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千鈞一發之際

“你的意思是說我強迫你?你可以問問他們,我有強迫過你嗎?自始至終都是你在勾引我,非要倒貼過來。”聶總很無恥的說,男人的嘴臉到了這個時候顯露無疑。

他轉過頭去問孫總、孫太太說:“你們說是不是?”

孫總和孫太太為求聶總辦事,已經花了那麽多錢,這個時候當然不可能會讓錢白花。

他們一起點頭說:“不錯,我們親眼看到這位陪酒女郎勾引聶總,就算警察來了,我們也這麽說。“

危機感,終於在朱容容的腦海中產生。

她現在已經非常害怕,甚至很後悔來做陪酒女郎,招惹這些人了。

她把心一橫,跺了跺腳說:“大不了今晚買酒的提成我不要了,我去找何姐辭職,我現在就去。“

“想走?沒那麽容易,我老聶想得到的女人從來沒有得不到的,看我就在這裏讓你享受。“他說著,大手就往朱容容的領口伸了過去。

朱容容腦子有些暈乎乎的,她心裏隻有一個信念,就是絕對不能讓這個色.狼占便宜!

眼看著他的手,就要覆上她的領口,朱容容情急之下,隨手拿起他那瓶還沒有喝完的路易十三,猛地對著聶總的頭就敲打了下去。

“乓“的一聲,瓶子應聲而碎,整瓶酒都淌在他的頭上臉上。

他的頭也被打破了,鮮血流了出來,似乎還有玻璃碎片砸到了他的頭皮之中。

他用手一摸,手也被玻璃碎屑紮破了。

“聶總,您沒事吧?要不要送您去醫院?“孫總和孫太太幾乎齊聲說道。

聶總從來沒有被人這麽打過,他頓時就像是一隻被踩了尾巴的狼似的,嚎叫起來:“你居然敢打我!看我今天怎麽收拾你!”

劈裏啪啦,包房裏幾乎所有能摔的東西都被他摔掉了。

他顧不得頭上的傷,伸出手來抓住朱容容的兩條胳膊,就把她給硬生生的摔到沙發上。

大概是他摔東西鬧出的動靜太大了,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何姐帶著人走了

進來。

她看了一眼現場,冷著臉問:“出什麽事了?”

“何姐,你來了就好了,她想非禮我!”朱容容連忙站了起來,跑到她的麵前。

何姐正眼瞧都沒瞧她一眼,隻是看著聶總說:“我當是誰脾氣這麽大,把我的東西都給摔壞了,原來是聶總。“

看得出,這位聶總應該是這裏的常客。

“小何,你覺得我賠不起呢?”聶總捂著頭上的傷口,凶神惡煞的說。

“賠得起,當然賠得起,你們還不趕緊叫場子裏的醫生來給聶總包紮。“何姐吩咐身後的保安說。

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把駐場醫生叫過來,給聶總清洗了頭部,處理了傷口。

傷口不是很深,不過傷口附近的頭發被迫都剪掉了,包上紗布,看起來特別搞笑。

做完這一切後,聶總抱著雙臂,翹著二郎腿說:“小何,今天是你的陪酒女郎把我給打成這樣,今天的事情你是希望公了還是私了?”

何姐滿臉笑容的坐在他身邊,攬著他的肩頭說:“聶總消消氣,公了怎麽了?私了又怎麽了?”

聶總用眼角的餘光瞥了朱容容一眼說:“公了的話,我就找律師告你,把你這裏告到倒閉為之。私了的話,你就當沒來過這個房間,你這位陪酒女郎留給我好好調教,我開心了,自然不會再跟你算賬。”

何姐是個何等聰明的人,這個時候當然明白應該怎麽選。

她馬上站起來,揮揮手對保安們說:“大家都出去,今天的事誰也不準說出去。”

然後又躬身對聶總說:“聶總,請您好好享受,我們什麽都沒看見。”

她帶著她的人走了,孫總和他太太見狀,不想惹什麽麻煩,也隻好自認倒黴,站起來買單走人。

房門被重新關上,房間裏隻剩下聶總和朱容容。

朱容容用手支著頭部,心裏麵還是清醒,身體卻已經醉的不受她自己控製。

聶總一步步的逼近她,滿臉yin笑,一副對她誌在必得的表情。

他冷笑著說:“我想讓你在

沙發上享受,還能舒服點,你偏偏不喜歡,想在門旁邊對吧?那也好,我就讓你知道和我老聶作對的下場。”

他欺身走到朱容容身旁,準備對她上下其手。

朱容容雖然知道何姐為了夜總會,已經準備犧牲她,現在做什麽都沒用,還是下意識的把門打開往外跑。

她走了兩步,腳下無力,身子一軟,不偏不倚的就落入到一個人的懷抱中。

身後,聶總冷笑著說:“想跑是吧,我看你能跑到哪裏去!你越是反抗,我就越是興奮,你想玩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他追到門前,看到朱容容正躺在一個男人的懷裏,惡聲惡氣的說:“這個女人是我的,放開她,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哦?對我不客氣。”男人抬起頭,露出一張風華絕代顛倒眾生卻英氣逼人的臉。

是賀定閑。

他的身後,跟著助理霍辛衝,還有幾個保鏢。

他看了一眼懷中臉色酡.紅、醉的人事不省卻還是喃喃的驚慌失措的說著“別過來”的女孩,眉心就打起一個深深的結扣。

尤其是,當掃到她的緊.身上衣和超.短.裙、以及短.裙.下.麵白嫩修.長的大.腿時,眼中莫名其妙就蔓延上一重怒火。

這個瘋丫頭!

真是太不知道自愛了!

他脫下身上的風衣,把她的身子包裹起來。

他的動作溫柔而細膩,每一個可能會走光的角落都絕不放過。

聶總見到這一幕,頓時就火大了。

平時賀定閑很低調,很少在人前露麵,聶總哪裏能見過他。

他隻是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年輕,後麵雖然跟著幾個保鏢助理,充其量應該也就是個有錢人而已,並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因此,他囂張跋扈的說:“別說我對你不客氣,就是打死你,也是分分鍾的事情!你去打聽打聽,整個龍城誰不知道我老聶是什麽人!我要想玩的女人,絕對沒人敢和我搶!我勸你要不就乖乖把這個女孩送過來給我享受,要不然的話,你會死的很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