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微微的一愣,自己好像又笑了。

您隻要多笑笑,一定會很多人喜歡你!

也罷,反正這丫頭也挺有意思。

剛剛洗完臉的林珍珠,在後院極度的鬱悶,丟死人了,人家還以為她暗戀宋笑南那個大白癡來著,難怪他不讓自己洗臉,原來是故意的!

那昨晚的那些紙張他不是看到了?

哎哎哎,丟死個人了啦!

林珍珠難為情的踢著麵前的那棵樹,震得樹上的鳥兒紛紛的逃離。

“翠花……”惡魔的聲音,林珍珠渾身一顫,打了個激靈。

完了完了,剛剛還得罪了他的心上人。

“誒~二少爺,有什麽要吩咐奴婢的嗎?奴婢一定盡力完成,完不成,創造條件也要完成!”立即轉身,先前的惱怒一閃而過,換上的一貫的諂媚的笑容,那兩個小小的酒窩,加上那雙笑彎彎的眼睛,真的有把人陷進去的衝動。

“既然你這麽喜歡我大哥,我覺得考慮你的建議,把你暫時借給我大哥當貼身丫鬟!”宋笑南咳嗽了一下,掩飾了一下自己剛剛沉迷。

“真的?!”林珍珠的眼睛猛的瞪大,掩飾不住的驚喜。

宋笑南看得一陣鬱悶,她就這麽像逃離自己的身板?

怎麽可能,他才不準!

他隻不過是暫時支開她,想要明白自己的想法罷了:“別高興的太早!雖然我說暫時借你出去,但是你不能打我大哥的主意,不準勾引我大哥,還有,我叫你做什麽,你也一定的做,不然的話……”宋笑南一邊露出一個魔鬼式的笑容,一邊從懷裏拿出一張紙來。

那紙上,有林珍珠的手印。

林珍珠那張滿是驚喜的臉,頓時就焉了下來:“是!奴婢一定身在曹營心在漢!一定不辱使命!”

宋笑南挑挑眉,看著她懨懨的樣子,對自己無力反駁,這才又重新的恢複了心情。

盡管她去了大哥的身邊,但是,把柄還在自己的手上,自己還是隨時可以把她要回來,供他奴役,看著她每天變化多端的表情。

“好了,現在去飯廳侍候本少爺用飯!”宋笑南手中的這扇一揚,風度翩翩的離去。

“啊啊啊——二少爺!”一群花癡的婢女,遠遠的看著宋笑南,發出花癡的驚歎。

隻有林珍珠癟癟嘴,滿心的辛酸,你們真幸福,你們又怎麽會知道,這個惡魔的真麵目呢?

飯廳中,宋家兩兄弟和羅詩語坐在飯桌前,旁邊站著的,是剛剛換了主人的林珍珠。

看著滿桌的飯菜,她摸摸扁扁的肚子,咽了咽口水。

“宋大哥,那個婢女是你的貼身丫鬟嗎?”羅詩語還是問了出來。

宋笑北轉身,剛好看到那個咽口水的林珍珠,隨後淡淡的答道:“是啊!那個,你過來,一起吃吧!”

“真的?!”林珍珠一聽,二話不說,跑到宋笑北的身邊就坐下,完全沒有注意到宋笑南那又笑的溫柔無比的臉。

羅詩語的臉上,猛的就僵在了臉上,原來不但是貼身丫鬟,還如此的特別,居然和主人同桌吃飯。

宋笑南看著林珍珠,生怕他露餡,於是輕輕的咳嗽了幾聲。

“二少爺你怎麽了?是不是昨晚通宵著涼了啊?”林珍珠抬起頭,嘴裏包滿了飯菜,有些擔憂的看著他。

“怎麽,笑南,你昨晚上通宵了嗎?”宋笑北看了看臉上微笑一點變動都沒有宋笑南,問道。其實想想,那麽多賬本,通宵也不為過。

“笑南,你也這麽辛苦嗎?”羅詩語儼然是覺得這個宋府是宋笑北一個人在撐,其實不知道除外洽談,羅列賬目,擴展範圍,都是憑著宋笑南這張萬年不變永遠看上去是在微笑的臉。

“其實也沒什麽,這是第一次而已!”宋笑南繼續微笑著,十分溫柔的看著林珍珠。

“宋大哥,這是個我做的……”

“啊……”羅詩語的筷子剛剛準備夾起一塊荷包蛋,林珍珠的腳就被猛的踢了一下,驚的她叫出聲,一抬頭看見宋笑南那個溫柔無比的笑意,頓時渾身一陣哆嗦,差點把嘴的飯菜給噴了。

“啊!大少爺,來嚐嚐個,據說長期勞累的人,不適宜一大早吃油膩的東西!”林珍珠夾起一個小小的水晶蒸餃,放到宋笑北的碗裏,言下之意就是,那個煎的荷包蛋太油膩了。

羅詩語的筷子停在荷包蛋前,夾也不是,不夾也不是,心中有一種鬱悶,在慢慢的衝脹著胸間。

“咦!二少爺,你熬了夜,多吃點雞蛋,對身體好!”言下之意就是,羅詩語,你快夾給宋笑南吧。

“對啊,笑南,你嚐嚐!”說完,羅詩語那塊本來準備夾到宋笑北碗裏的蛋,轉手就進了宋笑南的碗裏。

一場早飯,吃的人人心中各懷鬼胎。

一方麵打擊了羅詩語的士氣,將情敵趕離宋笑北的身邊,另一方麵,撮合宋笑南,自己做了這麽偉大的業績,宋笑南多少應該有點良心發現了吧。

說不定那個魔王一良心發現不要挾自己了呢?

可是,為什麽宋笑南看著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了呢?

打個哆嗦,趕緊收拾碗筷。

“宋大哥,你今天要出去嗎?我賠你去好不好?”羅詩語明白白天宋笑北基本都不在宋府,而是去各處查看商鋪。

林珍珠的耳朵一尖,停下收碗筷的手,笑嘻嘻的湊上前去:“大少爺,今天你要用的東西,小婢已經為大少爺準備好了,一會兒我就跟著大少爺出去收賬!哦,對了,羅小姐啊,今天二少爺好像沒有事呢,不如你叫二少爺陪你去逛逛?”林珍珠非常好心的提醒著,還回頭,對著宋笑南報以一個甜美的笑:“二少爺,是吧!”

宋笑南看著林珍珠,瞥見她拉著宋笑北衣袖的手,頓時心中就一股無名的火往上湧,隻是臉上笑得更加的溫柔,聲音也極盡的柔和,生怕擾了人一般:“翠花啊,我書房有個東西,要交給今天大哥去巡查的店鋪,你一會兒到我書房中來取吧!”

林珍珠渾身一個哆嗦,不由自主的拉緊了宋笑北的衣服。

宋笑北看了林珍珠一眼,才知道原來她叫翠花,隨後說道:“翠花,你跟二少爺去吧,我在門外等你!小語,我晚上再回來陪你,可好?”

羅詩語臉上的笑容,頓時漾開,雖然激動,卻不失禮儀,依舊是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連高興,都是這麽的端莊:“恩,宋大哥不用管我!”

林珍珠抬頭,看向宋笑南,才發現,宋笑南正看著羅詩語。

心中一陣鬱結,天啊,這是什麽樣複雜的關係啊!!!

好在今天跟宋笑北出去,一天都不用受宋笑南的折磨,總算是安下了心。

“翠花,還不快跟來?”宋笑南繼續微笑著,把眼光從羅詩語身上移了過來。

“二少爺啊,我先收拾好碗筷,再洗好碗筷,再過來,你看可以嗎?”能拖一時是一時,他笑得這麽恐怖,肯定不會有好事。

“這樣啊……”宋笑南說著,不經意的扯出一張紙來,頓時就讓林珍珠白了臉,瞬間換上諂媚的笑:“哎呀,大少爺,你在門外等我,我馬上就來!走吧,二少爺,我們去取你重要的東西!”盡管百般的不願,可是,自己的把柄還握在人家的手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一進書房,門哐的一聲關上,嚇得林珍珠一個激靈,緩緩的,裝作不經意的,朝遠離宋笑南的地方移去。

宋笑南又怎麽會看不出她的目的,緊緊的逼過去:“林東陽,你是不是忘記我說的話了?我是叫你呆在我哥的身邊,滿足你想要觀察的,可是沒有叫你如此大獻殷勤,你是不是看上我哥了?”宋笑南持續柔和的聲音,聽得林珍珠心中的恐懼更盛。

“二少爺,您絕對誤會了,奴婢對您,那絕對是忠心耿耿,絕對毫無異心,所謂一女不侍二夫,啊,錯了,一奴不侍二主,奴婢絕對是為了二少爺著想!”沒有骨氣的繼續後退,那個在蘇州城裏耀武揚威的林珍珠,在宋笑南這個惡魔麵前,就像是隻小羊羔一般。

“哦?你的表決不夠忠心啊,看來,本少爺還是要好好的懲罰你,讓你深深的記住!”說完,宋笑南就猛的靠近,那近在咫尺的感覺,讓林珍珠都感受到了宋笑南的呼吸,接下來,他不是又要吻她了吧,心突突的跳,臉上的溫度急劇的升高,不行,不行!

在這樣,自己真的淪陷了!

“啊——”林珍珠伸出雙手,朝宋笑南猛的一推,一下子就把宋笑南推了出去。

可憐的宋笑南,本來就是一介書生模樣,加之一夜未睡,又怎麽敵得過這個力大無窮的林珍珠,於是乎,華麗麗的撞上了牆角,然後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