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裏哪裏,二少爺真會說笑,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哦,不知道?”宋笑南挑挑眉:“那好,看來我需要去蘇州城一趟啊!”

這還得了!林珍珠猛的一把拉住宋笑南的手,笑的比前麵更加的諂媚了。

“其實,我就是林東陽!”對不起啦,弟弟,你就再幫我一次啦。

“哦?~”宋笑南看著她,眼神裏明顯是不信任。

“當然當然!”林珍珠的頭點得跟雞啄米一樣:“其實我和我姐姐林珍珠是雙胞胎,但是其實不是龍鳳胎!我爹想著他的家業後繼無人,便對外宣稱說,生的是一對龍鳳胎,所以我從小就被當做是男孩子在養。”

“既然你是林東陽,為何到我府上做一名丫鬟?”還偏偏那天突出事故,宋笑南怎麽看怎麽覺得和眼前這個人有關。

“其實,嗬嗬嗬,是這樣的,我很愛我的姐姐,聽說她被許配給了大少爺,所以,我就想來幫她看看,看看大少爺是不是一個良人,看我姐姐以後嫁過來,會不會受欺負!”所謂說謊,就是要半真半假,這樣才看起來最真。

“哦?~~我聽說你姐姐可是被人退婚數次,要是你的身份暴露,不知道……”宋笑南有意無意的看向林珍珠,賣著關子。

不過,一聽說她的其實是為了偵查宋笑北而不是喜歡,雖然目標都相同,卻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突然就安下了心。

她不是林珍珠,林珍珠那日的端莊賢淑的樣子,她可是裝不出來的,性子確實也比較男性化

“不要啊~二少爺,我知道,您是世上最好的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把我供出去的對不對?大不了,先前的仇我不報了,以後任勞任怨,任二少爺您差遣,隻要您一句話,我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鍋,肝腦塗地,也在所不辭!”林珍珠猛的跪在地上,哪裏還管什麽膝下有沒有黃金,哪裏還管什麽尊嚴不尊嚴,嫁出去才是上上之選。

等自己成了他的大嫂,再吹吹枕頭風,好好的折磨他不遲。

“那好啊!口說無憑,我們立字為據!作為林家的繼承人,應該識字吧?”說著,宋笑南取出筆墨紙硯,攤在了林珍珠的麵前。

林珍珠,小不忍則亂大謀!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咧開嘴,微笑!

“我林東陽在此許諾,隻要二少爺不把我的身份曝光,我甘願為奴為馬,聽憑二少爺差遣!林東陽!”林珍珠在上麵簽上了林東陽的大名,完了以後為了以示誠意,還特意在上麵按了一個大大的手印。

弟弟啊弟弟,以後他真要拿這張紙來找你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要怪我啊!

想著,林珍珠心中就一陣得意的笑,反正賣的是林東陽。

“好,奴隸啊,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現在,我們去吃飯!”宋笑南吹了吹那張墨跡未幹的承諾書,小心的收了起來。

一聽說吃飯,林珍珠的肚子又咕咕的叫了起來,吞吞口水,那樣子,像是吞的下一頭牛。

但是一想起早上的悲壯,她頓時就焉了氣:“是,奴婢馬上去侍候二少爺吃午飯!”

“哈哈哈,你幹嘛一副欠了你錢沒有還的樣子,今天不用你侍候,我們出去吃!得把你喂飽,等會你才有力氣為我為奴為婢啊!”說完,宋笑南一臉燦爛的走出了書房的大門。

可憐的剛從丫鬟“晉升”成為奴隸的林珍珠隻得跟在其後。

樓外樓

“二少爺,這是剝好的西湖醋魚,您慢用!”林珍珠小心的剝好魚,再放到了宋笑南的碗中,那張臉,笑的極其的僵硬。

還說不要自己侍候,結果還不是一樣。

這家夥,明顯受用的很。

“二少爺,這是蓮子羹!”

枉自己看到樓外樓還興奮了一大把,以為這家夥轉性了,結果……

“二少爺,這是燕窩……”

結果還是這樣一幅德行,明明知道自己一天沒有吃飯,餓得要死,結果現在讓自己能看不能吃,簡直是比殺了她還要折磨。

“好了,翠花啊,本少爺吃好了,你可以吃飯了!”忍受了非人的待遇之後,終於迎來了天籟之音。

“真的?!”幸福來的太突然,會讓一直受壓迫的林珍珠覺得那是假的。

“看來翠花不想吃啊,那好,我們回去吧!”宋笑南說著,就要起身。

“不不不!我要吃我要吃!二少爺,你簡直就是天下間最好的人!”林珍珠一邊拍著馬屁,一邊狼吞虎咽。

看著她一副而歸投胎的樣子,宋笑南的臉上,不經意的,又浮起了一抹笑意。

湯飽飯足之後,林珍珠滿意的拍拍圓滾滾的肚子,心滿意足的打了一個嗝。

“吃飽了?”宋笑南不懷好意的看著林珍珠,看得林珍珠心中一個咯噔。

“飽了!”

“那好,回去幹活!”宋笑南站起身來,二話不說,提起林珍珠的衣領就走。

“啊?!”林珍珠頓時就焉在當場:“還要劈柴啊!”

“誰要你劈柴了,如此好的奴隸,劈柴豈不是可惜了啊!”宋笑南的手朝林珍珠的鼻子上一勾,頓時就把林珍珠弄的麵紅耳赤。

“二少爺,奴婢有個請求……”一定要擺脫他的淫威。

“哦……什麽?”宋笑南好笑的回頭,小奴隸居然想翻身?

“請二少爺以後不要對奴婢動手動腳的,奴婢一個小小的奴隸,實在是怕髒了主人你高貴的手啊!”林珍珠眨巴著眼睛看著宋笑南,說有多狗腿就有多狗腿。

宋笑南俯下身,看著林珍珠,也眨巴了幾下眼睛,隨後嘴角微微的翹起:“是哦!”

“是吧是吧!”林珍珠的眼睛,立即笑得眯成了一條線。

“不過,提議無效!奴隸沒有人權!”說完,又在林珍珠的臉上扭了一把,然後轉身,哈哈大笑的離去。

“你!”林珍珠站在後麵,氣急敗壞,看著那個人得意的樣子,恨不得上前,掐死他!

怎麽還有比自己還要無恥的人!

隻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為了自己能夠嫁得出去,隻能忍辱負重,在他的淫威下生存。

堅持!堅持!堅持就是勝利!

為了以後能夠奴役宋笑南,忍!

林珍珠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發怒的臉一抹,屁顛屁顛的就跟了上去。

一回到宋府,林珍珠就跟著宋笑南直接進了書房。

“二少爺,要小的幹什麽?”林珍珠的表情,說有多諂媚就有多諂媚。

宋笑南看著她,不懷好意的笑笑,隨後走到書架前,取出厚厚的一摞看似賬本的東西,啪的扔到書桌上。

“既然作為林家的繼承人,應該會看賬本是吧?”隻是瞬間,林珍珠就明白了過來。

“不!不會!”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這時候承認會那才是笨蛋呢。

“哦,不會啊!那好,我看我還是去跟大哥說一下好了!”宋笑南說著,就要往外走。

“啊~二少爺,奴婢說錯了,奴婢又記得了,其實奴婢會!”林珍珠的臉一變,立即狗腿的揚起笑臉,刷的跪在地上,拉著宋笑南的衣袖。

“哦,不是勉強?!”宋笑南看著林珍珠那個狗腿的笑容,心情一陣舒暢。

“不勉強!一點都不勉強!奴婢自願的!是奴婢搶著要做的!求二少爺給奴婢做吧!”林珍珠抱著宋笑南的大腿,就差哭爹喊娘了!

“既然你強烈要求,那麽,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好了!不然人家以為我這個二少爺不近人情就不好了!”宋笑南微微的笑著,坐回軟榻之上,然後繼續笑著看著林珍珠那敢怒不敢言的樣子,心情實在是大好啊!

林珍珠認命的坐到書桌旁邊,看著那一摞賬本,無力感頓時襲來,看著那邊那個悠閑自得的扇著扇子的宋笑南,林珍珠在心裏把他罵了上前上百遍。

隻是,光看賬本就算了,這可悲的奴隸生涯,不過才剛剛開始而已。

林珍珠正看賬本做賬做的入神的時候。

“翠花,我渴了,去給本少爺泡杯龍井!”

“翠花,本少爺肩有些酸,過來捏捏!”

“翠花,本少爺有些涼了,去幫我拿件衣服!”

“翠花,這書房的熏香好像點完了,你重新去買!”

“翠花……”

“翠花……”

林珍珠來來回回的跑,差點沒有被折騰死。

偏偏那個惡魔的二少爺還煞有其事的,故作溫柔的問:“翠花,不累吧?”

她能說什麽?隻得諂媚的揚起笑臉,將眼睛都笑成一條縫:“不累不累,為二少爺做事,是奴婢的福分!”

天知道為什麽她要笑的眯成一條縫,她怕自己不笑的眯成一條縫,眼神都能夠把麵前這個小人給殺死!

而偏偏,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克星,自己的敵情沒有打探到,還一失足成千古恨,淪為他人的奴隸。

本來想著,混進這宋府,趁著當丫鬟,來個敵情大刺探,沒有想到深陷囫圇。

林珍珠坐在書桌旁,又再次拿起那本賬本,命苦不能怨社會啊!

這次,好像那個惡魔少爺終於消停了,他躺在軟榻之上,側著身,眼睛微眯,似睡非睡的樣子。

長長的噓了一口氣,終於是可以暫時拜托魔音擾耳了。

不過,現在是春天,這樣睡在軟榻之上,怕是有些涼。

林珍珠突然良心發現,想要幫他蓋一床薄被,但是轉念一想,他這麽可惡,冷死他算了。

剛剛為這個想法得意,可是又馬上意識到,要是他生病了,照顧他的,還不是自己這個可憐蟲。

哎,罷了罷了!

林珍珠站起身,悄悄的走到後間,拿了一床薄被,輕輕的搭在宋笑南的身上。

在林珍珠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宋笑南的嘴角微微的揚起,笑了。

本來想著折磨她得差不多了,故作假寐想讓她休息休息,哪知道看到她一會兒高興的眉開眼笑,一會深深的皺眉,拿起那隻毛筆,左晃右晃,不知道在想什麽,連墨汁畫到了她的臉上,她都沒有注意到。

宋笑南很好奇,她到底在想什麽,沒有想到,隻是為了給自己蓋被子。

看來,這個奴隸,收的還算不錯。

“睡覺都在笑,不是睡覺都在想著怎麽折磨吧!哪裏是什麽溫潤的二少爺,我看是個大魔王差不多!”林珍珠蹲在宋笑南的麵前,看著宋笑南嘴角的笑意,十分的怨念。

不過不得不說這宋笑南長得還真是不錯,皮膚白皙,眉如遠山,眼若星眸,一張臉,俊美無比。

隻是,為什麽是個蛇蠍美人呢?

哎哎哎!

林珍珠看著他的臉,連歎了三聲氣,歎得宋笑南莫名其妙。

難道自己的這副尊容還入不得她的眼?

這簡直是對男人的打擊!

不過一會兒,林珍珠又笑開了,這麽白的臉,不如,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