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寵她成癮

淩少祈並沒有多問,隻是緩緩的點了點頭。

朱容容很心虛,也不敢跟他對視,就把床給他鋪好後,滾到自己的房間裏睡覺去了。

她心裏很忐忑不安,總覺得賀定閑在看著自己,她緊張的連燈都沒有開,就抹黑滾進被窩裏了。

過了半個多小時,她翻來覆去,怎麽都睡不著,眼前莫名其妙的總出來賀定閑的影子。

再仔細的想想,他一直對自己很不錯,剛才忽然變得那麽粗暴,是不是因為他出什麽事了?

自己不但沒有好好的詢問一下,反而還對他大聲嚷嚷,不知道有沒有傷害到他。

這麽想著,朱容容不再遲疑,趴到窗口往外看下去。

外麵清冷的路燈下,空空如也,哪裏還有大叔的影子?

她歎了口氣,重新回到床上躺下,心情變得索然無味,過了很久才睡著。

到了第二天,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看了一下手機,大叫一聲:糟糕。

說好的照顧淩少祈的衣食起居呢?

現在都已經過九點了,她居然還沒有起床做早飯,真是失職啊失職。

她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爬起來,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到外麵。

發現桌子上扣著兩個碟子,放著一張紙條。

走上去拿起紙條,隻見上麵寫著:“早餐在碟子裏,吃完飯記得去上課。”

沒有落款,字寫得飄逸雋秀,不用猜也知道是淩少祈的字。

打開兩個碟子,隻見其中一個裏麵放著一塊煎好的培根,一個裏麵放著麵包片。

旁邊,還有一杯榨好的芒果汁。

她洗臉刷牙後,來吃,味道真不錯,說真心話,她覺得比她做的都好吃十倍,心裏對淩少祈的仰慕又多了幾分。

他到底是個什麽樣的男子呢?簡直是無所不能,無所不會,性格又溫文爾雅,和狂暴的大叔比較起來,簡直分分鍾甩他幾條街。

大叔!

又是大叔!

朱容容

一口把麵包片塞進嘴裏,自己和自己說道:“朱容容,你一定是瘋了,沒事怎麽會想到大叔呢?

吃過早餐後,她滿懷喜悅的下樓去上課。

上午的課上的格外開心,想到淩少祈的時候,她還總忍不住甜蜜的偷偷笑出來,弄的蘇文怡真的很想揍她一頓。

上完課後,蘇文怡將她拖到外麵的走廊裏,指著她惡狠狠的逼供:“朱容容,你給我如實招來,你和淩教授到底發展到哪一步了?昨晚你一.夜未歸,是把淩教授給睡了嗎?”

“什麽亂七八糟的啊,我和淩教授是很純潔的關係,你不要想的那麽肮髒好不好。”朱容容瞪了她一眼說。

“哼,鬼才相信你。你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那還不是幹柴烈火,一點就著?難道還相敬如賓嗎?我才不信呢。”蘇文怡捏著她的脖子,“恐嚇”她。

朱容容正準備說話,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裏,傳來淩少祈的聲音:“容容,我中午有事不能回去,你不用特意趕回去給我做飯。”

“好的,教授,你怎麽有我的電話號碼?”朱容容甜甜蜜蜜的、驚喜交加的問道。

“是的。”淩少祈並沒有正麵回答她這個問題,就把電話給掛了。

朱容容抱著電話,神情如癡如狂的,看起來別提有多陶醉了。

“喂,朱容容,我說你夠了,做出這樣一副幸福的表情給誰看呢?你啊,連我的男神都霸占了,我覺得我真應該和你絕交。”蘇文怡憤然的說道。

“好了好了,我請你吃飯賠罪還不行嘛。”朱容容露出笑臉,拚命的討好這個死黨。

“這樣啊?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不過到底接不接受你的道歉,我得看你請我吃什麽而定。”蘇文怡拿捏著架子,對她說道。

“好好,吃什麽你說了算,我們快走吧。”朱容容拉著她走進教室,拿起書包,兩個人一起走了出去。

她們倆有說有笑的往外走,走到學校門口,有人在旁邊冷冷的喊了一句:“朱容容。”

朱容容轉過臉去一看,

發現麵前站著白落落。

白落落的臉色,看起來非常的難看,她臉上化了很濃厚的妝,但是也完全遮不住眼角的皺紋。

“有事嗎?”朱容容並不打算和她說很久。

“朱容容,你這個賤人,實在是太過分了。你跑到白氏大樓勾.引我老公不成,居然找賀四少派人把他的腿給打斷了。人家說黃蜂尾上針,最毒婦人心,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的壞女人。”

白落落滿臉的怒氣,興師動眾的問罪,看她的樣子好像恨不得要吃了朱容容似的,與那天在賀定閑麵前的小心翼翼完全不同。

“喂,你夠了!你最好不要再鬧了,難道你忘記容容的身份了嗎,她可是賀四少的女朋友,難道你不怕賀四少找你麻煩嗎?”蘇文怡握著拳頭,憤憤不平的對她說道。

“賀四少的女朋友?恐怕是過去式了吧,我聽說你現在在你們學校裏負責一個男老師的衣食起居,假如你是賀定閑的女朋友,他怎麽可能會允許你做這種事?難道他不怕被戴綠帽子嗎?”

白落落不屑一顧的撇撇嘴,她的消息來源倒是還蠻快的。

“你想怎麽樣?”朱容容冷冷的問道。

“我就是想要讓你給一個說法,你這種賤女人,是一輩子沒見過男人嗎?見了男人就恨不得馬上撲上去。像你這種殘花敗柳,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個學生?我看你早就應該被學校開除幾十回了。”

白落落冷笑著說。

旁邊圍了很多人,都是看笑話的,不少人在指指點點。

尤其是現在朱容容照顧淩少祈的衣食住行,已經成了全校女生的公敵,大家自然都巴不得她倒黴,就都在旁邊等著看熱鬧。

不過,朱容容向來都不是省油的燈,她聽到白落落的指責後,頓時暴跳如雷。

指著白落落說:“喂,我說白大媽你夠了!先不說是我勾引的你老公,還是你老公纏上的我,單說是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嗎?值得四處炫耀嗎?你是想證明什麽?證明你自己又老又醜,男人看到你就倒胃口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