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相親還是身體交易?

到了下午三點鍾,朱容容被迫無奈到了棠棣茶室。

她找到孫麗箐說的那張在角落裏的桌子,看到有一個染著金黃.色頭發、戴著歐米茄表的男人,看起來年齡不大,也就是十八.九歲。

他無聊的把茶水從這個杯子裏,倒到那個杯子裏,又繼續倒回來。

“你好。”朱容容無奈的瞥瞥嘴角,和他打招呼。

他抬頭看了朱容容一眼,起初目光是漠然的,但是當看到她樣子長得嬌俏可愛美麗清純時,馬上就換了一副表情,指著自己旁邊的位置說:“來這裏坐吧。”

“不用了,我坐在這裏就好。”朱容容在對麵坐下來,咳嗽了一聲說。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黎漢生,今年二十歲,我爸爸是大學校長,我家裏很有錢的。”黎漢生晃了晃手腕上的歐米茄名表,說道。

朱容容咧了咧嘴,象征性的捧場笑了笑。

黎漢生見她反應不是很熱烈,居然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笑眯眯的說:“我聽你家裏人說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對吧?不過我覺得沒關係,現在新時代我們思想開放的很,你長得這麽漂亮我也不太會和你計較這些。”

朱容容頓時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孫麗箐到底和這個叫黎漢生的小夥子說過什麽。

不過他說出來的話,可真夠直接和讓人噴飯的。

黎漢生繼續說道:“我們廢話也不多說了,我在龍城大酒店開好了房間,我們直接去吧。”

“……你是相親還是嫖妓啊?”朱容容真崩潰。

“相親?你的意思是說我要和你相親?怎麽可能!我眼光那麽高,可不是什麽女孩都可以做我老婆的。你.媽媽說你陪我睡一晚上,我給你一萬塊錢,說的好好的你現在要反悔嗎?其實一般的女孩子上一次,一千塊就夠了,給你一萬你滿足吧。”

黎漢生說著,站起身來坐到朱容容的旁邊,雙手去抱緊她。

“放開我,放開我,你要幹什麽?這是在公眾場合,我要大聲叫了。”朱容容異常的憤怒,早就知道孫麗箐不安好

心,沒想到直接陷害她。

黎漢生這個黃毛小子看起來塊頭就大,力氣也很大,他摟的朱容容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朱容容伸出手來,對著他的臉,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沒想到,這直接就把小夥子給惹毛了。

“奶奶的,出來賣還要裝清高,我看你能清高到什麽時候。”黎漢生似乎早有準備,從包裏拿出一小瓶藥水來,對著朱容容的臉就是一陣噴霧。

起初還用力掙紮的朱容容,頓時就變得四肢酸軟無力起來。

不僅如此,她的身體還有些燥熱,體內都是有熊熊的熱火在燃燒似的。

她就像是被丟在沙漠裏的旅人,這個時候隻想有人給她灌溉清水。

“怎麽樣?你不是喜歡掙紮嗎?你再掙紮試試?信不信我就在這間茶室裏把你給辦了。”黎漢生邊說著,邊用手撫.摸著她的肩頭。

朱容容的臉色潮紅,依偎在他的懷裏。

在那瓶迷情噴霧的作用下,她基本上已經失去了理智。

黎漢生閉上眼睛,嗅著她頭發上散發出來的陣陣的馨香,整個人都為之沉醉了,隻恨不能立刻撕裂她的衣衫,將她撲在身下。

他帶著朱容容從茶室裏走出來,上了他的車子。

……

這個時候,在茶室的門口,一輛白色的賓利路過。

車上,坐著一個白衣如水的男子,眉目清朗俊雅,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說不出來的書卷氣息。

他一抬頭,目光落在前麵的一男一女身子。

男的個子很高很壯,金黃的頭發,看起來很年輕。

女的穿著白色的短裙,雙肩瘦削,頭發有些亂的垂下來,腰肢纖細,身材很好。

看背影似乎就是朱容容。

他疑心自己是眼花了,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開車的助理文不凡直接“啊”的一聲叫了起來,對淩少祈說道:“淩少,前麵的女孩不是朱小姐嗎?”

淩少祈再去看的時候,那一男一女已經上車,車子開走了。

他微微沉吟,緩緩搖頭說:“應該是看錯了。”

“淩少,您專門從國外趕回來,想給朱小姐一個驚喜,她要是和別的男人混在一起,那就真的太讓人寒心了。”文不凡覺得自己沒有看錯,有些不滿意的說道。

“開車。”淩少祈吩咐他說。

“好吧。”他歎口氣,雙手搭上方向盤,準備繼續開車。

這個時候,淩少祈的手機響了一下。

他低頭一看,見到是一條匿名短信。

短信上寫道:“朱容容一萬元一次賣身,地點在龍城大酒店321號房。”

淩少祈緩緩的閉上眼睛,過了半分鍾後,吩咐文不凡說:“開車去龍城大酒店。”

文不凡看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問,隻好點點頭說:“是,淩少。”

就直接開車往龍城大酒店趕去。

……

黎漢生在馬路上,飛快的開著車,恨不能馬上趕往龍城大酒店。

朱容容原本就很清純粉.嫩的,現在被下了迷情噴霧後,一張小臉粉撲撲的,又軟又滑嫩,讓他看了就忍不住衝動不已,快要忍耐不住。

大概過了十來分鍾後,車子就在龍城大酒店前麵停了下來。

他正準備拖著朱容容下車,就有保安員上前來,對他說道:“對不起,這位先生,麻煩您把車子停到地下停車場去。”

“好。真麻煩,早知道就不定你們家酒店了。“黎漢生有些不滿意的說道,但還是按照保安員說的,開車進入了地下停車場。

這時候,文不凡也開車車子往地下停車場衝下去。

他邊開車,邊“啊”了一聲,對淩少祈說:“朱小姐和一個男人乘坐的車子,就在我們前麵呢,淩少。”

淩少祈的臉色,有些黯然起來,目光中彌漫著說不出的幽深。

兩分鍾後,黎漢生把車子停穩,挾持著朱容容從車裏走出來,直接乘坐電梯往一樓上去。

淩少祈和文不凡趕了他們下一部電梯,也跟著上了一樓。

到了大堂後,他們看到黎漢生到前台去拿房卡:“打電話預定好的,321房間,我叫黎漢生,這是我的身份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