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幼寵(16)性/暴力②

“思虞,錫雲哥好像很討厭我哥?”

還在糾結剛才冷錫雲的反應為什麽那麽大的寒微在思虞收拾碗筷進廚房刷洗時問。

“連你自己都老說你哥花心又多情,而我哥和你哥小時候就一直不對盤,又對你哥這些年製造的那些緋聞了如指掌,你認為這樣的男人想約我,我哥會喜歡嗎?”

“其實我哥也沒那麽差勁啦,他最近這段時間身邊都沒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而且也老老實實在上班,下班後又乖乖回家,沒有再去那些酒吧和夜店玩過了。”寒微為自己的哥哥解釋,“他說他是真的很喜歡你,而我就是看他最近這段時間表現不錯,所以才答應他的拜托來約你。”

思虞清理幹淨廚房擦幹手看向寒微,漂亮的遠山眉上揚成一尾質疑的弧度:“你認為一個常年沉迷與花天酒地中的男人,會因為喜歡一個女人而放棄他的那些被視做生命樂趣的嗜好麽?”

寒轍那種沒有女人就活不下去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她心儀的對象。

“意思是你不相信我哥會因為喜歡你而改變他自己?”

“你信麽?”思虞將問題扔回給她。

寒微揉眉,“就不能考慮看看?或者我們可以再暗中觀察他一段時間,說不定他是真的改了呢?鬮”

思虞搖頭:“我還不想這麽早就談戀愛,所以就算想約我的男人非常優秀,我也同樣會拒絕。”

“說得這麽堅決,看來你和我哥是真的沒戲,虧我還幻想著有一天你能做我嫂子。”寒微無奈聳肩,“既然這樣,那我就勸我哥對你死了這條心。”

“晚上我哥帶我出去和他那幫朋友玩,你要不要一起?”思虞在客廳的沙發坐下,隨手從茶幾上拿了顆橘子。

寒微眼一亮:“好啊,我還想問你錫雲哥剛才說回來接你是去哪呢。”頓了頓,“錫雲哥會不會介意我跟你們一起去?”

“這有什麽好介意的?他那幫朋友你又不是不認識。”思虞說著忽地想起什麽,放下剝了一半的橘子站起來說:“我要想個辦法把臉上的指印遮住,免得晚上他們都來問我。”

話落她朝樓上走去,寒微也站起來跟在後頭哦。

“思虞,到底是誰打了你?怎麽下手那麽狠?”

狠麽?大概那個人還嫌這一巴掌不夠用力吧?

思虞撫著那半邊臉腹誹,嘴邊勾起一絲諷笑。

她走進房間徑直在梳妝台前的軟椅上坐下,指著上麵零星的幾隻化妝品對寒微說:“你別問了,幫我個忙,看能不能化妝蓋住。”

寒微掃了眼她桌上的化妝品,驚訝道:“這就是你全部的化妝品?”一管口紅,一隻睫毛膏和一隻眼線筆,還有一盒幹粉和一盒腮紅。

思虞點頭,她平時根本不化妝,就連這些還是為了昨晚自己的成人禮舞會而臨時添置的。

“我算是敗給你了,連遮瑕膏這麽基本的化妝品都沒有怎麽遮得住這麽大一個巴掌?”寒微翻個白眼,“不過我那裏還有一隻沒開封過的遮瑕膏,是上次我哥去美國我托他給我帶回來的,你等等,我回去拿。”

————————

(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