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丟出去

朱容容還沒有反應過來,白落落的一巴掌已經劈手打了過來,在她臉上打出重重的手掌印。

“你為什麽要打我?”朱容容十分生氣,真是不喜歡這種仗勢欺人的家夥。

“不打你,你怎麽賠我的衣服?”白落落說著,又舉起了手。

朱容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狠狠的推了她一把,左右開弓,反手給了她兩耳光。

她朱容容,從來都不是隨意任人踐踏的人!

更不會為了錢,出賣自己的尊嚴。

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依然不會是!

“你敢打我?真是反了你了。”白落落被她的舉動給驚呆住了,反應了足足半分鍾,冷笑著對朱夢夢說,“管管你這個好妹妹。”

“好,我也覺得她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說完,她抬起手來,就要上前打朱容容。

朱容容忙躲到一旁,白落落見狀,也跟著一起上前來打人。

女人打架,無非是拉扯撕咬,朱容容雖然很彪悍,可惜始終是雙拳難敵四手,很快就被她們倆一個扯住頭發,一個拉住身子,狠狠的扇耳光。

“住手。”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寒意涔涔,像是從地獄裏發出來的似的,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震撼了。

白落落和朱夢夢正打的興起,一抬頭,看到眼前一張帥到驚天動地、更冷到驚天動地的臉,

赫然是賀定閑。

他後麵跟著一群西裝革履的人,沒有一個人敢大聲說話。

白落落頓時被嚇傻了,她可是吃過虧的女人,還算是知道分寸。

她有些怯怯的看了賀定閑一眼,才喊道:“四少。”

朱夢夢看到賀定閑後,馬上露出滿臉的媚笑,上前去嗲嗲的喊道:“四少,我知道我妹妹容容不懂事,得罪了你,所以才特意幫你教訓她呢,你不會怪人家的吧。”

說完,嘟起紅嫩的小.嘴,粉.嫩的舌.頭不停的舔著嘴角,試圖表現出自己勾魂的一麵。

賀定閑的目光,漫過劈頭散

發的朱容容,見到她臉上五個紅紅的手印,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呃,大叔,你怎麽會在這裏?”朱容容摸著腦袋,問道。

“巡視業務。”賀定閑冰冷的回應道。

他身後的霍辛衝連忙笑著解釋說:“龍城百分之七十的商場,都是四少的資產,他每周會定期到各大商城巡視一下業務。”

朱容容不禁捂著額頭,暗地裏喊崩潰,這麽低的幾率,居然都被賀定閑遇到,真是丟人丟大發了,為什麽每次出糗都會遇到他呢,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霍辛衝繼續問朱容容說:“容容小姐,你們為什麽會在這裏打架,是出什麽問題了嗎?”

朱容容瞥瞥嘴角,無可奈何的說:“我把白落落的衣服弄髒了,她讓我賠五萬塊錢,要麽就打我十個耳光,我朱容容是那麽隨隨便便就被人打的人嗎?我們不就打起來了。”

說起這個,她真是非一般的沮喪。

“原來是這樣。”霍辛衝笑笑,轉臉看著賀定閑,似乎是在等他的指示。

賀定閑自始至終,臉上布滿陰霾,他隻是冷冷的說道:“這家商場居然會出現打架事件,商場經理可以裁撤了。”

“是。”霍辛衝連忙點頭答應著,繼續望著他。

沒想到他隻是揮揮手,對後麵的人說:“繼續巡視業務。”就帶著他們離開。

並沒有理會朱容容,也沒有對她的事情發表任何看法。

雖然覺得他有這個反應是正常的,不過朱容容心裏多多少的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等到賀定閑一行人走遠了,白落落惡狠狠的盯著她,嘲諷她說:“果然賀定閑不會再管你了,商場裏不能打架,夢夢我們把她拖出去狠狠教訓一頓。”

“好,就這麽愉快的決定了。”朱夢夢就準備上前去拖朱容容。

這個時候,霍辛衝在旁邊皺著眉說:“剛才四少已經說的很清楚,不準在商場裏出現肢體接觸事件,你們是當四少的話是耳旁風嗎?保安,把這兩個女人丟出去。”

原來,他不知道什麽

時候去而複返了。

保安聽到他的話,連忙答應著說:“好的,霍助理,我們馬上就去做。”

他們一窩蜂上前來,有的舉起白落落,有的拖著朱夢夢,把她們往外弄。

“霍助理,您這是什麽意思?打架的不僅僅有我們,就算要丟我們,也要丟朱容容才公平啊。”白落落氣急敗壞的嚎啕道。

“你覺得,四少是個會和你講公平的人嗎?”霍辛衝冷笑著,目送她們被帶下去。

朱容容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就連忙鞠躬和霍辛衝說:“霍助理,剛才謝謝你救了我,不像某些人,明明從這裏走,還見死不救。”

霍辛衝強忍著笑意,一本正經的問道:“容容小姐,請問你說的某些人是誰?”

“說誰誰知道,哼。”朱容容說完後,轉身往外走去。

……

此時此刻,白落落和孫夢夢被保安拖到一樓的門口,然後直接從樓梯上被丟了下去。

兩個人都是身驕肉貴的,哪裏受過這種苦楚,頓時疼的雙雙哇哇大叫,半天爬不起來。

有一個商場的主管走出來,往她們身上扔了五疊錢,抱著雙臂說:“這是四少還你們的五萬塊,希望你們收的開心。”

兩個人麵麵相覷,完全說不出話來。

朱容容不是和賀定閑已經鬧翻了嗎?

而且看剛才賀定閑的樣子,似乎並沒有替她出頭的打算。

為什麽現在?

兩個人百思不得其解。

……

朱容容回去後,一直到第二天都沒有見到淩少祈,他因為行程緊急,倉促了出國去了。

臨走之前,倒是給朱容容打了個電話,讓她開心點,不要被學校的輿論影響到,一切等他回來再說。

朱容容又不能上學,又怕回宿舍被夏靜雪嘲笑,隻好每天都窩在教授公寓裏麵。

她手裏拿著遙控器,不停的在電視上換台,正準備找個好的電視節目來看,手機響了起來。

她接起電話,懶懶的問了一句:“誰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