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她,她自己蠢,太輕信人。”我點了點額頭,“不過既然你倆是好閨蜜,應該生死都在一起。我成全你們,讓你們繼續當閨蜜吧。”

我望向林潔瑛,“你想讓你的好閨蜜以什麽形象來陪你?”

“煤氣中毒?像你一樣保持姣好的容顏?”

“還是我把她從窗台摔下去?這樣的話,會摔的四分五裂,腦漿子都出來,有點不美。不過一般美女都喜歡找個醜妞兒當閨蜜的。”

“還是讓毛子把她吃了?不過這樣就會是堆肉醬了哦。”

王琳這個女人倒是也有點意思,如果不是因為我很同情林潔瑛,也許會和王琳認識認識。我當然不是想和她做朋友,隻是單純覺得有意思。

身為壞人,要絞盡腦汁的去設套兒害別人,得別出心裁,天生就是演戲大師。他們的內心戲豐富的能讓所有編劇汗顏。從這個角度說,一個壞人要比單純的濫好人有意思的多。

正當我在想林潔瑛會用什麽方式對付自己的好閨蜜時,她的答案卻讓我有點出乎意料。“不用了。讓她走吧。”

“你確定沒說錯?還是氣糊塗了?”我本來以為林潔瑛是很無趣的人,很單純的那種人,現在卻發現自己有點看不透她。

她意興索然,看起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我從小把琳琳當最好的朋友,天塌下來我都想擋在她麵前。嗬……”

她自嘲的笑了下,走到王琳身前。“我隻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不過你不用違心。我保證,不管你的回答是什麽,我都會放你走。”

王琳有些愕然,不再說話,隻是點點頭。

“當時,我被那群小痞子玷汙,在家整整休養了一年。在那一年裏,我無數次的要自殺,都是你救下我,寬慰我。我想問你,那時候,你是真心把我當朋友安慰,還是依然在演戲?”

她的眸子很亮,眼神中有著某種渴望。

渴望什麽呢?渴望王琳告訴她,王琳的確還是有把她當朋友,好讓自己不至於對這世界徹底絕望?

還是渴望王琳告訴她,一切都是場戲,好讓自己對世界徹底失望,安安心心的做個鬼,對這個世界再沒有留戀?

這個我真想不出來。

王琳張了張嘴巴,她的表情也很奇特,像是想哭,又像要放聲大笑。躊躇了半響後,王琳忽然抿嘴微微笑了下,“我不知道。”

她搖搖晃晃的推開門,走到過道裏,“或許,我一輩子也不

知道。”

這種人,在電視劇裏絕對活不過兩集。我暗暗罵道。雖然很想出手把她脖子擰下來,不過當事人都說不追究了,我也沒熱情當拿耗子的狗。

“你們不會把我姨媽和妹妹怎麽樣吧?”她要走時,還特意扭頭問了句。

我差點被氣笑,是我遇到的女人都是奇葩,還是她腦筋太大條了?

“你以為我和你是朋友,這麽說話?”

“我今天來是看望我妹妹的。她是好姑娘,我姨媽也是好人,他們沒有攙和到我和我哥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裏。你們不要傷及無辜。”

“我偏要傷及。”我手一揮,勁風把大門關上,實在懶得看這女人了。

“你不打算報仇了?”

林潔瑛表情木然,像是魂兒都被掏空了。看到她這樣子,我也不好多說什麽,先讓她冷靜下吧。我帶著毛子打開了王霹靂的房門,想看看她什麽情況,最好能在她嘴裏問出來和視頻相關的事兒。

進屋後,一股腐臭的味道傳來,我五識敏感,聞到這股臭味更是要命。

這個房間倒是不同尋常,普通女孩子的房間色調都以粉色係為主,要布置的溫馨浪漫,有些還要放hellokitty,櫻桃小丸子,芭比娃娃之類的,像是劉曉莉的房間。王霹靂的房間基調卻是藍色。

閃電霹靂的藍。

進屋裏就好像進入了雷暴現場。天花板上繪著朵朵黑雲,一股山雨欲來的氣勢。四周牆壁上,則是無數的雷電。

劈!劈!

地板上,則是雷電劈到山頂、劈到人身上,山岩暴裂,人成焦炭。

比較詭異。

屋裏陳設也很簡單,一張大床外,比較引人注目的就是吊著的沙袋,還有地上的蒲團,以及瑜伽墊,練功用的太極扇之類的。

看起來,是個練武的女孩兒。

我朝床上望了眼,證實了我的猜測。床上的女孩雙目緊閉,有些瘦削,不過遮擋不住勃勃英氣,細長的劍眉直入鬢角。女人有這樣的劍眉,看起來少了幾分柔和,多了些颯爽。

這樣的女孩子,在某些方麵的欲望應該也是非常強悍,想到鄒寶劍的黑眼圈,我產生了些促狹的聯想。

同時,之前的某個想法也被我印證。她應該是也看到了五鬼搬運的視頻,自己去練,沒準差點就成功了。

看她屋裏的沙袋,蒲團,應該也是練功的,心性堅定,對抗三日還魂的重重磨難,也不

算太為難。可惜,在最後一步應該是出了差錯,被某個厲鬼侵占了身子,造成兩個魂魄共用一個軀體的局麵。

走到她身邊,我掰開她的眼皮看看。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睛也是最能反映人身體狀況的器官。中蠱毒的人,眼睛上方會出現很多小黑點。中了道術的人,眼白上會有條灰色的直線。被鬼附身的人,則是瞳仁非常小,眼白非常多,跟吊死鬼一樣。

但這姑娘,卻是眼白上一條粗粗的黑線貫穿。

就在這時,本來沉睡的王霹靂忽然猛地睜開眼睛,朝我手上狠狠咬去。

我發力一震,她的嘴角被震裂,流出血絲。

朝後退幾步,我擺了個防禦的姿態。“降頭?幸會!”

眼白上被黑線貫穿,這是中了降頭的標誌。降頭術脫胎自茅山道術,所以我也比較了解。降頭術在東南亞國家非常盛行,降頭師也很多,這些年來進入大陸的降頭師也不少。

降頭術和蠱術一脈同源,都是出自茅山術,但是發展的方向有所不同。蠱術更多的是毒,降頭術則更多的是精神方麵的法術,更加詭異莫測。

“陽神?嗬,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養你的鬼,我練我的降。這個小妞兒和我有些瓜葛,不要多管閑事!”

王霹靂整個人從床上魚躍而起,瞪著我冷冷的道。她的聲音完全是個男人的聲音,聽起來也就二三十歲,我確定沒有聽過,陌生的很。

“你誤會了,我不是想救她之類的。”我還真沒這個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來是想弄清楚她看的視頻有什麽蹊蹺。”

現在看過那視頻的人,劉曉莉死了,二狗沒怎麽練,隻是用最前麵的方式馴化了個小鬼,還沒有練到後麵的部分,韓朝方死了,江心遠死了。這個女孩子練得是和劉曉莉一樣的五鬼搬運,而且差點還魂成功,她的經驗對我大有幫助。

我向來不是喜歡拐彎抹角的人,對這個陌生的降頭師也直接說出來意。能談得攏最好,談不攏大不了幹架。

“你暫時讓她清醒一天,我問出來我想要的,再把她交給你好不好?”我用了自認為最誠懇的語氣說道。如果對麵是個奪舍的厲鬼,我肯定二話不說就把他燒死了,但看這樣不是被奪舍了,而是被人下了降。我雖然懂些降頭的原理,但是並不擅長,也不會用。

沒想到,聽到“視頻”兩個字,那陌生的降頭師出乎意料的激動。“視頻?你也知道那個視頻?”

(本章完)