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書友不好意思,包子我這一個星期以來被反複發作的痔瘡弄的欲仙欲死,坐立不安,根本就寫不出一點東西,這兩天去醫院花了不少的軟妹幣才好了一點點,徹底康複後將會繼續穩定更新,請見諒。

“讓你們看看我的新魔法,小丫頭,這可是為了你而特別研究出來的魔法啊,火彈連射!”靠近眾人後,弗朗西斯毫不留情的發動了攻擊,密密麻麻碧綠色的火彈瞬間布滿了他周圍的空間向著眾人飛去。

如雨般的火彈是無法躲避的,作為桃麗絲的守護騎士維德八人迅速站在她的遺體前,生前沒有保護好她就已經是他們的失職,現在他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來護衛她的遺體免受到損壞。

“粘土石魔!鮮血石魔!鋼鐵石魔!”三個石巨人被安迪再次召喚出來擋在維德八人的身前,同時吸取了教訓的他對他的女朋友們喊道:“你們也都躲到後麵去!”

凱莉、希婭、黛西聽到後立刻就躲到了石巨人後麵,安吉麗娜則猶豫了一下拉著艾薇兒也躲了過去,歐陽羽跟在她們兩人後一起躲在了石巨人後麵,她不想讓弗朗西斯看到自己,上一次的戰鬥讓她對弗朗西斯有了一點心裏陰影。

“牙!牙!牙……!”

安迪雙手抽筋似地對準了來襲的火彈雨連點,一波數十發,一波數十發的狼牙狀魔法彈飛上天空和火彈撞到一起,將有可能擊中他這一塊區域的火彈在空中引爆。

“轟轟轟……!”

雖然安迪在拚了老命的攔截,但是火彈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他根本就無法全部攔截住,還是有不少的火彈衝破阻攔落到他附近的地麵上或者三個石巨人的身體上。

碧綠色的火彈落到地麵後猛然的炸開,四濺的碧綠色火花附著在任何物體上都可以燃燒很久,就算是落到土地上都能燒出一個個坑洞來,戰場上的小草大片大片的被點燃,冒出了詭異的白色煙霧。

安迪一口氣連續釋放了百十次牙這個魔法將自己的魔力消耗一空,才好不容易才熬過了第一波火彈,喘了一口氣老氣拿出一個藍瓶大口大口的喝著。

“安迪·月·維克托?原來是你攔截了我的彈雨。”弗朗西斯漂浮在數百米以外的空中摸著下巴用魔力擴大了聲音說道:“以前我以為能在你身上找到我們亡靈法師不受死氣侵襲和控製死靈的新方法,但是和你的妹妹一比較我才發現,原來她才是我要找的人!”

“我妹妹?你是說凱瑟琳也是亡靈法師?!”安迪震驚的問道。

“哈哈哈……沒錯!你的妹妹,凱瑟琳·月·維克托,她和你一樣也是亡靈法師的天才!”

“我不是亡靈法師!”x2,歐陽羽和安迪同時反駁道,一個是死靈法師,一個是亡靈巫師,被說成亡靈法師還真是冤枉了他們兩個。

“嗟嗟嗟嗟……!”弗朗西斯笑的很陰險,說道:“你們再怎麽狡辯都是沒有用的,先說安迪你吧,獸人大軍攻擊在卡靈頓城的時候假裝偷襲東門,你當時故意將所有調開,後來獸人攻擊西門的時候你就召喚出了二十多個實力相當於三級戰士的骷髏兵和有二級法師魔力的骷髏法師將獸人擊退,我兄弟會暗中潛伏的人員將當時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不容你狡辯!而且你的那幾個女伴當時都在場。”

“我……。”安迪想反駁卻無話可說因為弗朗西斯說的是事實,在石巨人後麵的希婭、黛西等人都露出了不安的神色,亡靈法師在大路上是人人喊打的角色,她們可不希望安迪的身份被曝光,悄悄的看了一眼身旁毫無舉動的維德等人,相互之間打起了眼色。

弗朗西斯繼續說道:“現在來說一說你的妹妹……。”

“電符!電漿光束!”

藍白色的光束打斷了弗朗西斯的話語,歐陽羽從石巨人後麵走出來大聲喊道:“你這個老不死的混蛋到處挑撥離間誣蔑他人,誰不知道你們黑暗議會最擅長的就是造謠,你們說的話沒有人會相信的!”

“火符!連珠爆彈!”歐陽羽急急忙忙的飛上了天空向弗朗西斯發動了攻擊,現在還不是暴露身份的時候需要低調才行,可不想被弗朗西斯在眾人麵前說出自己老底。

弗朗西斯躲開藍白色的光束後麵對飛來的爆彈沒見他有什麽動作,大群大群的火彈憑空出現開始攔截爆彈。

“老家夥,你的對手是我,有本事就跟我來吧!艾薇兒!你們馬上離開這裏和討伐軍匯合,這老家夥我來對付!”歐陽羽留下這句話便向遠處飛去。

“嗟嗟嗟嗟……很好,那我們就繼續浣熊鎮外的戰鬥吧!”弗朗西斯跟在歐陽羽的後麵追了上去。

安迪死死的盯著歐陽羽的背影臉上滿是不甘和嫉妒的表情,“為什麽凱瑟琳在短時間內會變的這樣強大?為什麽弗朗西斯會對我不屑一顧,身為穿越者和擁有死靈法師能力的我才應該是被注視敵我的對象,我應該才是這個世界的主角才對,為什麽現在居然變成了凱瑟琳?,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安迪在心裏大聲的喊道。

“安迪,安迪?安迪!”黛西拉著安迪的衣袖喊道。

“什麽事情?!”安迪麵目猙獰的轉過頭去狠狠的看了黛西一眼,雖然馬上就換上了溫柔的表情,但是那猙獰的麵目和凶狠的眼神還是被她看在了眼裏並在印在了心裏,黛西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小聲的說道:“快走吧,維德大人他們都走遠了。”

安迪轉頭看著已經帶著桃麗絲遺體跑了很遠的維德他們說道:“好,我們也走吧。”

“嗯。”

安迪、艾薇兒等人快速跟上維德他們向著被喪屍大軍圍住的討伐軍一起跑去。

“轟轟轟……!”

“火符!天火流星!”

“火符!連珠爆彈!”

“電符!電漿光束!”

“火彈連射!”

“死亡光炮!”(死亡指光威力加強版)

“指光連射!”(死亡指光散射版)

一連串密集的爆炸中藍白色和灰白色的光束穿插其中,歐陽羽的身上一個圓形流光溢彩的魔法盾保護著她,這個魔法盾是釋放了禦氣奇術、禦土奇術、禦火奇術、禦水奇術再加上抗魔*,這五個防禦魔法的魔晶卡片版的威力加強版所組成了魔法盾,因為是壓縮釋放的緣故防禦力大大增強,可以有效的抵禦弗朗西斯的魔法攻擊,但是抵擋的次數太少,根據歐陽羽的估測最多九次就會被打散,所以歐陽羽小心的穿梭在弗朗西斯的彈幕中,身形飄忽不定讓他的精神力很難鎖定自己引導魔法進行精確攻擊,而且弗朗西斯釋放的火彈大部分都被歐陽羽的火球攔截,真正需要躲避的隻有死亡指光而已目前她還可以應付。

弗朗西斯也是一樣,歐陽羽的火球和爆彈也是大部分被火彈所攔截,威脅較大的電漿光束被釋放的次數和死亡指光一樣也不太多,他頂著灰色的魔法盾從容的躲開了大部分,隻有寥寥幾道光束擊中了他,但都被魔法盾擋了下來除了消耗一些魔力以外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轟!轟!轟!”

歐陽羽和弗朗西斯釋放出了火球、火彈和魔法光束因為兩人不停的移動躲避的關係,大量的魔法在失去攻擊後目標射向了其它地方,對周圍造成了嚴重的破壞。

一道灰白色的光束和藍白色的光束一前一後在安迪的附近炸開,爆炸殺傷範圍內的喪屍全部灰飛煙滅。

已經殺入了喪屍海中的被爆炸搞的灰頭土臉的安迪無意中回頭一看頓時有一種強烈的即視感,如果將火彈和火球比喻成導彈,將魔法比喻成大威力光束炮的話,那麽歐陽羽和弗朗西斯的戰鬥像極了他在前世中看到的那些超級係高達動畫,歐陽羽和弗朗西斯就是動畫中的超級係人形高達。

“有沒有必要這麽誇張啊?”安迪呆呆的看著兩人華麗的戰鬥場麵說了一句差點被一隻喪屍抓到,幸虧被凱莉看到及時將那隻喪屍殺死救了他。

“安迪!”性格直爽的凱莉不滿的喊了一句。

“對不起,謝謝。”安迪道了謝,又看了一眼兩人的戰鬥後立刻調整了心態,專心戰鬥起來。

“指光連射!”

“指光連射!”

“指光連射!”

弗朗西斯一直拿不下歐陽羽有點心急了,不顧魔力的消耗雙手連連揮動,上百道灰白色的魔法光束籠罩了歐陽羽所能躲避的所有空間希望能一舉將她擊敗。

“空符!無限瞬移!”

歐陽羽將一張魔晶卡片激活並拍到自己身上,藍光一閃消失在空中。

這是水係三級魔法瞬間移動的壓縮釋放版,沒有次數限製,但有時間限製,可以在一分鍾內無限瞬移。

瞬移離開的歐陽羽出現在弗朗西斯的身後不遠處,激活一張魔晶卡片後便瞬移離開出現在他的頭頂,同樣激活了一張魔晶卡片再次瞬移,這一分鍾時間內弗朗西斯的周圍藍光不斷閃現,一個又一個魔法突然近距離出現轟擊到他的魔法盾上激起陣陣漣漪讓他防不勝防。

一分鍾很快就過去了,歐陽羽一口氣丟出了五十多張的魔晶卡片然後瞬移到較遠的地方,心裏默默的清點著剩餘的魔晶卡片,和弗朗西斯戰鬥的時間不長,但是她的魔晶卡片消耗的很快,之前剩下不到五十張的卡片和從南方貴族手裏“孝敬”上來的兩百多魔晶石所製成的卡片已經使用出去了一大半,現在還在留手裏的隻有不到一百張了,得想想辦法了。

就在歐陽羽一邊遠離弗朗西斯的眼睛直轉想辦法的時候,剛才被一陣好打的弗朗西斯歪歪斜斜的甩了甩頭,似乎這樣就可以甩掉耳朵裏嗡嗡的響聲和被次聲波影響的平衡感,連珠爆彈是歐陽羽在浣熊鎮中看到天火流星的對他有效果而特別研發的,前文說過連珠爆彈的主要作用是用爆炸時所產生的衝擊波和次聲波來殺傷敵人,弗朗西斯的魔法盾很好的擋住了衝擊波但是次聲波卻沒有辦法阻擋,畢竟這個世界還沒有誰對聲音有很多的認識,更別說人類耳朵聽不到的超聲波和次聲波了。

以弗朗西斯強大的精神力他也用了好幾分鍾才緩過勁來,察覺到歐陽羽跑遠後立刻緊追不舍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