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搞定她的少祈哥哥

玫瑰花!

藍色的玫瑰花!

藍的就像是天空的顏色,好美,好美。

俗不可耐的玫瑰花,居然也有這麽美膩的,雅致的,動人的,朱容容看的眼睛都發直了。

她抿著下唇,柔聲的問道:“這束藍玫瑰,是送給我的嗎?”

“你覺得呢?”淩少祈嘴角泛著笑意,一張臉俊逸動人。

“教授是想讓我幫忙跑腿,去送給誰嗎?”朱容容小心翼翼的猜測著。

玻璃心啊玻璃心。

“想讓你送給一個姑娘。”淩少祈側著臉,笑道。

“哦,叫什麽名字啊?”朱容容心裏那個涼啊。

“朱容容。”淩少祈將玫瑰花放到她的手裏。

朱容容捧著玫瑰花,臉上熠熠生輝,過了良久良久才回過神來,期期艾艾的問道:“教授,這真的是送給我的嗎?”

“送給你。”淩少祈應道。

“可是,你這算是幾個意思呢?”朱容容小小聲的問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我覺得表白這種事,不適合女孩子來做,應該留給男人。”說完,他俯下身子,在朱容容的唇角輕輕的啄了一下。

朱容容的臉,頓時火.辣辣的燃燒起來,感覺像是置身於夢幻世界中一樣。

“你吻我?教授你吻我?也就是說,你也喜歡我嗎?”朱容容興奮的難以自已,蹦蹦跳跳的問道。

“喜歡。”淩少祈點點頭。

“可是……”朱容容快要瘋掉了,她實在是不明白,淩少祈到底看上了自己哪一點!

她有些自卑的說:“我看到很多比我好太多的女孩子都喜歡你,為什麽你會喜歡我呢?”

“我也不知道,就是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就覺得你很特別。”淩少祈捏了捏她的小臉,說道。

“哇哦,也就是說教授對我是一見鍾情啊!完了,我感覺到我的心髒都要跳出來了,怎麽破?”朱容容捂著自己的胸口,實在是難以壓抑住興奮之情。

她抱著玫瑰花跑到房間的大床上,一連打了好幾個滾,才收拾了一

下衣服,樂嗬嗬的走出來,傻笑著望著淩少祈。

“吃飯吧。”淩少祈指著餐桌。

“嗯嗯,那麽教授,以後我們兩個就要發展地下情了嗎?我們是不是需要有個接頭的暗號什麽的,萬一被人發現怎麽辦?”朱容容坐在餐桌前,雙手捧著臉,仍舊是滿懷的憂慮。

淩少祈把粥給她盛上,笑道:“為什麽要發展地下情呢?難道你不願意做我的女朋友?”

“我當然願意,我是怕你會為難,畢竟你那麽那麽好!”朱容容握著拳頭,表示捍衛淩教授的決心。

“你也很好,在我心裏如珠如寶。”淩少祈將碗放到她的麵前說,“吃吧,女朋友。”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從現在開始就正式交往了嗎?”朱容容的心裏,真不是一般的緊張。

“是的。”淩少祈頷首。

朱容容一顆心,頓時樂開了花,一頓早餐吃的灰常灰常的愉快。

吃完飯後,她收拾好碗筷,準備出去買菜,準備午飯。

淩少祈一把拉住她的手,對她搖搖頭說:“中午我要回家吃飯,晚上陪我參加學校的晚宴吧?”

“學校有什麽晚宴?”朱容容好奇的問道。

“是學校成立六十周年的一個私宴,我礙於情麵,不能不出席,但是規定是要攜眷出席。”淩少祈的目光,落在她粉.嫩.嫩的臉上,含笑說道。

“你不怕被人笑話找女朋友的眼光低嗎?”朱容容很不自信的問道。

“我相信我的女朋友是最漂亮的,晚上六點鍾,在這裏會合,好嗎?”淩少祈征詢著她的意見。

朱容容幸福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連忙用力的點點頭說:“好好好。”

她太激動和緊張了,以至於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離開淩少祈的公寓,回到宿舍的。

回去後,她看到夏靜雪正拿著幾條裙子比劃著,不停的皺眉。

鏡子在衛生間門口,她把衛生間給堵住了,蘇文怡很不滿的抗議說:“大姐,你比劃再久也沒用,一張臉就放在那裏了。”

夏靜雪冷冷的盯了她一眼,反詰道:“你什麽意思?”

“我能有什麽意思,我隻是想說好狗不擋路。”蘇文怡挑起眉毛說。

“蘇文怡,我忍你很久了,人的忍耐力是有限的!”看得出來,夏靜雪的火氣很大。

眼看著她們要打起來,旁邊安小冉還在低頭做她的作業,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幕。

朱容容不禁歎口氣,忙上前去分開她們,笑嘻嘻的說道:“大家都是同一個宿舍的,何必因為一些口角而鬧得不愉快呢?”

“朱容容?”夏靜雪看到她,目光中露出冷冽的神色,“你晚上去哪了?為什麽夜不歸宿?”

“我……”朱容容還沒有說話,蘇文怡已經在一旁搶先說起了風涼話:“容容還能去哪兒?當然是住在淩教授那裏了,她負責教授的衣食起居呢。”

蘇文怡知道夏靜雪和淩少祈之間很有淵源,也知道夏靜雪隻對淩少祈另眼相看,就故意拿話來擠兌她。

“你住在少祈哥哥那裏?”夏靜雪果然被激怒了,目光如火。

“呃,確實是這樣的。”朱容容確實沒有辦法不承認這個事實。

“你們發生了什麽?”夏靜雪把手中的衣服,猛地摔在地上,問道。

“發生了什麽?”朱容容仔細的想了想,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甜蜜的神色,她有些沉醉的說,“教授真的好溫柔,也很男人,對我也很好,很照顧我的情緒,還……”

她本來是想說淩少祈接受她表白的事情,沒想到聽在夏靜雪的耳中,完全變了一種滋味。

她衝上前去,一把揪住朱容容的領口,憤怒的問道:“你和少祈哥哥究竟怎麽樣了?你誘.惑了他?”

“算是吧。”朱容容想到確實是自己主動表白的,就點頭承認說。

“朱容容,你等著,我和你勢不兩立!你今天對我做的這一切,我將來一定會讓你百倍償還!”她說完,猛地把手鬆開,轉身摔門而去。

“呃,我對她做了什麽?”朱容容有時候確實挺糊塗的。

“你搞定了她的少祈哥哥,你說她能不被氣得半死嗎?剛才還在這裏試了半天衣服,說晚上要陪淩教授去參加晚宴呢。”蘇文怡在旁邊幸災樂禍的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