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個大漢的表情,他就知道,怎麽著,妞妞也和自己脫不了關係。

他不急,他有的時間。

朝著離徐府最近的路走去。

那大漢抱著妞妞,緊張的四處張望,確定沒有看到宋笑南了,這才帶著妞妞回到徐府去。

“徐叔叔,你幹嘛那麽緊張啊,他剛剛正準備告訴我,我爹是誰呢?”妞妞十分的不滿,其他的小朋友都有爹,她卻沒有!

“這個問題,你問你娘比較合適!不過,叔叔告訴你,你娘最討厭的就是那個人,你可千萬不要告訴你娘你今天遇到了誰,不然的話,你娘的巴掌打起來可是比較痛的!”林珍珠什麽優點沒有,就是力氣大,想幾年前,徐府上下那麽多大漢,被她一個人撂倒,導致三年前她從宋府出來的時候,還舉家搬到徐府,徐府的人都不敢吭一聲。

現如今,徐府雖然掛著的還是徐府的牌子,但是,早已經叫做林府了。

而那群膘猛而又猙獰的大漢,此刻全都像是小綿羊,淪為了林府的下人。

哎,其中的血淚史啊……

妞妞也明顯一縮,她誰也不怕,就怕她娘!

“我知道了!”

徐府地大門吱呀一聲被打開。從門裏探出一個腦袋來。妞妞立即高興地叫了一聲:“舅舅!”

“扭扭回來了!今天怎麽樣。玩地開心嗎?”那個男子高興地抱起妞妞。捏了捏她地鼻子。

妞將胖乎乎地手指堵住林東陽地嘴。四下張望。

“哈哈哈……放心。你娘現在不在。她去你表舅家了!”男子愉快地笑了起來。隨後大門被吱呀一聲關上。再也聽不到聲響。

不過。躲在暗處地人。嘴角上確實掛了一個詭異地笑容。

剛才他見到地那個。和林東陽長地一模一樣地人。不可能是錯覺。

最討厭的那個人是自己

宋笑南啞然失笑,這一次,他不會放過他的小奴隸後。居然不負責任,始亂終棄?!

宋笑南終於明白為什麽自己找了三年,都沒有找到人,原來,他要找地人,一直都在他的眼皮下,帶著他的女兒。在他大力搜索的情況下,活的逍遙自在。

她可知道,這三年來,他自己是怎麽度過的?

難道她就一點都不曾聽說?

果然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地方,他怎麽也想不到。她居然是住在那個人人都退避三尺的徐府之內,也難怪他會找不到人。

不得不說。他的小奴隸,很聰明。

翌日。當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徐府地隔壁就異常的熱鬧,人來人往。

原來住在那裏地住戶,突然之間就連夜搬走,而那戶人家不過才搬走不到一日,一大早,就有人搬東西進去,好不熱鬧。

隔壁的人搬走了呢?我們去看看好不好?”妞妞一大早就跑到林珍珠地房間之中,爬上林珍珠的床,掀開她地棉被。

林珍珠還是熟睡之中,一手將妞妞揮下床,然後咕隆著說:“等我睡醒再說!”

妞妞從地上爬上去,癟癟嘴,等娘睡醒了,都大中午

她眼睛一亮,就朝後院跑去。

後院的圍牆和隔壁是共用的,隻要越過那道牆,就可以到隔壁家。

剛好牆下有一個小洞,一般的人是爬不過去的,但是,妞妞不過兩三歲大,爬過去確實很容易。

她幾下就爬到了隔壁,前麵明明忙的不可開交,可是這後院卻是出奇的安靜。

妞妞拍拍身上的灰塵,就要朝前麵跑去。

她比較好奇新來的人家是誰,有沒有好玩的東西。

“妞妞……”她剛剛拍了身上的灰塵,就聽見一個聲音叫她的名字。

抬頭一看,卻是昨天的那個壞人。

眼睛一瞪,想起昨天徐叔叔的話,就要跑回去。

“妞妞不想知道你的爹是誰嗎?”一句很有誘惑的話,讓妞妞轉過身。

雖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但是,沒有爹對一個小孩來說,還是十分的失落的。

“你知道?”

“當然,隻要妞妞陪我,我就告訴你!”宋笑南繼續誘導著。

“那有好東西吃嗎?”妞妞眨著眼睛,她聽徐叔叔說,這個壞人是開天香樓的,天香樓她知道,很好吃。

“當然有!”宋笑南失笑。

吧!但是你不能對我做壞事!不然我就要走!”妞妞最終受不了誘惑,點頭答應了。

“嗬嗬,我隻對你娘做壞事,不會對其他人做壞事!”宋笑南一把抱起妞妞,就往前廳走去。

“為什麽?”妞妞聽說這個壞人要對自己的娘做壞事,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她家裏一屋子的人都不敢對娘怎麽樣,麵前這個小白臉的壞人,能對娘怎麽樣?

“因為我是你爹,爹當然隻能對你娘做壞事……”宋笑南的微笑漸濃。

可憐的妞妞,不過兩三歲大的小孩,就這樣被忽悠著,將自己的娘出賣了。

到最後居然和宋笑南玩得十分的開心,又吃了好多好吃的東西,還累得睡在了宋笑南的懷抱之中。

睡著之前的她,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爹和娘都有就好了。

夕陽西下,隔壁地徐府忙的翻了天。

“你們怎麽做事地啊。妞妞不見了,你們居然一個人都不知道!”林珍珠叉著腰,看著麵前的一幹人等,氣的說不出話來。

“還不快去給我找,找不到。你們會死的很難看!”林珍珠的怒火對著麵前地人一陣狂轟亂炸。

“女兒啊,你不要急,妞妞那麽聰明,一定會沒有事的!”林員外雖然也急,卻比林珍珠冷靜的多。

“爹啊,那是你外孫女不見了。我能不急嗎?”

妞找到了!”林東陽拿著一封信跑進來,院子裏的一群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哪裏哪裏?”林珍珠一把上前,提起林東陽的衣領,著急的問。

“這是隔壁送來地信,說妞妞到隔壁去玩了,現在困了還在睡覺,叫姐姐你一個人去接她!”林東陽拿著那張紙條。覺得十分的奇怪,幹嘛叫林珍珠一個人去呢?

不過他不擔心,他那彪悍的姐姐,相信沒有人能威脅到她。

林珍珠一把拿過紙條。這才想起自己早上睡覺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聽到妞妞告訴她。隔壁搬了新的人家。

這個死人,敢一個人亂跑。看自己抓她回來不好好的打一頓,害她擔心了一天!

林珍珠氣勢洶洶地衝出門。就要忘隔壁去,看得一眾人等鬆下一口氣,拍了拍胸脯,趕緊溜走,避免一會林珍珠回來後,怒火會燒到自己的身上來。

林珍珠雖然氣勢洶洶的闖到隔壁的大門前,但是臉上地怒氣還是一收,畢竟她的怒氣是衝著妞妞,不是衝著這隔壁地人家,人家好歹還幫忙照顧

於是,她仰起笑臉,輕輕的叩門。

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一個小廝模樣地人探出頭來,看到林珍珠站在門前,立即笑的像一朵花,讓林珍珠看著覺得像妓院地老鴇一般,讓她渾身打了個哆嗦,這種感覺多久都沒有了,以前隻有遇到宋笑南的時候她才會有這種感覺。

“你好,我是妞妞的娘親,我家妞妞前來打擾,實在是不好意思!”林珍珠雖然心中有種毛的感覺,總有點想逃,但是無奈,妞妞還在裏麵,隻好硬著頭皮賠笑。

二少奶奶啊,請隨我來!”小廝恭敬的叫了一聲,隨後領著林珍珠往裏走。

二少奶奶?!!

“你認錯人了吧,我不是什麽二少奶奶……”林珍珠跟在後麵,心中越跳越厲害,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著她。

小廝並沒有理她,而是帶她到後麵的一個廂房門口,一句話不說就離開了,搞得林珍珠莫名其妙。

她站在那個房門口,猶豫著要不要推開。

從來做事幹幹脆脆的她,不知道為何,此刻心中卻是有一點害怕。

仿佛屋子裏有什麽無形的黑暗在籠罩著她。

她顫巍巍的推開門,卻現屋子裏沒有人,這才舒了一口氣,拍拍胸口,然後小心的往前:“妞妞?”

她才剛剛踏進去,門突然被猛的關上,林珍珠心中一驚,轉頭一看,就看見那個她日思夜想的人微微的扇著手中的折扇,一如既往的笑的溫柔的過分。

他在生氣?!

在看到那張臉那個笑容的時候,林珍珠的心就在那一刻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心中那久違的痛楚,就像是千把刀一般,一刀又一刀的捅著她的心房。

她看著他,眼底有太多的感情,有太多的話語,可是,什麽都不能說,因為,他們已經陌路人了。

“多謝這位公子收留我家妞妞,煩請公子告訴奴家,妞妞現在在哪裏?”林珍珠收住自己的情感,看著宋笑南,說的十分的得體。

“怎麽,翠花,不認識我了?”在聽到她的稱呼,看到她裝作不認識的表情,他的心中的火就更盛。

他想她,想得都要瘋了,找了整整三年,再一次重逢,他恨不得就將她揉進自己的懷中,狠狠的懲罰,再一次重溫那個醉酒的夜晚的事,可是,她居然裝作不認識他!!!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