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其不爭(二更)

怒其不爭二更文/芥末綠

“你什麽時候回去?”

這是冷鄴霖問思虞的第一個問題。

回去。思虞琢磨這個詞匯的意思,敢情父親是把法國當成了她的故鄉?

“你當初放棄英國的n大自做主張跑去法國,和你哥一樣留學期間沒要過我一分錢也能自己過得很好,你們兄妹都很有本事,翅膀硬了我也管不著你們了,你們想做什麽就做什麽,反正父母在你們眼裏隻是快要行將就木的兩個老人,你們做任何事根本不用考慮我們的感受。”冷鄴霖一臉自嘲,又道:“既然還是決定返回法國,那麽等我明天生日一過,後天你就可以走人,又或者,我可以替你預訂明晚飛法國的航班,比起我們這些可有可無的家人,你應該更向往在法國自由自在吧。”

冷鄴霖一番話讓思虞無從開口獐。

因為她不確定父親這番充滿抱怨和責備的話是想要表達什麽意思。

他到底是希望自己留下來不要再去法國,還是希望她盡早離開?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你若是不想看到我大可以不用勉強自己和我一起吃早餐。跟”

“……”

思虞想,父親應該是在責怪她這些年一直在外麵沒回來看過他們。

“爸,對不起。”她以為自己對他來說是可有可無的那一個,沒想到他也會在意她。

“和我說對不起做什麽?”冷鄴霖輕哼,“我是厭煩了你媽早晚在我耳邊念叨你,對你回不回來倒無所謂,反正在你看來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

思虞沉默,不知道該說些什麽。97.

關於父親為什麽討厭她這個問題她已經不想再揣測,反正這麽多年都過來了,討厭就討厭吧,她也懶得再去計較了。97.

沉默中,沈碧如下樓來。

“錫雲已經起來了,在接電話。”

冷鄴霖站起來:“就你愛操心,一個個年紀都不小了,不懂孝順日漸年老的父母就算了,反過來還要父母擔心他們,你是吃飽了撐的太閑。”

沈碧如莫名其妙,不懂丈夫怎麽一大早就發脾氣。

她見丈夫拉開椅子要離開,忙道:“明天的宴席該準備的我都已經準備了,隻是賓名單還需你自己親自確認一下,你等等我給你拿來。”

“那種小事你決定就好。”

沈碧如聞言停下來:“那到底要不要請寒家?”

現在冷寒兩家的關係雖然已經不能和四五年前相比,但在外人眼裏,兩家表麵上還是世交關係,所以她才糾結要不要請寒家。

冷鄴霖也停下來,忖了片刻才說:“請吧,來不來是他們的事。”

話落看向低頭安靜用餐的思虞:“你和寒家女兒不是很要好?請柬你送過去。”

“不行!”沈碧如一口回絕。

當年女兒在寒家受那樣的委屈,她不論如何不會再讓女兒踏進寒家半步。

“媽,沒事,我去送好了。”思虞不希望父母因為自己的問題引發爭吵,站起來:“請柬給我吧。”

“我說不行就是不心,你跑去寒家又碰到寒轍那個變/態怎麽辦?”

“你擔心得太多餘了,”冷鄴霖反駁妻子,“寒轍他有幾個膽敢再胡來?隻是送個請帖,又不是讓她單獨去見寒轍,我是認為她去送的話這樣比較顯得我們有誠意。

沈碧如皺眉:“當年又不是我們的錯,要什麽誠意?早知道我就不該問你,直接把他們家忽略。”

“好了,媽,隻是小事一樁,別爭了,去拿請柬給我吧,我打電話給寒微讓她在門口等我。”

見女兒堅持,沈碧如雖然仍是不情願,卻也沒再說什麽。

思虞拿了請柬離開後過了快半個小時冷錫雲才從樓上下來。

他見母親呆坐在廳,喊了句不見反應,困惑走過去。

“媽?您在想什麽我喊你都沒聽見?”

沈碧如回神揉著後頸歎氣:“我在擔心小虞。”

冷錫雲黑眸微愕:“她怎麽了?”

“都怪我多嘴,早上問你爸明天生日宴要不要請寒家,你爸發神經然小虞送請柬過去,說這樣顯得我們家有誠意。”

說起這個沈碧如就氣,“寒轍那個混蛋病好後死性不改,還是到處拈花惹草,我是擔心他對小虞存報複心理,而聞珊也不是好人,他們母子若是聯合起來——”

沈碧如話沒說完冷錫雲便驀然起身走出廳。

她楞了楞,追上去問:“錫雲,你早飯還沒吃要去哪?”

“找思虞。”

站在寒家豪華的建築物門口,思虞緊張得手心潮濕。

以前就不喜歡來寒家,那件事發生以後她更是反感這個地方。

但父親發話,她沒得選擇。

等了幾分鍾寒微才出來,雪白的貼身吊帶裙外套淺粉色的韓版棉紗小外套,很家也很淑女的風格,和以往骨子裏有些野性叛逆的那個寒微簡直判若兩人。

“你現在改走淑女風了?”待寒微一走近,她半是揶揄半是促狹。

寒微露出一抹有些羞澀的淺笑,微微紅著臉不語。

思虞恍然,“不會是你中意的那個他偏愛這種幹淨清新的淑女裝扮你才愛屋及烏喜歡的吧?”

寒微既不承認也不否認,隻笑著挽住她的手邊往裏走邊說:“你如果再晚來一會我爸可能就要出門了,這會剛好我爸媽都在。”

頓了頓,她補充一句:“我哥……也還……沒出門。”

思虞來之前就已經做好寒轍在家自己要麵對他的準備,所以並沒表現出很驚訝,隻是點點頭。

兩人走進寒家大廳,思虞還在門口就聽見聞珊說話的聲音。

“秦家千金的詳細資料我讓人調查過了,人長得漂亮性格也好,最重要的是和我們家門當戶對,她父母也挺滿意我們家的條件,比之前那個陳家的女兒簡直好太多,你就別再挑了,約個時間一起吃個飯認識一下,免得一年拖一年,我和你爸要等到什麽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聞珊的聲音剛落另一道聲音立即響起:“媽,你說的秦家千金不會是秦氏建設那個秦德文的女兒吧?如果是她,那就免了,那種女人我不會要。”

思虞聽出後麵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寒轍,腳下本能滯了滯,而聞珊又說;“秦德文的女兒怎麽了?你為什麽不要?”

“秦德文的女兒秦語柔曾和冷錫雲交往過,後來因為一個嫩/模的介入被冷錫雲甩了,這事當時鬧得滿城皆知,我若是再和秦語柔交往,那別人會怎麽看我?這樣光明正大的綠帽子我是腦子進水了才會主動搶過來戴在頭上。”

“真有這事?這我倒沒聽說過。”

“所以我勸你別瞎操心了,我自己的終生大事我自己心裏有數,別讓我在人前丟醜。”

“你整天花天酒地就不是在丟我的醜?”另一個嚴厲的聲音響起,“自己是什麽貨色你有資格嫌別人?但凡是有點腦子的女人誰會願意嫁一個在事業上無半點建樹私生活又泛濫的半殘廢!”

時間似乎靜止,寒微和思虞兩人同時停步對視,從對方眼裏覷好一抹暴風雨的訊息。

果然,靜默了十數秒後忽然傳來一陣刺耳的重物落地的聲響,像是桌椅之類的東西被突然掀翻在地發出的聲音。

“阿轍,你這是做什麽?快坐下,別激動,你爸剛才說的是氣話,你別當真。”在茶幾被兒子驟然掀翻後,聞珊驚慌起身安撫兒子。

寒轍目光狠毒的瞪著父親,隻有微弱感官的那隻眼似乎要瞪出血來。

寒啟仁對於兒子被自己刺激後的反應大感失望,滿是滄桑的麵容一臉的怒其不爭。

“反正我也沒對你抱過任何希望,不論你是健全的還是如今的半殘廢。”話落轉向妻子,“今後他的婚事不許你再管!也不許私下偷偷給他錢,我倒要看看他沒了我的錢還拿什麽去花天酒地!”

語畢沒再做停留,鐵青著臉走出廳,卻在轉角處停下來,望著女兒身邊的思虞,眉頭皺擰得更厲害。

————————————————

雖然還沒開船,但劇情會越深入越精彩表心急哦過幾天我會加更感謝親們的月票請友記住本站97搜索來的友請收藏本站哦請友記住本站97搜索來的友請收藏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