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守大人敵人前鋒軍似乎顯得有些急躁這是我們的好機會。”察達米羅獻策道。

如果在數月前在他眼中這批東南聯軍就不是急躁那麽簡單了而是勇不可當。

不過經曆無數艱險戰鬥的磨練之後獨臂弓箭手也不是當初那個有勇無謀的毛頭小子而是成長為一位深具戰略眼光的將領。

任何事情都有兩麵性士氣再旺的軍團都有鬥誌衰竭的時候能迅分析敵人猛烈攻擊背後的隱患冷靜相對並揚長避短等待時機給予反戈一擊這正是出色的將才必須具備的重要素質之一這也是察達米羅在魔獸暴動期間從慕容天處所學到的經驗之一。

根據經驗如果敵人繼續維持現在的攻擊強度不需要兩神風時他們就會體力消耗過快而疲勞同時心理上也會因進攻無果而產生煩躁不耐頹喪等等負麵情緒隨即而來的便是大降的士氣。

到時就是反擊的最好良機了。

席法所授的防禦之法讓察達米羅有著抵禦這波瘋狂攻擊的絕對信心現在一個多小時很快便過去了敵軍已稍顯頹勢但卻依然沒有退卻的意思。

無論對方的將領過於盲目自信還是其他原因察達米羅深信眼光比自己還毒辣得多吝嗇到對任何一個稍縱即逝機會都不放過的城守大人肯定很會讓這批藍月的前鋒軍得到一個終生難忘的狠狠教訓。

雖然先鋒軍的對抗隻是每場戰役前例行公事性的熱身雙方隻是派出很小一部分力量進行對敵方地試探無論輸贏損失均不會太大。然而它對於士氣的影響卻是不能以力量上的損失來估量的。

每個人都清楚一支軍隊在戰爭中士氣的提升意味著什麽。那相當於力量地變相增強。

雖然不清楚是什麽令敵軍將領戰術決策失誤但此場戰役地主動權看來很可能又要落入己方了察達米羅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因為他好像看到了勝利女神已向己方招手。

一直都保持沉默的慕容天忽然間出聲了:“傳我之令讓第六先鋒軍團反守為攻。全力迎上!”

“呃?”察達米羅臉上地微笑頓時僵住。

這道命令出的時間與想象中有些出入。因為最佳的反擊時機還沒到雖然經曆一個多神風時猛攻的東南前鋒軍團已沒不像方才那般鋒芒畢露但依然保持著高昂的戰意。

相對而言。此刻士氣尚未大幅低落東南聯軍的力量還是比己方要高的這點察達米羅很清楚若選擇此時進行針鋒相對的碰撞要受挫的還是己方。

察達米羅不敢懷疑在他心目中英明如戰神的城守大人於是他隻能歸結為自己聽錯了於是他疑惑地道:“大人……”

“傳我之令讓第六先鋒軍團反守為攻全力迎上!

慕容天重述了一遍他地話甚至連一個子都沒有改j.

鏗鏘有力斬釘截鐵地清晰回答終於讓察達米羅敢肯定這的確是城守大人的意思。但他愈加迷惘。無論怎麽看。現在都不是反擊地時候。但城守大人那石雕似的臉上卻看不到任何能改變其主意的跡象。

察達米羅滿腹疑問的話咽在了喉嚨裏最終還是沒有出口。因為以前城守大人也又過許多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古怪行為但最終都證明了他是對的。

這次看來也是他的奇謀妙策吧。

就在察達米羅打算忠實去執行命令時慕容天的下一句話更是讓他幾乎說不出話來:“算了我親自統領這場戰鬥吧。”

作為整支軍隊的最高領袖城守大人竟然屈尊到最危險的前線去指揮一場小小的先鋒戰?

察達米羅實在是太震驚了以致直到慕容天遠去他才能回過神來甚至連阻止都來不及。

這次詭異的指令也許並不如想象中那麽簡單。

***

此刻有人與察達米羅同樣的迷惘那就是凱瑟琳。

這些天來他沒又過任何不軌的舉動甚至兩人之間僅有一次會麵。

不過凱瑟琳無法忘記他當時奇異的態度短短數分鍾的接觸當中她敏銳地感受到了他的溫柔愛慕以及冷漠無情種種複雜的感情似乎都紛繁地交織在了一起。

他實在是個讓人猜不透的男子聰慧如凱瑟琳也無法窺探到他那層神秘麵紗下的真正想法哪怕是一點點比如此刻她怎麽也不明白此人讓自己扮成他身旁的一位親兵的意圖。

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他就讓自己穿上了薩羅的士兵戰衣並踏上了戰場。

身著敵國的衣服在敵方看著自己的同伴在對麵廝殺那是一種很古怪的體驗。

不過凱瑟琳的別扭情緒很快被別的東西所取代因為她看到了東南聯軍此次前鋒軍的主將她幾乎驚呼出聲:“碧夜!

“給我殺!殺!”

如果察達米羅在場的話他就能明白為何敵軍會如此急進了因為碧夜與凱瑟琳間的關係在全大6都不是個秘密。

此刻的碧夜狀若瘋虎她已經紅了眼根本不顧埃爾維斯之前的調度。得到凱瑟琳受擒的消息後她已不能如平常那般冷靜思考。

令她惱火的是敵方那支先鋒軍一直如風中楊柳般飄擺不定總是不想正麵其櫻。好在那該死的薩羅軍終於不再躲閃了怒氣積累到了頂點的碧夜身先士卒充當了第一支矛。

三支火箭帶著強大的殺傷力於雙方主力尚未到達交鋒範圍內便激射而出遠遠地將薩羅的三位以防禦著稱的龜人戰士射得慘叫聲中掉入海裏。

東南先鋒軍中出了一陣歡呼碧夜的先聲奪人起到了預期的效果原本略有下降地士氣又被再度提升了起來。

狂暴傭兵團美女弓箭手碧夜由風火元素疊加而成的遠射程攻擊技能——疾風烈焰箭。與她的美貌同樣出名。

戰鬥由這三支箭拉開了序幕但並不激烈。

可以說是一觸即潰幾乎是戰鬥開始的同時對方便放棄了抵抗。

或者確切點說對方似乎根本就無意打這一仗。

這場戰鬥。感覺上就好像是兒戲般的隨意。

盡管早早繳械放棄。因此對方也沒太大地傷亡但無論如何此戰是他們輸了。失敗無疑會令他們心理上蒙上一層陰影既然原本就不打算打這一仗那麽當初他們為何要忽然間改變主意求戰呢?

碧夜十分不解但她並不因此而猶豫可以確定地是這是個痛打落水狗的大好良機。

而且對方的指揮官正在做撤退中最危險地斷後工作。

那個全套黑色盔甲手中也拿著一根黑色長槍的家夥看來在敵陣中的地位並不低非普通先鋒軍將領那麽簡單。如果能將其斬落馬下。那麽對敵軍的打擊肯定更重。

碧夜心中一熱。接著她決定行動。

驅動身下度最快的海寵之一分水駒碧夜比最前排的騎士更快地接近了那位黑甲將領。

弓滿。箭離!

一支燃燒著熊熊烈火激射而出。

與先前的疾風烈焰箭稍有不同這支靈力箭的威力明顯恐怖得多近兩米長箭上的烈焰竟是青色的如毒蛇般吐著吐著熊熊地信子。

靈力箭帶著猶如惡魔召喚地尖嘯與一般遠程技能隨著脫離動者後度漸減地規律剛好相反它似是脫離了物理的限製不斷加愈來愈快以致最後僅剩下一個淡淡地青影。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疾風烈焰箭而是其加強版也是碧夜最為得意馳名天下的技能——魔嘯無影箭。

說實話她對這場該死的戰爭沒有任何興趣。現在藍月帝國的性質已經完全變質了由反侵略改為侵略者而且是落井下石選擇中立國最為艱難的時候這樣的行徑與西北聯軍無異。

吉斯那維護和平的口號讓她感覺惡心然而當凱瑟琳也被卷入其中後她已無法選擇也顧不上孰對孰錯

誰對凱瑟琳不利誰就是自己的敵人

事實上她明白吉斯並非公報私仇凱瑟琳在藍月享有高的受歡迎程度作為一位城府深沉的梟雄吉斯還不至於為了一點點的恩怨而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決定這次侵略戰成敗的最關鍵因素是時效毫無疑問一旦動戰爭中立國便會被逼與西北結盟。而這段短短的時間之內東南方必須搞定一切。因此每路軍隊都擁有大批對士兵精神鼓舞有著極為重要作用於快攻中必不可缺的歌手輔助這是藍月軍一路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的原因之一了。

而多多拉特這條戰線至關重要除了凱瑟琳之外還有大批藍月或東南其他國家的當紅歌手也加入了其中。

吉斯對計劃此環的算盤打得很響唯獨算錯了米其斯援軍到來的時間而且錯得厲害。

一個慕容天一個擁有魔感應體的奧琳娜一支經過最艱險的魔獸暴動淬煉的米其斯軍隊一批精湛的偵測兵使得在吉斯計算中至少原本七天半的行程縮短為了五天。

致命的失誤直接導致了大潰敗也導致了那批歌手的被擒這是吉斯萬萬沒有想到的。

那支西北援軍的到來是他計算的另一個失誤按道理就算是在這場戰爭爆的第一時間西北方便派出援軍也不可能來得那麽快的——除非他們早在戰爭未起之前便已出海。

如果這樣的話那麽西北方同樣有著一個運籌帷幄之中的可怕人物能猜到東南軍聯軍反客為主動侵略戰並不稀奇不過能在戰爭爆雙方未結盟前便做出大膽外派援軍的乎常規舉措這樣的魄力與手腕不是普通人能擁有的。

狂沙之城的國師拜謁羅據說就是這樣一個家夥。

靈力箭愈來愈近。在比最前方騎士還要接近的距離下動高度地成名技碧夜有著足夠的信心她仿佛已能看到那位黑盔將領心髒被洞穿的場麵。

“嗤!”

靈力箭命中目標的聲音如期響起但卻不是黑盔將領的心髒。他確實沒有閃避。卻在千鈞一間反轉身將手中地長槍筆直遞出。

奇跡般地長槍槍尖與靈力箭箭頭正麵撞擊在一起。

“呃!?”

碧夜美目睜得大大的。

她猜到這家夥不簡單。但卻沒想到他那麽強橫。

最前排的騎士也為之一怔碧夜魔嘯無影箭地威力是他們深知的然而她誌在必得的得意絕招就這麽被破掉了還是以那麽不可思議的方式。

魔嘯無影箭的極完全被無視了!

受到阻擋的靈力箭兵沒有因此而湮滅而是從中剖開一份為二朝目標的頭顱與腹部射去。

碧夜冷笑一聲許多人對魔嘯無影箭的認識都有些扭曲了隻停留在高與遠射程的特性上。但卻不了解其真正的可怕之處在於變化。

與普通地靈力箭不同。魔嘯無影箭在遭遇外力時並不會立刻消失。她可以巧妙地通過加諸在箭上地元素比例令其在碰撞時生意想不到地變化。這個變化是她自己都難以預測的。無論是角度還是力道就像萬花筒一樣沒有規則隻能隨機性產生。但因為無跡可循這種出控製地亂箭卻加強了防守的難度。

在應付完魔嘯無影箭的高後對方後對方就算沒被擊中通常也要手忙腳亂然後箭的變化就能讓他措手不及吞下苦果。

高+變化這是完美的攻擊組合兩種截然相對的性質通常難以兼顧但碧夜卻做到了。而且這次的隨機變化很完美兩支箭一上一下攻擊範圍寬廣而且其中一支正對頭顱一旦被擊中將是致命的。

隻可惜碧夜的冷笑聲未落黑盔將領便已做出了回應。

以掌心為軸他手中的長槍瞬間倒轉回來像螺旋槳似的高轉動。

極舞動的長槍就像一麵大的盾牌完全將黑盔將領的身體罩住這樣兩支亂箭的無規則性也因對方全方位的防禦而失效。

這回碧夜是完全呆住了這家夥簡直就像是在玩魔術般。

同樣的高+變化的組合不同的是體現在防禦上!

兩支亂箭撞在槍盾上立刻便彈飛了開去不過它們並非一點用都沒有其中一支剛好射在了黑盔將領身旁一位親兵的海寵上。

“嗷!”

那隻海寵出淒慘的哀叫痛楚使得它將背上的人猛地摔落海中。

黑盔將領見狀也從寵騎跳下將親兵接住。

碧夜見狀一喜這家夥顯然是個體恤下屬的人除了主動攬下斷後工作外連一位小小的親兵也搭救完全不顧這是危險的撤退時刻。

盡管不明白那位親兵為何如此菜但碧夜不欲錯失大好良機手中長弓再度張滿。

要在保護親兵的同時還得應付魔嘯無影箭難度無疑是相當大的。

但碧夜手中的靈力箭卻沒放出去因為她麵前的目標忽然間換成了一隻海獸而且它正直直地向自己飛來。

那隻受傷的可憐海獸被當成了靶子。

狡猾的家夥碧夜在咬著銀牙暗罵的同時心裏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應變能力。

碧夜當然有信心輕而易舉地射穿那隻海獸的身體但問題是她的視線被那隻飛在空中的海獸龐然巨軀擋住了以致無法成功捕捉目標的所在地。

雖然有點惱火但碧夜並沒因此而煩躁她手中的長弓保持著滿月的姿態。

那隻海獸總會有掉下的時候一旦它落入水中自己的視線再度獲得自由那麽就是攻擊的時候了碧夜。自信能在第一時間捕捉到對方並來上第二支魔嘯無影箭。

那隻海獸愈來愈近在距離碧夜僅有數米之餘終於開始有了下落之勢。

碧夜美目銳利如鷹盯著前方的同時也不由自主地驚歎那家夥堪比力士的臂力實在變態——畢竟這樣一頭大海獸不是任何人都能擲那麽遠的。

海獸最終脫離了碧夜的視野範圍眼前豁然開朗但眼前並沒沒那位黑盔將領的身影!

奇變突起!

那隻海獸忽然間被掀開。一道黑影閃電般掠上。

他根本沒有趁海獸阻擋住碧夜地時候遠逃而是一直藏身其後!

變化是來得如此之快快得令碧夜也措手不及。

弓箭手近距離作戰的能力無疑是可憐的碧夜隻能倉促地將將手中的魔嘯無影箭射出當然這徒勞的一箭落空了。而黑盔將領手中地長槍卻帶著逼人地氣勢狂刺而來。

碧夜越眾而出。單槍匹馬追殺的任性後果終於顯露了出來她的身邊沒一位能給予救援地士兵。即使是最快的騎士也在身後十米遠的地方。他們無能為力地看著自己的長官陷入危難之中。

這段距離雖短但對於一位絕頂高手而言足以讓戰鬥結束了。

碧夜隻能倉皇中將手中的長弓扔掉然後抽出腿側的匕。

在弓箭手當中碧夜是鮮有的擁有不俗近站能力的異類但麵對這位強橫的對手顯然還是遠遠不如更何況在連續出兩支魔嘯無影箭之後她的靈力損耗得非常嚴重。

無論從哪方麵看來此刻地她都處於絕對地劣勢。

碧夜也明白這個道理。因此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地抵抗隻是徒勞。

她手中的短匕。與敵人手中地長槍相比。看上去實在可憐。

長槍帶著凜冽的氣勢急至碧夜仿佛已能聽到死神的腳步聲。

“不要!”

青年懷抱的親兵忽然間淒叫起來。熟悉的聲音讓碧夜為之一怔。

與此同時一股無形的強大力量淩空而至將碧夜的軀體橫移出小半米之外長槍亦堪堪落空了。而對方由於是位男子軀體較大碧夜手中的匕卻直直刺進了他的肩膀中。

在外人看來碧夜以非常巧妙的步法躲過了致命一擊而且反賜對方傷害。

但碧野卻知道完全不是這樣她難以置信的看著手中的匕和將領臂上噴湧而出的鮮血以及他懷中的凱瑟琳。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剛才那股奇怪的力量顯然周圍再無其他人了除了自己之外就隻有凱瑟琳但凱瑟琳卻是沒有直接戰鬥能力的。

除此之外便隻剩那位黑盔將領了但敵人會放棄擊殺自己的大好良機反讓自己受傷麽?這未免也太可笑了。

話說回來方才的奇怪力量似乎正是從他的槍尖傳來的。

碧夜感到暈眩這個世界仿佛亂了套所有的東西都如她的魔嘯無影箭那樣違背了常規。

“回去吧!”

熟悉的聲音讓碧夜嬌軀一震但說話的卻不是凱瑟琳比見到凱瑟琳更讓人難以置信!

連凱瑟琳也睜大了美目不敢相信地轉頭看著那個抱著自己的男子。

男子的臉漸漸變幻肌膚由黝黑轉白皙而那陌生的輪廓亦愈加熟悉。

最後那模糊的輪廓完全清晰兩女呆若木雞這張臉不正是與那個讓人朝思暮想又愛又恨的家夥完全一樣麽?

隻是這張完全一樣的臉卻讓兩人感到陌生因為她們再也看不到往昔的輕浮率性嬉皮笑臉還有那種什麽都不放在心上的隨意取而代之的是堅毅沉穩還有經曆許多事情之後才能獲得的成熟。

刹那間碧夜明白了一切為什麽他的長槍會在最後關頭落空而受傷的卻是自己。

“請別再卷入這場戰爭讓我為難了!”

慕容天的語氣冷漠得猶如不帶一點的感情而他話中包含的意思更讓二女感到心寒。

碧夜張口想說些什麽但始終沒能說出來。

眼前的羅迪已經不是那個羅迪了。

在從藍月離開後的這段時間肯定生過許多事情讓兩人間有了無法逾越的鴻溝。

現在他們隻是敵人。

慕容天也沒有再說話他的臉容再度變化成為丹尼斯麵無表情地將懷中的凱瑟琳推過去然後轉身離開。

除了碧夜與凱瑟琳之外沒有人看到這電光火石間生的事情。

在其他人眼中是他刺殺敵軍先鋒軍將領未果而受傷迫於後麵將要趕至的騎士不得不放棄會成為累贅的親兵。

隻有碧夜與凱瑟琳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根本就沒打算打這一仗而是借此機會將凱瑟琳送回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劃清彼此間的關係。

二女淚流滿麵愛情始終還是無法跨過國家這道巨大的鴻溝!

慕容天無情的話猶在耳邊碧夜顫抖著手撫摸著手中的短匕上麵的鮮血沒被匕的冰冷凍卻還是熾熱的

他內心的感情是否如這鮮血般其實上並沒被冷卻呢?

後麵的騎士很快趕上來看到木雕似的碧夜暗鬆了一口氣並打算繼續追殺前方的敵軍將領。

“慢著!”

碧夜失魂落魄地出了命令:“立刻收兵!”

此刻的慕容天已回到隊伍當中冰涼的海風吹在臉上卻吹不熄沸騰的熱血。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必須去做!

再刻意也沒有用他的身份早在刺殺窮奇時便以敗露很快的大6上所有人都會知道薩羅米其斯城的城主丹尼斯就是藍月的叛將羅迪。

當然也包括碧夜與凱瑟琳在內。

這是之前慕容天讓色盜菲利普傳話給二女但卻不肯透露一點有關己身其他信息的原因因為他潛意識中預料到總會有這一天。

雖然並不希望但它終究還是到來了。

作為薩羅的高級指揮官那麽自己就是藍月所有人們的死敵。

看著潮水般退卻的敵軍慕容天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告別了雄偉的洛馬英雄廣場美輪美奐的布拉格宮殿神之遺址菲坦路德聖河底律拉戈高聳如雲的穿雲塔……那些藍月人民的驕傲也曾經是自己心目中的驕傲。

或許以後還有再見的機會但所有曾經與藍月的榮譽聯係在一起的帝國標誌都將會一並從心頭抹去——連同那裏的朋友情人!

從今天開始羅迪將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薩羅人!

慕容天回到帥營然後他看到了一個原本不應該看到的人。

龍王麥克。賽爾總是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出現。

慕容天心知自己玩的小把戲能瞞過別人但絕不能逃過這位海國之神的雙眼。

但他沒有解釋而且也不打算解釋隻是淡淡道:“抱歉但沒有下次了。”

麥克。賽爾笑道:“很好!”

他並不在意慕容天戰鬥中的決策失誤何況他隻是故意的他更擔心的是慕容天心中的感情羈絆。

雖然到薩羅已久但一直以來慕容天從沒完全將自己當成是海國的一員。

不過從解開“千變萬化”在碧夜二人麵前露出真容之後麥克。賽爾就知道他與她們間的關係已經結束了連帶著藍月的感情一起。

一個沒有感情羈絆的羅迪迸出來的力量甚至是連他都會感到畏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