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匆匆的穿好雜亂的衣服,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房間,以至於沒有聽到後麵宋笑南夢中的呢喃:“對不起!”

宋笑南想說的是:小語,對不起!

可惜,林珍珠隻聽到了前麵半句,那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將她傷得體無完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麽出的門,怎麽下的樓,怎麽出的天香樓。

掌櫃和小二看著林珍珠衣衫雜亂,頭發也披散著,渾渾噩噩的樣子從樓上走下來,趕緊上前:“姑娘,你沒事

可是,林珍珠並未理會他們,或者說,是根本就沒有聽到他們說的是什麽,一個人,麵無表情的,呆呆的走出了天香樓,走到了大雨之中。

她的腦海裏,是剛才激情的那一幕,可是,她的耳朵裏,縈繞的,卻是那個兩個字:“小語……”

那滂沱的大雨淋在她的身上,她渾然不覺,隻是茫無目的的,一步步的向前挪動,她都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

燕無雙剛剛才從外地回來,本來小小的一件事,硬是莫名其妙的被人纏住,拖了足足上月的時間,他猜回到杭州。

他策馬奔跑在杭州的街道上,想早點回屋,這天,真是說變就變,害得他全身都濕透

突然,他看到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這滂沱的大雨之中,一個人跌跌撞撞的走著,他眉頭一皺,本著作為一名捕快優良的作風,他策馬上前,翻身下馬,幾步走到那人的麵前。

“喂,你在這裏做什麽?”

那人沒有回答。繼續向前。

燕無雙一把拉住她地手臂:“你住哪裏。我送你回去!”

那人茫然地抬頭。然後看向燕無雙。眼神一點焦距都沒有。

“表妹?!”燕無雙認出來。這是他那個彪悍無比地表妹林珍珠。隻是為什麽才一個月沒有見。這就變成了這樣。

“表哥?”林珍珠總算是慢慢地回神。看清楚了麵前地人。

“表妹。你怎麽了?誰欺負你了?告訴表哥!”有人能欺負表妹。看來這個人真是不了得。他是不是又要動員自己地私權了。

“表哥哇”林珍珠一把撲進他的懷裏,然後哇得一聲就哭開了。

燕無雙手足無措的站在大雨中,他完完全全被嚇到了,林珍珠居然哭了!!!

“表妹,是不是那個宋笑北退婚了?不要緊,表哥幫你找他們算賬!”燕無雙說起來就義憤填膺。

“表哥。我想回蘇州,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林珍珠拉著燕無雙的手,仰頭看著他。一頭的青絲,緊緊地貼在臉上,雨水順著臉,一滴滴地往下掉。燕無雙突然覺得自己的心漏跳了幾拍,原來。表妹也有這麽柔弱的時候。

“好,表哥送你回家!”燕無雙一把抱起林珍珠。翻身上馬,策馬向他的家跑去。

深夜裏。林珍珠發起了高燒,不停的胡亂的說著話,把燕無雙忙了個四腳朝天,不過,通過林珍珠那些胡亂的夢話,他總算明白了大致的事情,對宋家地兩兄弟,更是看不過眼了。

好不容易折騰到天亮,林珍珠的燒總算是退了下去,這才安安穩穩的睡了過去。

燕無雙睜著一雙充滿血絲地眼睛,立即出門,翻身上馬,策馬向宋府奔去。

一大早,宋府的門被拍的砰砰響,守門的小廝打了個嗬欠,打開房門,卻看見燕捕頭怒氣衝衝地站在門口,一見開門,大踏步的就闖了進來。

“宋笑南呢,給我滾出來!”

“二少爺不在府上!”他們已經按照大少爺地吩咐找了一晚上了,也沒有找到宋笑南。

“那好,把你們管事的叫來,我要給我表妹贖身!”燕無雙掏出銀子,扔到那小廝地身上,那表情,嫌惡到了極點。

這種地方,不配他表妹,這種人,給他表妹提鞋都不夠。

燕無雙在宋府大吵大鬧了一通,最後拿著林珍珠的賣身契,撕地粉碎不說,還把林珍珠所有用過的東西,通通打包帶走,他猜不想他表妹的東西留在這裏。

雖然林珍珠是野蠻了一點,但是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負,他是怎麽也咽不下這口氣的。

宋笑北寒著臉,看著燕無雙做完這一切,冷冷的問著周圍的人:“二少爺呢?翠花

“大少爺,小的不知道!”小廝後退了三步,仍然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寒意。

做完一切之後,他甚至都沒有看宋笑北一眼,也沒有和他說一句話,又出府,翻身上馬,策馬離去。

“去把二少爺給我找回來!”宋笑北憤憤的說道。

再找不到,笑南會後悔一輩子的!

當初升的太陽高高的掛起的時候,燕無雙騎著馬,攔著傷心欲絕的林珍珠,離開了杭州,向蘇州跑去。

一夜大雨之後,天氣格外的晴朗,熾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了天香樓二樓那雜亂的房間之中,太過明顯的光線讓床上那個男子再也無法閉上眼睛,緩緩的睜開。

強烈的陽光讓他微微眨了眨眼才恢複過來。

宿醉的結果就是,頭痛欲裂,他伸出手揉揉自己的頭,這才緩過來,剛一緩過來就愣在當場。

屋子裏一片狼藉,他的衣物四下裏淩亂的散落著,而此刻的他,竟然是著身子。

難道昨夜的夢是真的?

昨天林東陽真的來過?

昨夜的夢太過真實,真真實實的觸感,一切都不像是假的。

他一急,想要趕緊確認,翻身起床,不顧此刻自己還著身軀,一把掀開薄被。就看見了床上地那一抹殷紅,分明是血跡,而在剛剛他躺著的地方,卻是一個小巧精致的肚兜。

他拿在手上,仔細的摩挲,然後隨手撈起地上髒亂的衣服,穿在身上。一把拉開房門。就看見了站在門口守著的小二。

那小二一見宋笑南醒轉過來,趕緊上前:“二少爺,你快恢複吧,大少爺找了好久了,好像非常的火大,小地都不敢告訴大少爺你在這裏!”

“昨夜誰來過?”宋笑南並不理他,而是急急地拉著他問。

“就是抵擋手鐲的那個姑娘啊,她昨天來找你贖回手鐲啊。二少爺……”小二的話還沒有說完,宋笑南就跑了出去。

隻是,等他回府的時候。哪裏還有林珍珠的身影,他幾步奔到宋笑北的書房之中。

宋笑北一臉的寒色,看著宋笑南,大發雷霆:“你還知道回來!現在回來。已經晚訴我,翠花呢?”確認了昨夜的人是林東陽。還有那條肚兜已經那床上地嫣紅,就證明。昨夜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喜歡她?”

“是地,我喜歡她!”宋笑南肯定的回答著,從未像現在這樣肯定過。

“她走了!”她被燕無雙帶出城的時候,已經有人向他匯報了,可惜,他無力阻攔,該去阻攔的人是宋笑南,隻是,他現在已經錯過了機會。

“走了?去哪裏了?”宋笑南急急地拉著宋笑北問。

“你去問燕捕頭吧!自己捅的簍子自己補!”說完,宋笑北大踏步地離開。

可惜,等宋笑南再去衙門的時候,卻換來燕無雙休假地消息,而他的房子裏,也找不到人。

宋笑南就這樣失魂落魄了好幾日,幾乎翻遍了整個杭州,都沒有找到林珍珠。

他是在是不相信,前一夜還和他換好地林東陽,為何第二天就銷聲匿跡。

既然和他歡好,那麽,她心中的那個人,就該是他!

短短的幾天,宋笑南就急劇的消瘦,每日借酒澆愁,整天過得渾渾噩噩,他總是夢著,自己喝醉了,那一夜的事情就會重演。

可惜,他沒有等到他想要等到的人,等來的,確實林府派來的人。

因為,幾天後,蘇州城內的林府,派人前來,退掉了宋府的婚事。

現在,連最後的期盼都沒有了。

不!怎麽可以!

上一次,她隻身前來,這一次,就由自己去找她吧!

宋笑南一人出門,策馬朝蘇州城跑去。

可惜,他永遠都晚了一步,當他再一次到蘇州城的時候,那原本是林府的宅院,此刻,上麵掛著的,確實張府的字樣。

“哎呀,你找林府的人啊!這林府的人,幾日前就全部搬走了,不但搬走了,連他們所有的生意都賣掉了。”宋笑南向旁邊的人打聽,這才在一個老太婆那裏打聽到。

“你知道他們搬到哪裏去了嗎?”宋笑南心急如焚,難道她就這麽想逃離自己?

宋笑南的心中一陣苦澀,要是自己早點發現自己的感情,會不會現在就會變的不一樣呢?

“不知道啊,說來也怪,這家人連夜搬走的,誰都不知道!我猜啊,是那林珍珠再一次被退婚,林府的人覺得在這裏呆不下去,覺得臉上無光,這才搬走的!”

宋笑南的心,頓時在那一刻失落,茫然的不知所措。

林珍珠就這樣憑空的消失在了宋笑南的世界之中,如果不是那隻金鑲玉的手鐲,如果不是那張肚兜,還有那嫣紅的被褥,他都找不到她曾經在過的證據。

時間慢慢的過去,冬去春來,蘇州城內,那惹起話題的林珍珠已經被人淡忘。

那杭州城中的宋府,也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麽變化。

依舊是宋笑北當家,而宋笑南負責談判和拓寬商業,宋府的生意,蒸蒸日上。

隻是奇怪的是,宋府的兩位公子明明都已經二十好幾,媒婆都要把宋府的門檻踏破了,卻每次都被拒絕。

不一樣的是,那個總是微笑的宋笑南,變得沉穩,那個總是板著臉的宋笑北,卻變得柔和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