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失控猛獸

轟隆……響亮的雷聲,從天際傳來,震耳欲聾,沒多久,暴雨便來襲,磅礴大雨打落在窗戶上,滴答亂響。

然而這等狂雷暴雨卻未及得一屋裏淩亂。

即墨無軒粗暴地霸吻著千蝶舞,一手鉗製她的反抗,一手繼續撕她的衣裳。

撕……又一聲衣裳被撕破的聲音。

好好的一身衣裳,此時已經成了幾塊破布,棄於地上。

千蝶舞此時身上就隻剩下一條褻褲和一件被弄鄒了的肚兜,身體被窗外吹來的冷風拂著,很是冰冷,但她卻不管這些,極力掙紮,很抗拒即墨無軒這種粗暴行徑,即便力量再微薄,她也要反抗,“放開……放開我。”

反抗的同時她也清楚的知道,這具身子遲早是要給他的,隻是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麽還要反抗?

即墨無軒無視千蝶舞的反抗,粗暴地吻著她的唇,小許之後才放開,轉而將她橫抱起,往床邊走去,然後把她直接丟在床榻的被褥上,不等她反應過來,他已經傾身而下,兩手叉在她的雙肩旁,一動不動,就這樣瞪著她看,滿臉的怒氣。

因為是被丟在被褥上,千蝶舞沒感覺到疼,隻是頭暈了一下,正想從床上爬起來,但已經來不及,整個人被一座冰山和火山的結合體的人壓著,嚇得她根本不敢動,就這樣乖乖地躺在床上,兩眼滿是恐懼和緊張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急促地呼吸著,胸前波湧不斷。

雖然眼前的男人停下了,但她並沒有感覺到安心,反而覺得真正的暴風雨即將來臨。

轟隆……窗外又傳來閃雷的巨響,雨更大了,風也很大,吹得窗戶咿咿呀呀的作響。

隆亮傳震千。突然,房裏的燭火被窗外吹來的風熄滅,屋裏瞬間一片黑暗,隻當閃雷響起的時候,借助雷光,屋裏才有瞬間光明。

黑暗讓千蝶舞心裏的恐懼增加了幾分,身體繃得很緊,好想離開眼前這個如魔鬼一般的男人,尤其是當雷光閃過之際,她看到他臉上那可怕的表情,每看一次都覺得自己快要被他吃掉了,很是害怕。

她知道他生氣的原因,於是忍住心裏害怕的勁,大膽的開口把事情解釋清楚,“其實,其實我對那個莫飛羽真的沒有別的意思,你,你別想太多。”

即墨無軒抬起一隻手,放到千蝶舞的臉上,輕滑著她嚇得緊張又慘白的臉孔,陰冷地質問:“沒有別的意思,沒有別的意思會在見一次麵就直呼他的名字?”

說完,手指從她的臉往下,來到她波湧的胸前,一掌握住她的飽滿,用力擠於他的掌心中,以此來懲罰她對別個男人的親密稱呼。

胸前飽滿被人這樣肆略,她極度抗拒,不回答他的問題,伸出兩手,使勁的推開她置於她胸前的手,還氣惱的命令他,“放開,你放開我。”

可她越是推開他,他就越肆略,用另外一隻手壓住她兩隻不安分的小手,固定在她的頭部上方,用身體鉗住她的四肢,不讓她亂動,就這樣冷冷地瞪著她看,也沒有著急占有她,而是繼續質問:“說,你心裏到底有誰?”

“你放開我。”即使四肢被鉗住住,身體無法動彈,她還是在努力抗拒,心裏惱火得很,已經有種衝動想和眼前的魔鬼拚了。

“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是不是看到比我好的男人就想投入他的懷抱之中?”即墨無軒粗暴地搓擠掌心的飽滿,兩眼裏的怒火更甚,此時全然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

被人罵是‘水性楊花’,千蝶舞也火大了,不再奮力掙紮,而是強烈反駁,“你哪隻豬眼看到我水性楊花了?我隻不過是和別的男人聊了幾句,大家初次見麵,認識認識,打點招呼,難道也有錯嗎?在你眼裏,是不是和男人說話的女人都是水性楊花的?”

“既然隻是聊幾句,你又怎麽知道他是個不錯的人,還是個如意郎君?”

“與其問我這樣的問題,你不如拿自己和別人比一比,看看你的優點有多少,缺點又有多少,哪裏比得上人家,又哪裏不如人家?你除了有錢之外,你還有什麽?”

“你……”

“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你除了有錢之外,什麽都沒有?如果你不是因為有幾個臭錢,我看你什麽都不是。你其實是個很窮的人,窮得知剩下錢了。”

即墨無軒本來火氣就大,他需要的是安撫,不是頂撞,然而被千蝶舞這樣一頂撞,致使他身體裏的怒火全數爆.發,臉上猙獰至極#已屏蔽#

胸部傳來的疼痛,讓千蝶舞忍不住痛叫了出來,“啊……”

可是她的痛叫聲並沒有得到他任何的同情,將手中的肚兜扔到床下之後,又動手將她身上僅剩一件的褻褲撕掉,也一並扔在地上。

撕……布塊被撕破的聲音再次響起。

此刻,她美麗的桐體活靈活現的亮在他眼前,即便是黑暗也無法遮擋她的美麗,窗外的雷光時而將她點綴得更美。

這樣的誘.惑,他再也禁不住,稍微起身,利索的將自己身體的束縛除去。

因為即墨無軒起身去脫衣,千蝶舞得到了一點的自由,想趁機逃離,於是快速的從床上爬起,可是……

即墨無軒衣服剛脫到一半就看到床上的女人要逃,於是用力將她推回,繼續脫衣,然後再也不給她有起身的機會,直接傾身而下,狠狠地騎在她身上,兩手將她的雙手壓在床上,不讓她亂動。

“即墨無軒,你這個人渣,放開我。”無法逃脫,她隻好掙紮罵人,然而他們兩人此時都**,她越是掙紮,和他身體的碰撞就越是頻繁,殊不知此舉更是刺激他的雄性。

他無視她的掙紮,忍住體內因為她的掙紮而點燃的浴火,冷邪地對她說:“我說過,我會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然後把你吃掉,而且要吃就吃最飽,你不笨,應該知道這句話的真正意思。”

“你無恥。”她當然知道這句話的真正意思,看來今晚她的身體要承受前所未有的痛苦了。

隻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第一次在是被一個魔鬼奪走。

“無恥嗎?我是你的丈夫,要你的身子那是天經地義的事,你居然說我無恥?如果現在騎在你身上的人是莫飛羽,你是不是就不覺得他無恥了?”

“我懶得和你這種人渣說道理,你放開我。”

他就是不放,還俯首而下,聞著她身體散發出來的清香,陰邪地說:“我現在決定,不等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了,我現在就要吃掉你,就算是啃骨頭,我也要啃個飽。”

千蝶舞聽到這話,渾身一震,身體裏填滿了恐懼,使出吃奶的勁,抽回到壓著的手,然而不知是他放輕了力道,還是她力道變大了,居然抽回一隻手,於是狠狠的往他臉上甩個耳光子。13acv。

啪……響亮的巴掌聲,仿佛與窗外的雷聲融為一體,很是明顯。

被打了一巴掌,即墨無軒身體瞬間僵硬不動,冷眼瞪著身下的女人#已屏蔽#

窗外的雷雨已經停下,但屋裏的床榻上,依然下著狂風暴雨。

#已屏蔽#

然而在身體得到大半飽的滿足之後,他才意識到自己今天太過度,可是事已至此,他沒有後悔的餘地,於是伸出手,心疼的觸摸旁邊女人的臉,撥開她額前濕噠噠的劉海,在她唇上溫柔一問,然後抱著她入睡,臉上略微掛著興奮的笑容。

早知道她怎麽好吃,新婚之夜的時候他就不該涼著她。

送上一張肉肉,依依捂臉害羞的跑開(先一更,還有一更下午更,(*^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