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跟它無緣

夏侯然答應了神秘人提出的條件,因此得以重獲自由,他離開天牢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吃一頓,狠狠地吃。

在天牢裏吃的那些東西,那簡直就是給豬吃的,要不是怕餓死,他絕對不吃。

“再來一碗。”夏侯然把一整碗大白米飯吃完,將手中的空碗遞給旁邊的人,將他當下人使用了。

男子有些不滿,但還是得給夏侯然盛飯,心裏直嘀咕:什麽太子,簡直就像個飯桶,不知道的人會認為他是個騙吃騙喝的騙子。

夏侯然知道自己現在的行舉有些失身份,但他的肚子實在是太餓了,顧不上那麽多,隻想先吃飽再說,所以連吃了五碗飯才放下筷子,看了一眼旁邊的人,從他的衣裝就能知道他隻是個下手,於是輕蔑說道:“讓你家主人來跟我談正事。”

“我家主人現在暫時沒空。”男子也用輕蔑的口吻說話,壓根沒把夏侯然放在眼裏。

他們本來就和朝廷敵對,就算夏侯然現在還是太子,他同樣不會把夏侯然放在眼裏。

夏侯然因為男子的不敬態度感到生氣,質問他:“你這是什麽意思?”

他在天牢之中已經受夠了這種冷嘲熱諷,到了外頭,他可不想再受了。

“難道我說的話還不清楚嗎?”男子沒被夏侯然的質問嚇著,還反過來警告他,“你最好在這裏安安分分地呆著,不然的話,若是出了狀況,你就自己擔著吧,我敢保證,隻要你出了這個門,肯定會被夏侯淵給抓回去。我記得先皇曾經下過一道這樣的聖旨,如果你私自逃獄,夏侯淵可以將你處決。”

“信不信我殺了你?”夏侯然很生氣,一手緊握成拳,恨不得動手去掐人,但理智阻止了他這樣的衝動。

如今他得依靠別人才能翻身,就算再生氣也得忍著,頂多隻能說說幾句氣話。

然而男子似乎早就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不怕夏侯然對他動手,還變本加厲地挑釁,“你要殺我是嗎?那來啊,你殺啊!”

“你……”

“哼,你現在已經不是太子,而是一個通緝犯,一個被廢掉的太子,要不是主上救了你,你現今還在大牢裏呢!所以你最好別在我麵前擺什麽架子,否則有你好受的。”

夏侯然怒視著眼前的男子,即便再生氣他也知道事實如何,努力忍住這股怒火,過了許久才能緩過來,忍氣吞聲地問其他事:“你們主上什麽時候回來?”

“主上行事,豈是我這等小人物能知道?”男子諷刺道,言外之意,他在主上那邊是小人物一個,夏侯然就更不用說了。

“那他總該留有什麽話讓你傳達於我吧?”夏侯然繼續忍,決定不跟這種小人物計較。

他現在無依無靠,沒有任何實力,不想吃虧的話,那就隻有多忍點氣,等他翻身之後,一定讓這些欺辱過他的人付出代價。

“主上說讓你在這裏乖乖地躲上幾天,先避避風頭,等過幾天再說。”

“過幾天指的是多少天?”

“主上隻是說過幾天,至於具體幾天,隻有主上自己知道。”

“你們主上是誰?”

“等我們主上願意告訴你的時候,你自然知道。”男人什麽都不告訴夏侯然,伺候了大半天,沒耐性了,所以不想再去理會夏侯然,轉身走人。

夏侯然火氣也不小,雖然還有一肚子疑問,但卻不想屈尊去問一個小人物,隻能自己憋忍著,獨自坐在那裏生悶氣,剛才隻顧著吃東西,沒注意到周圍的環境,現在靜下來了才注意到,心裏冒出厭惡之意。

這裏的環境比天牢好不了多少,甚至跟天牢一樣,黑暗又潮濕,待在其中,讓人有種暗無天日的感覺。

他會淪落到這步田地,完全是夏侯淵和即墨無軒害的,還有那個千蝶舞,等他翻身之後,一定會讓這些人付出十倍的代價。

然而能幫助他翻身的就是那個神秘人,所以他現在得聽那個神秘人的安排,先避避風頭吧。

夏侯然不斷的自我安慰,逼著自己接受這種惡劣的環境,猜想著那個神秘人的身上。

這個幫他的神秘人到底是誰?

一個身穿黑袍的神秘人,像幽靈一般,站在墨城堡隱秘的角落裏察看地形,還用頭上的黑袍帽將臉的上半部遮住,從正麵看,隻能看到他光滑的下巴,其餘的什麽都看不到。

神秘人站了許久,似乎弄不太明白墨城堡的地形環境,於是拿出了一張正方形的布塊,看著布塊上的地圖尋目標,當找到路徑時,正要起步走,卻不料聽到周圍傳來他人聲音,立即提高警惕,還做好動手的準備。

“嗯……真是好酒啊!嗝......這裏的酒就是好,弄得我都舍不得走了……嗝……”謝大俠躺在一處屋頂上,手裏如往常一樣,拿著一壺酒,醉醺醺地打嗝,還胡言亂語,整個人慵懶地躺在那裏,沒刻意去看角落中的神秘人。

“謝天行。”神秘人看一眼就認出了對方,還能說出名字來,不過戒備也加強了。

“謝天行……這個名字聽起來好像有點耳熟,在哪裏聽過了?嗝……”謝大俠醉意甚濃,呢喃地嘀咕。

“哼。”對於謝天行的裝傻,神秘人隻是冷諷一聲,似乎沒覺得奇怪,接著陰森說道:“老朋友,好久不見,你別來無恙吧?”

“老朋友,我跟你認識嗎?”

“認不認識,全在於你自己,如果你說不認識,那我也不勉強。今日我來墨城堡有要事辦,你最好別妨礙我。”

“嗯……你這聲音有點熟,我應該聽過。”謝天行答非所問,還處於醉酒狀態,說話顛三倒四的。

但神秘人卻沒因此而放鬆警惕,也沒有慌張失措,而且鎮靜應對,帶著一絲嘲諷,冷沉道:“看來你已經站在即墨無軒那邊了,想要阻礙我的事。”

“什麽這邊那邊,你這個人說話還真是奇怪,這裏有那麽多美酒,我當然在這邊,你那邊有美酒嗎?”

“我這裏沒有你想要的美酒。”

“既然沒有,那就無話可說咯。”

“哼。”神秘人再次哼了一聲,冷厲警告道:“你最好不要管我的事,否則即便是同門,我也會對你下狠手。”

“同門,我什麽時候有同門了?”謝天行坐了起來,還是醉醺醺的樣,歪著腦袋,看著下麵的神秘人,醉眯著眼睛說:“我師父就我一個徒弟,我哪裏來的同門?你這個家夥,居然敢冒充我的同門,膽兒還真不小啊!”

“是與不是,就看你承不承認?師兄,江湖人稱你為神機子,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即墨無軒把賬冊藏在哪裏?”

“師兄,誰是你師兄,別亂套近乎?”謝天行又躺了回去,繼續喝酒,頓了頓,慵懶地說:“嗯……墨城堡的賬冊你永遠都別想拿到,就算你拿到了也沒用。”

“隻要你不阻我,我就可以拿得到。墨城堡的高手都進了宮,此時這裏無人防守,你如果不多管閑事,賬冊我一定能拿得到。”神秘人很是自信,為了達到目的,還好言相勸,“師兄,看到同門一場的份上,你就別管這擋事了,好好享受你的美酒吧,如何?”

“別師兄長師兄短的,我師父就我一個徒弟,所以我沒有師弟。至於你所說的賬冊,我奉勸你還是少打它的主意,因為你跟它無緣。”

“如果我一定要得到它呢?”

“我說了,你跟它無緣,就算得到它,它對你也無任何作用。趁著主人沒回來,你還是快點消失吧,否則會很麻煩的哦。”謝天行換了個更慵懶的姿勢,閉上眼睛睡覺,睡之前還念念一下,“嗯……今天好像喝多了,是該好好睡一覺。”

“哼。”神秘人很是不悅的冷哼,不聽謝天行的話,繼續研究手中的地圖,然後往賬房的方向走去。

賬冊,顧名思義,那應該是放在賬房裏才對。

神秘人一走,謝天行又睜開眼睛,瞄了一眼神秘人離去的方向,感歎道:“真是不聽話,這人啊,要是不吃上一個大虧是不會懂事的,讓他吃虧去吧。”

謝天行自言自語完,又閉上眼睛睡覺,冬天的冷風對他毫無影響,即便再冷他也能睡得香。

對於謝天行這種怪異的行為,墨城堡裏的人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所以懶得管他。

神秘人照著地圖走,再加上自己對墨城堡的探查,沒多久就來到了賬房所處的院子外麵,雖然這裏的戒備更森嚴

,但他還是能悄無聲息地潛入,到賬房裏翻找。

守著院門外麵的兩個護院,覺得有一陣奇怪的風拂過,兩人頓了一下,都覺得怪異,可哪裏怪又說不上來。

“你剛才有沒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有,好像有陣奇怪的風吹過。”

“會不會出什麽事了?”

“你別大驚小怪的,天氣那麽冷,有點奇奇怪怪的風也是正常的事。咱們守的是賬房,裏麵機關重重,沒一定本事的人是不能活著出來的。”

“也對。”

兩個護院交談了一下,把剛才那股怪風沒當回事,繼續站直身子,守在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