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語,你怎麽過來了?”宋笑南又瞬間變回了那個溫潤如玉的樣子,看著羅詩語,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來。

羅詩語的神情中帶著淡淡的哀傷,看得宋笑南心中一陣抽緊,隨即就明白了過來。

“我聽說,你大哥定親了?”羅詩語的手,絞著手絹,看著宋笑南的神情,充滿了哀傷。

宋笑南一時不知道怎麽回答,看著她的樣子,又不忍傷害她,隻是淡淡的點了個頭。

“他居然都不告訴我……”羅詩語的聲音淡淡的,低低的,卻讓人心疼。

沒錯,宋笑南喜歡羅詩語,從小就喜歡,一直以來是青梅竹馬,可是,羅詩語喜歡的,卻是宋笑北。

擦完臉的林珍珠,躲在門背後,看著這狗血的一幕。

這個女人,難道就是自己未來的情敵?

看宋笑南那副憐香惜玉的樣子,怎麽就沒有對自己這麽和顏悅色過?

想起來,林珍珠心中有些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不過她透過門縫看過去,看到那對俊男美女站在一起,一個表麵上看上去溫潤如玉,一個表麵上看上小鳥依人,真真是郎才女貌。

再看看自己,一身丫鬟的裝扮,圓圓的臉上有兩個酒窩,頭發就簡單的雙髻,再怎麽比,也隻能氣死人!

原來宋笑南喜歡的這樣的女人,難怪會老看自己不順眼,難怪……

那那個吻算什麽啊?

懲罰?!

對哦!

人家都說了,是懲罰!

越想她心中越酸,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她甩甩頭,坐到書桌前,幹脆做起賬目來。

時間在慢慢的過去,到天快黑的時候,林珍珠翻的,還是那一頁,滿腦子裏晃蕩的,都是先前看到的一幕。

甩甩頭,在賬本上寫上,宋記綢莊宋笑南宋笑南宋笑南……

待她回神的時候,才發現,賬本上居然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宋笑南三個字。

心中越發的煩躁起來,自己這是怎麽了?

他是惡魔!是瘟神!是你要推倒的人!

林珍珠,你清醒一點!你今天的任務,是把這堆賬目做完,不然的話,那個惡魔又要想辦法折磨你了!

帶著這種想法,林珍珠在書房中待到了月亮高掛。

宋笑南帶著羅詩語,在院子中逛了一圈後,終於是帶著羅詩語找到了宋笑北。

“小語來了?聽說你前一陣搬家了?”宋笑北停下手中的事情,溫和的看著羅詩語。

“恩,是啊,大哥,所以我這次回來都沒有地方可住,我最近可不可以住到宋府來啊?”羅詩語一看到宋笑北,立即揚起一個滿足的笑容,溫柔無比。

“當然可以啊!小語想住到什麽時候都行!”宋笑北抬起頭,對羅詩語笑了笑,立即把羅詩語震在當場。

宋笑北幾乎不怎麽笑,可是每次對羅詩語這個妹妹的女孩,總是會露出一個微笑。

他不笑則已,一旦笑起來,他身上的那股嚴肅的氣息,就會消失無蹤,那個笑容,溫暖人心,比宋笑南還要有魅力,隻是,一般的人看不到而已。

興許是因為這個笑容,羅詩語就喜歡上了他。

“多謝大哥!”羅詩語笑著,隨後走上前去:“大哥在做什麽?”

“哦,看一下今天商鋪的情況!”宋笑北抬頭,溫和的答道。

“哦!那宋大哥可以教教小語不?”

“小語學來做什麽?”宋笑北抬頭,笑著看著羅詩語,像她這樣的女孩子,該是在閨房中讀書寫字繡花。

“也許,以後用得著也不一定!”也許以後自己可以嫁給你,就算是個妾室,她也不在意。

“嗬嗬,好啊!”

宋笑南站在房間中,看著他們一言一語,旁若無人,不禁覺得心中有些苦悶,自己就好像是個陌生人一般。

他悄悄的退出了房間,將那個房間留給了宋笑北和羅詩語。

為什麽他喜歡的人,目的都是大哥呢?

羅詩語是,林東陽也是!

等等!

坐在酒坊中,微醉的宋笑南突然抬頭睜大了眼睛,自己什麽時候喜歡林東陽了?

笑話笑話!

罷了,還是回去看看,那個丫頭有沒有好好的做自己交代的事情。

當宋笑南回到宋府的時候,府中的人基本都已經睡了,唯獨他的書房之中,還亮著燭火。

他的心中一陣溫暖,嘴角乏起一個笑意:“這丫頭,還真聽話!”

哪知道他推開門的時候,卻被林珍珠給鬱悶到了,這個小奴隸哪裏聽話了,趴在桌子上,睡得正熟!

他走上前去,看了看那個微微皺眉,砸吧著嘴巴的丫頭,再看看她麵前的賬本,不禁伸出手,摸了摸她柔順的頭發。

隻是,剛一摸上去,手卻突然頓住,許是她的黑發太過柔順,居然有一種摸進了自己心的感覺。

無奈的笑笑,將林珍珠抱起,放到軟榻之上,給她蓋上了一條薄被。

雖然是自己的奴隸,也的好好的珍惜著用才是。

他這樣想到,再次回到書桌,明早大哥還要查賬,自己還需要把賬本對完。

這就是他,宋府的二少爺,看似很閑,其實,總是很忙。

他坐到書桌前,再一次愣在當場,那個賬本上,密密麻麻寫著的,分明是他的名字,再一看,周圍還有散落的紙團,打開一看,也滿滿的都是自己的名字。

心中一陣暖流流過,緩緩的流遍了全身。

難道說,這個小丫頭對自己動情了?

可是,自己好像並不討厭!

“爹~女兒心裏好難受……”睡夢中的林珍珠,囁嚅著說出這句話來。

宋笑南再次一愣,隨後苦笑,這丫頭哪裏是動心啊,分明是因為自己整她整的厲害,心中恨的要死,這才寫滿了自己的名字吧,他都可以想象,寫他名字的時候,這丫頭是如何的咬牙切齒。

收起那幾張紙,他翻開賬本,一頁一頁的核對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當初升的太陽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照進這個書房中的時候,宋笑南合上賬本,揉揉自己的眼睛。

本來以為那丫頭在自己的壓迫下做事,肯定會趁機報複,那知道,那賬目居然做的一點都不錯,害他白白的又重新查了一晚上。

軟榻上的林珍珠翻了身,那薄毯從她身上滑落下來,宋笑南歎口氣,上前,幫他撿起薄毯,蓋在她的身上。隨後抬頭,卻是再也移不開自己的眼睛,昨夜天黑,沒有注意到,今早才發現,林珍珠那張圓潤的白皙的臉上,滿滿的印著反的三個字:宋笑南!

那張嬌豔欲滴的紅唇,砸吧著嘴唇,還微微的皺著眉。

鬼使神差的,宋笑南看著那張紅唇,再度俯身,想要輕輕的吻下去。

“討厭~”身下的人突然傳出兩個字,嚇了宋笑南一跳,自己剛剛做的,好像是傳說中的情不自禁?!

還被發現了?

那自己以後怎麽在這個丫頭麵前訓她啊!

慌忙起身,卻發現林珍珠並沒有醒來,而是砸吧了兩下嘴,睡得正香。

好啊!居然做夢都說自己討厭,那他就討厭給她看好了!

他俯身,狠狠的吻上了林珍珠的唇,一如既往的香甜,一如既往的像是有癮一般,令人舍不得離開。

“嗯嗯~”林珍珠正睡得香,突然覺得自己的嘴唇上冰冰涼涼的,不一會兒又變得火熱,之後居然變得呼吸困難。

連續掙紮了幾下,終於是百般不情願的從那個甜美的,自己翻身做主人,正在奴役著宋笑南的夢裏醒過來。

一睜開眼,陡然的瞪大眼睛,自己眼前這個大腦袋是誰?

還在親自己?

“啊——”林珍珠一使勁,猛的掀開宋笑南。

“啪——”宋笑南一下子飛了出去,甚至是砸爛了一張凳子,發出巨大的聲響。

宋笑南皺皺眉,背後傳來巨大的痛楚,他強忍著,硬是沒有讓自己叫出聲來。

再一看那個林珍珠,看著自己的雙手,愣愣的,她怎麽就忘記自己力大無窮了呢!!!

慌忙跑上前去:“二少爺,你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有采花賊偷襲!”

宋笑南挑挑眉,居然把自己當采花賊!

他的小奴隸,膽子不小嘛。

他不怒反笑,露出一個溫和無比,溫柔的化出水來的笑容,看得林珍珠蹭蹭蹭的往後退了三步。

“二少爺,奴婢錯了!”

“錯了?錯在哪裏啊?”宋笑南繼續微笑著,那笑容,看上去無害到了極點,可是卻也讓林珍珠的心裏,突突的跳個不停。

她知道,這是大魔王發難的前兆。

“二少爺親奴婢,那是奴婢的榮幸,奴婢不該推二少爺的,如果再來一次,奴婢一定乖乖的不動,絕對不把二少爺當采花賊!”林珍珠連連解釋,可是這解釋停在宋笑南心裏卻又不是滋味。

他挑挑眉,繼續微笑。

“錯,翠花,剛才二少爺那是叫你起床,身為一個奴隸,起的居然比本少爺還要晚,你說本少爺該怎麽懲罰你啊?”宋笑南繼續溫柔的笑著,緩緩的靠近林珍珠,那個看似無害的笑容底下,林珍珠卻看到一個惡魔的麵孔。

“二少爺!”危急時刻,她大叫一聲,急中生智的說:“二少爺,奴婢有一計,能讓二少爺達成多年來的心願!”

宋笑南微笑著,坐在旁邊那張完好的凳子上,在林珍珠看不到的角落裏,伸出手,揉了揉剛才被撞到的地方,這丫頭力氣真大,以後自己還怎麽和她親熱!

剛一想到這裏,宋笑南又是一愣,看來自己真的魔杖了,竟然想這些。

“哦?本少爺有什麽未了的心願啊?”宋笑南揉著後背,前麵卻是笑的若無其事。

“奴婢可以幫二爺把昨天來的那位小姐追到手!”林珍珠信誓旦旦的說,雖然說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麽,心中突然刺了一下,有點痛,但是她一甩頭,無視!

宋笑南那萬年不變的溫柔的笑意,頓時就僵在了臉上。

小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