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後

杭州城裏依舊是熱鬧非凡,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四處是吆喝的小販,文人騷客,千金小姐,各色各樣的人,應有盡有。

宋笑南坐在碧雲軒的二樓上,心不在焉的和對麵的商戶談論著收購的問題。

“宋公子,你看怎麽樣?隻要你不把我店裏的夥計解散,我就同意賣給你了!”坐在宋笑南對麵的,是一個儒雅的中年男人。

“行,沒有問題!”宋笑南一收折扇,微微的笑著,十分的柔和。

“多謝宋公子,那過幾天我們簽訂契約,現在我先回去準備一下相關的事宜。”那中年男子起身,拱手作揖。

“勞煩了!”宋笑南笑容不變,回以一禮,柔和的一如以往。

隻是當那個中年男子離去之後,他靠著窗欞,看著樓下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若有所思。

三年了,她在哪裏呢?

“哎呀我的小祖宗啊,你可不要亂跑啊,要是走丟了,你娘非的打死我不可!”一個無奈的聲音從街道上傳來。

本沒有什麽稀奇,可是稀奇的是,是一個看上去十分猙獰的漢子,此刻,無可奈可的追著一個梳著雙髻,看上去不過兩三歲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衝著那漢子嘻嘻一笑。露出兩個可愛地小酒窩。小小地年紀。眼底便露出奸計般地光芒。

“我要吃糖葫蘆!”她嘟起嘴。指著前麵地糖葫蘆。霸道地說。

“那我給你買了糖葫蘆。你就回去嗎?”男子十分地無奈。看著那猙獰地麵容。再看看此刻麵對一個小娃兒地無奈。真真地覺得好笑。

“恩。看我心情咯……今天娘好不容易不在。人家才可以出來玩。你卻不帶我玩。回家我告訴我娘。說你欺負我!”小女孩叉著腰。嘟著嘴。十分地霸道。

“哎喲我地小祖宗啊。我哪裏敢啊……”男子叫苦不已。被一個小女孩製服得服服帖帖。

“那好。我要所有地糖葫蘆。你去給我買!”小女孩指著那個賣糖葫蘆地草把。指使著那個大漢前去購買。

大漢無奈,隻得上前。

哪知道小女孩見他一轉身,就朝他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吐吐舌頭。然後轉身鑽進了人群,躲在一個小販地攤位後麵,看著那個大漢買完糖葫蘆回來之後。焦急地四處尋找。

“嗬嗬嗬……”宋笑南看著,不僅笑了起來。

管家不明所以,探著頭前去張望,就看到一個猙獰的大漢拿著一個糖葫蘆的草把。驚慌失措。

“二少爺,你笑什麽?”

宋笑南指了指那個小女孩和那個大漢。管家立即瞪圓了眼睛。

“二少爺,怎麽看上去好眼熟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管家就覺得他看到的人十分的眼熟。

“當然眼熟了,那個大漢就是徐府的二當家。在這城內橫行霸道慣了,此刻被一個小女孩耍著玩,難怪你認不出來!”宋笑南微笑著,看著那個驚慌失措的漢子,繼續說道:“不過說來也怪,三年前他們突然變善了,也難怪這杭州城的百姓這麽快就忘記他們

管家看看那個漢子,又看看那個得意地做著鬼臉,吐著舌頭看那漢子離去的小女孩,轉頭對宋笑南說道:“二少爺,我說眼熟的不是那個徐府地人,而是那個小女孩!”管家指著那個從攤販身後走出來,得意洋洋的朝另一個方向走去的小女孩。

“哦?是嗎?”宋笑南追著目光看過去,除了看到那個笑的甜甜地,卻無比邪惡的小女孩露出地酒窩非常的懷念,其他根本就沒有看出有什麽眼熟地。

因為,他想念的那個人,每次笑起來地時候,總會露出兩個好看的酒窩,讓他深深的陷下去。

可是,三年了,她在哪裏不是已經忘記了他呢?

“像!太像了!二少爺,那小丫頭簡直和二少爺小時候一模一樣!”管家驚奇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一肚子壞水的小女孩。

看上去是笑的那麽的純真,可是,她眼睛裏的奸計的光芒,和二少爺小時候幾乎是一模一樣。

尤其是那張臉,那雙眼睛,簡直就是二少爺小時候的女版。

“和我一樣?”宋笑南皺起眉頭,仔細的看了看那個小女孩,她笑容,確實和自己很像,隻是,真的和自己長的一樣?

“那是當然,二少爺可是我看著長大的,怎麽會不清楚!要不是二少爺你和大少爺都沒有成親,我真的會以為是宋家的孩子呢!”管家感歎的說道。

他以前,可是吃夠了宋笑南的苦啊,連作惡多端的樣子,都是那麽的相似。

宋笑南心中猛的一震!

他沒有成親,更是沒有相似的兄弟姐妹,怎麽會有如此相像的小孩!

如果說和他有關係的,就隻能是那個狂風暴雨的夜晚,他醉酒時和他纏綿一夜然後就銷聲匿跡的林東陽!

是她嗎?

這會是她生的小孩嗎?

還是說,這個小孩,根本就是他的!

宋笑南一收折扇,一把推開雅間的房門,匆匆的追了下去,朝著那個小女孩的身影跑去。

小女孩掙脫了那個大漢的看護,十分的得意,蹦蹦跳跳的往前跑,雙髻上的兩條粉色的絲帶,隨風飄揚,看上去十分的靈動。

宋笑南不緊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她一路惡作劇,不禁啞然失笑。

隻是,走著走著,小女孩卻突然改變了方向。朝著人煙稀少的地方跑去。

宋笑南心中一緊,加快腳步緊緊地跟了上去。

雖然她是有些大膽,但是畢竟是個兩三歲的小女孩,要是被什麽惡人抓了,也是跑不掉了。

那小女孩一轉身,跑進了旁邊的巷子之中,宋笑南緊跟著跑了進去。突然一陣塵煙揮灑過來。宋笑南躲閃不及,被灑了個正著,眼睛裏進了灰塵,一時間睜不開。

他想也沒有想到,被林東陽許為大魔王的自己,居然會災在一個小孩的手裏。

“大壞蛋!你是誰?為什麽跟著我?”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從自己的下方傳過來。

宋笑南好半天才將眼睛微微睜開,可是卻是痛地要命。

“你又是誰?你娘沒有告訴你,在問別人名字地時候。要先告訴別人自己的名字嗎?”宋笑南雖然被襲,但是卻沒有生氣,而是蹲下身子。看著麵前那個鼓著腮幫子的小女孩。

“是這樣嗎?”小女孩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問著。

宋笑南毫不猶豫的點頭,說到底還是個小孩,十分的好騙:“是的!”

“我叫妞妞!”小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被蒙了。還大大咧咧地說了出來。

“哦,你娘是這樣叫你的嗎?”妞妞?完全聽不出有什麽特別的意思和線索在裏麵。

“對啊!我娘可厲害了。我們府上地人全部都要聽她的話!”小女孩一說起自己的娘,都得意的炫耀起來。

“沒有想到你娘這麽厲害。那你一定也很厲害!那你娘叫什麽?”宋笑南繼續用微笑偽裝起他地目的,循循善誘。

“那是當然啊!我娘叫……”小女孩剛要說出來。卻突然眼珠子一轉:“我為什麽要告訴你,我娘說,問她名字地人,都是壞人!我才不要告訴壞人我娘的名字!還有,我都說了自己地名字,你為什麽不說?”

“你娘是不是姓林?”答案已經呼之欲出,可是關鍵時刻,那小女孩卻突然警惕起來。

宋笑南的話音一落,果然小女孩地臉色微變,然後奶聲奶氣的問:“你怎麽知道?”

宋笑南臉上的笑意加深,他伸出手,輕輕的摸上了她的頭:“我不但知道你娘姓什麽,我還知道你爹叫什麽!”

母親姓林,這小孩長得又這麽像自己,三年前的那一夜,她又和自己做了一夜夫妻,眼前這個小孩的年紀,又是如此的符合,如果說不是他的,他根本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好!很好!

他的小奴隸不但跑了,還是帶球跑的!

難道說,自己找了這麽久,她就在杭州城裏?

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宋笑南的眼角微抽,笑的更深。

“你騙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爹是誰,你怎麽知道?”小女孩一副你騙不了我的樣子,鄙視的看著宋笑南。

聽了這一句話,宋笑南臉上的笑意更深,看來,他的小奴隸並沒有成親,那麽,他還不把她給抓回來,好好的懲罰,怎麽平息得了他這三年來的怨氣!

小女孩看著宋笑南的笑意,微微的退後幾步,這個人的笑容真恐怖。

“因為你爹就是……”我說完,一個呼吸急促的聲音突然闖進來:“哎呀,我的小祖宗喲,我可找到你了!”

正是拿著一大把糖葫蘆的那個猙獰的大漢。

“笨蛋,你怎麽才來,我差點都要被壞人拐走了!”小女孩毫不客氣的指責他。

壞人?!

宋笑南的眉角抽了抽!

失蹤了三年,害自己找遍了大江南北的人又是什麽?

那大漢抬頭一看,表情頓時僵住,隨後一把抱起小女孩,轉身就跑!

想跑?

宋笑南一收自己的折扇,隨後嘴角掛起一個莫名的笑容。

這一次,怎麽可以讓你跑掉!(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