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挾嫌報複

賈敏姿的語氣裏,帶著幾乎要遮掩不住的怒氣,冷冰冰的對朱容容說:“朱容容,你真的太過分了!你確定你是去和賀定閑談讚助經費嗎?我在樓下等了你三個多小時,你都沒有下來。三個多小時,做.愛都可以做三五回了。”

“怎麽可能做三五回,大叔每次都要一個小時啊。”朱容容忍不住為賀定閑辯駁,脫口而出。

說完,又感覺到特別的後悔。

這不是擺明告訴別人,自己和大叔有什麽關係嘛。

她連忙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說賀定閑長得高大威猛,那方麵也一定不錯。社長你現在去了哪兒?我剛才下樓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你。”

“你還好意思說呢,我等你那麽久,你也不下來,我當然是回學校了,你真是太沒義氣了,金龜婿一個人釣!”賈敏姿忍不住對她大加指責。

朱容容冷汗涔涔,賠笑著撫慰她的情緒:“社長,你別生氣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賀先生說有很大的幾率會給我們話劇社讚助經費,還……”

她原本想把賀定閑說,要是她能把劇本改好,就給她拍電影拍電視劇的事情說出來,又覺得太過於招搖了,就改口說:“不錯前提是我要把劇本改到他滿意為止,我不和你說了,我要去改劇本了。”

說完後,她就掛掉電話。

在車子上,她把劇本拿出來,看了半天,喃喃自語說:“該怎麽改呢?大叔到底是哪裏不滿意呢?”

她沉思了半天,就聽到司機羅開元對她說道:“朱小姐,你們學校到了,你可以下車了。”

朱容容往外看過去,果然是學校門口,連忙對羅開元道謝說:“謝謝你,麻煩你送我回來。”

這才從車上走下來。

等到她走遠了,人影也消失不見後,羅開元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聲:“什麽事?”

“今天賀先生見了一個女孩子,是龍城大學的學生,叫朱容容

。她今天在四少的房間裏待了足足有五個小時,四少還特意吩咐我把她送回來。”羅開元如實的對電話那頭的女人匯報說。

“是嗎?”電話那頭的女人沉思片刻,才繼續追問道:“你知道朱容容找四少有什麽事嗎?”

“聽她的意思,似乎是她想找四少拉一筆讚助經費給她的話劇社,四少似乎有意思要拍她寫的劇本,但是又對她的劇本不是很滿意。剛才在車上,她琢磨了一路劇本應該怎麽改。”羅開元一五一十的向對方匯報道。

“好,我知道怎麽回事了,謝謝你開元,今天將會有一筆十萬元的匯款到你的賬上,你注意查收。“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卻又透著幾分寒意。

“謝謝小姐。”羅開元連忙點頭答應著,心情不錯的開車回去。

……

吃飽喝足,回到公寓,朱容容就乖乖上.床睡覺了。

臨睡之前,她把淩少祈送給她的貝殼拿出來,放在胸.前捧著,看了又看,最後抱著貝殼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上午沒課,朱容容接到通知十點鍾在會議室開會。

到了十點鍾,她準時趕到。

賈敏姿坐在前麵,看到她進來,白了她一眼,冷冷的哼了一聲說:“大忙人回來了。”

朱容容不知道她為什麽會對自己冷嘲熱諷,就笑了笑在旁邊坐下來。

賈敏姿站起身來,看著話劇社的人,很不高興的說道:“今天我之所以找大家來開會,是想和大家談一件事情。”

話劇社的人都聽她繼續說下去。

“大家都知道,話劇社最近遭遇了困難,朱容容答應我們可以拉到讚助經費,但是已經過去好幾天,她還是沒有拉到,我覺得我們應該對此作出處理。”賈敏姿的目光,落在朱容容身上。

“我?社長你知道,我一直都有做事啊,昨天我還去龍霆集團和賀定閑談了的。”朱容容皺著眉頭,心想:難道這女人記仇了?

“不錯,你是去談了?可是結果呢?事實上你有拿到錢嗎?沒有吧

。我們做事看重的不是過程,而是結果。”她不以為然的冷笑著,說道。

“好吧,你是故意搞針對嘍?照你這麽說,就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嘍?”朱容容很不滿意的翻著白眼,噘著嘴說。

“你現在說什麽也沒有用,總之我是話劇社的社長,我說什麽就是什麽。”賈敏姿語氣生硬的說,臉上帶著不悅。

“你想怎麽樣?”朱容容開口問道。

“把你清理出社團,你是自己主動提出辭職,還是我把你開除掉?”賈敏姿有些橫的說道,顯然是故意找茬。

朱容容這個人呢,還是比較簡單的,不過同時也比較倔強。

假如說賈敏姿和她好言好語的說,她還是很樂意聽的。

要是故意針對,她可絕對不吃這一套。

“想開掉我?沒門!別以為你是社長了不起,你濫用職權,怎麽樣讓人服氣?總之,我一不會主動辭職,二不會被你開掉,假如你非要這麽做,我就去學校告你一狀。”朱容容抱著雙臂,她要是發起火來,那也是很嚇人滴。

“你……”賈敏姿看她平時脾氣好像很好的樣子,沒想到她說翻臉就翻臉。

她愣了一下,才皺著眉頭說:“你沒完成任務,我開除你,我不認為是濫用職權。既然你不服氣,這樣吧,就讓大家舉手表決,同意開除朱容容的請不要舉手。”

賈敏姿大聲的喊道,掐著腰往下看去。

她是話劇社的社長,本來以為自己可以一言九鼎,所有的人都會支持自己。

沒想到這個時候,替朱容容叫屈的、本來就和她有過節的、對她把社團搞得亂七八糟不滿意的人紛紛都舉起了手。

她按照人頭點下來,不同意開除朱容容的人居然占了一大半。

“你們這是故意和我過不去嗎?”賈敏姿表示強烈的抗議說。

有人小聲說道:“明明說好這周朱容容拉到讚助經費就行,現在才過去兩天,又要把人家開掉,這麽出爾反爾的社長,怎麽會有人尊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