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高大英俊體力好

朱容容走上前去,豪氣的從錢包裏抽出十來張百元大鈔,啪的一聲甩到賀定閑麵前:“說,你收多少錢?姐今晚要包夜!”

MD不就是個男人嘛,三條腿的蛤蟆少見,兩條腿的男人還不遍地都是!

宋琺醒有本事去娶別的女人,她就敢包個牛郎!

“你弄錯了。”賀定閑悠閑的坐在寬大的沙發上,手中擎著一杯威士忌,目光淡漠如冰。

臥槽,今時今日的牛郎都這麽大的譜兒,還敢頂嘴了?

朱容容伸出雙手,從他手裏把威士忌奪過來,豪邁的一飲而盡。

酒能撞人膽,欺負姐第一回找牛郎是吧,看姐咋蹂躪你!

一杯威士忌下肚,她的臉開始發燙,渾身上下湧動著莫名的暖流,橫衝直撞。

她搖搖晃晃的撲倒在賀定閑的懷裏,伸手捏住他弧度完美的下巴:“來,好好伺候姐,舒服了重重有賞。”

賀定閑被她騷擾多次後,身體不由得有了反應。

他握住她的窄腰,眼神凜冽:“女人,是你惹我的,不要後悔。”

說完,將她放倒在沙發上,欺身而上……

迷迷糊糊中,她紅嫩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嘴裏發出“啊”的叫聲。

賀定閑停頓皺眉,居然還是個處女!

然而事已至此,收無可收,他放縱自己與她合為一體……

睜開眼睛,朱容容覺得渾身酸痛,骨頭像要被散似的。

她掀開被子看了一下,居然光光的躺著,渾身盡是瘀傷和掐痕,頓時忍不住驚的“啊”一聲大叫起來。

身邊男人被吵醒,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昨天晚上你不是很盡興嗎?”

她想起昨天的事,頓時整個人就不好了。

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宋琺醒來給她送請帖,告訴她要結婚。

她一怒之下跑來龍城最好的顏如玉私人會所找牛郎,付錢進房後就遇到這個男人,然後……

一杯酒下肚,她就被這個男人吃幹抹淨了。

印象中記得他一晚上要了

她三四回,又掐又親,好像永遠不知道滿足似的。

第一次就這麽稀裏糊塗沒了,她真是欲哭無淚。

“怎麽?後悔了?”不知道什麽時候,身旁的男人已經穿好衣服。

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一身裁剪合體的西裝,一雙深邃冷冽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弧度優美的唇形,完美搭配的五官,修長動人的身材,瀟灑英俊秒殺全部當紅男星。

這個帥到人神共憤的大叔除了老點之外,沒有別的缺點。

絕對是成熟完美男人的典範,簡直天生注定是吃牛郎這口飯的啊。

這個時候,朱容容當然是輸人不輸陣了,她哼了一聲:“後悔?姐的字典裏從來沒有這倆字。”

說著,就從一旁的錢包裏抽出剩下的幾張百元大鈔扔給他:“賞你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享受過就算了,你要是敢說出去,小心我殺人滅口。”

她做了一個手起刀落的造型,眼神異常的凶狠。

男人沒說話。

她瞪他一眼,盡量放緩語氣,語重心長的說道:“大叔,我真心的奉勸你,像你這種三十出頭的男人,還靠出賣身體吃飯,也不是個長久之計,畢竟青春飯吃不長,早點改行吧。”

那一瞬,她覺得自己有教無類,諄諄善誘,簡直頭頂有光環,都快把她自己給感動哭了。

男人沒有理她,也沒有撿錢,反而盯著她清純動人的臉看了半晌,忽然哈哈長笑,轉身瀟灑離去。

“喂!牛郎大叔,錢……”朱容容在後麵喊道。

男人頭也不回。

“哼,就算再大牌,也不還是個牛郎隨隨便便就被我給包夜?”朱容容頗有些憤憤然,伸手去拿衣服。

衣服到手後,她簡直欲哭無淚,這個男人也太凶殘了吧。

幾乎每件衣服都撕的破破爛爛的,沒有一樣還能穿出去見人。

她該怎麽辦?

總不能披著被子出去招搖吧?

那豈不是全世界都知道她第一次奉獻給牛郎了?

她朱容容以後還有什麽臉在龍城混?

正痛心疾首的

時候,有個女服務員輕輕推門走進來,把幾件衣服送到她麵前,恭恭敬敬的說:“小姐,這是賀先生吩咐給您送來的衣服,已經做過消毒處理。”

賀先生?

賀先生是個什麽鬼?

是剛才那個牛郎大叔的姓嗎?

她掃了一眼衣服,頓時被嚇傻了。

香奈兒!香奈兒!還是香奈兒!

臥槽,他是當香奈兒不用花錢買嗎?還是香奈兒的店是他家開的?

這幾件衣服都是限量版,加起來最低也要五萬塊,她在夢裏YY過無數次了,現在是什麽情況?

難道說這位姓賀的牛郎大叔因服務出色,已成為同行翹楚,錢多任性,見她年輕貌美,準備將她反包養?

她被嚇了一跳,正準備出口詢問,才發現女服務員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已經關門離開了。

盡管他高大俊朗體力出色,她也不想成為牛郎大叔的女人啊。

她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慌慌張張奪命而逃!

還好一切順利,她忍著身體撕裂似的疼痛,跳上一輛出租車,順利逃回到學校。

哼,她朱容容活了十九歲,什麽大場麵沒有見過,這麽點小事還能難倒她?

搞笑!

她雙手撫了一下頭發,正準備雄赳赳氣昂昂的抬腳往學校裏走,就聽到有人在她後麵溫言喊道:“容容。”

她像中了魔法咒語一樣,頓時呆立當場。

三秒後,她像打了雞血似的轉過臉來,滿臉笑容說:“宋琺醒,你有什麽事?放心吧,你的婚禮我一定會準時參加的,份子錢也會隨足市價,一分錢也不會少。”

宋琺醒走上前來,臉上露出遺憾的神情,有些幽幽的說:“容容,我對你的心意,難道你會不明白嗎?我娶楚雪梨是有苦衷的,我真心喜歡的人隻有你一個。”

“這樣啊?我要祝福你們一句話。”朱容容心裏痛,臉上仍舊笑吟吟的。

“你真的不怪我了嗎?你要祝福我什麽?”宋琺醒充滿期待的問道。

“婊子配狗,天長地久。”朱容容扯扯嘴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