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先去幫你端藥!”林珍珠說完從床上爬起,簡單的順了順頭,匆匆的出去了。專業提供電子書下載.

嫁給他,這個微弱的念頭經他這麽一提,確實越來越盛。

可是,他忘的了羅詩語因為十幾年來,他喜歡的人不就是羅詩語嗎?

“來,喝藥!”林珍珠將藥碗端到宋笑南的唇邊,小心翼翼的喂著他。

哪知道那個別扭的男人居然把頭一扭,死活不喝。

“除非你答應我,不然我寧願得肺癆死!咳咳咳……”說著,又大力的咳嗽幾聲,看向林珍珠的眼,變得哀怨無比。

“珍珠啊,你怎麽又強迫人家啊,你不能做不負責人,既然毀了人家的清白的,就一定要對人家負責!”林員外站在後麵,一個勁的碎碎念。

“哎呀,爹,你出去啦!”為什麽全家人都覺得是自己貪了個大便宜呢?

碎碎念的林員外被請出去之後,林珍珠這才無奈的坐在床沿。

答應吧,自己心結未解,不答應吧,他的病又要緊。

“咳咳咳……”宋笑南見她不點頭,於是咳嗽的越愛越厲害,整張白皙的臉,都咳得緋紅。

“你先喝藥拉。喝完藥我們再說!”林珍珠著急地看著“你答應嫁給我。我就喝。不然我寧願病死!”說完又非常骨氣地扭頭。

“那我和羅詩語。誰比較重要。你喜歡誰多一點?”最終。林珍珠還是將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宋笑南一震。隨後明白過來。眼裏嘴裏都是笑意。

“傻瓜。我喜歡地人當然是你!我對小語地感情。從來就不是愛。隻是我不知道而已。不然我為什麽要找你三年呢?珍珠。嫁給我吧!”宋笑南伸出手。拉著林珍珠一直空閑地手。深情地看著她。

“你先喝藥!”

“你先答應!”

“你先喝藥!”

“你先答應!咳咳咳咳咳……幹脆讓我死了算了!”

“好拉好拉,我答應了,這下可以喝藥了吧!”

“真的?”

“真的!”

“太好了!”宋笑南猛的起身,一把就抱住了林珍珠。然後朝著門外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頓時,徐府上下,歡騰一片。

可憐的林珍珠,此刻還抱著宋笑南。笑的那樣地幸福,笑得那樣的開心。

之後的日子裏。宋笑南十分的配合,很快風寒就好了起來,一時間,徐府變得熱鬧非凡。

因為林珍珠每日裏和宋笑南歡笑,讓徐府的人終於脫離,所有人幾乎都是用崇拜的眼光看著宋笑南。

誒子很忙。可是卻也過的很快。

很快,宋府就派人提親。兩家人忙得熱火朝天,林員外更是老淚縱橫。

林珍珠二十三了啊。終於嫁出去了!

如果不是成親的前一晚,林珍珠無意中聽到的對話。那麽,這場婚禮就會順利地進行下去,一切都會按照宋大魔王所想進行,他也能順利的將林珍珠綁到自己地身邊。

可惜,樂極生悲。

當所有人都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也變得有些得意忘形。

明天就是出嫁的日子,林珍珠看著那大紅的昏服,心中不禁一陣感觸,本以為這輩子,自己可能永遠都不會嫁

就算是自己大著肚子回家的時候,父親也隻是心疼她,還為她舉家搬遷,弟弟雖然總是埋怨,卻也總是幫她做一切的事情。

而宋笑南,想起來,她地嘴角就會掛上一抹甜蜜的笑意。

明天就要出嫁了,林珍珠跨出房門,想父親地房間走去,臨出嫁前,她要好好的大寫父親。

“姐夫真聰明!”

“是啊,這個女婿不錯!”

“先賣身為奴,讓姐姐將三年前地怨氣通通泄出來,一下子心裏就平衡了,再來一本來以為欲擒故縱之後就順利了,看姐姐已經完全被俘虜了,沒有想到姐夫居然還演了一場苦肉計,直接讓姐姐答應嫁人了,我以後要好好的找肌膚學學!”林東陽地聲音,充滿的崇拜。

門外的林珍珠,聽得臉色白!

搞了半天,都是騙自己的!

這些天以來,他每日與自己歡好,結果都是騙自己的!

她早就該知道,重逢的第一天,他就騙了自己!

好啊,既然你們都騙我,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林珍珠氣衝衝的回房,簡單的收拾起一個包裹,匆匆的就跑出了院子,朝燕無雙的府邸跑去。

說到底,隻有表哥對自己最好!

第二天,可想而知,杭州城裏再次掀起一陣大風浪。

被萬千少女垂涎的宋笑南,居然在這一天被人家逃婚!

逃婚的,居然還是一個有一個三歲大女兒的寡婦!

一時間,城內風言風語!

焦急的林員外父子,氣白了臉的宋笑南。

她逃了,再一次逃了!

宋笑南看著那空無一人的房間時,幾乎是失魂落魄。

一而再再而三的從自己的身邊逃開,宋笑南的心中慢慢的騰起一股火來。

他的小奴隸,居然敢再一次逃離他的身邊,再被抓到,很快,林珍珠的蹤跡就被找到。是燕無雙前來通知,說林珍珠在他那裏。

宋笑南在一看到燕無雙地時候,心中頓時就像是壓了一塊千斤重的石頭,他恨恨的看著燕無雙,二話不說,就衝了上去。

“把珍珠還給我!”說到底,自己還不如他的表哥重

三年前,她和他走了。三年後,又要再一次嗎?

“想想你做了什麽,再來找我表妹吧!”燕無雙說完,一甩袖子,離開。

宋大魔王從那一天起。就每天守在燕無雙的家中。

“珍珠,你不和我在一起,你的家產就是我的!”

“哼!”

“妞妞也是我的!”

“反正他們都向著你

“想想你做了什麽?”林珍珠咬著嘴唇,十分地憤怒!

所有人都知道,就她一個人不知道。所有人都聯合起來騙她!

“我承認,我是騙了你。可是,我那也是為了你啊!珍珠,我愛你,如果我不這麽做,你會這麽快答應嫁給我嗎?”宋大魔王第一次認識到,事情脫離了他預想的方向。

似乎遇到林珍珠起。事情總是偏頗。

“你愛我就不該騙我,你時候,我心多痛。結果一切都是假的!”本來已經放開了心扉,可是。她真的很難接受。

“我錯了,我誓,以後再也不騙你好嗎?”宋笑南無比地誠懇。

可是林珍珠這回是真的生氣了,二人就在燕無雙的家中,鬧了足足一個月,期間,宋笑南被林珍珠的大力,打出去無數次,可是,他總是又無數次的回來,搞到最後,燕無雙都有些同情起宋笑南來。

最近,林珍珠總是覺得有些頭暈,吃東西也沒有什麽胃口,還總是想吐,整個人很快就瘦了下去,看得宋笑南一陣焦急。

“珍珠,不要和我慪氣了,身體比較要緊!”哎,宋笑南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種下地苦果,吞起來是多麽的痛苦。

無賴這回林珍珠卻是鐵了心。

“不要不要……”話還沒有說完,頓時頭一暈,差點暈倒。

“珍珠,你怎麽了?!”宋笑南一急,立即上前,接住林珍珠,卻看她昏了過去,這下是真地驚慌了。

“找大夫,快去找大夫!!!”宋笑南心中一痛,總算是明白了過來,當初自己生病的時候,林珍珠該是怎樣的著急。

後悔深深的包圍著他,看著昏迷的林珍珠,更是焦急。

她的身體這麽好,怎麽會最終地結果,卻是讓他喜笑顏開。

因為,林珍珠又懷孕了!

“珍珠,我錯了!你要我做什麽都行,不要慪氣了好不好,嫁給我好不好?”宋笑南坐在床沿,握著林珍珠的手,充滿了柔情。

此刻地他,是真的看上去那麽溫柔,那麽真誠。

林珍珠低歎一聲,偏偏懷孕了!

可是,知道自己又孕育著一個小生命地時候,心中卻是不由自主的微笑。

但是她還是放不下,所有人都騙她,讓她非常地憤怒。

盡管宋笑南道歉了一個月,讓她有所緩和,但是一想到被騙,還是咽不下那口氣。

“我可以讓我表妹答應嫁給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燕無雙看著從林珍珠房間中出來的黯然的宋笑南,靠在門邊,自信的說道。

“什麽條件?隻要你讓她答應我,我什麽都答應你!”宋笑南那淡定的微笑早已經不再,一聽到這句話,頓時重滿了希望。

燕無雙在他耳邊一陣耳語,宋笑南眼睛陡然睜大:“不行!”

“不行?”燕無雙挑挑眉。

“行!”宋笑南忍痛答應,燕無雙真黑!

不過不要緊,等珍珠嫁給自己後,再要回來就是。

看他答應,燕無雙這才進你想不想嫁給他,告訴表哥實話!”

“表哥,你知道我的心意的,隻是,我咽不下那口氣啊!”從一開始表哥就知道,她也無需隱瞞。

“這好辦,表哥教你一招!”燕無雙在她耳邊一陣耳語。

等燕無雙再次出來的時候,宋笑南得知林珍珠已經答應,臉上的笑容再也遮掩不住,頓時綻放開來。

大紅的燈籠高高掛起,大紅的喜字貼滿了宋府,那紅燭的光芒,將整個新房襯得更加喜慶。

床榻著,安靜的坐著新娘子,大紅的蓋頭將她的容顏遮住。

宋笑南好不容易從酒宴中逃脫,回到喜房:“娘子,你終於嫁給我了!”

緩緩的用喜稱挑起那張蓋頭,林珍珠那嬌羞的容顏頓時出現在宋笑南的麵前。

隻見他麵帶嬌羞,眼帶羞澀,不敢直視宋笑南。

今夜的林珍珠,看上去是那樣的不同。

這種嬌羞,這種端莊的樣子,似乎似曾相識。

“你不是珍珠!你是林東陽!!!”他就知道,林珍珠怎麽可能有這種表情,而這種表情,他三年前見過,這個人,正是林東陽!

“嗬嗬,姐夫!不能怪我,姐姐說要她原諒我騙他的事,就隻能這樣做!”林東陽抱歉的笑笑。一張臉上,充滿了怒火。

她又逃了!!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姐姐說了,你要想見她,就在這張紙條上簽字!”林東陽從懷中拿出一張紙條來,上麵赫然寫著:這一生任由林珍珠差遣,不得有怨!

宋笑南拿起那張紙條,想起了那珍珠簽下的字據,笑了,隨後,拿過紙條,在上麵添上一句話:生生世世!

再寫上自己的名字,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當他再度抬頭的時候,出現在他麵前的人,已經變成了林珍珠,她微笑著,得意的看著他。

宋笑南看著她,也微笑,將那張印有他承諾的紙,交到了林珍珠的手上。

這一生,他甘願!

這一輩子,宋笑南都不能翻身了!

而林珍珠,終於丫鬟大翻身了!

到此,《丫鬟要翻身》就完結了!

請大家期待阿藍的下一本小言:《越夜越誘惑》(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節更多,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