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三君之石青雲 —不準耍賴

即使已經被團團包圍,石青雲還有閑情逸致和沐雪打情罵俏,談論婚姻大事,一點都不為眼前的困境而著急。

沐雪不想再和石青雲談亂這些不切實際的話題,看了一眼包圍他們的人,然後把目光放在劍使身上,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疑惑問道:“喂,他們怎麽都站著不動啊?”

按理說劍使早該對他們動手了,但卻遲遲不動,楞著站著那裏,也不說話,表情怪怪的,搞什麽?

“別管他們,你先回答我剛才的問題。”石青雲用手把沐雪的臉轉過來,讓她正麵看著他,很鄭重地說:“如果我們都能活著走出這座山,那麽你就嫁給我。”

“你自己神經去吧,我不跟你神經。”沐雪推開石青雲,還以為他是在耍她,所以不想跟他玩這種整人的遊戲。

但石青雲不放手,硬是把她固定在自己麵前,又一次湊唇上去,狠狠地吻上她的小嘴,久久不放,直到兩方都差點窒息他才鬆開,嚴肅認真說道:“記住,活著走出這座山之後,你就是我石青雲的女人。”

“你......”他好像不是在開玩笑,該不會說真的吧?沐雪一顆心砰砰地亂跳不已,正想要把事情說清楚,可石青雲卻放開了她,還站起身來,朝劍使走去,不給她反對的計較,她隻好追上去說:“石青雲,你聽我說,其實我……”

“噓……我要拿他開刀啦,等下會很血腥,你要是害怕的話就把眼睛閉上,等把他們都處理好了,我再叫你睜開眼睛。”石青雲知道沐雪想說什麽,但他不想聽,也不會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做自己想做的事,手裏亮出了飛刀,準備動手。

沐雪在江湖上行走多年,早就見多了死人,也見多了血腥的場麵,不會因為要殺人就感到害怕,硬是不把眼睛閉上,知道現在拒絕石青雲沒可能,所以就暫時不說,把心中的疑問說出,“他們怎麽了,為什麽都不動?你是不是給他們下毒了?可是也不對,你身上沒有毒藥,我知道。”

“你怎麽知道我身上沒有毒藥,你摸過嗎?”石青雲故意殲笑,逗著沐雪。

“誰,誰摸過了,隻是猜的而已。”她不會告訴他已經摸過了。昨天晚上抱著他給他取暖的時候,她已經摸過了,很肯定他身上沒有毒藥,隻有飛刀。

“猜都能猜得那麽準,證明你對我很了解。”

“我,我隻是亂猜的。”

“亂猜都能猜中,說明咱們心有靈犀。”

不管沐雪怎麽說,石青雲都能說得很*,顯然已經吃定她了。

沐雪嘴皮子功鬥不過石青雲,隻好去問其他,“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呢?”

石青雲收回吊兒郎當的樣,把劍使手裏的劍拿了過來,晃著玩,亦正亦邪地說:“你別小看這周圍的樹木,我可是擺了陣法,剛才要不是我把你困在身邊,你恐怕也跟他們一樣,被我的陣法給困住了。你看我對你多好,你都不感動一下嗎?”

“這點小事就值得感動嗎?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哼。”

“那我為你而死,你是不是就會感動了,然後以身相許。”

“你現在活得好好的,沒死呢!”

“為了你,我甘願死一次。”石青雲拿著劍使的劍,往自己身上刺。

沐雪還以為他隻是看玩笑,當看到他真的拿劍刺自己事,立即衝上去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劍已經刺下去了,“石青雲,石青雲……”

石青雲把劍刺到自己身上,故意把身體側向一邊,不讓沐雪看自己刺中的部位,坐在地上,奄奄一息說道:“這樣你感動了嗎?”

“你瘋了不成?為了要我的感動拿劍刺自己,你不要命了嗎?讓我看看傷勢怎麽樣?我們好不容易擺脫劍使,你又這樣,真是氣死我了。”

“你不說感動,我就不讓你看傷,就讓傷口一直流血,直到血流幹為止。”

“你……這種事你不要拿來玩。”

“我不是玩,我是認真的。你到底感不感動?不感動我就繼續耗著。”

“好好好,我感動,我感動,這樣行了吧?”她真是敗給他了,沒辦法,隻能妥協。

“那走出這座山之後,你就嫁給我,好不好?”

“石青雲,你不要得寸進尺。”沐雪不想輕易答應這件事,畢竟事關終身幸福,而且她和石青雲認識的時間還不長,就這樣答應嫁給他,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你要是不答應,那我還是繼續讓傷口流血。”石青雲還是拿這件事來威脅沐雪,雖然說方法無賴了點,但卻極其有用。他從不在乎用什麽手段,隻在乎結果。如果她真的擔心他,那麽一定會答應他的求婚。

“你真的很過分。”

“那你就繼續眼睜睜地看著我流血過多而亡吧。”

“你……”

“咳咳……”為了增加淒慘的樣,石青雲故意劇烈咳嗽幾聲,還慢慢倒在地上,裝出一副快不行的樣子。

沐雪急了,不願看到石青雲死去,所以不再多猶豫,答應了下來,“好,我答應你。”

“真的,出了這座山你真的願意嫁給我?”

“真的,隻要我們都活著走出這座山,我就嫁給你。”沐雪已經答應了下來,但心裏卻有另外的想法。等走出這座山,她就溜走,到時候他想娶也娶不到。

“這可是你說的,不準耍賴,如果你耍賴的話,我就貼通緝榜,全國各地通緝你。”

“你……好,我不耍賴。”才怪,就算貼通緝榜她也不怕。

“真的?”

“真的。”

得到沐雪的答案,石青雲突然站起來,還把插在身上的劍拿下,身上根本沒有什麽劍傷。

沐雪這才知道自己上當了,氣得一拳打過去,“石青雲,你敢騙我,王八蛋……”

石青雲故意不躲,硬是吃了沐雪這一拳,雖然不是很疼,但他卻裝出很疼的樣子,捂著肚子哀叫,“哎呦…….你打得也太用力了吧。”

“你,你幹嘛不躲啊?”沐雪還真以為自己把石青雲打疼了,趕緊把拳頭收回,過來看看他,心裏很是自責。就算他剛才沒有真刺傷自己,身上的傷也不輕,她還那麽用力打他一拳,太過分了點。

“沒事沒事,隻要你的氣能消消,再打一拳也無妨。來吧,再打一拳。”

“神經病。”

“沒錯,我就是個神經病,因為你而神經,我的小雪兒。”

“少不正經了,快點走吧,要是等他們醒過來,想走也走不掉。”沐雪提醒到,把注意力放在劍使身上,發現他的眉頭鄒了一下,立即拉住石青雲的手臂,提醒他,“石青雲,他動了,他的眉頭動了。”

“看來他已經找到破陣的辦法,不能再耽擱了。”石青雲又變為認認真真的樣,手裏兩處數把飛刀,手一揮,數把飛刀齊齊飛出,把包圍他們的那些人全部殺死,就隻剩下劍使。

沐雪見到一下子死那麽多人,心有不忍,但又不得不狠心一些。他們要是不死,等會死的就是她和石青雲。如果是普通的老百姓,她或許會勸石青雲手下留情,但這些並不是普通百姓,而是海市蜃樓的殺手。

石青雲把小嘍囉全部殺完,立即對劍使動手,用不是他擅長的飛刀,而是劍使自己的劍,直接把劍往他身上捅去。

可就在千鈞一發之際,劍使醒了過來,及時作出閃避,但還是不能完全躲開那一劍,身上被刺了一個大洞,雖然沒傷及要害,但也足以令他行動艱難,“可惡……”

“怎麽快就破了我的陣,不簡單啊!隻可惜你現在隻有死路一條。”石青雲隻說了一句,又對劍使動手。

劍使受了重傷,不能硬拚,也硬拚不了,隻好撒一下一對白色粉末,趁機逃走,連自己的劍也不要了。

沐雪擔心劍使撒下的白色粉末有毒,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生怕石青雲來不及做防備,所以衝過去,用另外一隻手給他捂口鼻。

即便這樣,石青雲還是能發射出飛刀,隻是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不知道射中了劍使沒有?

待白色粉末散去,劍使早已不見蹤影,隻有地上的斑斑血跡。

“跑得倒是挺快的。海市蜃樓養的都是些什麽人,盡是廢物。”

“你自己都差點死在廢物的手中,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剛才廢話那麽多的話,劍使能跑掉嗎?他跑掉了,以後肯定會回來找你算賬的。”沐雪確定石青雲沒有生命之危後,放開了他,還有心情潑他冷水。

“如果我說我是故意放他跑走的呢!”石青雲拿著劍使的劍不放,也不想去說劍使的事,如今已經很安全了,急著說大事,“小雪兒,咱們現在已經很安全了,你是不是該嫁給我了?”

“我們還沒下山呢!下山再說。”沐雪隨便找個理由搪塞,往山下走去,其實心裏急得很。

下山之後她又該怎麽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