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中,補上13號的更新

她在為自己的奸計嘿嘿直笑,完全不知道她的白癡樣子,被躺在軟榻上的某個人,看了一清二楚。

看樣子,這丫頭又想使什麽詭計,他微眯著眼,不動聲色,看見林珍珠花著一張臉,鬼鬼祟祟的站起來朝書桌邊走過去,然後用毛筆蘸了好大一滴墨,再躡手躡腳的拿著毛筆朝他的方向走過來,隨即就明白過來。

林珍珠輕手輕腳的靠近的宋笑南,然後舉起筆,就要下手。

突然宋笑南手一搭,翻了一個身,而那手搭的方向,不偏不倚,剛好搭在林珍珠那隻拿毛筆的手腕上,生生的將林珍珠手上的毛筆換了一個方向,直直的掃上了林珍珠的臉。

李珍珠的臉,這回真的徹底成了大花貓,驚的她想要大叫一聲,可是有及時的捂住了嘴,仔細的看了看宋笑南,好像還在熟睡之中。

氣得林珍珠咬牙切齒,轉身,又再回到書桌前,狠狠的蘸了一大滴的墨,又朝宋笑南走了過來,

宋笑南微眯著眼看著林珍珠那張黑漆漆的又氣急敗壞的臉,憋笑憋的快要憋出內傷了!

隻是沒有想到,她居然還不死心!

既然如此……

林珍珠剛剛一蹲下,正要準備行動,宋笑南又故作的翻了翻身,一個翻轉,猛的從軟榻上翻下來,好巧不巧,正好壓在了林珍珠的身上,那毛筆,又不偏不倚的,正好啪的又落到了林珍珠的臉上。

林珍珠真是有苦叫不出,兩次使計,兩次不成,連這個家夥睡著了,都整不到他,他不是克星是什麽?!

隻是她不知道,宋笑南正趴在她的身上,心裏已經憋出內傷了。

林珍珠被壓在了宋笑南的身下,這才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天啦!

老天爺,你是故意整我的吧!

不然這二少爺睡個覺,也能翻身翻下軟榻不說,還好死不死的壓在了她的身上!

欲哭無淚啊!

林珍珠在宋笑南的身下,不安的扭動了幾下,又不敢大動,生怕把這個魔王吵醒了,可是,這樣被壓著,更是生不如死。

她又扭動了幾下,發現宋笑南都沒有醒轉的跡象,於是便稍稍的加大了力度,想要從宋笑南的身下掙脫。

隻是,這宋笑南醒到是沒有醒,為什麽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被壓的那麽緊,她甚至感受到了宋笑南那突然劇烈的心跳。

開玩笑,這下才是宋笑南哭笑不得了。

這丫頭被壓在自己的身下,一個勁的扭來扭去,就算是再柳下惠,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吧,更何況,這丫頭每次扭動,都碰觸他的敏感部位。

他現在才覺得,這丫頭才是真的來克自己的。

他真想按住這個丫頭,不要她繼續動彈,否則,是個正常男人都忍不住,可是,自己目前在裝睡,又不能破攻。

正在這溫度急劇升高的時刻,從門口傳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二少爺,你在嗎?”

林珍珠一聽這聲音,身子一頓,猛的停止掙紮,完了!現在這個樣子被看到,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隻是她沒有想到,自己臉上現在都沒有洗清。

“二少爺?你在嗎?”門口的小廝繼續不遺餘力的敲著門,叫的那麽大聲,想繼續裝睡都不行啊。

宋笑南睜開眼,眼底還有不明的火光,把正在思索對策的林珍珠下了好大一條,隨即馬上揚起一個狗腿的笑容:“二少爺,你醒了!”

宋笑南故作迷茫:“翠花,你該不會是想趁本少爺睡著後,劫色吧?”

“二少爺您可真是會說笑,像二少爺這種高高在上,不染一絲纖塵的仙人般的人物,奴婢這樣小小的蝦米,怎麽敢褻瀆二少爺啊!奴婢這不是怕二少爺在地上睡覺磕了身子,主動將奴婢那低賤的身軀為二少爺您擋去這地下的冰涼!”林珍珠皮笑肉不笑的歪曲著事實。

宋笑南挑挑眉,這女人,居然還無恥的像模像樣,要是門外的敲門聲不想起,她怕是要挑起事端,這才罷得了手。

看著她那一張早已經黑乎乎的臉,宋笑南終於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林珍珠皺著眉頭,不知道這個魔王發什麽瘋,但是又不敢繼續亂動,免得這個魔王又突然發瘋。

“二少爺?!”門口敲門的小廝不放棄的繼續敲著門。

宋笑南從地上站起,坐到書桌前,做出一副好像是在整理賬本的樣子,看得林珍珠一陣鄙視。

“翠花,你這麽深情的看著我做什麽?還不去開門?”宋笑南衣服理所當然的樣子,又繼續坐在書桌前,裝模作樣的看起賬本來。

“二少爺!”林珍珠翻翻白眼。

“幹嘛?”

“拿倒了!”

“咳咳,還不快去開門,耽誤了你家少爺的事,我看你怎麽負責!”宋笑南尷尬的咳嗽兩聲,立即板起臉,一本正經的教訓起林珍珠來。

哼!耽誤事,耽誤事剛剛還故意把自己壓在身下這麽久?

林珍珠心中,再一次狠狠的鄙視了宋笑南一番。

林珍珠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又理了理身上衣服的皺褶,這才跑去開門。

隻是,她這在整理儀容的同時,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臉上,正是豐富的很。

“二少爺?”小廝繼續不懈的敲著門。

“敲什麽敲啊?!”林珍珠猛的拉開門,將這幾日來在宋笑南那裏受的怨氣通通的發泄出來。

那小廝的手還保持著敲門的姿勢,看到被打開的門還有開門的人,臉上的表情一陣愕然,隨後一陣扭曲。

半晌,才戰戰兢兢的說:“我找二少爺!”

“什麽事啊?”裝模作樣的宋笑南這才從書桌旁邊站起,走到門口,一樣的帶著如沐春風般的微笑。

“二少爺,大堂裏有人找你!”小廝像是找到救命的稻草一般,急急的說完,轉身跑開,臨跑開時還怪異的看了林珍珠一眼,那表情,似見到鬼一般。

“我又不會吃了你,幹嘛那副表情!”林珍珠憤憤不平。

宋笑南忍著笑意,說道:“我現在出去見客,你好好的幫我對賬本!作為答謝,我送你一樣禮物!”

說完,從袖中拿出一麵小巧的鏡子,遞到林珍珠的手上,轉身,離開。

還沒有走到拐角處,便聽得書房傳來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尖叫聲,然後便傳來林珍珠的怒罵聲。

“哈哈哈哈……”宋笑南拿著扇子,仰頭大笑幾聲,心情出奇的好,然後邁著輕快的步伐,朝大堂走去。

林珍珠在書房中,恨的牙癢癢,自己的一世英明,就毀在了宋笑南的手上,還送她一麵鏡子,這明明是故意整他。

哼!看賬簿,鬼才幫你看,讓你明天交不了差,被你大哥罵死!

林珍珠惡毒的想著,朝後院的方向走去,到井邊打水將自己的臉上清洗幹淨。

她一邊洗一邊罵,恨不得剝他的皮抽他的筋。

“誒,聽說剛才來府上的,是未來的大少奶奶的父親!”林珍珠正在後院洗臉,突然聽到一邊傳來幾個丫鬟的對話聲。

“未來的大少奶奶?不是年底才嫁過來嗎?怎麽她爹現在就過來了?”

“不知道呢,可是大少爺出去了,所以二少爺去接見了!”

“據說隻有二少爺見過未來的大少奶奶,這大少爺可真忙,居然相親都是讓二少爺去的,我猜這大少奶奶進門,肯定日子不好過。”

一群丫鬟一邊走一邊嘰嘰喳喳的議論著。

林珍珠一頓,甚至忘記了擦臉上的水。

未來的大少奶奶,那不就是說的自己?

大少奶奶的爹,那不就是自己的爹?

現在那個惡魔宋笑南在接見?!

完了完了,這宋笑南不整死自己才怪,想著,林珍珠拔腿就往大堂的地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