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準!”林珍珠馬上就想到是宋笑南的歪點子。

宋笑南挑挑眉,隨後說:“妞妞,你娘不要我們父女兩了,我們兩好可憐哦!爹被你強暴後拋棄,現在……”

是暗示,一聽到暗示,妞妞立即哇的大哭起來。

“宋笑南,你在孩子麵前說什麽?誰強暴你了!明明就是你……”林珍珠話還沒有說完,立即就明白自己的家人是怎麽被騙了。

怎麽看他都是良家公子,怎麽看自己都像是惡霸,還前科累累。

家要嘛!”妞妞拉著林珍珠的手,扭來扭去。

“好好好!”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一聽說林珍珠答應,妞妞立即就拉著宋笑南的手進了屋,還自己乖乖的爬上床。

睡中間,我睡裏麵,爹睡外麵!”這全是爹的指示啊!

“妞妞,你睡中間!”

“怎麽,又不敢了?還是你擔心你會對我做出什麽事來?”宋笑南在適當的時候,就冒出一兩句來,嘴角還掛著看不起林珍珠的笑意。

“有什麽不敢!哼!”

於是。這一晚。出現了詭異地三人同睡一床。

雖然說妞妞是被宋笑南指使。但是。她很高興。躺下也很快就睡著了動也不敢動。而宋笑南睡在旁邊。可就不會那麽老實。他本來就是有目地地。

這不。算著妞妞差不多睡熟了。他地手就搭上了林珍珠地腰。林珍珠一驚。緊張地問道:“你要做什麽?”

宋笑南一笑。將林珍珠樓得更緊。並在林珍珠地耳邊輕輕地吹著熱氣說:“噓——”

林珍珠馬上不敢大動。也不敢說話。因為妞妞還睡在旁邊。

“知道妞妞在你還想做什麽?”從白天和昨天的行動看來,宋笑南絕對不安好心。

不會做什麽地,我隻是想摟著你睡覺而已,就像以前一樣!”以前林珍珠當他貼身的丫鬟的時候,宋笑南總是會擠到她的丫鬟船上。摟著她一起睡。

“真的?”林珍珠疑惑的問。

“當然是真的!還是珍珠你希望我做點什麽?”宋笑南壞笑的聲音傳來,林珍珠立即連連搖頭。

“假如以後每晚都可以這樣摟著你睡覺,就好了!”宋笑南淡淡的聲音傳來,讓林珍珠的心中一震。

每晚?

那是一輩子嗎?

她仰頭,在黑暗中睜眼看著宋笑南。

宋笑南摟著林珍珠,在她地額上印上一吻,低聲的說到:好睡,我會好好守著你的!”然後就那樣抱著了眼睛。

林珍珠被摟著,趴在宋笑南的心口上,聽著他心間傳來的強有力的心跳,第一次覺得好溫馨,不由自主的環抱著他的腰,閉上了眼睛。

在半夢半醒的時候,聽到宋笑南在喃喃低語:“我真地好愛你,其實,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所以,我才喜歡欺負你。所以我才喜歡吻你!在你出現之前,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變得這麽的霸道和邪惡!可是,那天,我以為你喜歡上了大哥。所以才素後要和小語成親。如果不是那一夜,我都不會知道。原來你喜歡的人是我,可是你卻在那一夜之後離開了我。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嗎?我找了你整整三年,終於可以和你在一起了。要是能一輩子這樣和你在一起。該多好

宋笑南的聲音低低的,輕輕的,卻是一字一句的扣進了林珍珠的心房,讓她的心,是如此的震撼,心裏暖暖地,卻也微微的痛起來。

當她聽到宋笑南最後三個字地時候,淚水,忍不住就從眼睛裏流了出來。

因為宋笑南說:“我愛你!”

這一晚,林珍珠睡得格外的沉靜,一夜無夢。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林珍珠醒來,現自己還被抱在宋笑南的懷中之中,看著那張還,想起他昨夜地話,微笑不禁在臉上蕩開。

她的手緩緩地觸摸上宋笑南那張白皙的臉,忍不住在他地唇上輕輕的印上了一吻。

這樣地早晨,感覺真好!

什麽你和爹要抱著睡,不行,我也要!”妞妞早就醒了過來,看著林珍珠和宋笑南抱在一起,把她晾在一邊,撅著嘴十分的不滿。

宋笑南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看著一臉尷尬的林珍珠,用手支起身子,然後摟著林珍珠一翻身,就壓在了林珍珠的身上,俯身,低頭。

“不要!妞妞還在!”林珍珠趕緊拒絕!

“我什麽都沒有看見!”妞妞捂著眼睛,可是卻將胖乎乎的手指張開,偷偷的瞧著他們。

宋笑南在林珍珠的臉上印上一吻,隨後起身,一把抱起妞妞:“妞妞餓了嗎?爹去煮東西給你吃!”

看著走出去的宋笑南,林珍珠摸摸自己的臉,頓時又點失落,還以為他會像之前那樣,給自己一個深刻的吻,哪知道,如此的蜻蜓點水,難道昨天晚上她聽到的話是夢話?

有了第一天,就有第二宋笑南上了林珍珠的床,並且很自覺的睡到最裏麵,很快就沉沉的睡去。林珍珠的身子還是有些僵硬,但是明顯比昨次摟住她的時候,她已經不再掙紮,隻是不安的扭了扭身

“冷嗎?”宋笑南輕聲的問,極盡的溫柔。

明明不冷的,可是林珍珠就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到我這裏來!”宋笑南將自己的手伸出,將林珍珠攬在自己的臂彎之中。

再一次聽到宋笑南強有力地心跳,林珍珠的心頓時一陣安穩。

宋笑南的手。輕輕的拍撫著林珍珠的背,順著林珍珠的頭,輕輕的滑下。另一隻手,緩緩的撫摸著林珍珠的後背。

大手在林珍珠的身上不停地遊走,將自己的整個身子緊緊的靠著林珍珠。

這樣親密的接觸,讓林珍珠的心又劇烈的跳動起來。

在宋笑南輕柔的撫摸下,她忍不住呻吟出聲,腰身也輕輕的扭動,呼吸變得也有些急促,臉上的溫度更是急劇地升高。

宋笑南俯身。從口鼻裏呼吸出的熱氣,吹到林珍珠的臉上,讓她更加的難受。

唇瓣輕輕的觸到林珍珠的唇上,宋笑南一翻身,就壓在了林珍珠的身上,加深了這個吻。

林珍珠隻覺得一股熱浪襲來,卻是不由自主的抱緊了他的身子。

這個吻,不是誘惑,卻勝似誘惑。

直吻得林珍珠望乎了所就要燃燒之際,旁邊突然傳來妞妞的聲音,讓迷茫之中地林珍珠猛的清醒過來,一把推開宋笑南。

再一看妞妞,好在根本沒有醒,隻是說了一句夢話。

宋笑南微微地翹起嘴唇,他就知道,他的色誘是有用的,他就知道知道。林珍珠是抵抗不了他的魅力的。

終有一天,她會乖乖地回到自己的懷抱之中。終有一天,她會承認,她愛自己。

“珍珠……”宋笑南再次躺下,將林珍珠抱在懷裏,林珍珠動了一下身子。沒有拒絕。

“我愛你!”宋笑南在她地額上印上一吻,雙手抱住林珍珠的背。將林珍珠緊緊地摟在懷中。

“睡吧……”宋笑南微微歎氣的聲音傳來,聽得林珍珠心中一緊。同時對於中斷地事,有些微微的失落。

難道是自己春心蕩漾了?

她的身子緊緊的靠在宋笑南的胸前。感受著他身上傳來的男人的氣息,呼吸還有些不穩。

宋笑南的腿一搭,壓在了她的身上,緊緊的摟著她,睡了過去。

第二天清早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林珍珠卻不是像第一天晚上睡的那麽好了,兩隻眼睛濃濃的黑眼圈,神情憔悴。”宋笑南一腳醒來,看著神情如此憔悴的林珍珠,疑惑的問。

林珍珠的臉一紅,隨後說道:“今天晚上不準一起睡了!”說完,她爬起來,幾步就出了房門。

該死的!誘惑了自己一晚上,摟自己摟的那麽緊,讓自己還怎麽睡覺啊?

前幾天明明一看到自己就忍不住,昨天晚上都這樣了他居然還忍得住。

難道說,自己沒有魅力?

不然自己被抱在一個男人的懷裏,那個男人還對自己無動於衷呢?

看著林珍珠逃出去的背影,宋笑南的嘴角又慢慢的掛上一個笑容,林珍珠,我就不信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沒錯,這就是宋笑南的計謀,一計不成,再來一計。

他要讓林珍珠慢慢的對自己失去戒心,慢慢的靠向自己的懷抱。

宋大魔王這一招,叫欲擒故縱!

哎,可憐的林珍珠,之前的抗拒,到現在的自怨自艾,還完全不知道,已經中了宋大魔王的計了。

第三天晚上,果然妞妞和宋笑南都沒有再找林珍珠,可是這一晚,林珍珠睡得比前一晚還要不踏實,居然是一夜無為今天一天,宋笑南不但沒有吻自己,也沒有刻意接近自的就沒有來。

果然宋笑南都是騙自己的!

說什麽愛自己,其實肯定是衝著妞妞來的。

第二天早上再度醒來的時候,林珍珠的黑眼圈比頭一天還要厲害,整個人精神恍惚,火氣也大得很,嚇得妞妞都不敢說話了,隻敢自己一個人小口小口的喝粥。

為什麽呢?(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