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把手舉高點!”

“啪!”

“屁股再翹一點!”

“啪!”

“不是要你全部遮住,要半遮半掩,把女性的魅力完全的展現出來!”

“啪!”

“再打老娘的屁股,我就和你拚了!”連續挨了好幾鞭的歐陽羽捂著屁股,跳著腳指著不停用教鞭打她屁股的伊莎貝拉喊道。

“哼!”伊莎貝拉輕蔑的說道:“小丫頭,看來你還沒有明白你現在的處境,你要是現在乖乖閉嘴老老實實的接受我的訓練我可以當做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不然的話我就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你……嗚……嗚……。”歐陽羽的嘴被艾薇兒從後麵捂住並小聲的在耳邊說道:“維德尼娜,忍著點吧,我的同伴這幾天就要來了,現在沒必要和她對抗。”艾薇兒的性格雖然有點迷糊腦子但絕對很聰明,知道現在要忍一忍。

她對伊莎貝拉賠笑道:“女士,您就原諒維德尼娜這一次吧,她還是一個孩子不懂事。”

“這裏沒有什麽孩子不孩子的,來人!”

兩個看守走進了房間,艾薇兒看見有男人進來了馬上護住要害蹲了下去,歐陽羽也用雙手擋在胸前。

伊莎貝拉指著歐陽羽大聲說道:“把她帶到小黑屋裏麵關兩天,不準給她食物和水!”

“是!”兩個看守走到歐陽羽身前就向抓她的胳膊,歐陽羽哪裏肯讓男人碰自己,馬上往後退了一步說道:“不用你們來,我自己會走。”

兩個看守依言不再碰她,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帶著歐陽羽離開了房間,臨走時歐陽羽狠狠的瞪了伊莎貝拉一眼,而艾薇兒則擔心的看著她離去。

“啪!”

伊莎貝拉用教鞭打在手上說道:“不聽話的人就會受到教訓,你如不聽話也一樣,現在躺倒床上去,我教你在床上如何討男人喜歡。”

————————我是那江戶四十八手的分割線————————

“哐!”

小黑屋果然是小黑屋,七八個平米,床啊,便具啊,什麽都沒有,四周的牆壁摸上去感覺有點濕,房門一關,黑洞洞的什麽都看不到了。

這次的處罰是歐陽羽故意為之的,她可不想學那些羞人的課程,雖然現在是一隻小蘿莉,但內心還是一個爺們,所以處處和那個伊莎貝拉作對。

沒食物和水算什麽,英雄空間背包裏她儲備了很多,看不到也沒關係,火把同樣有,不過沒必要用,畢竟在這麽狹小的空間內火把油脂燃燒的味道是無法消除的,她可以通過派出幽靈用它們的視角來解悶。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兩天內歐陽羽一邊用幽靈不停的觀察著莊園內的一舉一動,一邊用一隻幽靈悄悄的觀看著艾薇兒的課程,果然好誘人啊,雖然艾薇兒很不情願,但依舊在伊莎貝拉的命令下擺出一個又一個令人噴鼻血的動作,恥度之高比島國的愛情動作片還要強上一分,讓歐陽羽大飽眼福。

第三天早上歐陽羽被放了出來,洗了個澡吃過早餐後和艾薇兒一起又來到了伊莎貝拉的麵前。

看著歐陽羽有點憔悴神情和害怕的眼神(故意裝出來的),伊莎貝拉得意洋洋的說道:“這次隻是給你一點小小的處罰,如果再不聽話就關你一個星期,每天隻給你一點清水,哼!”

“今天的課程有點不同,以後你們除了要伺候男主人以外,還有可能和其他的女人一起伺候主人,所以你們也必須學會如何取悅女性,這就是今天你們要學習的內容,維德尼娜你先躺倒床上去,艾薇兒你學的比較多,你先開始吧,把這段時間學的到手段用到維德尼娜的身上。”

這個歐陽羽倒是不反對甚至還有點期待,聽話的來到房間內的床上躺好,艾薇兒四肢撐著床麵趴在她的身上,精致的小臉上充滿了紅暈,兩女對視了一小會,艾薇兒俯身低頭,紅潤的嘴唇輕輕的含住了歐陽羽的耳垂,然後用粉舌舔了舔,又慢慢上移和歐陽羽親在了一起同時舌頭也伸進了她的嘴裏,雙手也沒有閑著,不斷的在歐陽羽的胸脯附近打轉。

親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分開一絲銀線還連著兩人嘴唇,歐陽羽和艾薇兒都很享受這種感覺,雙眼迷離,臉上的紅暈進一步擴大,身體也慢慢的變成粉紅色。

“嗚……。”

歐陽羽輕叫一聲,原來艾薇兒的嘴唇來到了她右邊的胸脯上輕舔著粉色的草莓,右手也不斷的向下滑去,越過平坦的小腹,一直下到小內褲的中間輕輕一點。

接下來的十幾分鍾內艾薇兒使勁手段終於讓歐陽羽知道了女性快樂的頂端是什麽滋味。

“很好,艾薇兒做的不錯,維德尼娜,現在該你了,把艾薇兒剛才用在你身上的手段反擊回去。”

還在體會著餘韻的歐陽羽來了精神,用力一翻將艾薇兒壓下了身下,對準了她的嘴唇就猛親了起來,雙手不停的將她的雙峰變幻著形狀。

“啪!”歐陽羽的屁股被打了一下。

“幹嘛又打我?!”興致正高的歐陽羽抬起頭來轉腰不悅的對伊莎貝拉問道。

“你這麽粗魯幹嘛?你又不是男人,女孩子就應該有一個女孩子的樣子,剛才艾薇兒是像你這樣做的嗎?好好想想她剛才的動作!”

歐陽羽一拍腦門,得,她剛才犯了身為男人才有的毛病,急色病,不管外表怎麽樣,看來自己的骨子裏還是一個男人啊。

她轉回頭來對艾薇兒輕輕的問道:“剛才沒有弄痛你吧?”

“沒,沒有,我覺得挺好的。”艾薇兒不敢看她,偏著頭小聲的回答道,有一瞬間她都以為正在自己身上使壞的不是一個小女孩而是一個男人。

“嘿嘿……不痛就好,不痛就好。”歐陽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了想剛才艾薇兒的輕重力度,然後再次俯身學著她的動作在艾薇兒的身上施展了起來。

同樣十多分鍾以後,艾薇兒的一聲高昂的叫聲表示她也第一次嚐到了身為女性的快樂。

看著氣喘呼呼的兩女,伊莎貝拉拍了拍手說道:“好了,先這樣吧,你們兩個去好好的洗個澡,下午再叫你們新的手段。”

接下來的幾天中一直是這樣的教學內容,把歐陽羽高興的要死,同時她還感覺到艾薇兒看她的眼神中多了些什麽,對她也更加的愛護,現在兩人睡覺都睡在一起,到了晚上隻穿著內褲的歐陽羽一頭鑽進同樣隻穿著內衣的艾薇兒的懷中,感受著相互的心跳慢慢的睡去,不過這到底是真睡覺還是什麽‘睡覺’就隻有兩人才知道了。

“今天我們學習一些新的課程。”歐陽羽快樂的日子沒過多久,伊莎貝拉就開始了新一輪的教學,她拿出兩個和男人下麵某根東西很相似的水果出來交到兩女手上。

“我先說一下需要注意的事情,然後你們就開始聯係。”

伊莎貝拉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過了好半天後才對艾薇兒說道:“你先開始。”

“先輕輕的舔,四周到要舔到,對,就這樣,然後放進嘴裏,不要用牙齒,對,對,很好。”

艾薇兒的小臉都快紅的滴出水來了,身為先祖神殿高層家族長女的她什麽時候做過這樣羞人的事情。

“維德尼娜,該你了,伸出舌頭,對,很好,現在放進嘴裏,很……。”

“哢嚓。”

“維道卜隻綿羊,單絲很催。”(味道不怎麽樣,但是很脆。)

歐陽羽一口咬斷了放進嘴裏的水果,還含糊不清的說著水果的味道。

“維德尼娜……!”伊莎貝拉尖叫一聲,氣的將手裏的教鞭都折斷了,“來人!把這個小賤人帶下去,不準給她食物和水,什麽時候認錯了再放她出來,如果一直沒有認錯就關到死為止……!”

歐陽羽給了艾薇兒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主動和看守走出了房間。

“哐!”

“你就在裏麵好好的反省一下吧,誰不好得罪,偏偏去得罪伊莎貝拉小姐,我看你能撐到什麽時候,想明白了就叫我,不然你真的會死在裏麵的。”看守在關上門前對歐陽羽說道。

“切……。”歐陽羽滿不在乎的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一張毯子,然後躺在上麵睡起了回籠覺。

晚上,結束了一天課程的艾薇兒坐在床上,在心裏不斷的擔心著歐陽羽,忽然哀愁的小臉頓時喜上眉梢,原來她的同伴們終於趕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