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稚嫩的女孩

“那你算不算?“賀定閑伸出手來,抓住她的手腕,眼底有很深的詢問之意。

她裂了裂嘴說:“大叔,你弄疼我了。我當然不算,都說上次的事情別再提了,我還這麽年輕,怎麽可能會找個足夠當我叔叔的男人,何況你私生活還那麽混亂!”

賀定閑的雙眸更加深邃,他緩緩的鬆開朱容容的雙手,不再說話。

朱容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裏說錯話惹到他了,也小心翼翼的閉上嘴,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你怎麽了?”賀定閑喝了一口茶,問道。

“我閉嘴,免得一不小心說錯話,惹惱到你就不好了。”朱容容歎口氣。

“你在意我的情緒?”賀定閑微微一笑,清雅俊逸的讓朱容容為之心跳。

她用力的點點頭,堅決的表態:“嗯!非常在意!萬一惹惱你,你一怒之下賴賬不給我雇傭費怎麽辦!”

賀定閑:“……”

氣氛又變得有些清冷起來,兩個人誰也沒有再說話。

這時候,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有人輕聲的說道:“四哥,你來了。”

朱容容聞聲轉過臉去,就看到有一個女孩端著兩碟菜肴走了過來,放到桌上。

菜肴跟精致,女孩子長得更加漂亮、精致。

她穿著一身雪白的簡單的長裙,瀑布般的長發披散下來,瓜子臉,柳葉眉,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像是會說話一般,鼻梁小巧秀氣,小嘴粉嫩如櫻桃。

美女,朱容容見得過了,甚至她自己也算得上一個漂亮的女孩。

可是像這種帶著仙氣的,清麗出塵的,靜如處子的漂亮女孩,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好美啊!”她忍不住由衷的感歎道,口水都流出來了,要是她是個男人,絕對追求她。

女孩對她微微一笑,眼角眉梢流露出一種憂鬱而清雅的氣質。

她對著賀定閑,柔聲的說:“四哥,這是你慣常喜歡吃的菜。”

賀定閑點點頭,對她微微一笑。

朱容

容這個局外人,都看得出來,賀定閑看女孩的眼神有多麽溫柔,多麽與眾不同。

他們兩個,一個儒雅俊逸,一個清麗無雙,真的好像是一對璧人。

“這位是?”女孩又開口詢問,她的聲音溫柔的讓人心旌搖蕩,是人都把持不住。

“我叫朱容容,是賀先生雇傭的臨時工。”朱容容連忙拍著胸介紹自己。

女孩看賀定閑的眼神,那麽的柔情似水,瞎子都知道他們倆一定有什麽。

這個時候,朱容容覺得一定要跳出來撇清自己,免得被別人誤會。

“嗯。我叫霍如冰,你可以叫我冰冰姐。“女孩對朱容容伸出手,她的手修長細膩而好看。

朱容容連忙嘴甜的喊了一句:“冰冰姐“,又和她握手,眼珠子烏溜溜的在她臉上盯著看。

事到如今,她總算明白賀定閑為什麽要雇傭她做舞伴了,看霍如冰的模樣,也不是喜歡應酬的人。

既然真命天女不想出去,總要請個臨時演員幫忙。

“四哥,我不打擾你們了,有事找我。“霍如冰嫣然一笑,帶著詩情畫意的氣質。

在賀定閑點頭同意後,她優雅的走了下去。

朱容容忙不迭的拿起筷子夾菜,邊吃邊嘖嘖稱讚說:“這裏的菜果然好吃,這家餐廳叫什麽?“

賀定閑看到她吃的一點儀態都沒有,眼中露出一絲溺寵,緩緩的說道:“隨意軒。“

“哦,挺好的,和你女朋友的氣質很配。隻是我們在這裏吃飯,把你女朋友丟在下麵那樣不太好吧?“朱容容拿著筷子,躊躇了一下說。

“沒事,這間店是她開的。“賀定閑不露痕跡的把她喜歡吃的菜,推到她麵前。

“那就好,我說大叔啊,其實冰冰姐長得好漂亮,氣質又好,看年齡也就二十三四歲吧,人家都沒有嫌棄你老,你就早點給人家個名分吧,不要再和你的嫵媚女秘書謝婭思糾纏不清了!“

朱容容一板一眼的教訓他。

賀定閑眼角的餘光掃了她一下,她頓時耳根發冷,感覺到電閃雷鳴一般,連忙乖乖

的閉了嘴。

過了不多久,他們點的菜都送了上來,隻是霍如冰沒有再出現過。

吃完飯後,賀定閑買單,帶著朱容容從隨意軒走出來。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不早不晚,正好七點。

他開車載著朱容容,往龍城大酒店駛去。

二十分鍾後,車子到達龍城大酒店的地下停車場,他們從電梯直接上了七十六樓,也就是這次慈善舞會的現場。

走到門前,他低頭看了朱容容,冷冰冰的對他說:“挽著我。“

“啊?大叔,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這不太好吧?萬一被記者們登出來,那多不好。“給這個男人挽一下倒是沒什麽,可萬一被霍如冰誤會了,恐怕不太好啊。

“難道你認為,未經我的許可,有報刊雜誌電台敢刊登報道我的消息嗎?“賀定閑揚了揚嘴角,悠然的說道。

朱容容想了想,他說的也很有道理,看在錢的份上,她就隻好硬著頭皮上了。

她挽著賀定閑,走了進去。

他們一進去,馬上就成為全場的焦點,就聽到很多人說道:“賀四少來了。“

很多記者,馬上拿起攝像機對著他們不停的拍拍拍。

更多的參加舞會的人,全部上前來和賀定閑打招呼問好。

賀定閑張弛有度的與他們應酬著,不冷不熱。

他們個個都受寵若驚,隻是當看到他身邊穿著很平常的休閑某寶裝的朱容容時,他們都覺得暗暗納罕。

誰都知道龍城賀四少在出席任何活動的時候,從來不帶女伴,這個看起來很清純漂亮卻很稚嫩的女孩子是誰?

他們都覺得分外好奇,卻沒有人敢上前來問。

這個時候,一襲黑色長裙、帶著閃爍的鑽石項鏈、穿著白色高跟鞋、拎著白色手包的謝婭思走了過來。

她頭發高高挽起,畫了特別明豔精致的妝容,看起來高貴而美麗。

她走上前來,笑著喊道:“賀先生,您不是說今天不來了嗎?“

“臨時改變主意。“他無所謂的說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