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樓上倒黴的林珍珠,這一摔,比剛剛還要淒慘,那一地的雜亂的酒壺,順帶自己身上還拉了一個人過來,生生的讓自己一下子跌倒在地上,痛的齜牙咧嘴。

“混蛋!你給我起來!痛死我了!”那個一身酒氣的人壓著自己,讓她更是雪上加霜。

“翠花,是你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噴著酒氣,喃喃的叫出她的名字,讓林珍珠猛的一愣。

那個聲音她再熟悉不過,現在每聽一次,心口就要狠狠的抽一次。

隻是,這個聲音怎麽聽上去,那麽的低沉,那麽的痛心,讓她的心再一次揪痛起來。

“二少爺?!”她遲疑著叫出聲,難道他出了什麽事?還是因為太高興了,所以才喝了那麽多的酒。

“不要叫我二少爺,叫我笑南!”那個喝的醉醺醺的人霸道的壓著身下的人,一雙眼睛,在黑暗中,冒著不名的光芒。

他伸出手,緩緩的觸摸上林珍珠的臉,那樣的輕柔,那樣的心疼,那樣的愛憐。

那個動作,讓林珍珠那早已經下定決心的心,差一點再次淪陷。

可是,自己已經不能淪陷下去了,因為,宋笑南是不可能屬於自己的。

“二少爺,你起來,放開我!”她掙紮著,要爬起來。

“不!我不要!”喝醉酒地宋笑南。像個賭氣地小孩子一般。將林珍珠壓得更緊:“我要是放開你。你就會離開我。你會去大哥那裏。我知道!”

“我不要!我不放你!你是我地。你是我地!”說完。他一低頭。狠狠地吻上了林珍珠地唇。

這個吻。霸道得就像外麵突如其來地暴風雨。瘋狂地就像那卷起地千般浪一般。

那狂亂地酒氣衝擊著林珍珠。將她弄地暈頭轉向。

他連喝醉了也想懲罰自己開了林珍珠。得意得笑著。像個惡作劇成功地小孩子一般:“翠花不乖。所以要懲罰!”

林珍珠終於逮著空閑。使勁地呼吸著新鮮地空氣。

可是。卻因為宋笑南的那一句話,再次的忘記了呼

懲罰?

是啊,懲罰!

“二少爺,我是來贖回我的手鐲地!二少爺,你放開我好不好,我拿了手鐲就離開!”自己不能再玩這個懲罰的遊戲了,自己玩不起了。

“不!我不放你走!你是我的奴隸,我不放你走!”宋笑南霸道的緊緊的抱住林珍珠,讓林珍珠更是苦不堪言。背上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痛楚。

“二少爺,你忘記了嗎?你今天下午已經給我自由了,你忘記了嗎?”那張飄飄蕩蕩的保證書,落在地上的時候,他們的關係就結束了。

“沒有,隻要我不還你地手鐲,你就不會離開的,對吧,所以,我不會還給你了!”喝的醉醺醺的宋笑南。變得更加的無賴,因為,就算是喝醉酒的幻覺。就算這是在夢裏,他也不願意林珍珠離開。因為,至少。他現在真真實實的抱著她,不願意這個夢醒來。

“二少爺。你已經和羅小姐定親了,不可以這樣了,你放了我,好嗎?”林珍珠好言的相勸,卻說每一句話,都心如刀絞。

其實,以她的力氣,她完全可以一下子就掀開宋笑南,可是,她知道,此刻地上一地的碎片,掀開宋笑南,他就會像自己此刻這樣,被地上地碎片磕得生痛,她不願意。

“我說了,叫我笑南!叫我笑南!我不喜歡你和其他人一樣,叫我二少爺!”宋笑南有些歇斯底裏,露出從未有過的性情。

其實,從遇到林珍珠開始,他的性情就在變化,或許在遇到林珍珠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變得這麽地無賴。

林珍珠別過頭,不語。

“你就這麽想離開我嗎?”宋笑南的聲音變得涼涼地,說不出的傷感。

林珍珠依舊沒有說話。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可是,自己不是那個人,留在這裏做什麽呢?

“好!你要離開我,我偏不讓你離開!隻要你屬於我,你就永遠不能離開我了!”宋笑南那雙喝醉酒地雙眼,變得野性,變得有些瘋狂,變得充滿了。

“二少爺,你要做什麽?”林珍珠感到一陣心慌,有些想掙紮,卻發現,宋笑南卻先自己一步從她身上爬了起來。

不知道為何,心中卻是一陣的失落。

隻是,她地失落還沒有來得及感觸,猛的被一雙有力的雙臂抱起,她感覺到自己在黑暗之中移動,挺大宋笑南踢開一個又一個的障礙物,不知道要走去何處。

“二少爺,你要做什麽?!”宋笑南的步履不穩,但是卻死死的抱住林珍珠不鬆

“讓你屬於我!”宋笑南的聲音,低沉而又魅惑,那溫熱氣息吹拂在林珍珠的耳畔,讓她的臉轟的一下燒了起來,心裏也突突的跳起來。

她不想沉淪了,她不想了,可是,為什麽,為什麽宋笑南一個小小的動作,也能讓她不知所措,也能讓她心亂如麻。

早已經決定斷了,可是為什麽此刻又被帶起一點點的小小的希望。

林珍珠感覺身下一空,隨後被一下子摔到了一張軟軟的床上,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宋笑南的身體一下子就壓了過來。

“二少爺,你要做什麽?”林珍珠想要退縮,卻發現無處可退。

“我說了,讓你屬於我,你就不會離開我了!”宋笑南俯身,狂亂的吻吻在林珍珠的唇上,眼上,臉上,脖子上,一路向下。

“二少爺,你喜歡的是羅小姐,不是我!你這麽做,是會後悔的!”林珍珠早已經意亂情迷,隻是,她心裏還守著最後的底限。

“不,我喜歡的是你,我我不會後悔的,隻有把你變成我的,你才不會離開我!”宋笑南的呼吸急促,聲音失控憂傷,一雙手已經解開了林珍珠的衣帶,伸進了林珍珠的衣服之中,揉搓著她的渾圓。

想要反對的話,林珍珠已經說不出口,她那無窮的力氣,此刻,卻也在他霸道的抽取掠奪中隻剩下纏綿和期待,從身上傳來的觸感,弄得她身體一陣陣的輕顫,他柔暖靈活的舌挑動起她全身敏感的地帶,一波又一波傳來的衝擊,將她那顆如死寂的心,再一次燃燒,展現出別樣火熱的生命力。

林珍珠的心隱隱的發痛,心再一次沉淪。

轟隆隆的雷聲響過,青白的閃電劃過,照亮了這漆黑的夜,也照亮了這床上相交的二人。

“二少爺……”林珍珠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些有些遲鈍,意識正在逐漸的離她而去,不愛她,又何必對她如此呢,還是,早已經將她當成了羅詩語的替身呢?

“叫我笑南”宋笑南霸道的噙住她的唇,不讓她再說出他不高興的話來。

“我是……”林珍珠抽著空隙,話還沒有說完,又再度被堵上。

“你是我的小奴隸,我不要再放開你了宋笑南緩緩的脫下他的衣裳,黑暗中,他的那雙眸子更加的耀眼,閃耀著讓林珍珠想逃可是卻又無力離開的光芒。

罷了,就讓自己隨了自己的心願吧!

反正這一輩子,她也嫁不出去了,也不打算嫁了,因為她的心裏,再也裝不下第二個人了。

林珍珠那掙紮的手,漸漸的放棄了反抗,那力氣漸漸的喪失,雙手緩緩的垂落,最終放鬆,完全的放棄抵抗,因為,她的心也跟著一起沉淪

她已經沒有辦法拒絕了,就當這是一場春夢好了,至少,在這個暴風雨的夜晚,他們有這樣的回憶。

雨嘩啦啦的下了下來,敲打在那磚瓦上,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夾雜著這屋內的淺吟低哦,就像是湊起一曲美妙的樂章,那叮咚的雨聲和帳內的低吟,就像那宮商角徵羽一般的音符,在這雨夜,拉開了帷幕。

漆黑的夜晚,覆蓋著帷帳中那相交的身軀,那香豔的情事,窗外的風夾雜著雨水吹進了這春色滿室的房間,羅帳隨風輕輕飄揚,旖旎纏綿。

當一切的激情褪去的時候,屋外依舊電閃雷鳴,許是由於醉酒,許是由於剛才的瘋狂,宋笑南已經沉沉的睡去。

漆黑的房間中,仍然殘留著激情退去後的曖昧和纏綿。

林珍珠揉著酸軟的身子,摩挲著從床上爬起來,卻下身一軟,一下子沒有撐住,跌倒在宋笑南身上,她一驚,嚇得不敢說話,生怕將宋笑南吵

宋笑南一翻身,將林珍珠又抱在懷裏,在黑暗中,嘴角上掛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林珍珠的心有些動搖,甚至是貪戀上了那個溫暖。可是,宋笑南一開口,卻打破了她所有的遐想,因為她聽到宋笑南的嘴裏吐出了兩個字:“小語……”

林珍珠渾身一僵,立即從床上坐起,心裏像是被一把把的尖刀劃過一般,淚水,忍不住就滑落。

她忍著痛,飛快的起身,在床上床下一陣摩挲,卻是怎麽也找不到自己的肚兜,可是,她再也不願意待在這裏,不願意待在這裏,自取其辱。(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作者,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