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獨吃難肥

一枝獨放不是春,硝石造冰固然有利,其實就是圖個新鮮,夏天一過也就沒多大利益了,除非是將火藥配方搞出來,那才會帶來巨大的利潤;老甘龍待己仁厚,把自己看成是子侄一般,這個好處給了甘家,也算是回報老甘龍賜字之恩,甘家會沒有任何表示麽?再說了,白家又是文華超市又是造紙印刷的,一本《幼學叢林》據說都傳到了戰亂頻仍的越國,這得讓多少人眼紅?也該讓甘家分些風頭去,自己才好放手推廣計劃中另外幾件重要的東西。

所以白棟沒搭理杜摯,將甘升拉到身旁耳語幾句,又取出事先備好的帛書給他,上麵就有如何用硝石造冰的法門,甘升看了幾眼,激動的險些哭出來,拉著白棟就要他簽約。

戰國初期各國陸續變法,新興地主和自由農的出現刺激著商業交往,遇到大宗的買賣,雙方在簡書上刻劃認契已經成了不成文的規矩。隻可惜這個時代沒有類似後世的《國際私法》,甚至連羅馬帝國時代的《海商法》都不曾出現,一旦遇到糾紛,合約雙方若都在同一國還好,若是分屬不同國家,合約也就成了在道德層麵譴責對方的證據,卻沒有法律上的實際意義。不過甘家與白家都屬老秦,這東西還是有些用的。

白棟看了看這份寫在帛書上的合約,不覺笑了:“甘世兄,以你我兩家的交情,似乎不用如此分配利益吧?我不過提供了一個夏日變冰的小手段,告訴你硝石所在而已;甘家卻要遠涉隴東運輸硝石。又要在櫟陽落力經營。所化精力可比我大多了。這樣我就分去六成利潤,實在心中不安啊?”

“白兄弟,這有什麽不安的,換了是我,我給你七成!”

杜摯憤憤不平地望著甘升。在生意利益麵前,他是出了名的六親不認,別說是區區一個甘家不肖子,就是老甘龍在此。他也會先恭敬拜見恩師,然後再以商人身份與甘家談判;研究算學的人向來都是理性的,不會感情用事,在他看來,白棟就過於感情用事了,講感情是好的,對他杜摯如此也就是了,大家是合作夥伴嘛,對甘升這個滑頭就無需如此,別看這貨肥胖如豬。其實比猴兒都精呢。

“甘家也出七成!”甘升瞪視著杜摯,氣得一身肥肉都在哆嗦。這家夥簡直就是欺師滅祖,不為人子!

“好了甘兄,我隻要五成利潤。另外這夏日生冰還有許多妙用,我自會一一傳於甘家,不過有一個條件,日後甘家從隴東運回硝石,無論多少,都要有白家的一半,如何?”

“理應如此!”

甘升真想放聲大笑,他開口就要給白棟六成利潤,就是看中了白棟的後續手段,如今人家才要五成,無非是要些硝石罷了。白兄弟可是說過的,‘烏就烏’山穀中別的東西沒有,就是硝石多,拉上十年八年都拉不完,如今義渠成了老秦屬國,甘家要買下這個山穀就是一句話的事情,還怕那老獂王不肯答應麽?

“聶諸這些天都在叫嚷,說是隴東一戰太過輕鬆了,他的殺人術無用武之地,甘兄臨去之時,讓他也幫忙押車好了;大戰方歇,隴東還有亂象,甘家雖有雇傭的遊俠兒保護,多個高手也是好的。”

這些硝石很重要,是絕不能出意外的;硫璜在這個時代不缺,藥店裏有的是,既是入藥之物,也是那些不怕死的方士們必用的煉丹材料,木炭更是容易弄,如今有了硝石,分分鍾就能搞出黑火藥來。

白棟沒想過要把黑火藥配方獻於老秦,至少現在不成。老秦經濟底子薄,如今可不是行霸道統一天下的時候,若是贏連或者嬴渠梁沉迷此物,妄想憑火藥之力發動戰爭,對老秦來說無異於一場災難。

黑火藥雖然厲害,可就算在廣泛應用該物的宋朝,也未見就能壓製住使用冷兵器的異族,開封該丟還是丟,北宋當亡還是亡,太迷信現代科技就是最大的誤區;除非他有能力在老秦搞出工業革~命,弄出現代工廠和軍工廠來,但是這可能麽?別說是老秦,就是眼下最強大的魏國也不具備這樣的經濟和物資條件,就算華夏科學院的老科學家們集體穿越過來,沒有個上百年也休想做到。

不過悄悄地弄些黑火藥、炸藥包、地雷什麽的,用來保護白家莊還是可以的,隻要不將這種技術公布於眾,一切都可推給神秘現象。

記得後世韓非就曾經為列子大吹特吹,說他能夠禦風飛行、藏形於雲霧之間,簡直都快能朝遊北海、暮宿南山了;可見這個時代的人們是多思浪漫的,就連韓非這種法家學者都不能例外,自己可是清溪門人,鬼穀子未必就比列子差了多少,要說炸藥包是掌心雷,誰能反駁?

一想到便宜師傅,白棟就有無限好奇,鬼穀子定然是個情報專家,否則不會身在清溪鬼穀,卻能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而且他多半很閑,否則就不會訓練了哼哼送給自己。這老頭兒究竟想做什麽?明知自己是拉虎皮做大旗,打著他的名頭到處招搖撞騙,卻沒有跑來揭穿自己,老家夥的心思夠深啊?居然讓自己猜測不到。

激動萬分的甘升狠狠給了白棟一個擁抱,這已經算是違反禮法了,是從義渠人那裏學來的壞毛病。擁抱完白棟轉身就走,硬是沒搭理杜摯,杜摯看看他的背影,眼睛有些像兔子:“白兄弟,硝石有大利,若是在我的手中”

“行啦,知道你是學算術的,想到數字就會發狂。你想一想,最先被殺的豬是什麽樣子的?是最肥的那頭!所以說做人不能太胡雪岩”

杜摯一愣:“胡雪岩是誰?”

“呃,這個說了你也不認識。你想想吧,若是當日我要吃獨食,你會如何想?若是你我兩個吃獨食,老秦的各個世家又會如何想?賺錢的方法有很多,如果每一個法子你都要占足,還讓他人活不?到時就連老天都會罰你的!甘伯伯對我不錯,讓甘家壟斷日後的老秦冰市,又有什麽壞處了?明白了麽,明白了就跟我走”

“走?去哪裏?”

“讓你見識一樣東西。有了它,我們的造紙坊就能造出更好的紙來,眼下很多貴族士大夫雖然在便宜時用紙,心裏其實還是很不認同發墨能力低下的綾紙,我們要造出一種新的紙來,讓他們光是見到這種紙就會瘋狂。你要記住啊杜兄,如今天下百家爭鳴,天下萬事當以文事為先,所以讀書士子的錢是最好賺的,他們都是最可愛的客人,個個都不會講價錢,也沒臉講價錢,這些人的錢不賺,我都無法原諒自己。”

杜摯先是一愣,跟著哈哈大笑:“白兄弟,原來你比我還要貪財呢。”

“廢話,我回去就要娶媳婦了,拖家帶口的,不多賺些難道要讓老婆孩子喝西北風?杜兄啊,你是否想過要封一個大大的紅包給我呢?”

杜摯聽得一呆,好歹您也是左更高爵,比左庶長還要高出兩等來,就不會矜持些,開口就討好處,怎麽比我還會算計呢?不過白棟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感到親切,感覺自己與白兄弟臭味相投,實是天成絕配的合作夥伴。高山流水啊,可惜手上沒有琴,否則定要譜上一首‘商人曲’,與白兄弟宮羽相合,豈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