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如果你喜歡笑南,我不會有什麽意見!”正當林珍珠興奮的時候,宋笑北的這一句話飄進來,生生的打斷了林珍珠再次想農奴翻身做主人的遐想。

“大少爺,二少爺喜歡的羅小姐,你也是知道的不是嗎?不也是因為這個目的,才叫我幫忙的嗎?”一想起宋笑南和羅詩語在一起的場景,林珍珠的心裏就一陣微抽,現在的她,不得不承認,拋開一切她刻意為之的因素,她是真的喜歡上了宋笑南,喜歡上了那個老是喜歡欺負她,喜歡懲罰她的大魔王。

“是嗎?你不知道有一種人,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喜歡欺負他嗎?你眼見的,未必是現實!笑南不過是因為覺得自己被冷落了而已……”從來沒有人打破宋笑南的那張笑臉,就算是羅詩語,可是林珍珠做到了。

如果不是林珍珠,也許他都不會發現,笑南還有如此的

喜歡欺負自己就是喜歡自

這種言論她可是第一次聽到,想起來,自己也蠻喜歡欺負林東陽的,可是這樣的喜歡與自己喜歡宋笑南是完全的兩碼事。

林珍珠發現,原本那個豁達,不拘小節。大大咧咧的自己,已經掉進了情這一陷阱。再也拔不出來了。

“大少爺,我不明白!”是地。她不明白!

“那好,我們繼續合作下去,你就知道了!”宋笑北回了一個林珍珠高深莫測的笑,那笑容,簡直比大魔王每次要想著方子整自己還要詭異。讓她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有點後悔剛才的那一番勸說。

當夕陽地光輝將人的身影拉得老長,宋笑南已經要幾近崩潰的邊緣的時候,一輛馬車才緩緩的停在了宋府地門口。

“二少爺!二少爺!大少爺回來了!”管家匆匆來報,大少爺終於回來了,簡直是解救宋府於水深火熱之中。

宋笑南地身影早就在管家說完之前。就匆匆地跑了出去。

宋府門口。宋笑北從馬車上一躍而下。臉上掛著柔和地笑意。隨後轉身。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車上地另一個人扶了下來。

“小心一點!”毫不掩飾地關切。任誰都聽了出來。

林珍珠臉一紅。隨後搭著宋笑北地手下了馬車。

這戲演地。在這麽多人麵前那麽親熱。

“翠花。過幾日我就吩咐人準備。我們早一些準備儀式!我現在還真真期待!”

“大少爺,不急地,不如等我回家再說?”

期待?!

宋府的人耳朵馬上就立了起來,看來大少爺是真地要娶翠花了。

宋笑南看著那親昵的二人,又聽得那一席話,心中更是隱隱抽痛,林東陽真地要嫁給大哥?!

“大哥!我有話對你說!”宋笑南幾步跑過去,拉起宋笑北就進了書房之中,羅詩語一看,緊跟其後。

書房之中

“大哥,你不可以這麽做!”宋笑南開口,就想要阻止這件事的發生。

“為什麽不可以?我倒是對這個丫頭很滿意!”宋笑北微笑著,看著驚慌地宋笑南,他就是在等著宋笑南發狂。

“因為她是……”為了阻止大哥的想法,宋笑南已經不惜想要說出事情的真相,因為他不想失去她。

“我知道她的身份!可我覺得這沒有什麽!”就是退婚,結拜為兄妹而已,這其實沒有什麽。

“那麽你要和林珍珠退婚?”宋笑南已經失去了最後的底牌,頓時覺得心中一陣抽空。

“這也未嚐不可,更何況,這也是翠花提出來的!”他的傻弟弟,不是一開始就抓住了林珍珠的把柄嗎?為何這些事還要他來說?他和林珍珠結拜為兄妹的話,對他也不會有什麽影響啊,自己都為他開路了,這個傻子還要什麽時候才明白呢?

“翠花提的?”宋笑南一陣落寞,他就知道,林東陽早就喜歡上了大哥。

“那恭喜大哥了!”說完,宋笑南落寞的走出了書房。

一出門,就看見站在門口的林珍珠,他的落寞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種一貫的溫柔的笑意,這個笑意,讓林珍珠摸不出他真實的心情。

“翠花,恭喜你了!”宋笑南一甩折扇,笑的玉樹臨愕然。

“這是你的保證書,你自由了!”宋笑南從懷中取出那張威脅了林珍珠數次的紙張,隨手扔向林珍珠,那紙張輕飄飄的飛舞著,最後打著旋兒,掉落在二人中間,看上去刺目的緊。

剛滿月恢複自由的喜悅,沒有農奴翻身的興奮,有的,居然是一陣又一陣的抽痛。

林珍珠俯身,緩緩的拾起那張紙,再抬頭,卻發現宋笑南已經朝另一個方向,大踏步的走去,那逐漸遠離的腳步,一步又一步的踏在她的心上,讓她有些疑惑,她答應和大少爺合作,為了那三百兩銀子,是不是做錯了。

為什麽此刻看著宋笑南的背影,覺得他是那樣的落寞,心裏是那樣的痛。

難道,宋笑南真的是喜歡自己?

不然的話,為什麽他的舉動如此的反常,難道是因為大少爺剛剛說了什麽。

“二少爺……”林珍珠直覺想要追上去,隻是,剛追過去,她的腳步就頓住,因為,宋笑南的那一頭,是溫柔的笑著的羅詩語。

“笑南,我有話對你說!”羅詩語款款走到宋笑南的身邊,臉上的表情帶著憂鬱,以前每每這個時候,宋笑南總是很擔心的問她什麽事,可是這次,宋笑南雖然笑著問了,卻不是以前的那種關切的態度。

“什麽事?”他微笑著,輕輕的搖了搖折扇,玉樹臨

“笑南,我要回去了……”羅詩語低頭,柔柔的說道:“可是,我舍不得這裏,舍不得你們回去以後,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來

“為什麽?”宋笑南一收折扇,看著麵前憂傷的羅詩語,發現他除了一種類似朋友間的關心之外,竟然沒有半點的男女之情了。

“因為,我回去之後,我爹就會幫我尋一門親事!我不想嫁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因為我已經有心上人了,可是……”羅詩語抬頭,欲言又止的看著宋笑南,眼底充滿了濃情蜜意。

“我知道,你喜歡大哥!”從小他就知道,因為大哥確實很優秀。

“不!我喜歡的人,是你!”羅詩語看著宋笑南,目不轉睛。

後麵跟上來的林珍珠,聽到這句話,身子一頓,竟再也邁不開腳步。

羅詩語喜歡宋笑南,她的目的達到了,宋笑南的目的達到了,可是為什麽,自己心中居然一點都沒有喜悅,一點都沒有如釋重負,相反的,心中像是被壓了千斤重的石頭,沉重的她喘不過氣來。

宋笑南不語,看著羅詩語,才發現,自己真的放下了,就算是現在羅詩語告訴他,她喜歡自己,可是自己的腦子裏,想的卻是林珍珠那張總是諂媚的笑著,露出兩個酒窩的臉來,你喜歡的,也是大

“笑南,我知道你也喜歡我,你願意娶我嗎?”羅詩語上前,拉住宋笑南的手,瞥見了後方的林珍珠,又補了一句:“不如我們和你大哥跟翠花一天成親可好?

林珍珠一愣,自己什麽時候要和宋笑北成親了,自己不是要和他退婚嗎?

宋笑南臉上的笑容一僵,突然想起之前的話,以及剛才林珍珠來這裏的目的,再看這羅詩語,既然娶不到喜歡的人,那麽誰都無所謂了,也正好圓了林東陽的心願,於是,他輕輕的點頭:“好!”

一個簡簡單單的好字,輕輕渺渺的傳到林珍珠的耳朵裏,讓她再也站不住,身子癱軟,靠在廊柱上,竟無一點力氣。

宋笑北的話給了她希望,讓她覺得,宋笑南也是喜歡她的,而剛才,她正是想追過來,告訴他真相,高深他,自己喜歡上了他,告訴他,自己其實是林珍珠,告訴他,她不要嫁給宋笑北了,她想嫁的人是他!

可是,一切不過是自己自作多情罷了!

宋笑南怎麽放下自己喜歡了十多年的羅詩語,來喜歡她一個一身蠻力,粗魯無比,長的也不怎麽樣,一點禮儀都沒有,更是不及羅詩語萬分之一的端莊,宋笑南怎麽可能會喜歡她呢?

她早該過了遐想的年紀,卻還是做了這樣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心中痛的撕裂,腦子裏一片空白,眼淚就那樣,緩緩的落下,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板從來就不曾哭過,而這一次,她居然比娘親死去的時候還要傷心。

她不知道宋笑南和羅詩語是怎麽樣離開的,隻是看到那二人有說有笑,極為相配的身影,遠離了她的視線。(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