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不穿,也許不錯

“不穿,也許不錯。”賀定閑笑了起來,轉身往旁邊的房間走去。

“喂,大叔,你什麽意思?說好的高冷呢?說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你怎麽可以這麽傷害我?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朱容容揮舞著小手,表達內心的不滿和憤怒。

然而,她並沒有憤怒很久。

賀定閑已經從房中拎著紙袋走出來,遞給她說:“你的衣服。”

“你還騙我說你家裏沒有女人衣服……”朱容容邊說著,邊興奮的把紙袋打開,結果發現衣服是全新的。

她更加的不好意思起來,摸摸腦袋說:“呃,大叔,衣服是你特意找人買給我的?謝謝你啊。”

說到這裏,她的眼眶都有點濕潤了,心裏也很感動。

仔細想想吧,在外人看來,賀定閑是個十惡不赦的人,可是對她卻一直都疼愛有加,好得很。

他除了年紀大點,人冷酷點,似乎也沒有什麽別的缺點。

賀定閑隻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坐回到沙發上去了。

她拿著衣服,到旁邊的房間裏換好,走出來。

衣服不大不小,穿著正合身,而且穿上後,也讓她顯得精神奕奕,特別的漂亮。

她走到賀定閑麵前,規規矩矩的對他說:“大叔,其實你真是個好人。我先走了,以後有時間再找你。”

“好,需要派車送你嗎?”他問道。

“呃,不用了。”朱容容擺擺手說,“上次你派車送我去學校,結果我打了一路的電話,討論話劇社和劇本的事情,也沒有顧得上和司機說話,覺得很不好意思。”

“是嗎?你打電話說過劇本的事?”賀定閑開口問道。

“是啊,大叔,有什麽問題嗎?”朱容容問道。

賀定閑緩緩的搖了搖頭,眼中不由自主的就蒙上一層墨色。

朱容容告別賀定閑後,從懿雅公寓往外走,剛走了幾步,她就接到了爸爸朱見倫的電話。

“爸,找我有什麽

事嗎?”朱容容問道。

電話那頭,朱見倫問她說:“你姐姐夢夢還在住院,你有時間回來看看她,畢竟是你的姐姐,我希望你們姐妹和睦。”

朱見倫語重心長的說,雖然說朱容容是他的養女,他其實也還是滿疼愛她的。

“好的,我知道了,下次有機會我就去探望她。”朱容容有些敷衍的回答,她知道爸爸一片好意,不過假如她真的去探望朱夢夢,恐怕她本來差不多要痊愈了,也會被她重新給氣出病來吧。

“還有一件事,你.媽說你年紀也不小了,最近學校裏好像經常流傳出對你不利的桃色新聞,這樣下去對你不好。”朱見倫歎了口氣,無可奈何的說道。

聽他的意思,顯然是她養母孫麗箐在她爸爸麵前搬弄是非了。

“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朱容容也懶得去解釋,有些事吧,還真是越描越黑。

“今天是周六,你能回家一趟嗎,有點事。”朱見倫又征詢她的意見。

朱容容總覺得他說話吞吞吐吐的,話裏話外,似乎有別的意思。

也不知道怎麽了,就直接的開口問道:“爸,是有什麽事嗎?有事您直接和我說就是了,不用拐彎抹角。”

“我就知道你聰明,說這些也沒用。是這樣的,你.媽見你在學校裏總鬧出一些事來,覺得女兒大了,就特意幫你介紹了一個男孩子,那個男孩子很不錯,今天習武能回來和他見個麵。”朱見倫到底是個老實人,很快就把事情給說了出來。

“爸!”朱容容嚴重的表示抗議,“第一我還小,第二我有男朋友了,哪裏還需要相親。”

“你男朋友是誰?不會是不三不四的人吧?”朱見倫不無擔憂的問道。

“當然不是,我男朋友是……”朱容容話音未落,就被電話那頭的人給打斷了。

隻不過說話的人不再是她爸爸朱見倫,而是養母孫麗箐。

顯然是孫麗箐把電話給奪過去了。

孫麗箐聲音有些惡毒,冷冷的對朱容容說:“容容,我是你.媽

媽難道我還能害你嗎?我給你介紹的這個男人很不錯,你今天回來也得回來,不回來也得回來。假如你不回來和他相親的話,沒事,我帶他去見你妹妹朱宛碧,讓他和宛碧相親也一樣。”

“喂!你別亂來,不要搞我妹妹,你明明知道她的身體不好,還要帶人去搞她,你是不是想逼死她?”朱容容不由自主的就憤怒起來,惡聲惡氣的對養母吼道。

“那有什麽辦法,這本來是給你準備的男人,你又不要,我隻好介紹給你妹妹,你妹妹身體不好,有個男人從身體上和精神上照顧她,應該挺好的。”孫麗箐話裏有話的說道。

朱容容不由自主的急壞了。

假如孫麗箐真的帶著那個男人去見朱宛碧,那個男人是個人渣的話,萬一霸王硬上弓,把朱宛碧給糟蹋了怎麽辦?

先不說她的身體很差,能不能夠承受得了男人的蹂.躪,單說是她的精神上,恐怕都沒有辦法接受吧。

萬一她想不開自殺什麽的,那該怎麽辦才好。

朱容容心裏很生氣,又一點辦法也沒有,畢竟孫麗箐是朱宛碧名義上的媽媽,她真的說是要給女兒介紹男朋友,這誰也管不了啊?

朱容容隻好跺了跺腳,露出“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氣勢,惱怒的和她說:“好,我答應你去見你說的那個男的,不就是相親嘛,有什麽大不了的。”

“這不就對了嘛,我和你爸爸也是為你考慮啊,容容。”孫麗箐笑眯眯的說道,“下午三點鍾,在棠棣茶室見麵,那個男孩子叫黎漢生,你們不見不散哈。”

“好。”朱容容勉強的答應著。

不過心裏也暗暗慶幸,還好地點是在茶室,不是在朱家。

否則還要對著孫麗箐,真會把她給惡心壞的。

掛掉電話後,她先乘車去了學校一趟。

她回到淩少祈的教授公寓,把公寓裏裏外外都打掃了一番。

打掃完後,她抱著雪白的貝殼開心的笑了一會。

下周,淩少祈就要回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