,怪不得呢”我感歎一句後覺得氣氛太尷尬,趕緊轉移了話題,“你找我是不是片子出來了”

護士的注意力被我成功轉移了,“沒錯,我已經把片子給陳主任了,他正找你呢,情況有些不太好。”

我的心猛然一突,什麽叫做情況不太好

剛要再仔細問問,護士已經扭轉身先朝樓下走去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恍惚間,護士扭頭時,嘴角噙了一絲意味不明的冷笑。

但我什麽都顧不上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護士剛才說的情況不太好這句話上,急急跟著她就要朝樓下走去。

就在我剛剛抬起腳的時候,身後傳來了敲玻璃的聲音,很輕,但是很清晰。

我倏地扭頭看去。

一張人臉映在了我剛才查看過的病房的門上方玻璃上,正衝我急促比劃著什麽,嘴巴也不停一張一合的,好像一直在重複兩句話。

玻璃是青色的,我隻能看到他幾乎是貼在玻璃上的嘴在不停張合,卻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也看不清楚他的模樣,隻看得出來他皮膚很白,幾乎是慘白那種,下巴上有顆綠豆大小的黑痣。

我正要湊近看看他到底在說什麽,護士的聲音又傳來了,帶著不滿,“蘇小姐,陳主任還等著你呢”

“好好,我就來”我渾身一顫,趕緊回頭答應了一聲,看到護士正站在樓梯拐角處,用審視的眼光看著我。

這次,她的眼神裏好像還多了戒備,不過誰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畢竟人的眼神很複雜,說不定隻是我心虛才有這種錯覺的。

我答應了護士一聲,再扭回頭看時,玻璃上那張人臉已經沒有了

病房裏安安靜靜的,整個三樓也安安靜靜的。

一種很古怪的感覺,漸漸彌漫到了我的全身。

護士在等著我,我也不好意思多待,趕緊跟著她來到了陳主任的辦公室。

我跟陳主任麵對麵坐下,看到他一臉嚴肅的時候,我忽然意識到,剛才護士跟我說,我的情況不太好。

我忽然就緊張了起來,死死攥住了衣角。

“蘇小姐,在我跟你說病情之前,你得有個客觀理智的思想準備。”陳主任沒有先說我的病情,而是先給我打預防針,“不管發生了什麽事,總有辦法應對的,是不是”

我慌亂點點頭,“是陳主任,我到底是什麽病”

他還沒告訴我是什麽病就讓我有思想準備,我一下子就慌了,難道我得了絕症

看看我慌亂的樣子,陳主任給我一個安撫的笑容,接著拿起了放在辦公桌上的一張片子,用修長手指指著給我看,“你看這片子,白色的像樹枝一樣的,是血管,比較粗的是大血管,枝枝丫丫的都是小血管和毛細血管,你能看明白吧”

我點點頭。

陳主任將手裏的片子放下,又拿出另外一張讓我看,“你看看這張跟剛才的有什麽區別”

剛才那張片子上的血管,像一棵樹,有主幹,有細小的枝椏,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張片子。

這張片子上,隻有一根白色的主幹,其他什麽都沒有

我有些糊塗了,“哪張片子是我的”

陳主任一臉憐憫,指了指隻有主幹的片子,“這張是你的。”

我還是有些迷糊,“這說明了什麽我的手指隻有一個大血管”

“不,人怎麽會隻有大血管沒有其他毛細血管呢,而且我們這個設備比較先進,會顯示到很多毛細血管。”陳主任搖了搖頭,然後看著我,一字一頓說道:“你的片子顯示你手指上幾乎沒有血,所以沒有顯示出來其他血管。”

我愣了愣,懵懵懂懂問,“什麽叫手指上幾乎沒有血”

這個問題似乎把陳主任也問住了,他緊緊皺起一雙濃眉,用修長手指敲擊著桌麵,思考了許久才回答了我的問題,帶著推測和難以置信,“就好像,有什麽東西吸了你的血,而且還把你手指的血管給堵住了,根本沒辦法供血”

我渾身一震,忍不住抬起右手,中指上還有密密麻麻的小孔,但已經不往外滲血了,那小孔已經開始呈現黑紅色,看的我頭皮發麻。

忽然想起來看到的科幻恐怖電影,有一種變異的蚊子,將粗大的吸管紮在人的身體上,大口大口吸著他的血,瞬間就把這個人的血抽空了。

我手指現在的情況,跟這個情景很像。

“陳主任,那我是不是沒救了”我腦子一片空白,哭喪著臉問。

雖然我長的醜,雖然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喜歡我,但我還不想死。

或許是我現在的模樣太滑稽,陳主任居然忽然笑了,眸光閃閃的,露出一口幾乎亮眼的白牙。

“誰告訴你沒救了”他的聲音因為帶了笑意,更溫柔動聽。

“護士說,我的情況很不好,你又說我手指的血被抽幹了,那不就是沒救了嗎”我沮喪的連欣賞陳主任迷人的笑的心情都沒有了。

陳主任臉上的笑容終於斂去,又換上了剛才的嚴肅,“你這種情況很罕見,而且現在兩處已經都發生這種狀況了,不敢保證會不會出現第三處,第四處你現在先回去,我等打電話問問我的導師,他臨床經驗豐富,我看他有沒有見到過。”

他說了這麽一大通,我總結出來就一句話他對我的情況束手無策

他又安慰了我一陣,說有消息立刻打電話通知我,又安慰我不用太沮喪,至少我現在除了手指腳趾異常外,身體其他地方沒有什麽不適。

這種安慰怎麽聽都別扭的很,但好歹算是安慰了。

從醫院出來的時候,是護士親自將我送到醫院門口的,一臉的同情,但我還是覺得她眼神很冷,與其說是護送我到門口,不如說是在監視我,怕我再亂跑

剛才玻璃上那張人臉又閃現在了我腦海中,從醫院走出來的時候,我努力將自己對身體的擔憂拋到腦後,不停嚐試著解開他一直不停重複兩句話的嘴型是什麽,也好讓我轉移注意力,不至於沮喪到想死。

我不停嘟嘟囔囔說著話,嚐試著各種口型。

就在我從村西頭走到東頭,又坐上回去的三輪車時,我終於猜出來那個人要說什麽了。

他在急切對我說,“救我”“快跑”

我後背瞬間滲出了一陣冷汗,難道,那個人是被強行關在那間病房的

但他為什麽又讓我快跑,難道醫院有什麽危險

還有,我沒看清他的臉,甚至不知道是他,還是她

百思不得其解

我的手機卻收到了一條短信,居然是容景墨發的:快跑,不要回頭瀏覽器搜“籃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