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三君之石青雲 —她是例外

燈燭暗淡的房間裏,一地淩亂的衣服,靜靜的深夜中,聽不到任何聲音,唯有那劇烈的喘息聲。

石青雲一身汗水未幹,摟著同樣香汗淋漓的沐雪,即使已經累得精疲力竭,還在她身上蹭,聞著她身上那股淡淡的芳香,剛才發生了什麽事,已經不言而喻。

要不是因為身上有傷,他才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她呢!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麽即墨無軒和即墨無明都喜歡和自己的女人單獨待在一塊,現在換成是他,他也想跟小雪兒多多單獨相處,剛才還真是欲仙欲死。雖然他經常在煙花之地逗留,但都是看別人在樂,而自己隻是喝喝酒,頂多抱一抱美女,親一親,可從來沒有做過超越底線的事。

不過看多了也有用處,今天就派上用場了。

“你現在是我的人了,不嫁也得嫁。之前我還給你一個機會,現在這個機會我收回,你哪也別想去,今生今世隻能做我石青雲的女人,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追到海角天涯。”

沐雪瞪大眼睛看著天花板,躺在*上一動不動,任由石青雲在她身上為所欲為。剛開始她是反抗過了,但反抗的結果就是被他吃幹抹淨,不反抗反而會更好一些,所以她這會不想做任何的反抗。她現在非常後悔,後悔不該和石青雲明著鬥。

她原以為他受了傷,做任何事都受到限製,卻不料還是有能力將她製服,將她……

沐雪不願去回想剛才發生的事,隻覺得身上還隱隱作痛,雖然痛恨石青雲,但卻沒有恨到骨子裏,畢竟她在山上的時候已經答應嫁給他,這是她反悔付出的代價。

但那有怎麽樣?即便已經是他的人,她也會想方設法離開他,她絕對不會做那種乖順的女人。

沐雪不說話,隻是幹瞪眼,石青雲覺得有點無趣,將她抱得更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睡大覺,閉上眼睛了還念個不停,“我要你像大夫人對大堡主、二夫人對無明、小可對深雨、雲仙子對海楓那樣的對我,我要和他們一樣……”

或者是太累了,加之身上有傷,剛才有耗費了很多體力,石青雲說著說著就睡著了。但即便是睡著,依然緊抱著懷裏的人不放,似乎怕她會消失。

沐雪還是老樣子,盯著天花板發呆,毫無睡意,不像那些婚前失真的女人那樣,哭哭啼啼、叫死叫活,非常的冷靜,直到聽見身旁人傳來均勻的呼吸聲,她才收回視線,瞄了一眼,整理好淩亂的思緒,做好下一步的計劃。

天涯海角是嗎?她就不信他真能在海角天涯了找到她?墨城堡的實力固然夠強,但也沒強到可以掌控整個天地,天下那麽大,隻要她隱姓埋名,還怕躲不過他們的眼目嗎?

別以為要了她的身就能要到她的心,做夢。

石青雲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而且感覺頭有點暈,昏昏沉沉的,還有點無力,但這些他都沒心思去想,枕邊無人令他急得發狂,趕緊下*穿衣出去尋找,“小雪兒……沐雪……”

該死,他怎麽會睡得那麽沉?

這不應該才對,除非他被下了迷.藥。

“可惡……”石青雲火大極了,衝到樓下,直接質問掌櫃,“掌櫃的,昨天和我一起來的那個女人,你見到她了嗎?”

掌櫃見到石青雲那副火得要吃人的樣子,有點怕怕,不敢拐彎抹角,立刻回答,“見到了,一大早天還沒亮她就走了。”

“走了,往哪個方向走的?”

“這個我還真沒注意。”

“該死……”石青雲罵了一句就往客棧的門外跑,還想著把沐雪給追回來,可是出了客棧的大門,四麵八方那麽多的方向,他根本不知道往哪裏追,人來人往的鎮上,沒有一個是他想要找的人。

“沐雪,你以為你能跑得出我的手掌心嗎?我告訴你,隻要我不肯放你走,你一輩子都走不了。”

“你給我等著。”

就在石青雲火冒三丈的時候,一個墨城堡的護衛走了過來,恭敬向他稟報,“石公子,大堡主有令,讓您即刻回城堡一趟。”

“回去幹什麽?”石青雲沒好氣地問,其實不是因為要回去生氣,而是因為沐雪的離開生氣。

護衛看得出石青雲心情不好,但也發現了他身上的傷,就算再不敢問也得問:“石公子,您受傷了。”

“小傷,不礙事。大堡主找我回去有何事?”

“歸公子回來了,大堡主決定要主動對海市蜃樓展開攻擊,所以請石公子回去一趟,商議要事。”

“海市蜃樓的確該滅。好,我這就回去。對了,你到清河鎮幫我打聽一個叫沐雪的人,一旦發現她就把她給我抓回墨城堡。記住,不準傷害她,一絲一毫都不準,聽到了沒有?”石青雲把事情交代完就走,但心裏怎麽都不爽,老想著沐雪還有昨天晚上的事。

昨晚是他太過衝動了,一時意亂情迷,控製不住就對她做了那檔事。不過她既然已經答應嫁給他,那遲早都會是他的人。

沐雪其實並沒有走遠,喬莊成一個男人,還在臉上畫了很多黑痣,貼了大把大把的胡子,在身上塞棉花,把身體壯大,任誰也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裝。之所以不離開,是因為她還放心不下石青雲,怕海市蜃樓的人來找他麻煩,畢竟他受傷了傷,又中了她的迷.藥,萬一真海市蜃樓的人真找來,那他就隻有任由宰割的份了。

不過現在好了,墨城堡的人已經找到他,她也該放心離開,祭拜完爹娘之後,繼續浪跡她的天涯。

石青雲騎馬經過沐雪身邊,但卻沒有認出她來,直接策馬往墨城堡方向奔去。隻有先回墨城堡,他才能調動更多的人來尋找,這樣比他一個人大海撈針的找要快得多。

石青雲一走,沐雪就轉身往相反的方向離去,帶著香燭去祭拜,心裏認為她和石青雲從此就是陌路人,不會再相見,她也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再見。

石青雲回到墨城堡,一進大門,直接叫徐總管去找個畫工來,迫不及待要把沐雪的畫像弄出,然後開始尋找。

而此時的墨城堡也在忙著準備歸海楓和雲仙子的婚禮,每個人都忙得腳不沾地,哪有空去找什麽人?

可就是如此,石青雲還是從護衛隊中找出一些精幹的人,派他們出去找人,可是找了好幾天都沒有消息,而他也沒心情去管其他事,更沒找即墨無軒等人商量對付海市蜃樓的事。

不過墨城堡上下正忙著籌備歸海楓和雲仙子的婚事,哪有功夫去對付海市蜃樓,就算要對付也得等婚事辦完之後,所以他現在除了找沐雪,什麽事都不做,也不想做。

隻是找了好多天都沒有一點消息。

千蝶舞得到了一張沐雪的畫像,剛開始還認不出來,越看越覺得眼熟,不太明白石青雲此舉的用意,於是找他問問:“石青雲,你幹嘛人家姑娘的畫像貼得滿城都是,弄得她像個通緝犯似的?對了,這個姑娘不就是當初被你打傷的那個嗎,怎麽,你現在還要找人家算賬啊?”

石青雲很頹廢地趴在桌子上喝酒,滿臉胡渣,見到千蝶舞來了,無視她問的問題,拿出杯子,給她倒了一杯酒,醉醺醺地說:“大夫人,你來得正好,陪我喝幾杯。”

“你這是怎麽了?像灘爛泥一樣,完全不像你。是不是有什麽心事?你也真是的,回來幾天也不找我們,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喝酒,像話嗎?如果你不想和其他人接觸,那找無明總可以吧,你和他的關係一向很好。”

“無明他現在忙著照顧懷孕的妻子,哪裏有功夫管我。你們都有需要照顧的人,就我沒有,我孤家寡人一個,沒人疼,連她也不要我。”石青雲越說越傷心,隻有借酒消愁才能好過一點。

千蝶舞看不下去了,把石青雲手裏的酒壇子搶了過來,訓斥道:“別喝了,就算你喝死也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告訴我,到底是怎麽回事?”

“大夫人,我失戀了。”

“嗄……”這家夥也會失戀嗎?

“我喜歡上了一個女人,可她卻不喜歡我,明明已經答應嫁給我,卻還是拋棄我,自己走了。大夫人,我真的有那麽討厭嗎?”

“討不討厭這個因人而異,但你會喜歡女人,這倒是讓我驚訝得很。你不是說女人是麻煩的生物,你一輩子都不要嗎,怎麽突然之間又喜歡上女人了?”

“她是例外,隻有她例外。大夫人,我跟你說,我就算和她鬥嘴,我也覺得開心。可是沒辦法,她不要我。”石青雲一說起沐雪的事就激動,但也更傷心難過,因為喝得太多,最後醉倒趴在桌子上,嘴裏還呢喃著:“小雪兒,就算你跑到天邊,我也會把你追回來。”

“天涯海角,你都別想跑。”

“……”千蝶舞無奈地搖搖頭,拿著沐雪的畫像離開,並吩咐下人把石青雲照顧好。

看來她有必要派人去把這個叫沐雪的女人找出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